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七十章

老树妖说完自己的故事, 叹息道:“你们不是第一个想离开的。”

“这些年老朽遇见了不少,无一例外,有去无回。”

老树妖看向小小的幼崽, 心里怜悯她小小年纪就和父母生离,但若是小小年纪就夭折, 还不如好好的在地渊长大。

老树妖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只听外面的修道者描述过, 他没有想象的基础,无法想象出外面的美好多么让人留恋。

但他觉得,比起丢了命, 不如好好活着。

“老朽自生出灵智开始, 从未见过有生灵出去过,虽不知什么时候传出蛇窟有出去的通道,但如果真的有, 为什么蛇君仍一直在这里呢?”

陆夭夭听了, 忍不住想到, 是啊, 如果真的能出去,蛇君为什么不出去呢?

也许传闻不是真的,根本没有出去的通道,也许有,只是无法出去。

不管是哪个原因,一定是艰难险阻,不过,“我还是想看看。”

陆夭夭的小奶音低落,她想回家……

她看向沈长渊,迟疑的说道:“圆圆哥哥, 要不我先偷偷看一眼,如果有出口,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陆夭夭想着,自己体型这么小,悄悄跑到对方地盘,说不定发现不了自己呢,她就先探探情况。

说来是她怂恿圆圆哥哥一起的,是她太想出去,如果圆圆哥哥因此受了伤,她过意不去。

沈长渊微微眯眼:“说什么傻话。”

陆夭夭对上他的冷眼,缩缩小身板,好吧。

陆夭夭将小瓶子递给老树妖,“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些。”

老树妖看到小瓶子,激动的幻化出手接过来,然后十分珍惜的倒在他的本体上。

他眯着一双老眼,十分享受。

就算他是本地树,本能也会喜欢水分,淋上这么一点,感觉自己都变年轻了。

老树妖原本并不想现身,但控制不住诱惑。

他的树根几乎蔓延了整个南边区域,地下探入几千米,也没有发现水源,只能从土里汲取养分。曾经人修给过他一瓶灵水,那是他喝过的最好的水,哪怕过了千年,依然能回味。

老树妖享受完,看向陆夭夭的眼神慈祥,“小崽子,爷爷再跟你说些故事啊。”

陆夭夭眨眨小圆眼,“爷爷您还知道什么吗?”

“老朽知道得可多了。”

“老朽就跟你说说地渊的历史。”

陆夭夭当即精神,她最想知道的除了出去的路,就是地渊是怎么形成的。

“老朽真正开智虽仅千年,但本体存在可不仅仅这个年岁。启智后,还能回想起一些懵懂时期的事情……”

老树妖的语气怀念,“老朽还记得懵懵懂懂的时候,是一片混沌黑暗,本体深埋在地下,后来渐渐裸露了出来。你看现在的光线很灰暗,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黑暗,能把一切吞没的黑暗。然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黑暗慢慢褪去,慢慢变浅,而后出现生灵……”

“树妖爷爷的意思是,以前地渊是地底,只是慢慢的开了条裂缝,然后裂缝越来越大,就好像脚下的地在下沉,上面的地往上升,最终形成现在这样的地势?”

老树妖赞赏的点点头,“小崽子真聪明,没错,就是这样。”

他继续道:“千年前空间并没有这么大,这天上的地层,越来越高了。”

整天奔波于生存的生灵们或许不曾注意到,老树妖不用每天为生存疲于奔命,年年月月看天看地才慢慢注意到的。

谁也不知道再过百年千年,地渊会变成什么样。

陆夭夭沉思片刻,突然悟了,她响亮的说道:“我知道了!”+

沈长渊和老树妖看过来,小团子跳到地上,然后用小脚脚在地上画了个圈。

“假设大陆也是个圆,我们在地下,这里裂开了条缝……”她在圈上画条线,“这个缝越来越大,我猜应该不止变高了,地面面积也越来越大……就好像一颗灵蛋的壳,被敲开了一条裂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裂缝往外蔓延……”

陆夭夭将线条往圆圈里四处蔓延画下去,随后她停了下来,站在圈子里,仰着小脑袋看向沈长渊,忧心忡忡道:“大陆会不会嘭地一声四分五裂?”

沈长渊的血眸凝重,片刻后他觉得陆夭夭是杞人忧天了。

“夭夭,元启大陆很大,我曾花了五十年去历练,依然没有把整个大陆走遍,只窥见冰山一角。”他低声道,“就算这条裂缝很大,和整个大陆比,也只是一道随时可愈合的伤口。”

“可是这个伤口好不了,还一直在恶化呀!”陆夭夭叹气,“这还是个修□□,那些厉害的大能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如果他们打起来,岂不是更加裂得更快?”

“如果一不小心,把伤害打到这条裂缝,那不是伤上加伤,成倍的伤害,整个大陆瞬间瓦解了吗?”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可不是说着玩的。

“那也是千年万年之后的事。”

若是以前,沈长渊也许会去探究,并竭尽全力去阻止,然而现在,就算世界毁灭了,也与他无关。

他只要保护好小崽子即可。

老树妖道:“你们说得有理。”他故作高深,其实很多都不懂,毕竟他当年即便和人修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学了个形似,也从他口中听过外面的一些事,但仅此而已,他不知道元气大陆是圆的,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

陆夭夭听了这么久的故事,天色已经愈发灰暗,她的习惯告诉她需要睡觉了。

她走到沈长渊身边,躺在他曲着贴地的前肢上,尾巴尖尖刚好能盖住她。

陆夭夭蹭蹭他的躯体,看向老树妖,软软的问:“对了,树妖爷爷,那人修叫什么名字呀?”

