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反派一号

联系餐馆预约好位置,韩东诚见时间还早,衣服脱了个精光,又躺回床上睡了个午觉。

111没回系统空间,钻进了被子里,偎在韩东诚肩膀旁边,进入休眠模式和他一起补觉。

正值热夏,白日漫长,黑夜来临的迟晚。

傍晚七点二十五分,天色仍还大亮,不到黄昏,没有丝毫变暗的迹象。

韩东诚站在宽大的落地镜前,最后一次整理自己的装束。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被人凑巧认出来的意外情况,他费些力气,稍微伪装了下自己。

戴了顶假发改了发型,又戴了副银边眼睛,身上穿的依旧是徐仁宇送的西服套装。

韩东诚手里拿着丝带,拢起半长微卷的黑发,在脑后松松系了个小马尾,最后调整面部表情,挂上谦虚温和的笑,整个人气质大变,像极斯文败类的绅士。

贴靠在镜子上的黑团团i系统正巧与他对视,脸上颜色瞬间变的黑里泛红,小声的说,“这个发型很适合你。”

说完随即幻出细长的小手,把他这副打扮拍照保存留作纪念。

七点三十二分,韩东诚从放着数十个车钥匙的抽屉里面,挑出一个款式低调的,拿着出门。

徐仁宇只是拿走了他的车钥匙,车子没有开走。韩东诚下到负层停车场,走出电梯,一眼看到停靠在那里,丝毫没有移动痕迹的黑色SUV。

111飘了过去,穿过车窗,在车里转悠打量了一圈出来,回到韩东诚身旁,如实告诉他,“车里有翻动过的痕迹。”

韩东诚毫不意外,慢悠悠的嗯了一声,脚步不停地朝向另一台车的停放位置走去。

111看到他的反应,觉有几分稀奇,“你不好奇徐仁宇想做什么?”

韩东诚按下手里车钥匙,解锁车门打开,坐了进去,听到它问,轻飘飘的回了句,“好奇心杀死知更鸟。”

111紧跟在他身后飘进车里,落坐在副驾驶座椅,一本正经的反驳,纠正他所说的,“好奇心害死的是猫,杀死知更鸟的是麻雀。”

韩东诚手把着方向盘,开动车子,哦了一声,不与它争辩,“这样啊,111会唱知更鸟的童谣吗?”

111浑然不觉话题已经被刻意带跑偏,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话回答一句当然会,自信满满的挺起胸膛,格外配合的唱了起来。

黑团团i系统的声线偏向幼童,奶声奶气,吐字清脆清晰,唱歌音调和原唱分毫不差,只在转音的时候,掺杂一丝电流通过的滋滋声,仔细听,才能听的出来。

韩东诚听的很仔细,留意到那滋滋声时,笑了一笑。

车子平稳的驶出停车场,暴露在逐渐变暗的天空下。111歌唱了一半,越唱越开心,音量不自觉的拔高几分贝。

车窗半降,傍晚的凉风便吹了进来。中餐馆的地址不远不近,车程二十分钟,预约的时间是八点。

已经过了工作族的下班高峰期,车流不算拥挤,连着开过几个绿灯,比预估的还要顺利,八点前到达,时间宽松,绰绰有余。

111一首唱完,韩东诚格外捧场的连着夸赞它唱的好听。111收到称赞,开心的飘飘欲飞,异常兴奋的问他,“还要听吗?”

