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42章 蓝的预兆

我很能理解服部平次的心情。这简直就是活见鬼嘛。

江户川柯南怎么可能跟工藤新一同时出现呢?他们明明就是同一个人!

但那震惊只有一瞬, 我稍稍深入思考了一下,就觉得刚刚那么想的自己脑子大概瓦特了。

不说别的,就说动画和剧场版, 柯南和新一的同屏还不够多吗?

当然, 那些工藤新一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怪盗基德假扮的。

而现在黑羽快斗也在这里,他们俩又用上了同一张脸, 已经有人眼神异样地开始跟刚见到黑羽快斗的服部一样在他俩之间看来看去了, 这就离谱。

但仔细一想,好像在黑羽快斗和怪盗基德都能变成两个独立个体的现状下, 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柯南没失忆。首先我们排除柯南和新一也分裂成了两个, 那么所剩的可能就并不多了。

眼前的男人有可能是把头毛揉顺了换上帝丹校服的基德,也有可能是使用了宝具“空屋历险”的福尔摩斯。

嘛, 虽然真相只有一个, 但是现在一切皆有可能。

先去听听他们的发言再做出推断吧。

一首曲子在我们到来后很快收尾,余音袅袅,环绕在空旷的大厅中。

最后一个音符消逝后,穿着帝丹校服的工藤新一坦然睁开了眼睛,眼眸中清澈的蓝色与我印象中的别无二致。

他没有惊讶许多人忽然出现在面前, 而是坦然地微笑着,将小提琴小心地放入了旁边侍者手抬的琴盒中。

“非常美妙且出色的音色。”工藤新一微笑着夸赞道,“您收藏的这把小提琴不愧是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大师的杰作,三条先生。”

“哈哈,工藤君才是。”三条辉大笑着, 非常给面子地鼓掌, “不愧是平成的福尔摩斯, 连对小提琴的鉴赏能力都那么出色。”

真是看不出来, 这位大叔竟然也是福尔摩斯的书迷。

我顿时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些关于小提琴的细节可不是泛泛了解过的外围粉丝能记住的事情, 更别提这位财力可观的三条先生还特地收藏了斯特拉迪瓦里的作品。

要知道,这位堪称历史上最顶峰的小提琴工匠的作品,可是真正的有价无市。

我看着跟三条辉谈笑风生的工藤新一,纵然知道他可能有误导的意图,心理上还是倾向了另一边。

会是福尔摩斯吗?

可没听说过基德会拉小提琴。

而且我记得有从小拉小提琴的朋友告诉我,修习这类乐器的话手指会有轻微变形。我觉得经常锻炼手指的魔术师很可能不会去学习类似于小提琴的乐器。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说不定二次元世界里根本不存在这种问题呢。

就像异父异母的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长得就像双胞胎兄弟一样,而两家父母除开千丝万缕的关系外没有血缘关系。这就很不科学,我一开始还觉得他们四个里至少要出一对亲姐妹或亲兄妹之类的——

“服部、白马。”那边的工藤新一与三条辉寒暄完毕,已经走了过来,对着我们身边的两位侦探打了个招呼,“你们果然也被邀请过来了。”

他们三个参加过同一场活动,自然很熟。服部震惊后也收敛了神色,给柯南打了个眼色后就如常跟这位不知真假的工藤新一聊了几句,白马也没表现出什么异状。

这三位高中生侦探还是很有名的,旁边很多被邀请过来的侦探都认出了他们,开始窃窃私语地聊起相关的话题来。

我和太宰都很清楚他们的来头,隐在人群里并不出声。

旁边的柯南也很沉得住气,伸手拉了拉黑羽快斗的衣角。黑羽快斗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微微低下头试图让自己的脸不太显眼,然后蹲下来认真地听小男孩在他耳边低语。

画面很美好很和谐。

但是说了些什么啊。

我用余光瞥他们,心痒痒的。

旁边的太宰治看似在漫不经心地玩手机,念话却直接在我脑海里响了起来:

“aster~小不点侦探和黑羽君在打坏主意哦。”

啊,太宰治会读唇语。那好办了。

我在念话里悄悄地问他:“他们在商量什么呀?”

“嗯……aster不妨猜一猜?”

太宰治悄悄地回答我。

又卖关子。

不过太宰治他这样子说,是不是说明之后有好戏看?

我腹诽着不肯干脆说出来真相的太宰治,心里的期待却很诚实地开始风起云涌。

柯南和快斗他俩可不知道福尔摩斯的事情。

但有一点很明显,这个工藤新一肯定是假的。

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方式处理这个问题呢?

