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六十二章

陆夭夭想得很美好, 她往外面找找,要是又遇见那些兽她就跑回来。

小白团子骄傲的一抖软**,叽了一声, 其他的先不说,她逃跑绝对第一名!

陆夭夭想到自己无数次逃跑经验, 瞬间自信到膨胀。

她还能去探探路,要是能找到回家的路就最好了。

于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 陆夭夭跟弹弹球一样,蹦地蹦地往外跳。

跟同族大哥巡逻过领地,知道这里都是大哥的天下, 陆夭夭一开始蹦得十分放松。话说这位大哥好厉害啊, 打架没输过,领地十分大。

这里的生物长得千奇百怪,丑得各有特色, 只有她单方面认的这位大哥长得比较神俊。

就是黑了点, 除了一双眼睛是漂亮的红色, 全身上下黑漆漆的, 要是长成五彩颜色更加好看了。

快要走出安全范围时,陆夭夭停了下来,她想了想,把自己纯白的小软**弄黑,变成黑不溜秋的小团子,才警惕的跑出去。

她的小荷包吃的东西不多了,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可以吃的。

陆夭夭没有单独狩猎过,而且这里的兽全身脏兮兮的,看着就没有食欲。

陆夭夭知道自己再不离开,为了不饿死不得不吃那些了。

陆夭夭只认识一个黑大哥, 可惜他们还没说上过一句话。

她不知道自己掉到哪里去了。

陆夭夭这么多天,还没见过太阳,光线一直暗沉沉的,她仰头看看顶上,灰蒙蒙的一片。

地面同样光秃秃,有树,但却像是树根外露,蜿蜒交错虬结,不见一片叶子,没有规律的排布着,灰扑扑的石头姿态各异的错落。

地泥也是暗沉的,碎骨残片镶嵌在其中,隐约可见。

她跳到一个石头上,左右张望,没有见到有生物经过,也没见到可食用的东西。

连棵正常的树都没有,怎么找果子?

陆夭夭很忧愁,难道要让她打个猎?

她这次走得小心翼翼,神识时刻注意四周,一有动静就飞速逃跑。

这次她没被异兽们发现,十分顺利,就是没有找到东西。

陆夭夭觉得,她应该观察一下这里的兽吃的是什么。

总不能都互相残杀吃对方吧?

陆夭夭仰头看看天,忍不住叽叽两声。

老天爷啊,我想要一个可以送给大哥的礼物。

她祈祷完,继续看天,灰蒙蒙的天空一片寂静,果然不能期待天上掉馅饼。

陆夭夭收回视线,准备继续寻找。

她往前一蹦,跳到距离最近的一个石头上面。

没想到看上去坚硬的石头脆弱无比,她这么小的分量都承受不住,直接化成渣渣。

“叽!!!”

灰扑扑的小团子随着石头粉末往下掉,在地上滚了几滚,直接滚进一条缝隙里,瞬间消失不见。

掉入缝隙中的小团子沿着斜斜的缝隙继续往下滚,刚好撞进一个小洞,只留下圆溜溜的小肥屁股和两个小爪子在外面蹬着。

小爪子使劲蹬了好多下,小团子才从洞里□□。

陆夭夭晃晃自己的小身板,抖抖一身小软**。

她抬头看看四周,双眼迷茫,这里又是哪里?

陆夭夭走走停停,狭小的视线慢慢开阔,然后她就看见正前方的石岩壁上有一株植物。

陆夭夭的眼睛瞬间亮了,她兴奋极了,连忙跳上去,站到植物边。

这么久了,陆夭夭还是第一次见到植物!

那叶子不像叶子,像根茎,但却是她在这里见过最像植物的植物,中间还有一颗黑不溜秋的小果实。

就算不能吃,挖回去在同族大哥的洞口边种着也好啊。

陆夭夭从小荷包里取出木剑,艰难的抱着剑身,然后开挖。

姚九霄做给陆夭夭的小木剑,适合陆夭夭孩童的体型,但对于巴掌大的小团子来说,还是大了。

陆夭夭哼哧哼哧的挖土,然后把植物连根拔起,放进小荷包里。

她高兴的蹦了蹦,叽叽叫声欢快,然后高兴的寻找出路,准备回去。

陆夭夭并不清楚,在她离开后不久,一只一米多长的蝎子兽从另一个黑黝黝的洞口爬进来。

他爬行到陡壁上,赫然发现他守了很久的宝物不见了!

他愤怒的嘶叫,是谁?是谁偷走了他的魂果?

他为了这颗魂果,拼着受重伤才把上一个守着的妖兽杀死占为己有,他小心翼翼的守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要成熟,他就离开了一会儿就不见了!

是谁!他要杀了他!

蝎子兽嗅出空气中残留的气味,愤怒的追上去。

陆夭夭好不容易从裂缝里爬出来,她的小身板悄悄探出来一半,小眼睛警惕的往外看了看,这才往外跳出来。

终于出来了!

陆夭夭找到方向,高兴的往外蹦跳。

没多久,她觉察到前方有些动静,小心翼翼的靠过去,然后远远听到一个声音似乎在说话。

陆夭夭眨眨小圆眼,以为自己幻听了。

她忍不住跑过去,那声音更清晰。

“不过是一个修为被废的妖兽,有什么好怕的?”那道嗓音粗嘎沙哑,好像是钝锯划拉着硬木的粗粝声。

“可是老大,那是“**”!多少领主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真能行吗?”

