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17 章

啊啊啊啊啊,谢澜之你走开走开,不许过来!“城宁”已经锁了,钥匙我也吞了,你要是敢抢走宁宁,我就诅咒你喝可乐没拉环,喝奶茶没吸管,买的薯片被压得稀巴烂!

此时此刻,秦书脑海疯狂地播报语音:保护我方宁宁,注意保护后排,我来抓人了!

秦书一个健步冲向谢澜之,用口型说:“站住,别动!我去你那!”

谢澜之居然看懂了,停下了脚步。

秦书跑得太急,没刹住车,整个人直接撞在了谢澜之身上。谢澜之闷哼一声,后退半步,本能地抱住了秦书的肩膀。

秦书在谢澜之怀里喘着气,又闻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清爽柠檬味。

谢澜之的手覆上秦书的额头,轻轻把他推开,“怎么了,脸红成这样。”

实不相瞒,他这是磕CP磕的,要不是某人突然出现,他的脸还能更红。秦书摇摇头,道:“你怎么来了啊。”

谢澜之听出秦书语气中的抱怨,淡淡道:“你的杯子到了。”

“哦哦,那你给我吧。”秦书从谢澜之手中接过马克杯,期待地问:“你要走了吗?”

谢澜之:“……”“忽冷忽热”中的“冷”来了。看秦书的表情,似乎巴不得他原地消失。他笑了笑,说:“想我走?”

秦书跟着笑笑,“那你还有其他事吗?”

谢澜之垂眸看着小学弟,联想到了自己的猫。想出现就出现,想不见就不见,有时敷衍,有时缠绵,即使他是她的主人,也无法完全掌控她,好像他不过是她的消遣而已。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无论是对猫,还是对人。

“楚城也在是吗,”谢澜之听到自己说,“我去和他打个招呼。”

谢澜之迈出一步,秦书如临大敌地跟上去,挡在他面前,“都这么熟了,还要打什么招呼啊。一次不打招呼,你们友谊的小船也不会翻……的。”

谢澜之的脸色越来越冷,看得秦书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谢澜之这是……生气了?

秦书有些不知所措,“谢……学长?”

谢澜之没理他,也没有走,好像是真的生气了。秦书主动扛下了这口锅,谢澜之特意来给他送杯子,他东西一到手就把人赶走,像对待工具人似的,确实说不过去。“我请你喝可乐吧,”秦书说,“谢谢你的杯子。”

“忽冷忽热”的“热”又来了。“不用,”谢澜之说,“走了。”

秦书捧着马克杯,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哄一哄,却听到有人叫谢澜之的名字。他的小心脏嗖地提到了嗓子眼,缓缓回过头,看着徐宁和楚城笑着朝他们走来,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卧槽你们来干嘛啊!爸爸在外面累死累活给你们挡伤害,结果你们两个人主动上门送双杀?!你们……我……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楚城看到谢澜之惊喜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澜哥也是来健身的?太好了,以后我们三人可以一起练。”

秦书捂住胸口,强忍着吐血的冲动。三人一起?听听,这说得是人话吗,小心我报警啊!

谢澜之没说是来找秦书的,只道:“我一般在家里练。”他看向徐宁,稍微想了想,“徐宁。”——秦书喜欢的人。

徐宁展颜微笑,“谢澜之,好久不见。”

楚城惊讶道:“原来你们认识啊!”

徐宁说:“我和谢澜之都是摄影社的成员,见过一两次。”

楚城笑道:“那好啊,省了我介绍的功夫。”

秦书:“……”好个屁。

徐宁:“最近几次社团活动都没看到你。”

谢澜之:“有点忙。”

徐宁:“中秋节社团又有活动,赏月拍月,你闲下来可以去看看,挺有意思的。”

谢澜之点点头,“好。”

从徐宁和谢澜之的对话中明显可以看出来两人的关系真的只是认识而已。可秦书一点都不敢松懈,这才说了几句话啊,就约好了下次见面,放任他们继续说下去,搞不好就要商量婚后去哪里度蜜月了。

呵呵,正牌攻受,不愧是你们。

秦书挤到谢澜之和徐宁中间,说:“干嘛呀这是,说好的锻炼呢。我们不是要上动感单车课吗,要开始了。”

楚城朝单车房看了眼,“还真是。那澜哥,我们先撤了啊。”

谢澜之“嗯”了一声。

徐宁说:“秦书,你还没换衣服。”

秦书低头瞅了眼自己的宽松牛仔裤,“好像是哦。”

楚城讽刺道:“所以你刚刚去更衣室到底干嘛的,看裸/男的吗。”

秦书朝徐宁挤了挤眼,“我是去看宁宁的呀。”

这句话犹如平地一声惊雷,把三个人都震住了。

楚城一愣,怒道:“你他妈……”

秦书火上浇油:“我看宁宁,你骂人干嘛?你是他什么人哦。”

“我骂的是人吗?我骂的是变/态!”

