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3. 第3章 首领的一天(下)

下午的补眠被一阵电音吵醒,藤丸立香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发现是迦勒底特制的通讯设备,奇怪,一般达芬奇不会在这种时候联络她呀,她一边感到奇怪一边接通了通讯,对面立刻传来了始皇帝豪爽的声音:“立香哟!许久不见!”

“始皇帝陛下!?”藤丸立香一下子清醒了,“诶诶,父王?您怎么用迦勒底的通讯设备联络我?”

“呀——这个怎么说呢,因为新研发出的通讯器送来了,朕实在是没忍住探究的心思,现在有几个零件装不回去,被下属拿去维修了。”

“……我就知道。”知道任何新型科技产品都没法从这个只会拆不会装的皇帝陛下手里活过一天,藤丸立香打了个哈欠,“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有您在,中国那边应该完全不会出问题吧?”

“当然不会,朕的国土由朕与朕的臣民来守护,自然是理所应当的——况且,在如今表世界神秘性几乎绝迹的状况下,这片土地依然保有着它的灵气,呼呼呼,就算没有朕,也完全无需担忧!”始皇帝说道,“不愧是中华的国土啊!”

“当然,毕竟是神州大地嘛。”藤丸立香认同地点点头,在各个地方都需要迦勒底,或是莱布拉、彭格列这样的组织小心翼翼地圈定里世界与表世界交接点的范畴的时候,只有神州的土地完全不需要这份谨慎,那里的人们都习以为常地生活在非科学的日常之中,既不被外界影响,也不会侵蚀外界,堪称净土。

“不过,朕联络汝是要告诉汝,下周有一场宴会在汝那边举行,汝替朕出席吧。”始皇帝终于说道了联络原因上,“即时朕会派遣兰陵王前去陪同,只是普通的宴会,大可不必担忧。”

“好,我知道了。”父王的话不能不听,就算是mafia这边的安排也统统推掉和改期,藤丸立香心想,才不是因为我也想休息呢,“不过您还真是不喜欢离开中国呢……”

“并非是不喜欢,而是……”始皇帝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解释道,“虽说朕姑且认同如今这个社会的现状,但那什么,如果脚下踏着的土地并非朕的领土的话,就会忍不住想要把它统一起来,这样的习惯问题吧。”

“……”藤丸立香默默打了个冷战,“我知道了,在国外的宴会统统交给我吧。”

为了世界和平,还是让父王好好在神州养老的比较好【bushi】

傍晚,简单吃过晚饭的藤丸立香穿上了较为休闲的服装,带上蟹肉罐头和一瓶夏目寄过来的妖怪酿造的果酒,来到了lupin酒吧,太宰、织田作和坂口安吾已经在酒吧里了,太宰一看她推门进来就咋咋呼呼地挥起手:“立香酱立香酱!在这里哦!”

织田作也注意到了她,举了举酒杯示意。

安吾一看见她就露出了震惊到眼镜都要碎掉的程度,然后立刻缩到了最角落里去,一脸的憋屈。

藤丸立香观察了一下太宰,确认至少在来这里之前他没有入水,身上比较干燥之后,才叹了口气把蟹肉罐头递给太他:“拿去吧,你想要的罐头。”

“耶!”太宰接过罐头,又看向了藤丸立香拿着的酒瓶,“咦咦咦?是自带的酒吗?居然在酒吧里还要自带酒水,立香太过分了吧!”

“我又不是不给钱,这是朋友送的特别的酒,我带一瓶给你们尝尝。”藤丸立香把酒瓶放在了吧台上,然后管酒吧老板点了杯波本苏打,“好久不见,织田作,听说你捡了个成年人?”

“嗯,刚刚我才和太宰提起这个。”织田作对她点点头,“他异能用得很熟练,不过对于侦探社来说有点太危险了——还需要很长的适应期吧。”

“那样的家伙只有织田作才处理得了啦!”太宰扁着嘴,“不长脑子又不听话的属下,我可忍不了——虽然mafia不长脑子的属下很多,但基本没有不听话的呢!”

“芥川不笨的。”织田作纠正他的话。

“我觉得脑子超好使又不听话的部下才比较让人难以忍受。”藤丸立香评价道。

“说的也是呢。”太宰点点头,毫无自知之明,“还好我是最听立香话的啦!”

“是吗。”藤丸立香接过老板递过来的酒抿了一口,“真看不出来。”

“太宰听话的方式比较独特。”织田作姑且算是为朋友解释了一下。

“确实很独特,比如花式让我履行不了和沢田先生的约定。”

“可我就是讨厌那个十代目嘛!”太宰嘟囔了起来,“明明是我先认识立香酱的,为什么他就可以成为立香的心之友人,明明应该是我才对啊!难道说我果然是必须要成为boss才能成为立香的心之友人?”

说着说着,他的表情变得可怕了起来:“这样看来,果然还是找机会把他暗杀掉,然后由我来伪装成他——哎呦!”

