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三十一章

齐聚一堂,挤在不甚宽敞的房间内的冒险者们,正在窃窃私语。

他们是王都内所有的冒险者,被十万火急的召来此处。有山铜和秘银等级的高阶冒险者,也有刚刚入行的,铁或铜这样最低级的冒险者。

虽然不清楚事情的全貌,但是看看窗外的景象大概就能知道原委。同样的,只要看见站在角落维持不动身姿的,全身白色铠甲的少年,就能猜到委托人究竟是谁。

他们在猜测的是另一边的人。

穿着漆黑铠甲,带着将巨剑背在身后的男人,和他身边有着绝世美貌的女性。虽然他们的活动范围应该是在边境的耶·兰提尔才对,但是这不妨碍他们的名气在冒险者之间传播。

“是漆黑的英雄吗?”

“那旁边的就是美姬娜贝吗——真是名不虚传,着实是太美了。”

虽然精钢级的冒险者着实难以见到,但是让他们奇怪的是站在漆黑的英雄身后的少女。

虽然面纱遮挡住了脸颊,但是那身缀着珍珠花边的嫩粉色洋裙实在不像是冒险者会穿的服装。毕竟光那一颗珍珠可能就让低级的冒险者得出生入死一阵才能换来。面纱上和裙摆上的刺绣在微光下泛着金属的光泽,不难想象那些绣线里面应该是掺杂了银,甚至可能是秘银的贵金属。

少女站在那里,亭亭玉立的样子宛如一个贵族小姐——说实话要不是她站的距离离那个穿着秘银铠甲的少年过远,就这一身行头,说不定进来的冒险者们会把她认作黄金公主拉娜。

难道是「漆黑」加入了新人吗——但是看起来不像,因为少女一副娇小柔弱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冒险者。但是看漆黑的英雄低头与她说话的架势,似乎又非常熟悉。

正在他们小声议论的时候,门扉开启了,一群女性的集团出现在众人面前,引起了一阵鼓噪。

王国里面没有人不认识苍蔷薇——那他们身后走来的一头金发的少女,定然是黄金公主拉娜,再之后,战士长葛杰夫·史托诺夫也走了进来。

一行人走到桌前,冒险者们在白色铠甲的少年铺开一大张王都地图的时候围了过去。

“感谢大家的集合。”开口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性,曾经担任秘银级冒险者的她,暂时被委任说明和组织的工作,“本来冒险者工会是不允许介入国家问题的,但是此次情况特殊,冒险者工会认为应全面支持王国。”

周围的冒险者鸦雀无声,都表情严肃的等她继续开口。

“接下来的详细内容,由公主对大家说,请大家静听。”

“我是拉娜·提耶尔·夏尔敦·莱儿·凡瑟夫。感谢各位为这次紧急状况集合。”

公主慢慢走上前说,身后跟着苍蔷薇的成员和战士长葛杰夫。

“本来我应该多说几句感谢的话,但是如大家所见,现在情况万分紧急,请容许我失礼。”

因为窗外就可以看见这种极端的异常情况,所以公主不需要多言大家都明白事态的紧急。

类似于幻觉的火焰,经过苍蔷薇成员确认之后发现触碰之后也没有任何温度,唯一危险的是火墙内存在着大量低阶的恶魔。

“引发这次事件的主谋是名为亚达巴沃的强大的恶魔,有情报称他手下有着众多的魔物。”

“那么,恶魔的强度是多少呢?”一位看起来经验丰富的男性冒险者发问。

“亚达巴沃的实力,我的同伴曾亲眼见证。”菈裘丝有些悲伤的说着,“战士格格兰和盗贼缇娅遭遇恶魔之后被击杀了。”

“而且只用了一击。”

依比鲁艾的发言不禁让全场骚动起来——精钢级的冒险者竟然被一击击杀,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不要慌!”

依比鲁艾带着驱散沉重气氛的气势开口呵止住了他们的恐惧。

“没错,亚达巴沃的确很强。我与他对阵之后,无计可施的败下阵来。面对那样的怪物,就算是这里所有人一起挑战,恐怕也会被杀的一个不剩吧。”

她转身向房间另一侧,带着骄傲而充满希望的语调说着:“但是!不用担心!我们有与亚达巴沃势均力敌,甚至在其之上的英雄!”

“「漆黑」的领队——漆黑的英雄!飞飞大人!!”

在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位穿着漆黑铠甲,连公主都忍不住投去了目光。

在这种场合也未摘下头盔的战士。因为仰慕他的强大,所有人不禁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来吧!飞飞阁下,请上前来!”

