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戏精

霍格沃玆。

盖勒特窝在船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每天唯一的趣味就是和来探班的邓布利多彼此嘲讽几句,后者各种机锋的打探,盖勒特偏什么也不说,这个死老头子和汤姆·里德尔斗的心力交瘁都不肯来德国找他帮忙,难道还让他舔着脸去帮吗?滚!

贾斯丁这次连身形都不能改了,他一脸不爽的回到德姆斯特朗的大船上。

卡卡洛夫目瞪口呆:“贾斯丁先生?!”怎么变成青年的面孔了?不说长相,这气场和动作就假不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你还真以为我十七岁么?”贾斯丁没好气的说:“有意见跟火焰杯去说,我陪着一堆孩子耍都没嫌弃!”

卡卡洛夫哽了下,随后对后方神情严肃的老魔王大人示意,虽没等到黑魔王,但等到个黑魔王疑似情人也是收获。

贾斯丁并不知道格林德沃的现身,他一见看了几眼才认出来,能让老魔王出来的理由就那么几个,他哼了声:“是邓布利多快要挂了,还是被人揭了旧伤疤?”秀恩爱真可耻,还特么是跨国恋。

盖勒特闻言眯起眼,他递了个眼神给卡卡洛夫,后者立刻退下,此时盖勒特才道:“你知道什么?”

贾斯丁毫不客气的入座,逮谁呛谁:“知道你眼光差,情商低,还特别优柔寡断,你真是黑巫师?哪里黑?脸黑?”孕夫的脾气有多暴躁是难以想象的,最暴躁的例子是那位引发灭世狂潮的格兰芬多创始人。

盖勒特目光一沉,周遭的气息变得危险起来,照他以往的脾气他已经动手了,更别提对方的打扮和姿态……相比而言,阿不思在胡子上系蝴蝶结的举动都没那么辣眼睛了:“里德尔引我过来,为的是拿我开涮?”突然他看到对方涂满甲油的手指上还戴着枚戒指,无名指的地方,怎么安琪拉没提这个情报?

不怪安琪拉,少年版本时两位都藏了戒指,而成年版本的黑魔王习惯性的收着左手,他又不像贾斯丁一样有那么多额外的肢体动作。

“他叫你来做什么你问我?”贾斯丁仰着头,靠在沙发上,想了想,道:“我不知道他承诺你了什么,但他能给你的,我也能,考虑一下?”

盖勒特沉默,比起里德尔,这位只有名字的男人根本查不到任何痕迹,火焰杯开启的通道是从隐匿的藏身之地将人带出来的?一个黑魔王藏着自己的丈夫并非不可能,只是眼光有待考证。盖勒特没有顺着贾斯丁走,反而变相的改了关注点:“非同凡响……死而复生的能力,是你们能,还是连同那个少女也能?”他冷冷的提醒:“绮丽儿?”

若无关联,怎会一起出现?这两位棘手,一个少女呢?盖勒特可没阿不思那种美好情操,踩他的伤疤,就真以为自身没弱点?

贾斯丁一愣:“死而复生?他这么说?”脑子转了转:“阿莉安娜……有意思。”

“所以他在撒谎。”盖勒特听出来端倪。

“我收回方才的话,同时,他带不回阿莉安娜,我也不能,只有……你能。”贾斯丁意味深长,他相信小崽子提及时绝对没有加上姓氏,心眼忒坏。

“你说什么?”盖勒特震惊,盯着对方的眼睛,试图分辨真伪。

贾斯丁耸肩:“我突然不高兴了,什么也没说。”

盖勒特会过意,是方才拿绮丽儿暗示威胁对方的缘故。

“另外,你的手段并不高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恶意吗?”贾斯丁转为阴柔又阴森的语调:“阿莉安娜小可爱本就没死,只是假死昏迷,而邓布利多……活埋了她,”他探头:“要不要去挖挖坟墓,棺材板上的指甲印还在呢……你说她苏醒时该有多绝望……”

盖勒特闻言彻底失态了,他伸手就要攻击逼近的男人。贾斯丁往后一退,轻易躲过:“别玩不上道的把戏,容易……伤了和气。”

贾斯丁怕女儿被针对吗?不,绮丽儿战斗能力不弱,逃生能力更强,但这般被提起来……大人玩游戏,扯孩子做什么。

活埋的事是真的吗?当然不是,但做个八成真没准能让邓布利多直接猝死,比人心险恶?贾斯丁嚣张表示,谁能险恶过他。若有一个时空邓布利多死磕汤姆,贾斯丁能兵不血刃的整死对方。当然,真实情况是这一套刺激刺激格林德沃还可以,毕竟那又不是他妹妹,至于恶搞邓布利多……贾斯丁再没良心也不会这么整“未来亲家”,又没个大仇大怨的何苦来哉。

以前没机会调戏这位德国的魔王,如今有了,贾斯丁完全不手软,他脸上带上一抹微妙的笑意,低声道:“邓布利多永远也不会知道,只要你……”他摸出一瓶魔药放在桌上:“喝下这个,这事就过了。”

盖勒特没有动,事情真假他都需要时间调查,何况……难道他真去挖坟吗?

