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8 章

“这……”国木田看着太宰治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衣领,然后迈着两条大长腿从容不迫地走出门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啪嗒。”门被关上时发出了一声响声。

“真是没礼貌。”原本靠在门框上的与谢野晶子险些被门板扇了一脸,她揉了揉鼻子,没好气的说,“我跟他又没有仇,他这是故意的吧。”

“总之,既然事情已经决定了,那么我就先走了。”与谢野打开门,一边迈出门去一边转过头对国木田说,“我还有一大堆病人在等着我。至于沙发上的那位……”

她顿了顿,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相信国木田你一定能够照顾好他的,只要不让他出了武装侦探社的大门就行。”

“哎,等等……”国木田还没来得及说完话,与谢野晶子就也把门给关上了。

国木田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掉完一头灿烂的金黄头发。

“每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理想就是那能够支撑着我继续前进的光。要想想我的规划,想想我的人生,想想我那尚未实现的远大而高尚的理想……”

国木田一边碎碎念,一边走过去把门给锁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在小桌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一边推了推眼镜,一边仔细观察起对面半躺在柔软沙发中的港黑最高干部。

中原中也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就加入了港口黑手党,因为异能的特殊性,所以他一向接受的都是最严格的训练,出任务时也都是最困难的任务。甚至在加入港口黑手党之前,他就已经是“羊之王”,凭强大的武力值不知道震慑住了多少人。

与太宰治那样的脑力派不同,他的每一次升迁都是因为在最严峻的条件下厮杀,然后如同一匹野狼一样无情的夺取胜利。在干部这个职位身后,积淀的是厚厚的一摞功绩。

而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的他一向被称为“港黑武力天花板”。尤其是龙头战争之后,“双黑”一夜成名。在许多外人眼中,港口黑手党中最令人惧畏的人除了森鸥外和太宰治之外,就是这位身材矮小却气势凌人的干部了。

但是意外的,睡着后的中原中也眉眼平静,面容安详,甚至让人感觉带上了些他这个年纪的青春与无忧无虑。

全然没有先前的沉稳而危险的气质。

国木田漫无目的的想着。

他突然意识到,这位传闻中早早身亡了的最高干部,其实就算现在也不过是一位20岁左右的青年。

是一个原本应该呆在校园里,这辈子都从没见过鲜血的最美好的年龄。

就在国木田心中越想越多,就差冲上去握住中原中也的双手对他大喊你真是太不容易了的时候,这位前一秒他还在心中为之淡淡怜惜的人就睁开了眼。

目光直直地对上了国木田的。

国木田:“……”

“等等,你醒了?!”他条件反射的去看墙上的钟表,发现时间才过了不到十分钟,距离正常安眠药药效退去的时间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嗯。”中原中也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大脑里一片昏昏沉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我并没有睡过去。”

“可是……安眠药。”国木田下意识的说,“你不是被下了……安眠药吗?”

听到这三个字,中原中也就忍不住冷冷的哼了一声,一字一句的说:“你是指那杯,太宰治往里面加了常人两倍的药剂量的安眠药的水吗?”

国木田愣愣的,点了点头。

“太宰治那个混蛋。”中原中也的语气毫不客气,眼中一片冰冷,“手段还是跟以前一样令人讨厌。”

“不过他算计了那么多,却没有想到他从港黑叛逃了那么多年,我的身体的抗药性比起以前好了不知多少。”

“还是按照以前我和他组搭档时所能承受的量来给我下的药,真不知道他是在嘲讽我这么多年来没有长进呢,还是低估了我的身体的水平。”

说到这里,中原中也冷冷地笑了一声,声音里蕴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两倍剂量的安眠药虽然放不倒他,却还是让他的脑中一片絮乱。淡淡的眩晕感随着他的动作涌上大脑,中原中也没忍住,闷哼了一声。

“这……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走动。”国木田立刻就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他推了推眼镜,冷静而理智地建议。

“不要走动?然后等着看太宰治和这个世界的自己打起来吗?”中原中也不屑地哼了一声。

国木田:“……”

他在脑中仔细的想了想,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

“所以给我吧。”中原中也用一只手在太阳穴处按了按,强迫着自己将涣散的精神凝聚起来,另一只手摊开着伸到国木田面前。

“那个什么酒厂在横滨的地址,你一定有吧。”

国木田久久的看着中原中也,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从之前太宰治在手上漫不经心把玩过的几张资料里面抽出一份纸,递给了中原中也:“这里。”

中原中也往纸张上瞅了瞅,迅速把那一串地址记下后随手将纸张放在桌上:“明白了,那我先失陪了。”

“抱歉,我想你哪里也去不了。”国木田淡淡的说,“虽然说我也很讨厌太宰治那个家伙,无论是我们这个世界的还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但是无法否认的是,他的智商非常高。”

“既然他让我看好你,不让你出武装侦探社的大门,那么你还是就呆在这儿,哪也别去的好。”

“是吗?”中原中也目光下意识的转向了大门,他语气微微上挑,很明显丝毫没有把国木田的这番话放在心里。

国木田:“如果你想着从门那里出去的话,顺便说一声,门已经被我锁了,而钥匙则藏在一个你绝对找不到的地方。”

“没想到那么短的一点时间内,你居然这么相信太宰治那个混蛋。”中原中也轻声嘀咕了一句。

国木田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什么?”

“我说――”在药物的作用下混乱而疼痛的头脑,再加上话题是太宰治那个混蛋,让中原中也的语气一点也不美好,“既然你知道太宰治的智商很高,那么你知不知道一个道理,就是太宰治的鬼话绝对一个字都不能相信。”

“去会见这个世界的太宰治……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不拉上我呢?”

说到这里,中原中也抬了抬眼,蓝色的眼睛划过一道流光:“还有,谁告诉你只能从大门才能出去的?”

“等等――”国木田在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站起身来。

然而中原中也已经迅速而流利地迈了两大步,走到了窗边。他拉开窗户,窗外的风吹起他橘红色的长发,发丝凌乱的飞舞,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有些时候窗户――也是一种非常便捷的通道啊。”

说完,中原中也一只手撑上窗台的边缘,他手臂一用力,两条长腿轻轻一跃,便动作优美而流畅地翻出了窗户。

国木田:“……”

失算了,忘了还有跳窗这一个选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