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丞相听的是云里雾里,怎么回事?

几人同时住了嘴,也觉得哪里不对劲。

丞相面露深沉:“这成池真的是成国公之子?”

“您的意思是?”

“本相为什么觉得他带着一股子妖气。”

几人面面相觑,有些震惊:“妖气?”

这话刚说完,不知道怎么,窗外吹来一丝凉风,在这三伏天里,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丝阴凉的风从缝隙里溜了进来,让屋子里的人感到了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怪异。

“依丞相之意,应当……”

他这话刚说到一半,那凉风像是长了眼,“噗”地轻轻一下,将几人面前的几盏蜡烛吹灭了!

静悄悄的相府突然就传出喝叫声:“来人啊!”

管家赶忙进门:“老爷,怎么了?咦,灯怎么灭了?”

几人均是面色发紧,互相看了一眼。

丞相大怒:“这灯火怎么没有灯罩?要是夜晚被风吹落,岂不是容易走火?”

管家苦着脸:“小的立刻就去买,不过是您说喜欢镂空的灯罩……”

丞相:……

这事儿邪门了,大夏天的,哪儿来那么多凉风。

几人背上起了一层白毛汗,“相爷……”

丞相表面倒是没有那么惊慌,只是内心已经开始刮起惊天动荡,对自己的猜想更加的怀疑。

为什么突然刮起了妖风?还偏偏在他们讨论对策的时候!

丞相走到窗口,推开窗,外头一丝凉风都没有,依旧是那么燥热。

几人鸡皮疙瘩都起来,古代人又是最信鬼神之说,一时间没人敢说话。

片刻,丞相终于开口,“明日我让娘娘们再去探探虚实。”

等级低的去不好使,等级高的,你成池总要当回事吧!

“李尚书,我记得去年你不是请过一位得道法师,现在还能联系得上吗?”

李尚书迟疑片刻:“下官去试试,但是……”

“没什么但是,你去找便是。”

李尚书不说话了,只能点点头,但是他心中腹诽:这法师是求子的,虽然挺厉害,我家夫人生了两个,但是宫里那位是男的,求子……不是扯呢吗?要是真的能生……

会议匆匆开始,又匆匆结束。

这真的是丞相误解成小池了,因为隔日一大早,天降暴雨,气温直转其下,凉风阵阵,路面积水,百官上朝差点就误了时辰。

等到百官上朝时,各个鞋子都灌满了泥沙,难受至极。

皇帝上朝,百官行礼,丞相本来上前一步就要开口,结果被另一位抢了先。

周太傅上前一步,顶着皇帝那凉凉的目光,“陛下私事臣不敢妄论,只是那成公子已经受赐,可却没有名分,陛下需追加名分,女官记录,方妥当。”

按道理,已经有了单独院落的妃子,最低也要是个昭仪。

这时候有另外一个声音,声音刚正:“陛下!不可!成池是男子,后宫之中从未有过男子受册封!”

这是王太师,为人古板,小时候是皇帝的先生,说话自然稍微有底气些。

“册封之事……”皇帝声音从上面传来,“再议。”

“可……”

皇帝打断他的追问:“寡人自有打算,倒是各位,寡人这边又有一些疑难杂案,今日下朝我让高昭分一分,你们领走,三天后,寡人要看到处理文书。”

“……!!?”

皇帝说完,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一众百官,大眼瞪小眼。

高昭清了清嗓子,嗷一嗓子:“各位大人,排好队,到我这里来领卷宗!”

百官:“……”

我有句mmp不知当讲否。

·

其实成小池一直有疑问,和狗皇帝突然给赐这个那个,到底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觉得他听到了他的秘密,圈在身边好杀?

一开始几天他还惴惴不安,后来就死猪不怕开水烫,爱咋咋样。

成小池告病几天,耳根清净不少,小喙整理了阁里的财物后,皱着眉:“公子,咱们的东西少了三成,还大多是名贵的。”

成小池无所谓摆摆手:“破财消灾嘛。”

就算回去的那几位婕妤回头想明白了成小池的招,这拿了东西,还是要手软的,再找他事儿的概率就不大了。

不过有件事,他倒是挺惊讶,狗皇帝给的东西真的贼多,他上次看到长长一本名簿,看一眼就觉得头昏眼花。

能解决一些库存,他倒是觉得不错,因为他以后必定不会继续呆在宫中,这些东西反正拿不走。

这日轮到食尚局来拿话本,成小池将后续三话递了出去,小圆子一脸喜气洋洋,“成公子,我们小总管吩咐了,您有什么想吃的尽管提,海里游的天上飞的都能给您弄到。”

眼尖的小圆子看到成小池身后摆着的一排小幅的画作,眼神大亮:“这些……”

成小池桌上摆着的画片,是残缺版本,有几个特别好的画片他藏着当限量。

万恶的“限量”。

“这里都是我刚刚整理出来的一批,您挑几个过去给小总管吧。”

他的意思也很明确,不能全拿。

小圆子仿佛像是挑黄豆似得,挨个比对。

过了两日,内务府的人也来了,成小池拿出这幅卡片的另外一半,也是任挑选。

小侍从挑得也是很仔细。

小幅的画,成小池肝得很快,几天肝出了四五套,来来*屏蔽的关键字*几次,经过内务府和食尚局的人扩散了出去。

几天后,高昭带着他的串和烤炉又到了。

两个人聊着聊着,高昭一拍桌子:“兄弟,你这就有点*屏蔽的关键字*道,我都听说了!”