“我们好好谋划,一定能行。”

“在地渊这个界域,谁拒绝得了桃姬的诱惑?”

这便是他们的**锏。

地渊雄性多,雌性少,桃姬又是雌性中貌美又妖娆的,谁能拒绝得了美人计?

娇滴滴的女声柔媚婉转,“老大放心,桃姬定能助您达成所愿。”

“……”

那的的确确是说话声,不是错觉!

陆夭夭兴奋得小软**飞扬起来,不过他们在说什么?她直觉他们在密谋不好的事。

然而此刻陆夭夭想要藏起来已经来不及,她靠得太近,已经被觉察到气息。

“谁!”

一只猎豹闪电般飞跃过来,迅速阻挡住陆夭夭的后路,随后几只妖兽也围了过来。

这些妖兽的躯体相对干净,模样也没有奇形怪状。

“叽?”陆夭夭看到猎豹,他的体型和断屏群山的老豹叔有几分相似,她心生亲近,但心中却直觉警惕。

她怯生生的打招呼,“叽叽叽……”

妖兽幼崽?

众妖兽看到这个灵气干净浓郁的小团子,忍不住心生贪婪。

这个便是妖兽口中最近掉进来的妖兽幼崽?

他们听说幼崽跑进了**的领地,还以为早就被**踩**。

他们还遗憾少了这大补之物,想着不知能不能在领地外找到尸体。

在地渊待得越久,智慧生物已经渐渐被同化,妖兽们都维持本体在地渊活动。

如今他们虽然还保持有妖兽的灵智,行为却同灵兽异兽无异,为了生存下去,他们连妖兽也狩猎捕杀。

**却是其中的异类,不管杀了多少同类,从不吃一口。

妖兽们冷眼旁观他可笑的坚持。

他们刚掉进来的时候也不肯狩猎同族,但到最后,谁都想活下去。

更别说在地渊出生的生物,他们的认知里,除自己之外,全是食物。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随后桃姬上前几步,声音故作温柔,“你是跟家人走丢了吗?可怜的孩子……”

桃姬的原形是只狐狸,棕红颜色在灰沉沉的背景下十分亮眼。

“叽?”陆夭夭眨眨眼,姐姐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回去吗?

桃姬的声音充满诱惑,“跟姐姐走好不好,姐姐帮你找回家人……”

陆夭夭感觉他们不太亲切,但这是她遇到除大哥以外的同族,她迟疑。

回家的诱惑太大,陆夭夭忍不住心生侥幸,也许呢?

万一他们能帮她离开这个地方……

陆夭夭犹豫着,迟疑的抬起小爪子。

*

墨麒麟一直坚持修炼,再度过去一晚,体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他一双猩红的眼睛布满血丝,愤怒而不甘。

他曾是天之骄子,身份矜贵,天赋异禀,然而最终却是栽在最亲近信任的妖手里。

为了那可笑的权利地位,他所重视的亲情,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名。

他被设计,被囚禁的那些天,割肉放血,生生被挖去蛟丹。

直到失去最后的价值,被扔垃圾般扔下海渊地沟,阴差阳错掉进了传说中的地渊界域。

他奄奄一息,蛟身破碎,最后一口气不曾咽下。

四周还有无数妖兽垂涎他的残躯,只等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分而食之。

他不平不甘,觉得自己活了三百多年,活成一个笑话。

他不想死,他想报仇!

强烈的意念,让他激发了体内的神兽麒麟血脉。

上古妖族万年多前早已相继飞升或陨落。

但遗留下来的部分妖族血脉中,就有上古神兽的血脉后裔,只是太过久远。

他的母族据说就有神兽麒麟血脉,只是太过久远,血脉早已稀释不纯。

他算是这么多代以来唯一一个继承神兽血脉的,但那也是一点,蛟龙的血脉把那一丝神兽血脉压制着。

直到这次他被挖去蛟丹,毁了肉身,机缘巧合下激发体内那一丝麒麟血脉,熬过骨肉筋脉重组之痛之后,变成了一只墨麒麟。

但仅此而已,他除了变成麒麟,依然没有妖丹,修为被废,他想按以前的方法修炼,没有丝毫用处。

他无法继续修炼,更没法开口说话,除了还保留些神智,他和灵兽异兽没区别。

地渊没有多少资源,他也无法变身。

墨麒麟的眼眸红色更深,这是入魔的表现。

他执念太深,已经开始堕魔。

红色的眼眸证明,他入魔迹象越来越深。

入魔也无所谓,只要能让他继续修炼……

墨麒麟从洞穴里走出来,习惯性的先看向正前方。

以往每天雷打不动礼物准时出现在同一个位置的地方,此时空空如也。

他看向幼崽待着的地方,亦不见那一抹白。

幼崽休憩的地方亦不见踪影。

这是离开了?

墨麒麟的眸色暗沉冷淡,片刻后冷漠的离开去狩猎。

她是死是活与他无关。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21 23:57:27~2020-10-22 23:59: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抱着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落落 30瓶;困惑、ureo 25瓶;栗子、秀水长青 20瓶;贝贝、双木成林 10瓶;少和、微生·光 9瓶;山有扶苏、2589629、鬖糂 3瓶;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珊珊、mayb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