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评论翻车

小宴/文

秦至简和梁函目光交汇,都看得出彼此有话想说。

只是车上有艺人,他们俩的话谁都不方便开口。因此也仅仅来得及眼神接触一下,他们默契地将话题重心放在了星妹身上。

今天第一天开机,星妹处在真正演戏的兴奋之中,一路有好多话想说。

秦至简没带过这么活跃的女艺人,聊天时手舞足蹈,几次胳膊都差点挥到秦至简脸上,被后排眼疾手快的执行经纪蜗蜗发现,一把攥住,又安抚地哄星妹:“对对对……宝贝小心点,别砸到手。”

梁函忍不住憋笑,蜗蜗哪里是怕艺人砸到手,分明是砸坏老板的脸,后果更可怕。

不过艺人毕竟是艺人,无论是梁函还是秦至简,都很会顺着星妹的情绪说话。

她今天表现不错,虽然是新人,但已经出乎了佟导的意料。

因此星妹信心百倍,干劲十足。梁函与秦至简也都是鼓励为主,充分肯定她在表演上的天赋。

很快,车停到酒店门口。星妹和秦至简分别从车的左右侧下去,梁函想了下,弯腰从秦至简的方向跟着下来。

秦至简回身本是想关车门,没料到梁函正站在面前,动作不由得一顿。

左右无人,梁函小声问:“秦总,一会有时间吗?想和你聊两句。”

秦至简面露难色,他低头看了眼表,“得晚一点,我要陪星妹录两个抖音视频,给她接的商务。”

话音刚落,星妹从车子另一侧蹦蹦跳跳过来,蜗蜗跟在她后面,臂弯还挂着星妹的包。

梁函与秦至简视线交错,他迅速回答:“好,那晚点再说。”

秦至简只来得及冲梁函点了下头,他转身跟上星妹脚步,陪着对方进了酒店。

梁函看着他们背影,沉默了须臾,并没跟上,而是绕路往酒店后面的喷泉花园过去,一边走一边点燃一根烟。

他摸出手机,一整天没看微博了,梁函习惯性点进热搜。

实在没想到,灿盛吧爱恋竟然又榜上有名。

这次关联的话题词是开机,梁函点进去看了看,是官博下午发的图,是剧组的大合影,还有几张主创单独的照片。

早晨画了一个小时的妆,安钦和星妹状态都不错。

照片上俊男美女,十分般配。但没想到,评论区里又是一轮翻车。

白天他们的拍摄场景就在市中心的公园里,是两个人的高中戏。毕竟是市政公园,远处来往还有居民,场务只能拉线把拍摄的部分围起来,终归挡不住大家看热闹。评论区里有不少夏岛当地的网友用手机拍了路透,一片群嘲。

大部分的骂声依然集中在星妹身上,她今天的戏服其实就国内最常见的那种校服,女孩子再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在宽大的校服里,自然看不出半点味道。今天日光正好,以校服上的白色为曝光基准,大部分的手机相机拍出来,人的皮肤都不显白。然而网友们似乎忘了自己穿这样的校服也不会太好看,群情一致地怒骂星妹“又矮又土”。

就连没怎么招惹网评的安钦都被骂了几轮,说他过高过瘦,像个风一吹就倒的电线杆子,根本没有云盛学长那样值得依靠的肩膀。

网友来势汹汹,这一次梁函的选角工作室也被牵连进来。

原著粉直接把微博@星途casting的蓝V账号圈出来怒骂,说他们“恰烂钱”,为资本捧人,踩着原著上位,不负责任。因为开机仪式漫画作者没有来,原著粉便将这个解读成了漫画家与改编作品割裂的信号。

星途casting建立只是两年前的事情,梁函带着阿南从原先打工的选角工作室离开,决定做自己的团队。

前期陆陆续续合作了两三部戏,都没有太大的水花。直到前年年底,梁函接了一部正剧的选角合作,那是一部群像戏,投资很大,但落在演员身上的片酬分一分就不是很多了,因此选演员的时候几乎很难敲到一线。梁函做足了功课,挖来大量名气不如从前,却是结结实实的戏骨们。那时候星途casting加上梁函和阿南,只有四个副导演。大家干得很吃力,项目费也没多少。

