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六十八章

沈长渊带着陆夭夭, 去每一处他们口中曾发生过奇怪事情的地方。

他们的路程并非一帆风顺,何况地渊,除了有智慧的人妖魔, 还有十分危险的原生物。只不过所有危险沈长渊都能规避或解决。但这次,他们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群看上去不大好惹的妖兽和魔兽将他们包围, 兽眼贪婪而垂涎。

陆夭夭和沈长渊行走在外,在兽眼里就是行走的诱惑, 不断被觊觎。

他们显然认识到,单打独斗或者两三只结伴打不过他们,于是现在成群结队的来了。

这些兽气息极强, 不好对付, 陆夭夭和沈长渊不说废话,直接上前开打。

陆夭夭也不单纯被保护着,她的小爪子拿不起鞭子木剑, 但她还有一个发挥的余地。

小小的团子在各兽之间灵活穿梭, 时不时逮着机会炮弹一样崩他们的脑门, 趁他们产生昏眩感后, 沈长渊一击必杀。

一大一小配合默契,不一会儿就将妖兽和魔兽杀了大半。

其他兽产生惧意,忍不住后退。

沈长渊‘暴君’的名头也只在他的地盘附近有威慑力,离得越远,其他兽对他也只是听闻,甚至有些根本没听说过。

现在直面,才知他这么可怕。

沈长渊的躯体上沾着血,他一双血眸凶神恶煞,盯着剩下的几头兽想赶尽杀绝。

还活着的兽怕了,他们惊惶的四处散开逃离。

沈长渊追着明显是这群兽中的头, 轻易就追上去,双蹄踩中兽身,尖锐的角就要往致命处顶上去。

妖兽嘶嚎,陡然发出一道声音,“我有故事讲!”

已经刺破脆弱脖子皮肤的兽角一顿。

妖兽一看有戏,连忙继续喊道:“我知道很多关于地渊的故事!”

沈长渊:“……”

陆夭夭听到陌生沙哑的男音,她一路从沈长渊的尾巴溜到头顶,露出一双晶亮的小黑眼。

妖兽十分有求生欲,“我知道一个传说!”

这头妖兽前不久刚听到过,有个地渊暴君养了一个幼崽,而这个幼崽喜欢听故事,并且为了让幼崽听到好听的故事,他们竟用食物作为报酬。

他甚至还听说,被他们抓住的兽,只要讲出让他们满意的故事,就能活下来。

妖兽原本嗤之以鼻,食物在这地渊多么重要,那可是生存的根本,怎么可能为了听一个不知真假的故事……直到命悬一刻,他突然想到这件事。

然后他发现,这个传闻竟然是真的!

妖兽当即毫不犹豫,“传闻地渊是一位堕神的陨落之地,整个地渊都是那位的坟墓,据说这位堕神惹怒上天,才会被罚永坠黑暗……”

陆夭夭歪歪头,“可是,这个我已经听过了。”她知道的还更多,这里只进不出,是为了让神魂俱灭的堕神消散的意志永远囚禁在这片天地。

她还想,是什么仇什么怨哦?

都神魂俱灭道死身消了,还弄这么个不见天日的坟地出来,这是怕对方没有死透吗?

沈长渊的角戳得更深。

“等等!我还知道件事!!”妖兽嘶吼道,“你们都知道地渊霸主蛰吧?”

“传说中蛰的洞府,就是地渊的出口。”

陆夭夭:“!!”

沈长渊危险地眯眼,“你说的是真是假?”

震惊中的陆夭夭回过神,怀疑的看他:“你不会是故意让我们去送死吧?”

“是真的!”妖兽的声音卑微,“小的绝不骗大人!这件事是从祖辈一直传下来的消息,其他兽都不知道。”

妖兽不知真假,一直没有放在心上,这个消息若能能换回他一条命,便是物超所值了。

妖兽的双眼闪过一丝狠厉,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他们真敢去招惹那位,肯定逃不过死亡的下场。

就是可惜变成那位的猎物,他没法分一口。

“我说的都是真的!一直以来守着地渊出口的就是那位,他不允许任何生灵出去,所以没有兽能从他的眼皮底下穿过。”

妖兽胡乱编造,“不然那位怎么千百年没有挪过位置,一直在洞府里守着?他一定是在守着出口!”说着说着,他自己都信了。

沈长渊松开妖兽,往后退两步。

妖兽见他们真要放了自己,生怕他们反悔,瞬间爆发惊人的力量迅速跑走,转眼就消失在他们面前。

沈长渊目送他走远,身形不动。

“圆圆哥哥……”

沈长渊低声道:“他活不了多久。”

受了重伤的妖兽,只会沦为其他食肉者的盘中餐。

沈长渊驮着陆夭夭慢慢离开。

妖兽跑了相当一段距离,爆发过后,速度慢了下来,他逃出生天,甩了甩尾巴,桀桀笑了。

他们若是真去找那位……

正得意着,几头红眼睛的魔兽出现,他们正是之前一起合作围猎妖兽,结果狼狈逃跑的魔兽们。

他们身上还遗留着战斗后的狰狞伤口。

妖兽停下脚步,压低身子,威胁的低吼。

魔兽们慢慢朝他靠近……

沈长渊带着陆夭夭走了好远,才在一个山丘高处停下来。

那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战斗,浓重的血腥味传得很远,用不了多久,会吸引一堆肉食者过去。

