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修仙第十三天

虞弦:“……你能变成人形啊?”

金猊笑出声来:“多新鲜啊,我比你法力可高多了,你都能,我怎么不能?”

虞弦:“……”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还有问题吗?”

“你怎么……”虞弦指着他上衣口袋,“突然成警察了?”

金猊沉吟片刻:“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你可以理解为,现在妖族和人类也有合作,共同成立了一个组织,专门处理一些懂术法的人类或者妖怪或者什么玩意儿惹出来的事。我是其中的成员之一,这次分配了任务来这里出差。”

“那为什么带我?”

“这里条件太苦了。”金猊点到即止,“把建木枝拿出来,我玩会儿。”

虞弦:“……”你带我其实就是为了带这根逗猫棒吧?

“我还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金猊:“你是想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对。”看金猊和白泽的关系,他在那个组织里面的地位一定不低,把他派过来,这里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虞弦还没有修炼成仙,暂时还不想死。

金猊沉吟片刻:“其实这个村子一直很奇怪,自有记载以来,几乎没有出生过女孩儿,有也几乎没有超过十五岁的,只能靠和外界通婚繁衍后代。后来社会发展了,几乎没有女人愿意嫁到这边来,他们只能靠拐卖人口。当地人也知道这个情况,但是因为这里远,每次派人来都没什么结果,还会被村里的男丁一起打出去,坚持的话甚至会出各种各样的意外,久而久之也就懒得管了。”

虞弦:“……”听着好生气。

“前段时间,这里的女人突然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失踪了,这边的人终于求助了警察,上面就派我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会救她们吗?”虞弦忍不住问。

“如果她们还活着的话,”金猊平静的说,“我会。”

虞弦愣了一下,看着金猊的眼神带了些探究。

这个天敌……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冷酷无情嘛!到时候也未必会吃了自己!

虞弦多少放下了心来,准备收拾一下房间。

这个房间虽然是村长儿媳妇的房间,但实在是小的可怜,也就一张床大,还只有一床被子在上面。

虞弦用法力收拾了一下房间勉强能睡了,却被金猊拎着后领走了出去。

现在金猊变成人形了,虞弦对他的恐惧等级瞬间就降了许多,还敢开口问了:“不睡觉吗?要去哪儿?”

“睡什么睡,你是妖怪又不是人,不需要那么多睡眠。”金猊微微拧眉,“趁着天黑他们没有防备,先去看看这个村子的情况。”

虞弦不是很懂,但好在优点是听话,当下什么也没说,跟着金猊一起出去了。

在出门之后,金猊还在窗户上点了一下。

房间里昏黄的灯光映在窗户上,还能看到两个男人坐着的影子。

没等虞弦问,金猊就说:“防止那老头儿一会儿过来查房,这样安全一点。”

虞弦好奇的说:“你很不信任他?还有这里的村民?”

金猊嘴角嘲讽的一扬:“你抬头。”

虞弦听话的仰头。

天上阴云密布,无星无月,看起来阴沉沉的,好似要下雨了似的。

“今天其实是晴天。”金猊道,“而且这里远离市区,深山老林,怎么会在晴天的时候看不到星月?”

虞弦在进入人类社会之前一直是在山里住着,金猊一说他就懂了。

“这是……”虞弦感受了一下之后诧异的说,“这是怨气?好浓重的怨气!”

金猊:“这样的怨气来源,这些村民是不可能老老实实告诉你的,甚至会千方百计的阻碍你去查。所以只能在晚上这种他们警惕心最低的时候去,明白了?”

“明白!”

*

这个村子即便是以现代的眼光来看都不算太小,有几十户合计将近二百口人,村长住的位置就是村口,其他村民在里面,或许是有人给他们划分了区,每隔三四户中间会有一段较长的距离,其他的间隔相当近,几乎可以说这家早上起床的声音都能被另一家听到。

“这里人的关系还挺不错的。”虞弦见状点评,“住得这么近的很少有了。”

金猊挑了挑眉,倒是没有说话。

他们随便选了一家跑过去听墙角。

虞弦:“……”身为一个法力高深的妖怪,去听人类的墙角是不是太掉价了?

但是虞弦没敢开口和金猊说,老老实实的跟着听了。

他们选的也好,屋子里的人正在说话。

“……也不知道那些警察什么时候来。”

“越快越好吧,老子快忍不住了。”

“他们来能找到那些女人吗?要我说,还不如下去再买两个过来,之前那几个都玩腻了,还尽生点赔钱货。去大城市找点女大学生,那帮人生出来的肯定是儿子!”

“也不一定,之前那个大学生不是也是生了三个丫头,带着最后那个撞死在婴儿塔了。呸,说起来都觉得晦气。”

“你说得对。哎……好他妈想来个女人啊……”

越到后面这些人的话就越不能听,虞弦虽然和人类交流少,但是看了那么多小说电视也不算是一无所知了,听得耳朵都红了起来。

金猊发现从这些人的对话中得不到什么有效信息准备走的时候,抬头就看到虞弦耳朵红透的模样。

“还是条单纯的鱼啊?”

虞弦有点尴尬,推着他赶紧走。

金猊顺水推舟。

“从他们的话里能听出来,这里的女人确实是失踪了,但是至于去了哪里,现在看来他们也不知道。”

“你……”虞弦犹豫一下,“你是不是一开始怀疑,他们是谎报警啊?”

金猊诧异的看了一眼虞弦:“不错,还挺聪明。不过这次猜错了,我不仅仅是怀疑他们谎报警,我还怀疑他们可能是杀了那些女人,然后报的警说失踪。”

虞弦对人心险恶显然还没有足够的认知:“为什么?”

金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一沉:“没什么,到时候再说。现在我们先去找找那个婴儿塔。”

婴儿塔,也是在刚才两人谈话里面提到的东西。

听起来有些邪恶,并不像是什么好东西的样子。

虞弦怂了吧唧的往后退了一步:“要不,我就在村子里等你?”

金猊:“……”他回头看了一眼虞弦,慢条斯理道:“虽然你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但是在这个地方,你的长相是男人也会觊觎的。”

虞弦:“!!!”鱼尾巴都紧绷了起来!

“而且我听刚才那些人说话的意思,可能已经很久没见女人了,你留下的话,自己小心一点。”

虞弦:“……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

在这边还要担心自己菊花不保什么的太惨了也……

金猊不置可否。

*

两人在村子里面绕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什么和塔有关的东西,连个小坟堆都没有见到。

眼见天色快亮了,未免暴露目的,两人又回到了村长家里。

村子里的人起的都早,天亮没多久,村长便敲开了他们的门。

“警察同志,时间不早了,你们是不是该去找找失踪的人了?”村长一边敲门一边喊。

已经熟悉了人类作息每天都要睡觉回来的晚正在补觉的虞弦:“……”

这个村长真的好讨厌啊……

金猊倒是没说什么,打着哈欠去开门了。

村长看了一眼屋子,然后又看了一眼金猊和虞弦,眼中闪过一丝放心,道:“我知道你们城里人睡得晚,起得晚,不过我实在是很担心村子里失踪的人,请你们也理解一下。”

金猊笑了:“理解,我们也准备去找人呢。对了老人家,我有个私人问题想问一下。”

村长:“你问。”

“这话说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我今年吧,刚结婚,媳妇儿才查出来怀孕,我想要个男孩儿。”

村长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但是还是端着说:“这你得去问医生啊,你问我什么?”

金猊摸了摸鼻子:“来的时候路上碰到司机,说你们村子有个什么什么塔,能保佑孕妇生男孩儿,所以我就问问。”

“你是想去婴儿塔拜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