直至去年大戏播出,剧集讨论度飙升,几乎所有的演员都在这部戏上面“翻红”了。梁函被合作导演夸赞“眼光毒辣”,甚至还接受了行业内媒体的采访,才有了后面接连好几个项目的合作。

《灿盛吧爱恋》的选角最初路思琪并不打算找梁函来做,梁函年轻,资历不够,一线演员和经纪人的人脉不够丰富。路思琪企图心大,这么好的IP,她不想做一次平庸的翻牌。

是梁函陆续几次和路思琪谈思路,让价,又是连轴转的喝酒聊感情,才终于把项目于拿到手。

星途casting的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业内人士的朋友圈里,也注定,让越来越多的人眼红。

梁函在圈子里是靠口碑站稳的脚跟。

然而,如今项目开机,他们面对的境遇却是粉丝挑剔,网友起哄,营销号为了热度跟风开嘲。

段林秋的粉丝还记着被“溜粉”的仇,愈发添砖加瓦,在论坛上带节奏发言,说这个项目就是草台班子。之所以段林秋没去,就是因为片酬太少,选角团队利用流量炒作,同时力捧资本新人,再加上制片人滥改IP,他们注定毁了原著。

舆论一片唱衰。

人人都夸梁函“慧眼”。

可还有更多人盼着他“看走眼”,栽一次狠狠的跟头。

梁函一根烟吸完,也正好沿着花园走完一圈。他刚把烟丢进垃圾桶,抬头看到路思琪和叶宣正并肩也往花园里来。

两位女性都是利索的短发,叶宣低头点烟,路思琪则单手拿着手机,拇指机械地在上面滑动,神情难得透着严肃。

梁函犹豫几秒,还是开口打了招呼:“路总,叶宣姐。”

两个人同时抬头,见是梁函,俱是一笑。路思琪又看了几眼手机,才揣回口袋里,走近寒暄:“小函回来了?下午现场还顺利吧?”

路思琪开机仪式结束就走了,梁函点头,“很顺利,多亏各位老师照应我,特别配合……路总刚刚看热搜呢?”

他问题直白,路思琪无可逃避,艰难地笑了笑,“是啊,又上热搜了,你也看到了?”

“刚看见。”梁函观察路思琪神情,“这次不是咱们自己做的吗?”

路思琪摇头,“项目热度已经很高了,前期没必要花这个钱。”

梁函闻言不由得皱眉,如果不是片方有意要做,那这次就是彻头彻尾的被骂上热搜了。

难怪路思琪的脸色也一直不好看。

她是制片人,资方压力,创作压力,来自观众的压力,几乎都要她一个人扛着。谁被反复质疑都会受不了,何况是这么大项目的掌舵人。

叶宣大抵也是想到了这一层,开口宽慰道:“思琪,你不要太在意网友那些话,预期低一些对项目没坏处。”

路思琪挤出了一个不太走心的笑容,敷衍地附和:“是啊,我也这么想。没关系,这才刚开机呢。”

一边说,路思琪一边摸了下自己的口袋。大约是摸了个空,她旋即扭头,望向叶宣:“还有烟吗?借我一根。”

与叶宣凌厉干练的风格不同,作为女制片人,路思琪一贯是刚柔并济,很懂得利用自己的性别优势,在影视圈里特别吃得开。

她很少露出今日这样的明显的愁绪,大抵是网上的言论真的令人心烦。

梁函半试探,半玩笑地问:“路总不是说女儿不让抽烟吗?怎么,又不戒了?”