对于依比鲁艾欣喜的发言,对方只是挥挥手作了回答,之后他身后的少女站上前,如同公主一般施施然行了一个礼。

“非常抱歉,飞飞先生表示不需要为他多花时间。他觉得现在应该赶紧介绍作战计划,请原谅飞飞先生的失礼。”

“那还真是可惜。不过呢,飞飞大人说的没错。依比鲁艾小姐,我可以继续说了吗?”

拉娜公主看了少女一眼之后,似乎确认了什么一般转头劝阻了依比鲁艾。

“呃,嗯……非常抱歉,请您继续吧。”

“如同依比鲁艾小姐刚刚的介绍,我们拥有能与之为敌的强者,希望大家明白,我们不是投身于毫无希望的死战。那么,接下来由我说明详细的细节——”

黄金公主详细的为冒险者们解说着战斗的计划,安兹并没有太认真去听,而是偷偷松了口气。

因为葛杰夫在这里,虽然时间已经很远了,但是安兹仍然怕开口被认出来之后露馅了。来这里之前偷偷向美优嘱咐过要是需要他开口的话希望能帮忙拦一下,果然做的很好呢。

看着自己家的孩子做的如此之好,安兹实在是非常欣慰——

——除了考虑到之后免不了又要和迪米乌哥斯打一架。

或许他一开始就该考虑魔王计划找别人来实施,但是其他人的话实在没有迪米乌哥斯这样能够随机应变——虽然这也是可以表示他十分看重迪米乌哥斯,但是考虑到妹妹这边的因素,他实在是解释不清楚。

明明是过家家一般的打法,但是妹妹就是不肯消气——这样闹脾气的话说不定回去会气的不吃饭——当家长实在是太头疼了。

他发愁的这么一会功夫,黄金公主已经迅速介绍,并解释完了作战计划——让飞飞直捣敌营发起突袭,的确是不错的计划,不过要是迪米乌哥斯不放水的话,其他的冒险者会一个不剩的杀光吧。

“为什么战士长不与我们同行——士兵们不能帮助苍蔷薇,为飞飞先生开路吗?”

“贵族的私兵要保护宅邸,士兵需要保护王城。我直属的战士们需要保护王族。”

“那就是说史托诺夫阁下不会上前线吗?”

“没错,我必须留在王城,保护王室的成员。”

气氛顿时发生了改变,虽然冒险者们能够理解史托诺夫的职责,但是情感上午完全不能接受。把王国最强战力用来保护自己而不是人民,实在是令人不满。

“我明白大家的不满。不过在那之前,希望各位明白,这次召集并不是王室支付,而是拉娜殿下私人出资。能够请来飞飞阁下,也完全多亏了雷文侯的尽心尽力——当然,也要感谢美优小姐的礼让。”菈裘丝这么说着,向那位蒙着面的少女鞠了一躬。

“是的,本来飞飞先生在执行美优小姐的护卫任务,是小姐深明大义,不仅同意暂时停止护卫的工作,甚至作为同伴前来支援。”

说道这里,拉娜也离开桌前,走到少女面前,提起裙摆,低头行礼。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美优小姐。”

“您过于客气了,拉娜殿下。”

那位少女同样屈膝行礼——那个姿态着实不输给黄金公主,说不定就是哪里的王族:“我只是奉命来游历此处的,相信喜爱着这片土地的兄长大人也会高兴的。”

“至于战士长的职责,我深表理解——也希望他能够尽心保护您和您的家人的安危,拉娜殿下。”

客气的一番对话之后,大概是因为意识到拉娜也在葛杰夫的保护范围之内,所以房间内的怨气消散了不少。

“那么,既然依比鲁艾小姐作为战力,和飞飞先生一起深入敌营——请允许我暂时帮助苍蔷薇的队伍,稍稍弥补战力。”

“美优!”

“这怎么可以,美优小姐!”

在安兹准备把她拉回来之前,菈裘丝上前阻拦了她:“您能够暂时出让飞飞阁下已经是莫大的帮助了,怎么能让您深入前线呢?”

最主要的是怎么能让不知实力的人跟着队伍乱走,先不说能不能帮上忙,要是实力只有银级左右,那么不拖后腿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菈裘丝,不要看轻她比较好。”依比鲁艾看了看自己的同伴,思考了一会决定出声,“如果情报属实,这位小姐作为神官的话,实力应该不逊于你。”

“依比鲁艾?”

“可以轻易拿出神之血,并且会使用复活的魔法。”她拿出一个还残留着些许红色液体的小瓶子,“——恐怕是你,也没有见过神之血吧?”

“什么!”

“是真货吗!”“那种东西不应该只是传说吗?”