贾斯丁亦没有紧逼,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消遣,他起身自来熟的下了甲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下面还有学生,都吃惊的看着他如今的模样,克鲁姆看看他,又看向本就退到船舱的卡卡洛夫教授。

贾斯丁随意挥挥手:“魔药事故。”不忘将戒指再次隐藏。

卡卡洛夫一见对方这么说,跟着点头,其实这个人在和孩子们交涉时脾性有时候更加幼稚,若不是对着他时太强大,他也只会认为这是个特别放浪无视规矩的恶劣孩子,最多无非是有点背景而已。

卡卡洛夫仍旧假装对方还是个学生,他道:“第二个比赛项目的提示出来了。”说着后续就交给克鲁姆,至于贾斯丁是不是还继续参加比赛,不是他能管的,随后,卡卡洛夫走上甲板,有格林德沃大人在,他能心安。

一上甲板,卡卡洛夫就见自家大人拿着一瓶魔药发呆:“大人?”

盖勒特:“……”长效减龄剂,是给错魔药了吗?

老魔王在邓布利多的问题上能屈能伸,第二天就变成个肆意张扬的金发青年,他的张扬锐利嚣张,在对上来探班的邓布利多时,他笑的更冷了,昔日的风采显现无疑。

邓布利多:“……”这是犯什么病。

卡卡洛夫冷汗连连的再度退下,还谈什么传闻,就他昨日唯一听到的贾斯丁的第一句话,就知道自家大人和邓布利多背地里有多少爱恨情仇,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还没和好,卡卡洛夫对自家大人的眼光不敢质疑,而黑魔王那方是对不弱的组合,真要敌对起来……两人和好总比各自为政强。

“有人看见贾斯丁回来了。”邓布利多放了眼线,那种装扮变大变小都是贾斯丁。

“关你屁事。”不客气的回答。

邓布利多:“……”

盖勒特觉得自己的认知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以安琪拉和汤姆·里德尔的那次对话来看,这个黑魔王疯不到哪里去,第二,贾斯丁怼完他后就跑下去和一堆学生把酒言欢,拆了那个提示用的金蛋,惹得整个船舱里鸡飞狗跳。什么乱七八糟的脾性。

盖勒特停留在这里,本就没有对这帮学生透露身份,他又不是真来做指导的,以至于他没想到以沉稳硬汉形象著称的德姆斯特朗学生私底下可以闹成如此模样,对此卡卡洛夫难堪的表示这只是偶然现象,出了门,这些学生绝不辜负德姆斯特朗之名。至于贾斯丁,一大早就走了,走之前还看着他啧了啧,那神情,他简直要爆了,不,他是爆发了,但发出的恶咒被对方嬉笑间轻易的挡了下来,可见卡卡洛夫和安琪拉完全错估了这个人的实力,甚至于他在那个瞬间也看不到对方的深浅。

于是,他对着邓布利多也没有个好眼色。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调戏,还是那么妖的男人,汤姆·里德尔是中了什么恶咒找了这么个男人!他的思路已经转了过来,昨日那些话八成是假的,但这男人恶毒的心性可见一斑,不是个好相与的,可同时……他瞥邓布利多,没好气的道:“你最好搞清楚他们到底要什么,你没死在圣诞舞会上是他们放了水!”

透过表象看本质,势单力薄的老校长若真被针对,早凉透了。

邓布利多这次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转身离开,一个拥有爱人的汤姆本就很奇怪,更何况是贾斯丁那种类型的,但贾斯丁对待学生没有偏见,也没有乱七八糟的理念,这影响了汤姆?

汤姆还是花了几天彻彻底底的检查和调理了自己的身体,并又做了些许尝试,再度靠近魂器对他不再有影响,哪怕是找到了这个时空的纳吉尼缠绕着手臂也一样,与此同时他的魔力也处于正常状态,即是说,他拥有远远凌驾于本时空的力量。

接下来的问题,贾斯丁……怀孕着的贾斯丁最难搞,每一次都是。

直接通过联结的感应,汤姆发现贾斯丁去了麻瓜界?这一去就发现对方在麻瓜界的拳市打擂台,还是封着魔力和麻瓜打,汤姆青筋直冒,这绝对算是个全新的尝试。

以贾斯丁来说,难得喝了酒看了个金发美人——格林德沃绝对是高品质美人,心情舒爽的就想打个擂台,可是现在巫师界没这玩意,而且巫师普通水准差,哪比的上封印魔力后和麻瓜高手打的带劲,打了几天直到……一道黑影掳走了他。

眼前一闪后便换了地方,典雅别致的布局,马尔福庄园的客房。

汤姆在一瞬间能想到最舒适的场所就是这里,至于吓着人,哼。他现在正常了也不代表会对一个和他老师没关系的马尔福关照什么,一只家养小精灵闪了进来,下一秒仓皇的闪了出去。

“……不想要,不要就是。”汤姆按着不老实还在动贾斯丁,顺手一个魔法清除了对方身上沾染的血迹。他们这样的双亲,能养孩子根本就是奇观。

贾斯丁瞬间清醒些,眨了下眼,然后突然侧身哀叫:“你好狠的心,这日子没法过了!”

汤姆:“……”果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赶紧离!孩子归我……至于你,别指望了,我可问过了,食死徒都说不跟你。”转变成幸灾乐祸的调子:“你做人真有缺陷。”

汤姆忍了忍,还是试图哄一个孕夫开心,而当魔王强势又温柔时,贾斯丁很快忘了离婚相关,以及时行乐为第一要务,等到意识溃散又再度聚拢时,他喃喃:“别傻了,你的孩子哪能不要?”片刻后,又清明了些:“可以塞给杰瑞去养,给未来的孙子做个伴。”

汤姆:“……”

贾斯丁往男人身上贴,窝在丈夫的怀里,打了个哈欠,他困死了,临睡前还喃喃:“我要吃玫瑰茶饼,冰淇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