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九章:他爱不爱你,生场病就知道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兰阁的,将衣服都换下后,才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寒意从身体里涌上来,打了无数个喷嚏,小鱼着急地非要去告诉韩几,让他为我请个大夫来。

我自己就是大夫,还请什么大夫?

再说了,我欠韩几的那五千两还得也七七八八了,要是这一次生病,他又说为我请了大夫花了多少多少钱,我是不要想回复自由身跟着我的男神去凤翔了。

病情病因都很简单,治疗方式也很简单,以前感冒基本一扛就扛过去了,三五天的样子,症状全消,这次的情况看起来也不严重,一两天一定能恢复过来。

蓝铃在门外唤着小鱼,我点了点头,小鱼将我扶上床盖好被子就出去了。

蒙蒙胧胧地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过,那只手好凉,那份凉意透过我滚烫的肌肤,好舒服。

我竟伸出手来,握住了那只手,嘴里喃喃说道:“妈,别走。”

“嗯,不走。”那人轻轻地应着,声音像是催眠曲,不知不觉我又沉睡过去。

醒来,天色已暗,应该是戌时,闻到一股药草的香味,肚子竟觉得有些饿了。

“小鱼。”我轻唤着,感觉嗓子里像堵了一团棉花,喊出来的声音都是粘乎乎的。

门被轻轻推开,竟是蓝铃,她手中端着一盆水。

“朝云姑娘,你醒了。”蓝铃将拎干的毛巾放在我的头上,顿觉一股清凉从头顶渗入,十分地舒适。

“朝云姑娘,公子已经请了大夫给你看过了,公子说你不喜欢喝药,就让大夫开了个可以熏的药,然后让我用冰水来给你头上降温,你看,这已经是第八块手帕了。”

我的确不喜欢吃药,那药在我的嗓子里就像会膨胀一般,怎么咽也咽不下去。

但,我的这个习惯,除了欧阳锦云外,就连苏莎华都不知道。

欧阳锦云知道这个秘密是因为那次旧症发作就是他将我送到医院去的,还在病房里陪了我整整两天,自然是看到了我如何皱着眉头,锁着嗓子把那药丸给吞下去的。至于医生让我带回去熬的中药,欧阳锦云虽然叫人熬好了端来,我却还是想尽了办法将它倒得一干二净。

现代人都知道,感冒就是一个周期病,不到一定的周期,这病毒是不会从你身上跑掉的。

“没事的,蓝铃,感冒而已。”

“感冒?”蓝铃一脸的疑惑。

想起来了,宋代人还没有感冒的概念,那时候的感冒是能要人命的风寒吧。

上帝保佑,可别让我死在这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感冒病毒下啊,那样我会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

“噢,我是说我感觉到有点冒汗。”

“那是好事啊,大夫说,这伤寒就是要出汗才好。”蓝铃说着,将我额上的毛巾又拿下,“我去再换一根毛巾来。”

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很明显我的感冒症状不严重,不知道宋代人知不知道,一旦这风寒病人想吃饭了,就意味着她的风寒去掉大半了。

“小鱼。”又叫了几声,嗓子也舒服了许多,声音也大了好些,这小鱼也该听到了吧。这深更半夜的,这丫头不在外屋待着,会去哪了呢?

“别喊了,小心嗓子哑。”推门进来的竟是韩几,我条件反射,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就差没把整个人都给盖住了。

“不嫌闷吗?”韩几的声音里透着几份无奈,似乎他的手也在扯我的被子,我使着劲拉着,好像韩几扯的不是我的被子,而是我那身湿淋淋的衣服。

“好啦,来,喝掉这碗姜汤。”

宋人就知道用姜汤驱寒吗?

在我的记记里,我只喝过一个人煮过的姜汤,那就是欧阳锦云。那段时间,苏莎华出去实习,我的身体又莫名其妙地虚弱下来,不是感冒就是头痛,更可怕的是有一次出去买日用品,头晕目眩,竟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苏莎华实在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就命令她那个我还没见过的男朋友来我们家全天候伺候着。欧阳锦云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欧阳锦云的姜汤不是从超市里买来的现成货,而是他自己一点点地做出来的。我听到他在厨房里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把生姜削皮,又听到他的歌声里菜刀快速撞击着刀板的声音,没过多久,就闻到浓烈的辣香。欧阳锦云端着一碗姜汤过来了,那碗姜汤上竟还飘着一个洁白的荷包蛋,蛋煮得极为好看,荷花的茶边,蛋黄应该有八分熟,透过蛋白几乎能看到那蛋黄在流动,由不得你不胃口大开。

欧阳锦云说,把这碗汤当成一碗美味的荷包蛋来吃吧,你就不会觉得生姜呛鼻了。

事实上,那碗汤里几乎看不到生姜,欧阳锦云用他那厨师的刀工将生姜切成了粉碎,又将那不多的残渣给过滤了出去。

“想什么呢?快点喝,冷了就不管用了。”韩几大概觉得他长得实在太帅了,所以,说起话来硬绑绑的也没有人在意,可是韩几,你把话说温柔点,尤其是对一个病人把话说温柔点,会让你的英俊受到一丁点的影响吗?

“算了,坐好,我来喂你。”

声音依然是毫无情感的,可是那双手,已经一手端碗,一手拿勺,在我的无限惊讶里往我面前伸来。

“不用,我自己喝。”我去抢那碗,让个男人喂我吃药,还是一个我很讨厌的男人,这也太那什么了吧。我真担心我要是把韩几喂过来的姜汤都喝掉后一定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起开,你以为我这一床被褥不值钱啊,要是被你翻了姜汤上去,洗都洗不掉了。”

原来如此,韩几,你真是时刻不忘算计啊,真是超级服你。

既然你心疼你的被子,既然你愿意为你的这床很值钱的被子自己受苦受累,那我还真可以满不在乎地坐享其成呢。要是感觉咽不下去,我还可以……

呵呵,在心里暗笑着,嘴已经张开,接下了韩几的第一勺姜汤。

竟然没有任何生姜的残渣,竟和欧阳锦云煮得那一碗味道无比地相似,除了没有一只荷包蛋浮在汤里。

热乎乎的汤下肚,身上仅剩的寒气也立即消散掉,肚子越发不争气地咕噜咕噜起来。

连忙按住肚子,却还是听到了韩几的笑声。

“蓝铃,让厨房煮一碗粥来,放点瘦肉,加适量的盐,再端一盘小菜过来。朝云姑娘的风寒吃完这碗粥就会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