看见了依比鲁艾手里的瓶子,冒险者们不禁议论了起来。

“真的是异国王族吗——”“不,感觉似斯连教国那边的神官也有可能——难道是圣典之一?”

“现在战力紧缺,菈裘丝。”依比鲁艾也低头向少女致谢,“我们需要她的帮助。”

“可是……”

这样身份不明的人物,只是游历王国境内的话还好说,要是放在前线,万一是敌方埋好的卧底怎么办。

“那还请您帮助了。”

没有等菈裘丝犹豫,身边的拉娜就像担心她出口反对一般,抢先一步接下了好意。

“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提,虽然我各方面不是非常精通,但是学的东西还挺杂的。”

没有办法,只能相信公主的判断,和飞飞作为精钢级冒险者的眼光。菈裘丝面前接受了把少女编入队列的决定,只能把她放在冒险者中间,希望她能稍微安分些了吗?

“谢谢您,依比鲁艾小姐。”

“嘛!嘛、才不是替你说话,只是考虑菈裘丝她们的安全,我会全力协助飞飞先生的,相对的,还请您帮助我的同伴了。”

菈裘丝想着,既然依比鲁艾相信她的能力,再怎么说也不会拖后腿吧。这么安慰着自己的时候,拉娜安排了克莱姆进入仓库街营救人质,虽然任务十分危险,但是布莱恩·安格劳斯跟去了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各个小队派出了领队前往公主和组织人那里确认工作,而安兹忙着另一件事情。

没错,虽然刚刚开始很担心妹妹的自作主张,但是确认了一下她身边的暗杀虫数量和藏在影子中的影子恶魔的之后,安兹有些忐忑的放下心来。

说实话美优的交际能力,他了解的实在太清楚了。阻拦依比鲁艾拉他上前的话是妹妹站在他身后,小声在嘴里滚了三四遍才流利的说出来的。那么对于她主动加入其他队伍的解释只有,这是早就安排好的。

这么一想似乎是暗杀虫都比原来多了几只,似乎是来到这个房间之后加入进来的——说不定是迪米乌哥斯带过来之后叫他们加入队伍的。

啊,对了,还有一个好处——他和迪米乌哥斯对战不用当着美优的面了,实在是太好了。

安兹放心的与冒险者们寒暄着,想尽量不让人觉得他是会因为对象而改变亲和态度的人。冒险者们一个接一个过来和他握手致意,甚至排起来了队伍。

好夸张,真像企业圈的景象。

安兹看着妹妹在和菈裘丝确认队伍的详情,似乎在交谈中对队伍安排提出了建议,刚刚菈裘丝隐约不耐的眼神消失了,取代的是欣赏和赞扬的眼神。

毕竟美优可是得到了布妞萌亲传啊。安兹自豪的想着,却听见依比鲁艾的声音:

“我看该商量的差不多商量完了,能请飞飞大人您来这边吗?”

是的,理论上他应该亲自去向王族致意——但是葛杰夫站在那里并没有离开,那么答案只有他也在等着与飞飞交谈这一个选项。

“娜贝,你代我向那些人致意。我这边忙完就会过去。”

所有冒险者都瞪圆了眼睛——飞飞也知道这种行为就像是放着大老板的邀请不管,只顾着和中小企业寒暄,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

但是要怎么和葛杰夫讲话啊,虽然上次交谈并不多,而且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但是万一他记得我的声音就糟糕了。

他在娜贝过去之后故意摘下头盔,甩甩汗珠之后再次戴上——满足了葛杰夫对他长相的好奇,应该会暂时转移注意力了吧。

不过安兹想的太简单了。

似乎是简单的致意之后,作为王国战士长的葛杰夫着实感谢飞飞保护王城的行为,看见周围的冒险者逐渐减少之后,向安兹走了过来。

呜啊——怎么办!压低声音的话能蒙混过去吗!不过这个声音已经够低了,突然变声的话真的很奇怪啊!我以后是不是要随身带口唇虫防身啊!

这么紧张的想着,甚至想要找借口躲开的时候,刚刚还在和菈裘丝对话的少女突然走了过了,就算是有些突兀和失礼,也强行插入了他们之间。

“久疏问候,葛杰夫·史托诺夫阁下。”

少□□美的行了屈膝礼,成功的把葛杰夫拦在了那里——甚至还偷偷给他比手势示意快跑。

好的美优!你真是哥哥的天使!!

