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1

21.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三人在奶茶店又坐了一会儿,清彦还给一期一振打包了杯半糖的柠檬绿茶,虽然这些外表成年的刀剑对于甜味饮品有着天然的排斥,可当阳光烤在身上,谁又能真正拒绝得了?

“给,还冰着呢。”

清彦把饮料递了过去。

“这是给我的?”太刀的脸上有着一瞬的错愕,大概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拥有和弟弟们一样的待遇,他带着局促开口,“谢、谢谢,辉夜大人。”

一期一振不怎么习惯的把吸管戳了进去,颇有些手足无措,他还特意避开了小夜和宗三的视线,把头转到了另一边后才开始喝。

这人的偶像包袱好重呀。

看到付丧神脸颊上那渐渐染上的一片红,清彦暗自咋舌。

不过这确实又是一期一振会有的表现,能够在高温天出门时选择衬衫军装的搭配,并且领带还规整的系在领口——在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温度同时,也不得不对他的坚持竖起大拇指。

一个合理的推测,在这之前,一期一振没有站在路边喝冰饮的经历。

“你们之前有听说过特殊悬赏吗?”

清彦的手中是把小巧的团扇,上面是手绘的小老虎,聊胜于无的给自己扇风,“我刚才在论坛上搜索了关键字,一无所获,试着发了个帖子问一下,结果刚发出去就删掉了……”

版主还顺便把清彦的账号封了一百年。

叹了口气,清彦心情惆怅,估计有生之年内,他是别想在论坛发帖和回复留言了。

“没有听说过。”

三位刀剑的回答是同样的否定,事实上,他们甚至不知道万屋还兼职着发布特殊悬赏的功能,“特殊悬赏”这个词都是第一次听到,惊讶与羞愧在脑海回荡。

“不要一副自责的样子。”

踮起脚摸了摸小夜的头,清彦安慰着对方,“现在知道了也不晚,总比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强。而且幸运的是,我认识知道‘特殊悬赏’是什么和如何接下悬赏的人,他们马上就到。”

宗三立刻看向自己手里提着的两杯饮料,他原本以为这是审神者打包回去喝的,现在看来另有其人?

说曹操,曹操到。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万屋的尽头、也就是传送通道所在的位置闪了两下,有两人同步的从通道中迈出,而当他们看到了身旁人的脸后,不加掩饰的摆出了嫌弃表情。

“你怎么在这?”沢田纲吉皱眉。

“你不也是。”太宰治无所谓的耸耸肩,朝着照片上的地点走去,“和你不一样,我可是应小小姐的呼唤而来哟。”

他故意用暧昧的说法拉近关系。

纲吉有心把“青花鱼”一脚踢回去,奈何事关特殊悬赏,能够派得上用场的战力是越多越好,况且太宰治的能力用得好,那就是明晃晃的BUG,任谁碰到都得头疼。

最后一点也是纲吉不愿意承认的,太宰治有一颗聪明的大脑。

“只是我没想到,你的反应如此之快。”

彭格列那该死的超直感。

太宰治在心里骂了一句,这种不需要推理而是靠着冥冥之中的特殊感觉的能力,对他来说是天然的敌人,这边辛辛苦苦的算了半天,那边凭借直觉找出答案,简直让他感到头秃。

“要是慢了的话,可是会被甩在后面。”

沢田纲吉意有所指。

两人目标一致,很快就找到了站在街边的清彦一行人,随处可见的付丧神被他们直接忽视,而站在了付丧神的中间,穿着件浅蓝色浴衣、手握团扇笑意清浅的审神者,才是他们视线的焦点。

——清彦先生小时候原来是这样的吗?

——等等这也太可爱了吧?突然觉得付丧神的过度保护是正确的怎么办……

之前在万屋的惊鸿一瞥,让他们只留下了个清彦先生会穿女装的浅薄印象,更多的关注点落在了为什么藤原清彦会出现在万屋的原因上,然而这次不同,他们直面了女装清彦所带来的冲击。

固有印象与最新版本产生了剧烈的碰撞,两人的冷静自持被脑中的烟花炸得粉碎,半天无法回过神来,连自我介绍都说的磕磕绊绊。

一个是“蛤蜊”,一个是“青花鱼”。

早就知道他们代号是什么的清彦,在听到这郑重的介绍后还是忍不住弯起了嘴角,“都是海产呀。”他笑着说,“我是辉夜,你们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这、这有点不太好吧。”

棕发的少年所展现出来的姿态,比五虎退更加害羞腼腆,半天了依旧不敢直视清彦,“我还是像青花鱼一样,称呼你为小小姐吧……”

说完这话的纲吉在内心抱头捶地,小小姐个鬼啊,他哪里来的胆子叫清彦先生为小小姐啊!要是清彦先生知道了,绝对会把他彻底拉黑的好吗!

