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21 章

横滨是一个和平安宁的城市,曾经几何时,若松凛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她十五岁时经历了那件事,科学的三观碎了一地,还被人狠狠跺在上面踩了几脚。

嘛,虽然前世杀鬼的时候,科学就已经不剩下什么了︿( ̄︶ ̄)︿

*

若松凛的十五岁,也许注定丰富多彩,不能平静。

年初时,她毫不意外高分通过了考试,成功升学了东都大学。大学生活的压力比高中要大了许多,不过对若松凛来说,还不成问题。

年中,得到朋友求助的若松凛回去为高中后辈补习,偶然撞破了在社团后辈家公寓楼里装炸弹的炸弹狂魔,间接拯救了两栋大楼人的性命,被警视厅好好嘉奖了一番。

而那一年的夏天,与两位少年的偶然相识,第一次让她知道,这个世界同样有如前世一般,特殊的力量存在。

*

“雷之呼吸·六之型·电轰雷轰!”

一声厉喝之后,道场内传出轰然巨响,就连门房都被这股力量震塌了。

一位老人抱臂站在道场外,任轰然传出的气流吹拂过他身边,他是这座道馆的主人真田弦右卫门,今日道场只有二个人,他,与正在道场内练习的弟子若松凛。

不一会儿,还只有十五岁的少女若松凛从门内伸出头来,面上挂着尴尬的笑容,“抱歉啊,真田老师,一不小心就把道场毁了……”随即很快握拳振奋道,“不过我已经打电话给施工队了!保证明天师兄们回来练习的时候,看到的道馆和从前一样。”每到这时,若松凛就不得不感谢自己今生拥有钞能力这样给力的能力了。

真田弦右卫门闻言颔首点头,迈步走到弟子身边,看见道场内许多道似被闪电斩击留下的焦黑印记,“看威力,似乎比上次进步许多?”

“嗯!”若松凛回道,“不过离最强的威力尚有一段距离,这一式我修炼得还不够完美。”

没错,前世若松凛修炼的正是雷之呼吸法。

可惜她寻到桑岛慈悟郎拜师的时间,比善逸晚了许多,所以才在桑岛师父门下修行了不足一年,因为剧情的缘故,若松凛知晓第一式才是重中之重的基础,没有像狯岳一样先追求练习威力更大效果更酷炫的第二到六式,而是从第一式艰难修行起来。

一直到为保护像弟弟一样看待的善逸死去为止,若松凛才将雷之呼吸修行到第四式,但是因为招式的技巧和方法早已熟知,若松凛这辈子重新捡起来练习,现在已经快将第六式修炼完毕了。

而目前唯一知晓她这个秘密的就只有真田老师。

哦,还有之前偶然撞见她练习雷之招式的弦一郎(10岁)。

没办法,若松家的别墅面积虽然不小,但此刻父母还经常在家的若松凛完全无法在家中练习,只能将这一切对真田老师托盘而出,恳请下换得在道馆里无人时独自修行雷之呼吸法的许可。

“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清楚了你不是一个简单的孩子。”老人望着现状惨烈的道馆,面色淡然,“不过那时你的眼神打动了我,让我收下你为弟子。”

作为曾经神奈川县警察的高层,真田弦右卫门对这个世界隐藏在背后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特殊力量,比常人知晓得要更清晰,第一次看到幼小的若松凛时,他甚至以为这个小女孩也是其中一员。

但是那双蓬勃向上,散发着对生命渴望的耀眼金眸打动了他,令他改变了主意收下了这个未来可能会很麻烦的孩子作为弟子,指导她修行。

果不其然,若松凛是一名比常人更具有正义感和善心的好孩子,他没有看错人,即使拥有了常人远不能及的力量,如果是这孩子的话,就不用担心吧,他是由衷这样想的。

不过现在形势稍微发生了些变化,在神奈川内,不,具体来说是在横滨,因为特殊力量而引发的斗争已经如架设在弓弦上即将发射的箭矢,也许下一刻就会全部爆发。

“听说你每次从我这里回去,都喜欢去中华街逛一逛?”老人问。

“嗨~没错。”糟了,若松凛嘴上笑应道,心里却在埋怨,到底是哪位师兄说漏了嘴,让老师知道了这件事,为此指不定要数落她半个时辰。

老人严厉道:“我告诫过你多少次了,没事不要去横滨,那里……”

说到一半,真田弦右卫门话语一顿,觉得这种世界的黑暗面还是别让孩子知道为好,即使他这名聪慧的弟子今年已经是一名正式的东大学子,可在他眼里,仍是一名对社会险恶一无所知的花季少女。

“横滨怎么了吗?”若松凛疑惑地问,已经不止一次了,每次她过来道场,老师都要严厉警告她无事不要去横滨街头玩耍,要知道真田家所在的藤沢市就与横滨接壤,正常情况下来说过去游玩才平常吧,老师为何这么大惊小怪?