趁着美优拦住了葛杰夫,安兹假装没有发现对方意图的走向了菈裘丝,准备逃跑的同时顺便叮嘱她照顾好美优——尽管他明白没有她照顾的必要。

“啊,您好,美优小姐。”

葛杰夫面对突然出现的在面前的少女并没有气恼,而是和颜悦色的打了招呼:“感谢您的深明大义……”

“不过,恕我眼拙,我记得我们似乎从未见过。”他和气的说着,觉得面前的小姑娘可能只是说错了话而已,“久疏问候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是替我的兄长说的。对我而言,的确是初次见到史托诺夫阁下呢。”少女的语调中透露着笑意,“初次见面,史托诺夫阁下,兄长大人曾向我提起过您,久仰大名了。”

“兄长——”史托诺夫以为是哪位贵族家的公子,但是实在想不起有哪位贵族会这么敬仰他。毕竟他出生平民,极少有贵族会对他抱有好感。

“卡恩村的时候,兄长大人烦您关照了,真是十分感谢。”

卡恩村——看起来这个小姑娘也是魔法吟唱者的样子,还蒙着面……

“卡恩村!难道是!难道您的兄长是恭阁下吗!”

史托诺夫不禁欣喜的说道:“实在是失礼了,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应该邀请您来我家中作客——就连陛下,也很希望能见上恭阁下一面。”

“啊,兄长大人其实也很希望我能来和您见面,了解您的近况——但是我作为女性,实在不适合单独与您见面,担心败坏您的名声,还请您谅解。”

“不,不——我还没有来得及多感谢恭阁下,这回又要烦请您助力——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好了。”

“不需要感谢哦——要是能帮上史托诺夫阁下的忙,想必哥哥也会十分高兴吧。毕竟——”

“——面对他那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消失,来历不明身份成谜还任性妄为的魔法吟唱者,想必史托诺夫阁下也很头痛吧,希望没有给您添麻烦才好。”

“……不,说实话是承蒙关照了。”

“呀,您不用为他遮掩的,我的兄长实在是太任性了——哪有魔法吟唱者站到前排去的呢。着实是太乱来了,要是可以管住他的话,真是想狠狠敲敲他的脑袋呢~”

不知道是该说感情好还是不好,总之说起来的时候似乎抱怨成分很重——但是史托诺夫相信这只是作为亲人的担忧。

亲切的寒暄了几句之后,葛杰夫手下的士兵前来汇报整备的情况,让他不得不提前离开房间。虽然没有对飞飞阁下当面致谢,但是能够见到恩人的妹妹,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葛杰夫带着士兵离开之后,安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干得好啊美优,虽然我知道你是真的很想敲我一下,但是实在是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与菈裘丝说了些类似于“美优小姐就拜托您关照了”之类的客气的话,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帮忙应付完了葛杰夫的少女走了过来,得到了菈裘丝和同伴的点头致意。

看起来关系已经不错了,不过美优天生就是讨人喜欢的孩子,这么快熟络起来也是理所当然。

“接下来要麻烦您关照了,艾因卓小姐。”

“这边才是,美优小姐,不需要这么见外,您称呼我为菈裘丝就可以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对了,因为接下来会和各位一起作战,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虽然有点害羞,但是还请各位能记住我的真容……”

说到这里,菈裘丝感觉半个屋子的人视线都集中过来了——尤其是男性——一边的依比鲁艾也莫名其妙的紧张了起来,本来还站在飞飞身边不知道在说什么,一听到少女的话立即投来了紧张的目光。

菈裘丝看着少女慢慢揭开面纱,说实话并没有抱有什么想法。作为不管是贵族小姐还是冒险者,菈裘丝美貌早就声名远扬——说实话只要那张脸不是长得却缺鼻子少眼,都很难引起菈裘丝惊讶。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不仅仅是他,所有投过来目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深吸一口气,或者干脆忘记了呼吸。

如果诗歌中的女神真实存在的话,大概就是这般美丽的模样吧——但是少女长长的尖耳表明了她的种族。

“精灵……”

“啊,您的信仰排斥精灵吗?”

“啊、不不不、并没有这回事——”菈裘丝赶紧解释着,身边的冒险者们似乎也意识到这么盯着人看很失礼,开始故意转移视线。

“那就太好了……我很害怕有人排斥精灵……而且我不擅长应对陌生人的眼光,所以才长期佩戴面纱,希望没有引起你们的不满。”

“不会的,请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就好了。”

“非常感谢您的理解。”

菈裘丝忽略了一边发出了奇怪的哀叹的依比鲁艾,虽然见过依比鲁艾的真容,忽略年龄问题的话也实在是美人胚子——但是相比之下依比鲁艾还是输了呢。有点为同伴惋惜,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闲事的时候了。

“那么,就按照刚刚商量的阵型——还请您紧跟在我们小队后方,劳请您支援了。”

“明白了~”

啊,笑起来真可爱啊——真可惜啊依比鲁艾,看来你输定了,你看你自己都看呆了嘛。

菈裘丝这么想着,特意去拍了拍依比鲁艾的肩膀,接下来就去与公主进行最后的商谈了。

————————————

“美优。”

队伍出发前,冒险者和士兵们都在盘点自己装备的时候,安兹找了个空隙把妹妹叫了出来。

“紧张吗?”