“这是我的荣幸,辉夜。”

黑发的少年顺杆就爬,把暂时的盟友毫不留情的抛弃,“名字出现就是为了被称呼。”他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原先叫你小小姐是不知道你的名字,现在知道了,自然要换个方式。”

死青花鱼。

沢田纲吉向太宰治发射死亡凝视。

死蛤蜊。

太宰治不为所动,一切皆可反弹。

“小小姐还是算了。”

清彦摆手拒绝,“我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审神者罢了,两位看上去要比我厉害得多,特别是在有关‘特殊悬赏’的事上,你们都是我的前辈。”

沢田纲吉差点站不稳——死定了。他在心里给自己挖了个坑,安详的躺了进去,等到清彦先生想起这一切,就是我被扫地出门的那一刻。

太宰治的呼吸也些许的变粗,显然,他脑补得要比纲吉更严重。

勉强的笑了一下,太宰治逼着自己恢复正常,他指了指远处那即将走到三点的时钟,暗示时间紧急,然后带着清彦他们从一个不起眼的入口拐了进去,在复杂的小巷里面穿梭。

和外面那一间铺子挨着一间铺子的简洁构造不同,这背后的小巷好似迷宫,每次转弯后都会面临着三个以上的分叉口。

不知道路线的人来了这里,势必会在懵圈后重新绕回到外面的大道上,只有一路选对的人,才能进入发布特殊悬赏的地方。

跟着清彦的三位付丧神试图记住来时的路线,只可惜随着分叉口的数量增多,他们一点点的失去了对于路线的把握。

让人吃惊的记忆力。

一期一振在心中感慨,给他们引路的那位黑发少年轻车熟路,给了他们一种这路其实是少年家修建的错觉,然而从那零散的对话里他们发现,少年这不过是第二次来。

“到最后一个路口了。”

之前站在了最前面的青花鱼让开了位置,领头人换成了蛤蜊,“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是句让人又爱又恨的话,我没有绝对把握说一定能够选对正确的入口,接下来就看蛤蜊君的表现吧。”

周围是复数的入口,宽窄仅供一人通过,站在门前的少年闭上了眼睛,片刻后抬腿迈步,坚定不移的向着某个位置走去。

这也行?

宗三有种白日见鬼的错愕,在他看来,那人所谓的选择,就是闭上眼后随便挑了个方向乱走,谁知道门后面会出现什么。

“放心,就算是错了也不会有事,门会通向万屋的某一个小巷的巷口,或者直接把你送到传送通道的门口。”

看在清彦的面子上,太宰治开口解释了两句,“而且蛤蜊君的直觉很准的唷。”

“走吧。”

清彦没有犹豫,径直向已经站在了门口的少年走去,“这里是万屋,我们是审神者——时政就算是疯了,也不会主动在这个地方向我们出手。”

太宰治轻笑一声,“时政不可信,却又可以信,想要找到平衡并不简单,但你看上去很轻松。”

“是吗?”

没有接上青花鱼的话,清彦反而给付丧神下了命令,“变回原形,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刀剑,接下来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许出声。”

“辉夜大人。”一期一振脚步一顿,看上去不能理解清彦的做法,“您一个人进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危险?”

清彦摇头,“带着你们进去才是真正的危险。”

“青花鱼君和蛤蜊君都是孤身一人来了万屋,他们看上去也不是粗心大意的类型,那么解释只有一个,与‘特殊悬赏’有关的地方,禁止付丧神出现,或者对跟随的付丧神数量有规定。”

“Bingo。”

太宰治鼓了鼓掌,“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请原谅我玩了个无伤大雅的梗,那里确实是有规定,每人可携带的刀剑,最多只有一振。”

三位付丧神,三位审神者,刚好分成了三组。

清彦把小夜左文字挂在了腰间,水色的浴衣搭配短刀意外的合适,他还把刀抽了出来在空中挥了两下,除了清彦自己,其他人都怕他一个不小心伤到了自己。

“咳咳,我们该进去了。”

太宰治感受到了手中太刀的紧张,满足了对方的愿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