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Lot 26

Lot 26他没有影子

来这所洋馆的灵能者大致分为四组,富江一行人,学术派的灵修玄学方面的教授,以及专门调查灵异现象的涩谷一行人和带着知名灵异研究专家的南一行人。

在吉良看来就是,老太太一行人,胖男人一团,还有一群平均年龄在二十五岁一下的俊男美女一行人,为首的名为涩谷一也。但因为富江其实认识涩谷一也本人,所以知道这里面涩谷一也换了身份。这么做的原因是听说他不想应付世故往来。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他们里面的巫女松崎绫子是个明艳的美女,灵能者原真砂子也是电视上有名的美少女,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学生的谷山麻衣,身材一般,但是脸还勉强能入眼。

吉良正要和她们打招呼,就被富江拖走了。

“只是寒暄寒暄,我们就要去工作了。”富江对着他们挥了挥手,说道,“毕竟我们现在还算是为了委托费而竞争的对手嘛。”

吉良盯着富江的手,试着甩了一下,但是富江没有松手。

涩谷一也和富江也只是有过几面之缘而已,并不算是深交的朋友,刚点点头,富江便开腔说道:“这屋子看起来比想象中还要复杂诡异,你们最好不要单独行动,两人或者三人成组一起调查会比较好,这样也有照应。”

涩谷一也听到这句话,漠然的表情里面泛起了思索的神色说道:“实际上,我接这个任务也不是为了钱。这屋子从前代开始就不断往外扩建,但没有任何的地图,足够说明这个屋子的危险性。

川上先生,在我们界里面也是赫赫有名,倒不如一起合作。我认为降低风险,比获得高费用要为更重要。”

涩谷一也这话一落,其他人都惊奇地看向他。毕竟,涩谷一也这人素来油盐不进,脸上就差写着「生人勿近」,少有现在主动和别人谈合作的事情。

富江脸上的笑容没有变,挥了挥手,道:“我比较习惯单独行动,谢了。你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得到什么跟屋子有用的情报跟我交换。”

富江倒是走得潇洒,但是吉良吉影根本就不想挪动脚步,他来这里是为了休息,度假,找女朋友的。这种时候,难道不是最好的时机吗?

在容易闹失踪的屋子里面,年轻貌美的女人也跟着消失,这真的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

富江拖不动吉良的时候,感觉其他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顿时耳根也火辣辣的,当即压低声音说道:“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吉良的蓝眸闪了闪,总算松动了自己仿佛粘在地上的脚步。

这个答应的事情,可以追溯到那天富江和吉良见面后的第二次约见。

富江并不是真的脑袋空空的人。

芥川虽然是死守秘密的人,但是鱼缸里面的森鸥外确实是在海鸥学园遇到的那个人。在加上森鸥外几次针对吉良吉影,富江就知道这事和吉良吉影有关。

吉良吉影并不是良善之人。

富江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他是否深藏不露。

就算森鸥外没有添油加醋,富江也知道这个人确实藏着一手。但是,这和富江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目的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恢复自己的体质。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富江拿上第一次接触吉良这个名字的实况视频,和吉良见面。这算是鼓起勇气,做好心理准备才去质问的。

不同于那些深藏心机的人,富江很少做小心翼翼试探的事。他从不怕任何反杀和报复。在整个人生里面,他最怕的是他自己,也只有他自己而已。

富江单刀直入道:“你在用这个视频养鬼,对吧?”

在和吉良分离之后,他有再去海鸥学园一趟。在那里面,他遇到一个穿着昭和时代以前制服的少年柚木司。柚木司似乎也想利用富江的手,除掉吉良吉影,所以透露过吉良知道如何在广播室宣扬故事而催生鬼怪的变化。

所谓的「鬼」和人心中的「畏」有关系。

人们对面前出现的鬼怪形象越害怕,鬼的实力便会越大。而如何让人们对鬼越来越害怕,方法很简单,第一,亲身经历过恐怖的画面,让人们对鬼的心理防御能力下降;第二,通过别人的叙说,人们会通过自己的脑补,自己增加对鬼的恐怖想象。后者,往往是最常用的。

而高中结束之后,吉良也许是在广播室里面得到好处之后,继续做这类的节目。不管有没有人看都会坚持做,最近火起来的节目之中,就有铃木百货的鬼电梯的故事。

明明只是死了不到一个月的女生的亡灵,且不说怎么逃过地府的鬼差的,但短时间内就已经拥有各种能力了,这得是要有多大的怨才能到达这种等级?而且这个亡灵也没有杀多少人,集中其他的鬼来增加自己的力量。难道还有人一死后就对「鬼」这个身份有天赋异禀?死后还开启了种族天赋?

所以,细想下来,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但如果这是人为的话,一切答案就显得那么明了直接。

“横滨失踪人口案件上,上川理惠的死已经明确是他人之手,但也不能够排除你在这件事上的嫌疑。而你推动这些事情,不过是为了养你父亲吉良吉广那个鬼吧?”