“一点也不。”

嗯,是啊,本来是想安慰一下第一次站上前线的妹妹——在安兹印象里面,美优似乎只和公会内的成员小打小闹过——但是想一想的确没有什么好安慰的。

跟在少女身边的暗杀虫们都隐藏的很好,虽然只是跟冒险者们站在一起,但是各个地方都有防备,加上袭击的本来就是自己人,所以根本没有紧张可言。

“倒是哥哥你——一会跟迪米乌哥斯对盘的时候,可不要露馅了。”

“嘛、嘛!稍微相信一下你的哥哥嘛!”

“还有,打架的话也不准打的太过分哦!我会让娜贝监督你的!”

“知道了,知道了——”

他们坐在城墙边上——虽然有不少冒险者路过,但是都认为这是情侣在临战前抓紧时间相处,所以都只是善意的笑笑,并没有准备打扰。

“啊,说起来原来都没有见过你出手呢——我只记得佩洛洛奇洛跟我抱怨,被你和泡泡茶壶打的很惨,”

“呀,那回啊——那是大家在让着我啦。”少女笑着晃动着小腿,看起来似乎真的没有丝毫紧张感。

“你参加这边的事情,也是迪米乌哥斯教你的吗?”

“嗯,是啊——他说给哥哥准备好了男主角的剧本,反派也准备好了,就差一个女主角了,所以就由我来了~虽然把时间提前了,但是大概操作应该还是不会变的。”

“公主剧本吗?那他一会还要来把你抢走吗?”

“什么啊,公主就要等着被救吗,哥哥真是老古董啊。”少女忍不住嫌弃的说,“公主也是可以拯救世界的哦!迪米乌哥斯说,我可以尽力的救人,我想救个十七八个冒险者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说起来哥哥挺中意史托诺夫先生吧,似乎是对武技很有兴趣。”

“对,在保护自己安全的前提下,记得把他留下来。”

“好~~”

他们转头看着士兵们忙着搬运武器,冒险者们根据小队,分别聚在一起确认事项。

“这些人……最后有多少可以活下来呢……”

“嗯,精钢级的有利用价值,或许可以留下来,其他的就不一定来吧。”安兹看着那些冒险者说,“……你在可怜他们吗?”

“……嗯,有些同情他们。”

“你可以回去,不看着这些。”

“不要——又不是我不看就不会发生——我要亲眼见证这一切。”

“你的善恶值那么高,不会适应这些吧。”

“……”

“不要勉强自己哦。”安兹低头看着她,能猜到面纱之后的少女已经抿紧了嘴唇,“虽然你说要成长起来,为我分担,我很高兴——但是对我来说,你自己感觉到开心才是最好的哦。”

“……可我……不想当留在家里的那个人了。”少女小声说着。

“无论如何,我都想和哥哥,和大家站在一起。”

“嗯……这样啊。”安兹点点头,“不要勉强自己就好——看不下去的话,就说自己MP见底了,退到后方就行。”

“嗯。”

“不过——就赛巴斯调查的资料来看,这边世界,第六阶的魔法就已经是可以威慑其他国家的存在了。”他伸手揉了揉妹妹的发顶,虽然不小心弄乱了由莉精心给她编的盘发,不过看着还是很可爱,“你随便出手就好了,虽然攻击的魔法了解的不多,但是对这些冒险者来说,已经很强了吧。”

“嗯,迪米乌哥斯跟我说,不要出手太过了——差不多控制在第三阶到第六阶之间就好了,复活就另算。”

“他还真是细心啊。”

“嗯!”

提起喜欢的男性,美优似乎振作了不少,抱着法杖开心的回应着。

“……说真的,哥哥跟迪米乌哥斯比起来,你更喜欢谁?”

“哥哥。”

哦哦!竟然没有吐槽这个问题无聊,还是秒答!安兹顿时心感安慰,都快要哭出来了。

“但是你要是欺负趁机迪米乌哥斯的话,我就一个月都不要理你了!”

——嗯,还是趁机打重一点吧。

尽管并不是真的决定这么做,但是安兹还是认真的考虑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