老树妖对于人修的一切仍记得清清楚楚,“他说他叫陆远道,是归元宗的大长老。”

归元宗?陆夭夭闭着眼睛瞌睡,糯糯的说道:“我父亲说过,归元宗是人族第一大修仙宗门……”

“他也是这么说。”老树妖叹息,“你看那么厉害的人物也折在这里,小崽子你就不要去冒险啦!”虽然人修那时是身受重伤,久久没有痊愈。

陆夭夭没再说话,她已经甜甜睡过去了。

到了深夜,沈长渊睁开精神的血眸,他用尾巴卷着小白团子走向树妖,随后悄无声息的将她放在树妖幻化出来的木床上。

沈长渊凝神看着小团子,随后看向老树妖,压低声音冷冷地说道:“照顾好她,否则——”

他冷声威胁,“我不会让你好过。”

老树妖看向这头妖兽,他这是要独自去冒险?

老树妖看看小崽子,很快答应下来,他同样压低声音,“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幼崽的。”

沈长渊到底不放心把她交给别的妖照顾,让老树妖发了誓,这才转身离开。

矫健的身躯悄无声息的消失在灰暗之中。

老树妖无声叹息,何必呢?

陆夭夭在睡梦中突然失重,她的小脚蓦地蹬了几下,然后倏地睁开眼。

她的小表情还有些迷茫和惊惶。

陆夭夭坐起来,看看陌生的环境,她有些慌张。

圆圆哥哥呢?

老树妖苍老和蔼的声音响起:“小崽子这么快醒了啊?要不要再睡会儿?”

陆夭夭扭头看过去,“树妖爷爷?”

她逐渐清醒,是哦,他们昨晚是在树妖的地盘上休息的。但临睡前她明明在圆圆哥哥身旁,怎么换地方了?

老树妖道:“他啊,去找吃的了。”

“噢。”陆夭夭点头,她没有怀疑,哥哥饿了去捕猎很正常。

“你还要听故事吗?”

陆夭夭应了声,她这会儿睡不着了,干等着无聊。

然而听了好一会儿,她忍不住分心,心不在焉的想着,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陆夭夭忍不住问道:“圆圆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老树妖道:“他去远了些,没那么快回来。”

陆夭夭这才觉察不对劲,她蓦地站起来,“不对!圆圆哥哥不会丢下我走远的,他那么厉害,很容易就能打到猎物,很快就能解决回来。”

“树妖爷爷,你老实告诉我,他到底去哪儿了?”

“他是去打猎啦。”老树妖还想继续哄她。

陆夭夭这会儿已经起疑,怎么可能会轻易被忽悠过去,她忍不住说道:“圆圆哥哥不会是丢下我独自去蛇窟了吧?”

陆夭夭跳起来,她之前也有这个念头,自己独自去查探。

但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圆圆哥哥却起了这个念头!

陆夭夭她当即蹦起来,她拿出地图看了看,标注蛇窟的位置很远很远。

她确定了方向,转身就要跑。

老树妖阻止了她。

“树妖爷爷,你干嘛?”陆夭夭急出汗,越晚一会儿,圆圆哥哥就跑得更远了!

“你哥哥希望你留下来。”

“这不可能。”她做不到。

“我一定要去。”她坚定道,“我不会拖后腿的,我能帮他。”

老树妖又劝了几句,没能劝动,他叹息一声,随后从本体幻化出一枚玉石。

她定睛一看,原来这是一枚玉佩。

“这是那人修留下的玉佩,如果你们有机会出去,希望你能帮我把这枚玉佩送回归元宗。”那人修曾拜托他,如果他最终留在了这里,将来有希望离开的修道者出现,能帮他把这枚玉佩送回归元宗。

陆夭夭接过玉佩,然后郑重收了起来,“好。”

“谢谢你,小姑娘。”

老树妖道:“我送你过去吧。”

他当年旁观人修义无反顾的去了蛇窟,一去不回,这次他想送送。

“谢谢您!”

作者有话要说:  记住这个大长老,是个重要人物!

推一篇文!

《魔尊的金丝雀》by月昔十

白姝天生神力,自出生起便能口吞妖魔,以妖魔的灵力为食。

奈何她被魔尊看上,小时候吃了魔尊的龙息,自此再也吃不了其他妖魔的灵力,于是饿着的她在外貌和心理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以至于众人以为她不仅长残了还变成了傻子。

可魔尊知道不是这样,他等到小姑娘长大了便派人把她抓来当金丝雀,日日将人困在恶龙殿里供他观赏。

邪恶的魔尊将娇俏的白姝困在怀中,“这等美色,自然是只能我一人看。”

——————

看文提示:

1、外表傻乎乎内心孤独的少女x表里都黑的魔尊.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