他们远远避开,才比较安全。

陆夭夭拿出个帕子给沈长渊擦角。

陆夭夭不喜欢血腥味,沈长渊发现后,基本不用牙齿去撕咬猎物,身上也注意避开不被沾到,但还是会沾到点。

陆夭夭化身清洁工,哼哧哼哧的给沈长渊擦血迹,他的蹄子缝隙有鲜血,陆夭夭站在地上抬起他的蹄子,努力擦擦。

沈长渊十分配合的虚虚抬起,他垂眸看着几乎被他的蹄子挡住的小毛团,冷戾的目光柔和下来。

等把血迹处理干净了,陆夭夭才坐在一旁,忍不住问道:“圆圆哥哥,他说的是真的吗?”

沈长渊看到她黑亮小豆眼,似乎不敢确定,又带着微弱的希冀。

“我们去就知道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吗?”陆夭夭高兴的问道。

“不,我们先去找南边的树妖。”

树妖是地渊中除蛰之外活得最久的,他们将东边区域的地方走完,现在正前往南边。

“……好吧。”陆夭夭有些失落,不过很快打起精神,的确,还有这么多地方没有走完,万一他是骗妖的呢?最危险的地方留到最后吧。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消息了。

如果实在找不到线索,他们再去找蛰。

很快,他们继续出发。

一路上仍是危险不断。

陆夭夭见沈长渊一直以来有些兽直接打死,有些痛扁过后留一口气,好奇的问道:“圆圆哥哥,为什么有些兽你会放掉啊?”

“有些兽吃同族。”那些吃同族的,不管是人是妖是魔,本质上已经疯癫,是彻底的恶。

而没有吃过同族的,不管有多么的恶,心底还有一丝底线。

有些兽只想打劫,他放过又何妨。

沈长渊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就为了那一点底线,他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过后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不过一路走来,能保有这个坚持的并不多,五根手指就能数过来。

地渊这个环境,能滋生极大的恶。

陆夭夭的眼睛一亮,“圆圆哥哥你能分辨得出来吗?”在陆夭夭眼里,这些人妖魔都好坏,不过是坏的深浅程度不同,陆夭夭愿意找他们了解情况,但不愿与他们为伍,所以一直没有说过找更多的同伴。

“看得出来。”吃过同类和没吃过同类的兽不一样。

陆夭夭高兴的蹦了蹦,“圆圆哥哥,我们找些同伴吧!”

“嗯?”

沈长渊还没问出口,陆夭夭已经噼里啪啦说开了,“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集体的力量梗强大,光靠我们两个妖要走遍整个地渊,打听到所有的事,耗时很长,且说不定还有遗漏。”

“如果我们有很多同伴,分开行动,时刻保持交流,不单耗时短,还能更全面的收集道消息。”

沈长渊却是宁愿自己慢慢找,也不愿找除小崽子以外的所谓同伴。

连亲人都能为了私利背叛,还有什么值得信任的?

沈长渊如今不信任任何妖,他只信陆夭夭一个。

但他不会直白拒绝,而是委婉道:“想找个好妖不容易。”那几率低得还不如他们自己去找。

“好人好魔也可以啊。”陆夭夭说道,然后觑着眼睛,“圆圆哥哥你有种族之见么?”

在陆夭夭看来,不管是任何一族,都有好坏之分,与其种族偏见,不如以品性好坏来分。

做坏事的人,比善良的魔更可怕。

若是让她来选择,她宁愿跟善良的人族和魔族做朋友,也不愿意跟坏心思的妖来往。

沈长渊顿了顿,“我不算妖了。”他清楚自己已经入了魔,但除了一双眼睛变红,又无其他特征,沈长渊如今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

陆夭夭反问:“如果我不是妖,是人或者魔,哥哥会嫌弃我吗?会像其他妖那样对我刀剑相向赶尽杀绝吗?”

“不会。”

“我也一样。”陆夭夭摸摸他的角,“不管圆圆哥哥是什么,在我心里,你只是我的圆圆哥哥。”

陆夭夭相信,不管她的圆圆哥哥是什么,也会待她一如既往,她才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因为种族不一样就伤害自己的好朋友。

沈长渊没说话,兽嘴忍不住勾起弧度。

他就知道,小崽子不会让他失望。

陆夭夭道:“我们顺其自然吧,要是能遇到好人好妖,就努力说服他们加入咱们的队伍,若是不能,只有我们两个也可以……”

“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等下月吧,要不先攒着没过期的营养液,如果我下月双更了就给我投呗,没加更我也不好意思球qaq感谢在2020-10-28 00:00:07~2020-10-28 23:58: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玖清晏、抱着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哼唧 66瓶;yoyo、小沐沐 20瓶;微茫烟雨伞轻移、流萤、似水流年、触发性暴躁老妹儿~、still 10瓶;兔孑、春山如笑 6瓶;鹿现 5瓶;安康 3瓶;拔了刺的刺猬、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lv大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