韩东诚看出它想唱,配合的点下头,应声嗯。

111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跃跳到半空转圈,幻出两根荧光棒握在手里挥动,自己为自己应援,“谁杀死了知更鸟?是我,麻雀说,用我的弓和箭……”

111自我陶醉的手舞足蹈,硬是把歌词曲调诡异的古怪童谣,表演成了风格独特冒着傻气的喜剧。

韩东诚在旁看的忍不住发笑,笑意嘴角蔓延扩散到眉梢,心情好之又好。

111留意到他笑,只觉唱功被肯定,高兴之余,动作幅度愈发的大,一不小心便飞到了车外,差点被后面急速行驶的车辆撞个对穿。

黑团团i系统吓得连忙腾空,飞至车撞不到的高度,反身朝韩东诚的车子追了过去。

飞出车外又飞了回来,中间间隔不到二十秒。111扑进韩东诚的怀里寻求安抚之前,先一步的发现他脸上的笑没了,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神色也不大对劲。

韩东诚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握的用力,改道调转方向,开回了经过的会所附近停下。

车子停靠的隐蔽位置,视野开阔,可以轻松观察到会所门口来往人流,却不容易被看到。

他到的时机巧之又巧,在后视镜里看到的熟悉面孔不是错觉,徐仁宇刚下车不久,仍还站在车旁,不停的看时间,像是在等人。

随后出现的女人,恰好证实了他的猜测。

111顺着他的视线,同样发现了徐仁宇的存在,且对那个女人也十分熟悉,“那不是赵宥真吗?”

徐仁宇的下级员工,经常出现在徐仁宇身边的异性,两人之间总被其它员工议论有暧昧关系。

111上次在大韩证券员工匿名聊天群里乱发言的起因,就是因为看到有人议论她和徐仁宇的关系,一时冲动,犯了护崽病。

“是她。”韩东诚紧皱起眉,不仅记起了她的身份,还认出了她身上穿的黑色长裙。

领口一圈蕾丝花边,同样的款式他也有一件,徐仁宇送的,那天本来要穿着出门,结果因为脖子受伤,又被换下,现在还在衣帽间的抽屉里放着。

111蠢蠢欲动的要过去偷听,韩东诚拦了下它,“别去。”

徐仁宇和赵宥真没在外面闲聊,见面打了招呼之后,一前一后走进了会所,行走时保持着距离,没有丝毫的肢体接触。

111见他动也不动的待在车里,一点也不着急,忍不住的出主意,“要不我们还是跟过去看看吧,万一他们……”

话说一半,连忙打住,111睁了睁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他脸色。

韩东诚望着它笑了一下,转而移开视线看向会所门口,手肘抵着车窗,支着腮,语调悠慢的重复一遍,“别去。”

记起111有通过光屏探测敌情的习惯,又特意嘱咐它,“也别看,或许只是个误会。”

说到误会一词,韩东诚刻意咬重了音调,尾音拖长,隐约透露出些许期待。

111直觉不妙,开口紧张的声音打颤,问他,“什么误会?”

韩东诚回过头望着111,嘴角弯弯的笑了一下,没有答话。

天色刚暗,会所里面客人不多,徐仁宇和赵宥真一前一后在吧台前落座,调酒师见有客人过来,便走到他们的位置前。

徐仁宇随意点了杯不烈的鸡尾酒,而后看向赵宥真。

赵宥真微笑一下,向调酒师示意,“给我一杯和他一样的。”

徐仁宇与她见面的目的为的不是闲聊喝酒,等待酒水送上之前,直白询问起了工作。

今天下午收到安插在徐志允身边的眼线回报,徐志允私下搞的小动作出了纰漏,正在想办法补救。

比起脑子里面装着乌冬面的徐志勋,徐志允夫妻两个显然更聪明一些,难抓到把柄。现在他们自己把肉放进了盘子里,这么好的机会不能白白浪费。

但……怎么吃,是个问题。

赵宥真对于擅长的工作嗅觉敏锐,脑子灵活聪明,一问一答间,话无需点透,便有了大概的方向。

调酒师把调制好的酒水推到她的面前,赵宥真露出淡淡的笑容,端起酒杯向徐仁宇轻举示意,语气自信,“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会让您失望的。”

徐仁宇笑了一笑,同样轻举酒杯示意,随后递到嘴边小抿一口放下,看了眼腕表。

八点零四,和爱德华约定的时间是九点整,定下的餐厅位置偏远,开车赶到那里耗时不短,他该离开了。

赵宥真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体贴的询问,“您在赶时间吗?”

