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二十三章 月华银霜

环顾四周,刚从那山水满色的奇怪幻境回到沙漠,还真有些不适应。

连崇睿揉了揉眼睛,招呼阿满,翻身骑上骆驼哒哒的离开。

在客栈不远处的山丘上,一个只有十岁左右年纪的孩童,他目送几人离开,转而拖起地上瘫软的阴阳脸。

当然,因为过于关注珞华和连崇睿,宁鱼反而忽略了客栈里的人。

陆遥放弃进翻天浪,打的主意是守在这等最后的人出来,再堵截,但却让他发现了早就逃跑的宁鱼,宁鱼带走的那个阴阳脸,他看着很是眼熟。

在幽暗的山窟里,宁鱼单膝跪着,向暗处的人回话。

“确认了,是她。”

“她的武功如何?”

宁鱼想了想,开口道:

“照老祖吩咐,我特意杀了和她有接触的袁霸河,亲眼看到傀儡虫离体,应该是使用铃铛的虫恶灵师。”

暗处的人正是送珞华离开灵岛的阴阳祖,听了宁鱼的话,他心情变得极好。

帮灵岛送机灵的小孩已经有几十年的光阴了,他对灵岛也了解不少。

灵岛上一共四名大灵师,称为四大恶,每名大灵师都有一门绝学,分别是虫、武、疾、神,配上各自的绝学,岛上通俗的称呼便是虫恶柳眉,武恶杨苦、疾恶梧戚、神恶桂婆。

这四人每十年就会较量一次,选出四名可以继承自己全部绝学的灵师。

阴阳祖则会固定在十年之期,接走灵师。

这一次,他接走的就是珞华,但每次出来的灵师都会不一样,他也没办法判断这灵师属于哪一脉系,是否可以利用?

所以才会让宁鱼去大漠一趟,同时给了宁鱼可以掩盖气息的敛息丸。

敛息丸来自灵岛,灵岛上宝物极多,阴阳祖已经觊觎灵岛很多年了。

阴阳祖得到想要知道的信息,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谈起宁鱼带回来的阴阳脸。

“这人倒应了我的名讳,是个有缘分的好孩子,不错,留着吧,或许能帮我对付一些贪心不足的人。”

阴阳祖让宁鱼带走姚横,等宁鱼离开,他才从暗处走出来,明明是男声,却从身形看,竟像是女子。

大漠孤烟镇离蜀中不远,但中间隔着大行山,珞华和玉娇娘从大漠离开后,穿过大行山,此时正处在大行山和天蜀流域交际处,古石镇。

刚到此处,珞华的身体便不太好,恰巧玉娇娘在此处有一套院落,便在此处停留了两日。

院落不大,只三间主屋,院子里有一小间竹棚,可以做饭,还有一株紫藤花树,此时爬满了院墙,大串大串的紫色花束开满,重重叠叠,给平凡的小院添加了不少灵动。

玉娇娘回来,看到珞华毫无形象的坐在紫藤花墙面前的地上,背靠竹棚的柱子,月光刚好将小小的院子照亮。

她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却又心疼,珞华的背常年疼痛,不能长久站立,所以总是要靠着些什么才能缓解。

“你回来了,找到船了吗?”

玉娇娘点头,走到珞华身边陪她坐下,举起手里的袋子:

“我刚才看到炒栗子,你尝尝?”

炒过的栗子散发诱人的香气,轻轻一扣,栗子壳掉落,露出淡黄的果肉。

珞华本没有什么胃口,看玉娇娘期待的眼神,还是吃了一粒,轻轻靠着玉娇娘。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珞华看着月亮,双目很是温情,玉娇娘还是第一次看见珞华露出这样的表情。

“那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么,他就像是那轮月亮一样。”

珞华指着天空的圆月,神情舒缓,脸上带着柔和地笑意。

“你看,这世界一到晚上就黑漆漆的,但此时,就因为这轮月亮,所以才会这样明亮。”

四下,月华如银霜,披散在每个角落,那么柔和,带着温度的光,亮的恰恰好。

“还有十几日,他就要到古石镇了。”

珞华轻轻笑着,栗子的香气在口腔散开,清甜软糯。

在另一边,穿过禅谷大山就正式进入了云清地界,连崇睿和阿满连赶了几天的路,终于回到琅中。

云清琅中好风光,桃红柳绿,百花齐开。

哒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至近的响起。

连府气势辉煌的大门口,足足八名侍卫守卫着。

连崇睿从马匹上下来,八名侍卫立刻跪下,齐声高呼。

“公子!”

“起来吧。”

连崇睿面色微红,他自从出了大漠,便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云清,他迫不及待的想告诉祖父,此行一切顺利,他很快就能得到长生丹,缓解他的病痛。

直奔祖父的居所,艳丽的海棠花朵朵盛开,铺满了整个庭院,穿过布局精美,装饰低调清雅的走廊,他来到祖父居住的雅堂。

掀开华贵的帐幔,宽大的床上连冬开平躺着,秦会兰见到他,顿时红了眼眶。

连崇睿急忙上前,跪在秦会兰面前,低声道:

“祖母,祖父的情况如何?”

秦会兰扶着额头叹气,头上插的金步摇垂在她手边,半晌,她给床上的连冬开掖好了被子,示意连崇睿随她到外间去。

坐在玉石桌边,连崇睿端起白玉脂的茶盏为秦会兰倒了一杯茶水,不过,秦会兰没有什么心情饮茶,着急于连崇睿此行的结果,端起了茶杯又再次放下。

“不知道我孙儿此行可还顺利?”

秦会兰牵着连崇睿的手,手心流汗,连崇睿能感觉到秦会兰的紧张,当即郑重的点头,同秦会兰承诺:

“已经取得九天揽月图,祖母请放心,我一定会拿到长生丹回来,祖父会好起来的。”

秦会兰欣慰的点头,不过,她心里又很愧疚,过完小雪,连崇睿便十八了,之前为他物色了那么多女子他始终都不愿意,想必对自己的亲事有不同的想法,可现在却得成为牺牲的一部分。

她带着些歉意,缓缓说:

“此次,牺牲了你的亲事,让你娶一个不相识的女人回家,唉。”

她又一次长长的叹气,自责不已。

“我连家虽然富甲天下,又广招名士,在大陆上地位甚高,可是遇到生老病死,我们还是得低头。”

“不过,”秦会兰突然话头又一转,分析了这事的利处,“以后有了来自宫家的媳妇,生老病死便也不全是折磨了。”

连崇睿的笑意渐渐敛去,他犹犹豫豫的开口:

“祖母,是否真的只有娶宫家女儿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