“女儿不在,偷摸一根没事。”路思琪熟练地按动打火机点烟,沉默半晌,自嘲地笑,“再怎么说还是会心烦,又不能冲底下人发脾气,抽根烟心情能平定些。”

叶宣接回烟盒,又往梁函的方向递了下。

梁函摆手,示意自己有。

“总抽烟还是不好。”他低声规劝,“抽烟不解决问题,路总要是心烦,不如让宣传那边想想办法。”

路思琪沉默。

叶宣带过那么多艺人,哪个不是从风口浪尖上走过来的。这么几句质疑都要心烦,那她早就要带着艺人跳楼自杀了。因此她轻飘飘地笑了笑,不屑道:“小函还是年轻,这种事习惯就好了。网友骂几句就骂几句嘛,项目做得好,等播出的时候成绩说话,不用在这上面浪费功夫。”

梁函却持不同意见,他并不惧叶宣身份,直接反驳道:“但演员都很敏感,导演也一样。如果真的在反对声和嘲讽声中创作,我很担心会影响主创的状态和情绪。”

叶宣抬头,锐利的目光对上了梁函的眼。

已经很久没有后辈这样明目张胆地驳斥她的意见了。

梁函冲她笑了笑,态度倒很平静,“安钦和星妹都是新人,叶宣姐对现在的年轻人不要太抱有幻想,他们和影帝影后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成熟艺人可能不一样。”

路思琪自己被骂都会烦闷,仔细想想,星妹和安钦不过才十九岁,刚上大学,都是未涉世事的孩子,谁能保证他们真就有一颗天生做艺人的强大心脏,能抵御文字的枪林弹雨呢?

她被梁函说动,于是扭头问叶宣:“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叶宣立场未改,她用手指轻敲了两下烟盒,轻蔑地说,“小梁导要是实在担心,也可以去问问星妹的经纪人。不过我觉得,不管艺人多大年纪,经纪人都要懂得锻炼他们的心智。娱乐圈今非昔比,适者生存,没有艺人能随随便便走上巅峰。”

叶宣这么说,本意是提点梁函,不必多此一举。可路思琪反而被提醒了。

大道经纪能炒作会营销的“美名”江湖远扬,当初秦至简如何为段林秋铺路的手段还历历在目。

应对舆论,秦至简确实更有经验。

她立时道:“是该问问秦至简的意思,小函,不如你发个微信问问小秦有没有时间,咱们四个晚上一起吃饭?”

梁函掏出手机,刚点到秦至简的名字,突然想起自己被删除好友的窘境。

他把手机迅速又塞回口袋里,“我手机快没电了,不然辛苦路总帮忙问问?我先回房间充个电。”

路思琪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给秦至简发微信。

梁函向叶宣点了点头,自己提前退场。

路思琪亲自出面约,秦至简再忙也会腾出时间和制片人吃饭。

四个人约定在七点,路思琪提前让生活制片点了餐、定了包厢。

他们下来的时候,凉菜和饮品已经在包厢内摆好了。

秦至简一进门就看到桌上的两瓶红酒,他想都不想就让服务员直接撤走。

叶宣随口问:“怎么?秦总不打算和我们喝点?”

梁函已经落座,察觉到秦至简的目光很直接地从他面孔上扫过,随后秦至简才道:“今天别喝了,好好休息,都怪辛苦的。”

路思琪倒是没当回事,她满心装得都是项目,等秦至简入座就开门见山地提了想法。

秦至简何等人精,扭头就问叶宣:“您怎么看?”

叶宣抱臂轻笑,“我看没这个必要,但……梁函导演坚持要想想办法,他怕影响演员,所以才想听听秦总高见。”

她嘴上虽这样说,但还是觉得,秦至简多半与她想法一致。

他们都是经纪人,更该明白,在如今的舆论下,对艺人过度保护未必是好事。

然而,秦至简神思微顿,视线移转,不动声色地与梁函交汇在了一起。

还没等梁函搞懂秦至简为什么要看自己,对方已经未加犹豫地开口:“其实,我和梁导意见一致,我也有这方面的顾虑。星妹不是专业演员,年纪也小。如果可以的话,我作为经纪人还是希望能采取行动,保护艺人的情绪,最好能得到片方和叶宣姐的配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