工作内容交谈完毕,徐仁宇没闲聊的打算,嗯了一声,掏出几张纸币放在吧台,起身准备离开,“今天就到这里吧。”

赵宥真没有挽留,笑容不变的应声好,“您路上小心。”

徐仁宇轻点下头离开,刚走出两步,总觉遗漏了些什么,便又转身,遵循直觉回看。

赵宥真妆容精致,脸上带笑,身着一袭黑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见他停下脚步回头,稍露惊讶的睁大眼睛,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徐仁宇紧皱起眉,上下打量着她穿的裙子,之前没有仔细看,这时才认出裙子的款式,和之前挑选送给韩东诚的相同,下意识的开口询问,“这条裙子……”

话刚说出口,觉得直白问出有些失礼,语气一转,变成夸赞,“这条裙子很不错。”

赵宥真撩起脸颊旁的头发,压到耳后,避开他的视线,脸颊微红,“谢谢,我很喜欢。”

韩东诚坐在车里等了又等,不急不躁,耐心满满。期间蹲守在附近的记者狗仔误把他当成模特艺人,镜头对准这里拍了又拍,甚至还大着胆子过来贴着车窗拍。

韩东诚破财消灾把他的摄像机买了过来,好不容易把人摆脱掉,抬眼便看到徐仁宇和赵宥真肩并肩的从会所门口走出。

进去时隔着些距离,出来后就变成了手挽着手。

赵宥真挽着徐仁宇的手臂,彼此之间靠的极近,徐仁宇不但没有拒绝,下台阶时还回握住了她的手。

对视时的默契一笑,让人一看便觉他们关系亲密,宛如恋人。

一人一系统表情同步的眨眨眼睛,都觉是自己眼花。直到看见他们一左一右的坐进车里,在车内明橙色小灯的照映下,互相靠近对方,直至完全贴靠在一起,唇舌纠缠,吻的热烈。

画面冲击太大,111看的咂舌,韩东诚一时没缓过来。之前仅仅当做误会来看,没曾想误会成真。他心存侥幸,猜测那个人不是徐仁宇,只是长的相像。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拿着新买来的二手摄像机,对准热吻中的两人连拍几张照片,放大来看。角度问题赵宥真散落的头发把徐仁宇的脸遮去大半,只露出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和脖颈右侧他最熟悉的小痣。

韩东诚懵了一瞬,视线从手里的摄像机屏幕移开,怔怔看着他们,在意识里面问111,“是徐仁宇吗?”

111头心里发慌,拉出数据来开,徐仁宇的好感值一分没降,柱状图颜色正红鲜艳,是爱没错。

它松了口气,摇摇脑袋否认,“肯定不是。”

韩东诚摸出手机打开,摁下按键,呼叫通讯录里唯一保存的号码。

昂长的嘟声响起,提示电话正在拨通中,不远处的车里,徐仁宇推开了赵宥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抬起手放到耳边。

同时这边的电话接通,韩东诚下意识点了挂断,倒吸一口凉气,满是不可置信,“是徐仁宇。”

“不可能。”111毫不犹豫的否认,拉出数据图让他看,“那个人绝对不是徐仁宇,徐仁宇不会这么做,他爱你。”

韩东诚心口沉甸甸堵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整个人趴倒在了方向盘上,根本没力气看。

车窗全降了下去,天窗打开,凉风四面八方的涌进车内,驱走沉闷。

新鲜空气注入,韩东诚深呼吸一口气,手机挪到眼前打开,见徐仁宇没有回电话,也没有发条短信问他突然打电话的原因,最后一丝疑虑打消,信了眼见为实。

111见他脸色苍白,像是不舒服,嘴笨的只会强调,“徐仁宇真的爱你。”

像是打算要把人洗脑一样,一声叠着一声的说,担忧又着急,生怕韩东诚不信。111相信数据,数据是真的,不会骗人。

韩东诚听得多了,忍不住笑了一下,开口声音轻缓,给它上课,“这种事情,不爱也可以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