“没什么,”老人很快否认道,“只是县警察本部的消息,横滨最近不太平,有许多黑帮势力在蠢蠢欲动。”

黑帮是黑帮,只是不是一般的黑帮,而横滨的动乱上面已经让军警接手管理,完全没有警察插手的余地。

“嗨,我明白了。”若松凛乖巧应下了,其实心里却完全没将这当一会儿事,在东京她遇到的黑帮势力可多了去了,有一回甚至因为某家不长眼的惹到她头上,直接被她弄散架了。

“希望你听进去才好啊……”望着提着背包离开的弟子的背影,老人家感慨道。

*

“叉烧包,蟹黄包,虾饺……”

仗着自己超强的武力值,若松凛显然没有将真田老师的告诫听进去,下了地铁,马上飞奔目的地而去,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些美食。

她心水的那家包子铺每日可是限量发售,卖完即止,去晚了就没货了,平时若松凛没空为品尝美食专程跑一趟,可每次来道场只要有空余,就一定会绕道来一次。

“不是吧?!”

然而让若松凛大吃一惊地是,现场迎接她的并不是顾客排队购买的长龙,而是一座烧得没剩多少框架的废墟。

“请问这是怎么回事?”无奈下,若松凛只好向附近完好的店铺员工打听消息。

“哦?你问他家啊,怪倒霉的……”

接着若松凛就在路人的热情里听说包子铺主人家因为意外引发火灾将房子严重损毁,结果没买保险所以获得不了赔偿,将积蓄赔给房东之后家里还有人生病的悲惨故事。

“所以,这家店就此关门了?老板回老家了么……”若松凛遗憾感叹道,不知道这家包子铺老板去哪儿了,如果能联系上,她真想雇人回去做她家私人包点师啊。

“这倒没有,”路人员工思考了下说道,“为了给他老婆治病,铺子老板租了个便宜的地方重新开张,我记得地址是……”

若松凛记录下地址,用手机在网上搜索了下方位,好远!居然从中华街搬到港口附近去了。

但她来都来了,今日不吃到叉烧包、蟹黄包和虾饺她誓不罢休!

*

从公交车上下来,若松凛按照地址一路走了许久,结果周围越走越偏僻。

这样冷落的地方,真的会有生意吗?若松凛忍不住想到。

说起来下车后她问路时,拉住的路人一看到那个地址就脸色瞬变,喃喃说在什么钵街隔壁,不是什么好地方,还告诫她小姑娘年纪轻轻的不要往那种地方去,所以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若松凛按着直觉在巷子里转了许久,终于闻到了一缕制作包点远远传出独特香气,不由精神一振,快步向那个方向走去。

闻着越来越浓郁的美食香气,眼看最后要绕过一个墙角前,被墙角阻挡住的另一边传来好听又欢快的少年音线。

“中也~我听说这家包子铺的蟹肉包子很好吃,你去买一百个提回去吧~”

“哈?我干嘛要听你这个混蛋的吩咐,再说包子的话,店家根本就没做好一百个吧?”

“喔~那有什么关系,你可以一直等在这里,待下一笼、下下笼、下下下笼出炉了全部买回去~”

“混蛋太宰!我看就是你自己想吃蟹肉包吧,还骗我说是出来喝酒的!”

光听声音的话,是欢喜冤家类型的朋友呢,若松凛这样想着,绕过了拐角。

站在包子铺招牌下吵嘴的是两名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二人都身着黑衣,个子高些的那位少年外面还披着件黑色长风衣,让若松凛不禁联想到弦一郎未来那位校服披肩不离身的美人好友,话说这大热天的,虽是在较为阴暗的巷子里,他穿这么严实真的不热?个子矮些的那位少年则戴着一顶黑帽子,帽檐下露出的发丝为橘红色。

两人穿衣风格趋于一致,都是走的古典英伦风,比同龄的男孩子衣品好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并非日本男款校服的制式,却给若松凛一种他们穿的是制服的错觉。

“那个……”

因为听到她说话,二位少年停住了争吵,都转过头来看她。

样貌水准同样高出同龄人许多欸,若松凛被两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好意思,她举手示意道:“如果你们真的打算买一百个包子,可不可以让我先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