藤丸立香淡定地收回了弹在太宰脑门的手:“会死得很难看所以放弃吧。”

“立香居然不帮我吗!”太宰身上的黑暗气息瞬间就散去了,然后开始哭天撼地,“好过分,立香酱已经不爱我了呜呜呜……”

“唉……真是的,我不是说过吗,太宰。”藤丸立香摁住闹个不停的太宰,觉得自己就像是努力跟熊孩子讲道理的心力交瘁的家长,“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做首领,但首领这个职位却不适合你,所以就由我来当这个首领,相应的,我希望你能成为和我站在一起的重要的部下——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太宰看着藤丸立香的眼睛,和他同龄的少女个子却小了不少,仿佛这几年来都没有变化那样,即便身处在最深沉的黑暗之中,也从来没有丢掉过那颗干净得几乎透明的心。

——她一如既往,和五年前见到的那个还不会喝酒,却已经能够拿起武器战斗的少女一模一样。

他迅速地收拾好了心情,然后做出了十分夸张的感动表情:“呜呜呜——我太感动了,立香酱,这就是表白吧!绝对是表白吧!我愿意!!!”

“再说下去会死的哦,绝对会死的哦。”

“……啊,不知不觉太宰和藤丸都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啊。”老单身汉,收养了一堆孤儿的大叔织田作日常抓不到重点地发出感慨。

“以日本现在的法律,我和太宰认识的时候就可以了吧?”

“这也是表白吧,我愿意——”

“……这是什么新的自杀方式吗,太宰?”

“对哦!明知故犯向立香酱求婚,然后被立香酱身的保护者们杀掉也算是自杀吧?对吧织田作?”

“应该算是吧。”

酒吧里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店里都来的些什么神仙的老板也已经躲回了后台,现在被迫在场听这完全不像是正常人之间会有的对话的,就只有缩在角落的坂口安吾。

偏偏在场他最不想面对的人还不满足与他缩在角落里的表现,凑了过来:“安吾——你一直缩在那边干什么,这个时候难道不该在旁边大肆吐槽吗?”

“我说,藤丸……”安吾弱弱地开口,“在你眼中我就只是个负责对你和太宰、织田作三人的非正常对话进行吐槽的人员吗?”

藤丸立香看着他,织田作也看着他,太宰也探出个脑袋看着他,三个人脸上仿佛写着“你不是吗”四个大字。

“我知道了。”安吾气若游丝,吐槽却停不下来,“其实从刚才开始就很想吐槽了,居然能捡到快饿死的成年人也只有织田作才做得到了吧,mafia里面离听话这个形容最遥远的人应该就是太宰了,还有为什么彭格列的首领和mafia的首领会是心之友人啊?太宰那副被天降抢走了青梅竹马的模样是怎么回事啊,至今没有被藤丸那两位父亲角色的大佬干掉我也很佩服你,以及在太宰说出‘我愿意’的时候应该吐槽,而不是说到谈婚论嫁的问题,织田作,听到这种话也应该有吐槽,而不是顺着他的话题说到法定结婚年纪的事情上……”

“这就对了嘛,我申请倒带重来,或者剪辑一下。”藤丸立香满意地点点头,“加上安吾的吐槽之后这段对话才有灵魂嘛。”

“做不到的吧……”

“我居然不是灵魂吗?”太宰把杯子敲在吧台台面上大声抗议,“相声的灵魂不在于逗哏吗?”

“你居然有自己是逗哏的意识啊……”

“对逗哏的耍宝行为做出犀利的评判的捧哏才是灵魂。”藤丸立香摇晃了一下手指,“就算是喜剧,如果一群沙雕里面没有一个正经人也是没有灵魂的。”

“……倒也不必把自己也归为沙雕之列,藤丸。”

旁边的织田作听着他们的对话,喝着酒,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如此,有了安吾参与之后对话就变得更加顺畅了,这就是吐槽啊……”

他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了小本子喝笔:“安吾,可以更多的告诉我一些关于吐槽的事吗,我觉得这对于我写小说会有很大的帮助。

安吾:懂了,我就是卑微的吐槽工具人。

四个人在酒吧一直待到了快十点,藤丸立香起身告辞,给手下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车开回mafia的停车场,自己则遵纪守法不酒驾,沿着海边慢慢往回走。

海浪拍打着岸堤,雪白的月光为浪花着上一层银纱,藤丸立香就这样缓慢地行走着,直到表盘的指针走到了十点整,手环发出了第一声滴,通讯接通。

——这是藤丸立香每天晚上都要进行的,就算是世界毁灭也不能打扰的固定项目。

投影中遮住半边眼睛的短发少女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略有些失真的声音清晰传来:“前辈,晚上好,今天过得如何?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只是看着少女那的笑脸,藤丸立香的心情就会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晚上好,玛修。”

藤丸立香的一天,以和最重要的后辈的通话作为终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