徐宁无奈地摇了摇头,朝单车房走去。谢澜之比他撤得更早,连声招呼都没打。楚城和秦书拌完嘴,才发现他们走了。

“今晚你最好别睡,否则明天419就会多出一具尸体。”楚城放完狠话,追随徐宁去了。秦书拿出手机,纠结再三,给谢澜之发了句“谢谢学长”,然后愉快地磕CP去了。

谢澜之一路上没看手机,回到家才看到秦书的消息。他本来没想回复,可正在发/情的雪球格外地黏人,在他脚边蹭个不停,主动往他手心拱。他被黏得干不了其他的事,回了秦书一个“1”。

谢澜之把雪球抱进怀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脑袋,转移她的注意力。他莫名地想起了徐宁,温柔清丽——原来秦书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男生。

他兀自笑了声,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闲了。秦书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和他没有关系——不是吗。

这天晚上,磕糖磕到饱的秦书睡得很好,第二天419果然多出了一具尸体——他们仅剩的小金鱼死了。秦书和楚城怀着沉重的心情把它埋在了宿舍楼下,让它和它的兄弟姐妹团聚。

*

随着中秋节的来临,秦书越来越焦虑。当他第十次问楚城“谢澜之会不会参加摄影社的中秋活动”时,楚城终于爆发了:“不知道!你再骚扰我我就告老师!”

秦书道:“告老师这招,我初中就不用了。”

他们正在上金装实习的实验课,这是工科生选修的内容。在课堂上,他们要磨工具,焊电路,制造各种奇怪的零件。由于实验室里有很多机床,男生不能穿拖鞋,女生不能穿裙子,头发也必须裹起来。

这节课他们做的是锤子,秦书鼓捣了半天,总算把锤子磨得像个锤子,交给实验老师验收。实验老师对着他的小锤子一通研究,面露嫌弃,勉勉强强给了他一个“B+”。

秦书松了口气,找到早就验收完了的楚城,“去吃饭吗。”

“等下,我要在锤子上刻个名字。”楚城说,“好歹是我亲手磨的锤子。”

秦书一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你不会是要刻宁宁的名字,然后送给他吧。”

楚城一愣,表情很快恢复如常,“我看上去像傻子吗。”

秦书松了口气,“那就好。”

在等楚城的时候,秦书拿着手机瞎玩,看到主界面上的大帅比,又想起了中秋节的事。

他问过徐宁,摄影社的活动在中秋节的后一天,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他们方便取景拍照。徐宁会参加这个活动,但他不知道谢澜之会不会去。徐宁说需不需要他去问谢澜之,秦书表示:不要!!!!!!我自己去问!!!

然而他到现在都还没问出口。

“好了,刻完了。”楚城说,“走,去吃饭。”

秦书随口道:“给我看看?”

楚城把锤子放进书包,“就不给。”

吃完饭,两人回到寝室,屁股都没坐热,吕儒律就来敲门了,手里还拎着一袋鸭脖和鸭锁骨。“小情书接着,这是澜哥买给你的。”

“啊?”秦书愣了愣,哭笑不得。谢澜之竟然是玩真的。

楚城好奇道:“澜哥为什么送秦书鸭脖和鸭锁骨?”

吕儒律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说这是他答应小情书的。”

秦书打开袋子,吕儒律和楚城也不客气,一人拿了个鸭锁骨。

“对了律哥,”秦书说,“你知道学长他中秋有什么计划吗?”

“他家就在本地,应该是回家陪父母吧。”

“是吗,”秦书开心地啃起了鸭脖,“那太好了。”

消灭完鸭脖和鸭锁骨,秦书又在微信上向谢澜之道谢,还给他发了个红包过去。鸭脖鸭锁骨很好吃,但他不能白吃。

谢澜之似乎在忙,没有回他消息,也没有收他的红包。

中秋节前一天,同样家在本市的楚城也回家了,寝室里只有秦书一个人。秦书早就习惯了一个人过节,吃顿好的,刷刷微博,看看沙雕小说视频,他独自一人笑得超大声,一点都不觉得寂寞呢。

至于“秦书”的家人,父母常年全世界跑,秦书和他们联系过几次,看得出来他们还是挺疼儿子的。这次不能回国陪他过中秋节,愧疚都写在生活费上了,他的银行卡上的数字不知不觉就加了个零。

秦书边吃薯片边看小说正带劲,一个语音电话拨了过来。来电人是秦书的哥哥,也就是那个“24岁老处男”——秦画。

接通电话,秦书还没开口,秦画就迫不及待道:“秦书,我现在在飞机上,飞机马上起飞,两个小时后到你那。”

秦书惊得手里的薯片都掉在了地上,“啊?哥你来我这干嘛。”

“反正不是来陪你过节的。”

“???”

“你开车来机场接我吧,我得关机了,两个小时后见。”

秦画像是赶着去投胎一样,说完就挂了电话,秦书一脸懵逼——他好像不怎么会开车。他之前拿到了驾照,但还没正儿八经地上过路,除了教练车别的车摸都没摸过。

秦书的钥匙圈上一直有把车钥匙,之前他也听王悠予说过他的车停在C区教学楼的停车场。

不管了,既然能拿到驾照,证明他有上路的资格。

秦书拿上钥匙出了门,冒着月色来到停车场,按下车钥匙,一辆两座的骚包红跑车回应了他。

只要是男生,就没有不喜欢跑车的。秦书怀着激动的心情上了车,不由地皱起眉。这位置有点矮啊,坐着还没教练车舒服。等等,他要怎么发动来着?这个按钮是干嘛的,离合器呢?没离合他怎么开???

什么破车!辣鸡!

十分钟后,秦书认命地打开手机,准备叫个代驾。有人敲了敲车窗,秦书打开车窗,看到了一张俊美又冷淡的脸。

“要帮忙么。”

谢澜之手里拿着电脑,应该是刚下自习,准备回家。秦书回过神,道:“你会开车吗。”

谢澜之反问:“你说哪种开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