之后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

和我们一同到来的数位侦探,自然不可能全部都留下。正如我们在大门口看见那么多来客时所设想的那般,一定设有可以过滤的关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提琴的原因和雇主三条很是投缘,这道关卡的出题者,竟然正是工藤新一。

“虽然很想出些字谜,但那实在是太冷了,也检验不出各位的水平,干脆说点和今天相关的吧。随便怎么样,只要翻译出来这段暗号就算通过。”黑发少年简略地说着,脸上没什么特别的波动,只是微微有些冷静自信的笑意,“题目是,上帝遗弃之仔的幻影对于wonder be的看法。特地说明一下,不要求答案,只要求问题。”

我不禁感到愕然。

上帝遗弃之仔的幻影,这个我也会回答,原著里有解释,那是黄昏之馆事件里有人冒充基德邀请六位侦探时在请柬上的署名。

破解后翻译成英文就是“kid the hanto thief”。

wonder be直译过来就是奇迹般的蓝色,倒过来是空中步行篇的目标宝石名蓝色奇迹。

联想到在那个篇章里两人著名的关于海与天的问答,我心中对于真相的倾向又动摇了。

所以……这个问题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出和基德相关的谜题用来筛选无可厚非,毕竟三条召集这些人的目的就是在怪盗基德的手下保下他心爱的宝石。

但问出这个谜题的人毫无疑问是在对特定的知情者暗示着什么。

那个答案不该是英灵福尔摩斯会知道的事情。

这些暗号出现的故事都在基德和柯南的相遇里。既然眼前的男人不会是真正的工藤新一却能问出这个问题,那他就只能是怪盗基德。

我之前的感觉都是错的吗?但现在的感觉也不能证实是对的。

我矛盾地凝视着那个谜题。好在工藤新一只要求翻译题面,不要求得出回答。

当然,就算是这个,也已经刷掉一大帮水平不太行只是冲着丰厚酬劳来的业余者了。

但是服部和白马都在若有所思。

谜面对他们不是问题。肯定是在思考工藤设置的谜底吧。

我这样想着,身旁的太宰治轻松地将翻译出的问题写在了白纸上。

我没有特地去看他写的什么,因为助手这样干也太逾矩了。

而且答案很明显,也没有什么可看的,至少现在的我是这样觉得的。

旁边一群人还在冥思苦想各种猜测,太宰治却已经写好答案走到了工藤新一的面前。

他本身外貌条件就极佳,没有特意懒散或者阴沉丧气的时候,给人的印象会很不错。此刻走在一群冥思苦想的人面前,更是显得与众不同、引人注目。

我已经听见有些人惊讶地问他是谁、为什么答得那么快的低语声了。

工藤新一却没有意外,只是对太宰礼貌地点点头,接过他手中的纸条,打开一看,然后露出了我没想到的表情。

他愣住了。

就算只有一秒,也很显眼。

不过很快他就笑了起来,对太宰治点点头,做了个手势表示ok,然后将纸条放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你写了什么?”

我按捺不住好奇心,在小声地在念话里问他。

什么能让臭屁的新一男神变脸啊。就算是基德或者福尔摩斯,也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了。

“aster也知道的吧。”太宰治的声线轻柔,带着些笑意,“我只不过直接把答案说了出来。”

“什么答案?”我回忆着原著基德的回答,“天空中的奇迹逃离?”

还是那句著名的“海和天都是蓝色,侦探和怪盗也是一样”?总不可能说的是柯南回答的那个“天空和海洋的蓝色是因为光的散射和反射,性质完全不能混为一谈”吧?题面问的是“上帝遗弃之仔的幻影”,也就是基德的回答啊,要是真回答这个或许会让工藤新一惊讶,但绝对偏题了吧。

不过偏题好像也没关系?

毕竟要求侦探们解开的是谜面,不是谜底。

太宰治能说出以上任何一个答案,就说明他早就解开了谜面,甚至对基德的了解程度很深。

不过这种问答也不会记录在能够流传出去的资料里。

怎么说呢,果然会被认为是偷听狂或者对话的两位密切相关的成员吧。

毕竟是理论上只有那两位才知道的秘密呢。

我脑子里想了一大堆,但是太宰治最后给出的,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回答。

“不。”太宰治否认着,步履轻盈地走回到我身边,双手插着风衣微微笑了一下,“我写的,是‘海与天都是光的幻影’哦。”,,网址,:.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