吉良吉影没有吭声,似乎要从富江脸上得到他的最终目的。他这种说辞在刑法上根本不能给吉良判刑。而且现在就算有警察怀疑,原来的旧屋早就炸了,土地所有权也卖给了别人。新主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建新房子。

“你知道我是除灵者……”

“你的意思就是你认为我父亲是恶鬼,想要我帮助你?但我凭什么帮助你?”

虽然现在那种非法录音的材料已经不能完全作为佐证,但吉良也会小心地应对富江的话。

“你不是针对森鸥外吗?我可以帮助你。事实上,他那边有人来找我了。你听过太宰治这个名字吗?”

吉良颔首:“为什么你会有这个提议?”

按照吉良第一次认识他的印象,富江其实是政府公务员,之后才转去当灵能者。他如果帮助自己的话,就算别人已经无法识别森鸥外的身份,搞死森鸥外也是杀生行为。

他会愿意?

富江便把自己为什么会当灵能者的事情告诉吉良。为了能够恢复正常的身体,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吉良其实是不信的,但是合作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既然这样的话,你给我合作的诚意吧。”吉良顿了顿说道,“按你的描述,那个芥川会随身带着鱼缸,那么我想偷那个鱼缸过来。”

“我可以制造机会让你接触,但是你必须放回去。如何?”富江说道,“因为你也没有保证你会让我见到吉良吉广。”

吉良说道:“可以。只要你能达成这一点,我就让你见吉良吉广。”

富江说道“那我们就算是合作了?”

“好。”

……

现在芥川正抱着鱼缸四处调查外围的环境,而富江把吉良带到一个小房间里面追问吉良吉广的事情。

“你说过吉良吉广会过来的。”

“这里面居住的鬼能力那么强,难道你不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

“你是说让吉良吉广把里面的鬼吃掉吗?”

吉良吉影的意见并不是不好,只是他怕吉良吉广吸收了这里的恶鬼之后,实力飞涨,不是富江所能对付的。吉良吉影本身对他父亲的鬼魂完全就是放任放养的姿态,想来就算富江对抗不过,吉良也不一定会帮忙。

果然还是跟壹原侑子小姐说的那样「高风险,高收益」啊。

富江正蹙眉思索着,吉良抱着手臂回看他,等他自己想清楚。如果富江现在就急着追吉良吉广,那么他就告诉富江,吉良吉广在哪里;如果富江不急,吉良也不用急着做任务。

毕竟他现在不过是和森鸥外接触了一下。

那个人压根就不记得自己了。

森鸥外昨天讲的是「我知道那年医院和你的事情」,而不是「我记得」。简单的用词就已经足够表现出他的潜意识的内容。

森鸥外被太宰治救走之后,明显调查过自己了。因为不记得当年的事情,所以用的是「我知道」。

吉良昨天可真的是强忍着「想当场把他宰了」的心情,才调整好心情,放走森鸥外的。并不是说假的,吉良想要帮助富江恢复他正常的身体。如果昨天真对森鸥外动手的话,吉良就得不到富江的信任了。

见富江还在思考中,吉良望了一下窗外说道:“其实他已经来了。”

这话音一落,富江连忙边往外望边说道:“哪里?吉良吉广吗?”

窗外只有芥川一个瘦小的人影在检查外围的环境。

“不是有个常识吗?鬼是没有影子的。你看看芥川,他有影子吗?”

富江顿时心口漏了一拍,定睛看向芥川。他身底下果然没有任何影子。

到底什么时候被附了身?

他居然完全不知道。

富江正想着,下意识抬头看了一下天,翻着白眼对吉良说道:“你说大阴天底下有影子的吗?”

“被发现了。”

吉良丝毫没有被揭穿的尴尬,反倒是一脸坦然。富江原本想要对着吉良翻白眼,结果他发现自己几乎是挨着吉良的胸口站着,距离之近,甚至闻到吉良身上淡淡的冷香——有种杉木的味道。

“……”

他干嘛要闻一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富江连忙站直,觉得耳根发热,也不知道是觉得紧张,还是羞耻。怕吉良发现端倪,富江立刻转了话题。

“你为什么总和森鸥外过不去?因为他放火烧了你母亲的医院,所以你要报仇吗?”

吉良盯着芥川的方向,瞳光幽淡了不少。

一开始针对他的时候,只是单纯不想和一个老大叔有所联系。后来阴错阳差地把「人鱼之鳞」喂给森鸥外后,到现在森鸥外也知道这事是自己弄的,应该一开始就处理掉的,放久本来就会夜长梦多。

他怎么突然想不通了?

吉良有种预感,要是不尽快想清楚,可能他做不到自己想要做的事。

他没有回应富江,而是转问道:“你问过大桥先生,昨天晚上那个人吗?”

富江意识到他避开了话题,感觉牵扯到他不想说的事情,于是也不继续追问,而是顺着他的话回应:“大桥先生说,洋馆工作人员里面没有我们遇到的那个人。”

“那这么可疑的人要么不再出现在我们面前,要么就是直接引诱我们上钩了。”吉良顿了顿,说道,“在屋子里面先看一圈吧。”

这屋子不断地往外扩建,感觉是怕最里面的东西跑出来一样,前代屋主才不断地神经质地扩建屋子。

“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