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想要他的眼睛

“岁星天君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闲散仙倌!”魔尊嚷嚷道,“还敢与你大婚!”

海皇忧愁道:“女帝寿命还有三十年,难不成要让明珠在人间与岁星天君相敬如宾满三十年?”

魔尊拍桌道:“他想得美!”

明珠平静道:“我在人界还有些私事……我族的孩子们还未步入正轨,所以,我与岁星天君商议好了,尽快安排琴师病逝,让女帝下大婚旨意,命六部抓紧操办,速速将各自姻缘线扯回正轨。”

魔尊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说到底,你还是要和岁星天君大婚。”

“是女帝与摄政王大婚。”

“岁星那样子,给你洗脚都不配。”魔尊翘着长腿气道。

明珠自然另有打算,她道谢:“这些天辛苦诸位操心此事,天界还有试炼会,为防天帝知晓,还请各位早日回去。”

魔尊第一个站起来,推着海皇和幽冥主,“走了走了,明珠说的是,再不回去露个脸,云流光那么迟钝的,也要察觉到了。”

“那就告辞了。”海皇提着亮闪闪的衣摆,优雅屈膝。

幽冥主点了点头,被魔尊推着走了。

明珠看向百花主。

百花主默默收起书,顿了一顿,道:“那……我要‘病逝’了,演得不好,你莫要笑我。”

他化身琴师,一袭白衣,病恹恹躺在床上,气若游丝。

明珠呆呆地看着,演得不好?不,演得很逼真,就像他真的经历过一样。

明珠回神,叫来宫人,按照该有的流程一步步来。

太医彻夜忙碌,太阳升起时,摸不到了脉。

太医苦着脸摇头,跪在明珠面前,低声道:“请陛下节哀。”

明珠一样苦着脸,扶着额头,轻声道:“哦。”

清早,摄政王进宫问安,拍着明珠的手说,“陛下,我来迟了。”

他梦醒后,不记得自己的真身,却已“回心转意”。

内监小声询问该如何办丧,明珠道:“一切从简。”

内监看了看摄政王,小心翼翼,“那这封号……”

“只是死了一个乐师罢了。”摄政王说道,“多嘴。”

内监连连告罪,心中有了谱,回道:“依照礼制,宫中乐人去世,需送回家乡安葬……”

摄政王作主:“那就送回家乡。”

内监面露难色。

明珠愣了愣,开口道:“不,还是葬帝陵西吧。”

宫内遵照摄政王的意思,将“琴师”白天入殓,晚上下葬。

月明星稀时,百花主诈尸,从帝陵飞到东海岸翡翠礁,挥袖设下结界,将雪扇化为化锄,挖了深坑,放出乾坤袋中的琴师和女帝的两具尸首,填埋好。

两具尸身安葬好,他收了结界,化身普通公子哥,到附近的繁华城沽酒,雪扇系着,拎回翡翠礁。

他坐在翡翠礁上,微风拂袖,先敬天地,再敬有情人的埋骨处。

他饮了口酒,聆听着海浪声,“年年月明夜,岁岁有此声。旧神在上,保佑天下有情人,纵使魂消魄散,也能真情长存。情存缘不灭,终有相遇时。”

孤魂半醉时,邪风袭来,海浪汹涌怒吼,烈风刮林,一时间像天地震怒,各种破碎声八方而来。

百花主碎了酒壶,回身扫扇除邪。他身上的红绳全都亮了起来,邪风如刀,朝他掳来时,被红绳割裂,滋滋邪息如同扑火飞蛾,命丧红绳外。

仙拂雪洋洋洒洒,如同落雪,百花主魂魄大动,心血泛起,雪白花瓣溅上殷红的血滴,用来代替眼睛的魂魄花目,已看不清周围。

邪风在花雨中溃散,黑夜里,不知名的细碎声音幽幽回荡着——

“……上神。”

“……修宴上神。”

“到我这里……来。”

入夜,总算是忙完了。

打发走宫人,明珠剪了个纸人,点化成女帝的模样,呼出一口气给她,让她看起来像是在熟睡,以敷衍宫人。

她自己则急匆匆飞到帝陵找百花主。

白日里,看到百花主气息全无,被他们放入棺椁,她心口一痛,竟落下一滴眼泪。

明珠踏着逢春,放出妖识搜了一圈帝陵,百花主不在里头。

正疑惑时,忽嗅到一缕极微弱的幽香,隐约向东去了。明珠略一沉吟,直奔东海岸翡翠礁而去。

百花主红衣雪袖,立在海风中,发丝飞扬,不知在想什么。

“我就知你来了这里。”明珠落地收了逢春,簪回头上,问他:“已葬了?”

百花主虚弱回答:“同葬了。”

明珠这才看见他脸色雪白,捂着心口,神情痛苦。

“明珠当心,她应该在附近,还没走……”

明珠问:“什么?”

百花主缓缓倒在她身上。

明珠忙搀扶住他,他的身子轻如一株春苗,花面里,淡淡的金色碎光从缝隙中飘出,消散入风。

明珠惊觉到,他的魂魄在流逝。

仿佛是本能的,明珠抬手就是几个固魂咒,一连串的打下去。

只是效果甚微。

明珠摇了摇他,唤道:“雪满衣?”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惊慌。

“雪满衣,别散!”又是几串固魂咒。

上古咒术,被她瞬间化用,短短时间内,层层固魂术如同牢笼铁索,囚住百花主的这缕花上魂魄。

百花主的唇上浅落着淡淡血印,明珠手指为他擦去,记忆忽然涌出:用她的气息稳魂。

她愣了片刻,俯身将唇印在百花主的唇上,渡去她的气息。

“看来是忘了。”嬉笑声乍起,说话人仿佛就在耳边。

明珠挥袖一扫,四周却空无一物。

“魂魄被割碎的滋味如何?记忆也破碎了吧?还没补回吗?哈哈哈,闭关那么久,也还是没能消化掉我,不是吗?”那声音又道。

是女人的声音,尖细又嘶哑,不知从何而来,飘飘悠悠,滑来滑去。

明珠护住百花主心脉,抬首问:“是谁?”

身前,浮出一道淡淡虚影。

与她有几分相像的女子妖娆笑着,舒展出两根手指,夹着一枚金色灵珠。

“你不会把这个也忘了吧?你要忘了,我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明珠眯眼道:“无暇仙子。”

逢春化剑,一剑破空。

虚影消散后,又慢慢聚成一团,那女子吻着手指间的灵珠,媚眼如丝道:“想要吗?这是……”

她说:“——他的眼睛。”

明珠瞳孔乍缩,当即放出妖识,寻找虚影的由来之地。

她的妖识如繁星坠世,璀璨又凌厉,夹着怒火将虚影绞为千万片尘埃,追本溯源。

可,茫茫人界,无处不邪,她一无所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