“啊?”成小池喝了度数有些高的白酒,有些迷糊。

高昭:“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啥,内务府的王总管有了你的卡,听说马上要集齐一套!连小总管都比我多,你说我这么大个总管,也不好意思去人兜里掏,多没面子。”

成小池嗨了一声,说:“我还以为啥事儿,大哥你怕啥,我可是给你留了一套。”

“那管啥用,他们比我先拿,成天在我眼前炫耀,我的公公迷弟都要被吸引走了。”

成小池不知道公公迷弟是什么,不过他嘿嘿一笑:“老哥莫着急,他们拿的都不是全套的!”

成小池一口闷了一杯酒,给高昭讲起自己的限量方针。

“他们不伤筋动骨是凑不齐一套的,而且我每套都藏了一张,能集齐的只有您高总管不是!”

“窝草,你们资本心就是……格外的清明,好兄弟!喝!”

成小池嘿嘿一笑,现在不都玩这套吗?他尤记起,穿越前的一天,某个换装小游戏开了节日套装,为了纸片人女友,他冲了,结果呢,死都抽不到最后一个部件。

再一问小伙伴,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屏蔽的关键字*就是故意的!

天道轮回,谁逃得过谁!!反正成小池就是爽了!

吃饱喝足,高昭拿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卡片,给了成小池一个消息。

“我听说丞相那批憨批要对你下手,你注意注意最近上门查水表的,别着了道。”

成小池好奇:“你咋知道的?”

高昭眉梢都是得意:“老子好歹是宫斗了三年的大内总管,没个眼线不丢人么!?”

成小池觉得这话有理,也开始入戏,觉着自个是不是也要做点啥。

不过很快这事儿就被他抛到一边,他脑子哪根筋啊,不够绕,还是安安静静搞艺术。

只是高昭走后第三天,果然有人找上门。

这次来的人让小喙格外紧张,是太师家的嫡女,周嫔妃!!

嫔妃再往上就是昭仪,妃,贵妃。

他之前调查了一番,在往上就只有一两位,妃子两位,贵妃一位,没皇后,而且这俩还是大臣硬塞进来,一个是丞相之女,剩下俩也是将军之女和太师的女儿。

周嫔妃据说已经在路上了,成小池又埋进柜子里找衣服,翻着翻着,他找到了一件彩色的衣服。

我就是我,不一样烟花。

于是成小池真的把这件五颜六色的长袍穿上了。

走出来时,成小池从小喙一脸“地铁老人”的表情就看出来自己多么像是一只野鸡。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成小池理了理头发,兴致高昂地出去迎接周嫔妃。

周嫔妃心中对成池是百般不顺眼,她从生下来,就是众人眼中的“仙女”,所有人见到她,都会夸她貌似天仙。

本以为进宫后会集万千宠爱,况且皇帝那么英俊,结果事与愿违,她除了刚进宫那天,压根连皇帝的脸都没见到。

再加上上次的作诗事件,他在宫中颜面全无,没想到没过多久,更是听说成小池居然被赐了一方阁子,她简直要嫉妒得发狂。

刚进阁内,阁中亭台楼阁,比她和陈嫔妃那破院子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她面上云淡风清,心里不知道多酸。

成小池迎了出去,毕竟是嫔妃,但是他想了想,自己这都有阁了,特么的不必住小破院子的嫔妃差,所以也没行大礼,只是略微的行了个小礼。

周嫔妃见到成小池的那一刻,是有些许茫然的,眼前走出来的是传说风雅清隽的才子?真的不是后花园飞出来的山鸡?

成小池刚刚理发型时,又生了一记,辣眼睛就要辣到低。

现在他是大长发的,做什么造型不行?

于是他就往杀马特上靠,对待敌人就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然后周嫔妃看到走出来迎她的成池,就像是从山沟沟飞出来的野鸡。

周嫔妃:我是不是走错门了?

刘海过眼,遮住了眼睛,发梢高高竖起,直.插云霄,耳边的长发还掐了两股,像是鬓角,最可怕的是,他黑又粗的眼线像是飞了天,都要画到太阳穴,胭脂像是红屁股……

周嫔妃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得宠了,陛下原来有特殊癖好……………………

她突然舒了一口气,不得宠有多么幸运!!

成小池对着周嫔妃露齿一笑,嘴上的口红粘在了牙齿上,周嫔妃退了两步,实在绷不住,一脸惊恐。

成小池翘起兰花指:“娘娘来得正好,我这里有一批胭脂水粉,我正在苦恼要用什么,咱们讨论讨论吧!?”

周嫔妃:……

莫挨老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