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71.

见茜茜大有一副如果德拉科不离开,她就要用手里的魔杖给他好看的样子,德拉科虽然很不高兴,但他还是看了一眼罗恩的袍子,带着克拉布和高尔离开了。

罗恩站起来,狠狠地把隔间的门关上,他用的力气太大,门上的玻璃都被撞碎了。透过这个支离破碎的窗口,我们看到佩格正站在外面,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

她大概又迷路了——我这么猜测着,叹了口气,逃离了这个气氛不太好的包厢。

“怎么回事?”我拉着佩格走得远了一点,问道。

“你不要拉着我乱跑啦。”佩格小声地抗议道,“我这次没有迷路,刚刚我都要找到我和布雷斯的那个包厢了。”

我就静静地看着她吹牛。

几秒钟之后,佩格就败下阵来,她嘟囔道:“好吧,我确实迷路了……你们刚才在做什么,韦斯莱看起来好可怕,他居然破坏公物;还有塞茜莉亚,她的脸色也不太好。”

我觉得赫敏肯定能用魔法修好那块玻璃,所以我让佩格不用担心,她惊奇地说道:“格兰杰好厉害,她毕业以后可以去修玻璃。”

“……”

还好赫敏不在。佩格太天然了,瑟吉欧和布雷斯不在她身边真的很让人感到头疼,我决定先把她还给布雷斯,让他头疼去吧。

“那我等会跟你们一起坐车吧。”佩格提议道,“塞茜莉亚心情不好。”

“你能让她开心起来?”我好奇地问道。

“我不能。”佩格很直接地说道,“但我想陪着她……”她惋惜道,“太可惜了,如果瑟吉欧在这里,他肯定能想出一些好办法让她开心起来。”

“你对她这么上心啊。”我有些惊讶,佩格不是一个很喜欢主动交朋友的人,她虽然很善良,但对于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和考量,“三个人的友情可是不长久的哦。”我开玩笑道,“我和茜茜你只能选一个。”

“真的吗?”她眨着眼睛问我,“但我一直觉得我们四个的友情很长久,我们四个是最好的朋友。”

“……”

在?布雷斯,出来回答一下为什么佩格到现在还觉得我和德拉科是友情。

但她有句话还是没说错的——“嗯,我们确实是好朋友。”我无奈地回答道,抛开男孩子们不说,至少我和佩格是这样。

把佩格送回去之后,我又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包厢,玻璃果然已经被赫敏修好了。然而气氛却始终很沉闷,罗恩闷闷不乐,茜茜也沉默不语,就连我投喂甜点给她,都不能让她开心起来——我很难说这全都是因为德拉科,因为我觉得她不高兴的原因更多在于弗雷德和乔治。

列车平稳到站,外面的雷声很响亮,大家在倾盆大雨里艰难地朝着马车前进。今年的新生也太惨了,他们要在这种糟糕的天气摆渡过湖,茜茜的情绪依然不太好,她被雨淋透了,尽管她给自己用了一个防水咒——我很难说她看着因为蝴蝶结一点都没被淋到的我,是不是心情更差了一点。

一辆车只能坐四个人,哈利、罗恩、赫敏和纳威去了一辆车,以前我们有和双胞胎坐在一起,不过他们这次和金妮还有她的拉文克劳朋友组了队,于是我和茜茜打算自己拼个车。

佩格很自觉地就偎到了我们俩身边,她没有多说话,只是看着茜茜。现在还差一个人,或者干脆我们三个也可以,我这么想着,忽然有少年的声音在我们身旁出现:“学姐们好——”修很有礼貌地跟我们打招呼,“介意我和你们一辆车吗?我的朋友们先走了。”

“不介意,走吧。”茜茜说道,她最后一个上车,还回头看了一眼韦斯莱们所在的地方,最后狠狠地关上了车门。

片刻之后,随着一阵剧烈的颠簸,长长的马车队顺着通往霍格沃茨城堡的小道辘辘出发了,一路噼里啪啦地溅起水花。

我觉得应该有很多人想和修一起乘车吧,就算他同级的同学先走了,肯定也有学姐学妹想要和他坐在一起,他这么聪明,绝对已经看出了我们这里的情况不对——事实上我们一路都没怎么说话,车里的气氛和车外的天气一样沉闷。

而且我们这里是三个学姐,我也就罢了,茜茜和佩格跟他没什么交集……佩格是最先上车的,她选了个座位坐下,修很自觉地坐到了她的对面——我看了看,最终坐到了修的旁边。

没办法,毕竟她们都和他不怎么熟悉。

马车晃晃悠悠地,偶尔我和修的胳膊或者手会碰到一起,这时候我们会各自道一声歉,继续沉默。

下车之后,我们匆匆忙忙地跑进了门厅,佩格忽然扯了扯我的袖子,我诧异地看着她,她凑到我耳边,小声地说道:“你们在车上做什么啦?”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们不就坐在你对面吗?”我们什么都没做啊,她看得清清楚楚。

“你们是不是会神秘的交流方式?”佩格怀疑地看着我,“不然的话为什么那个拉文克劳的学弟下车的时候,他的耳朵好红。”

“……”

我从门厅拥挤的人群里寻找着修和他红了的耳朵,他就这样安静地站在人群里,离我只有几米远,他正在用手帕擦着头发上的水珠——唔,头发把耳朵挡住了。

见我看向他,修对我笑了笑。

他笑起来真好看,我心想。

我决定问他为什么要和我们坐一辆车,对此修说道:“我的确看出了普威特学姐的心情不好,所以,我想过来陪着桑妮学姐。”

这个答案和佩格的话很像,没有办法去解决,但是想要陪伴着对方——可是,我又不是有坏心情的那个啊,我不需要陪的。

茜茜后来跟我说,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修是故意过来的:“因为他想跟你坐在一起。”

“但这是佩格先选的座位。”我强调道,“他坐在佩格对面是出于不熟的礼貌。”

“就算他不坐在佩格对面,你在我最后上车之前,也一定会考虑到我们都和修不熟的情况,所以把佩格留给我并排坐,然后和修坐在一起的啊。”茜茜说道,“真不愧是拉文克劳。”

我觉得她还是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复杂比较好。

礼堂还是那样辉煌气派,为了新学斯的宴会又格外装饰了一番。成百上千支蜡烛在桌子上方悬空飘浮,照得金盘子和高脚杯闪闪发亮。第五张桌子是教工长桌,空着一个座位,是每年都会换人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位置,今年的教授会是谁呢?

科林说今年他的弟弟也会入学,他希望哈利可以帮他祈祷弟弟也分到格兰芬多。哈利对我们说道:“兄妹一般都分在同一个学院,是吗?”

韦斯莱一家确实如此,赫敏举了佩蒂尔姐妹的例子,罗恩则是指了指我:“这不就有个例子吗?桑妮的哥哥在赫奇帕奇呢。”

“分院这种事情还是看每个人的情况吧,兄弟姐妹也不一定各方面都一样。”我再次想起了瑟吉欧和佩格,我觉得他俩性格天差地别,可是他俩都是斯莱特林,真奇妙。

分院帽今年又换了一首歌,然后分院仪式就此开始,科林的弟弟丹尼斯·克里维也分到了格兰芬多。当我们在吃饭的时候,赫敏和没头的尼克争执了起来,因为她得知霍格沃茨居然也有家养小精灵,她对这件事愤愤不平,罗恩试图用美食诱惑她,被她瞪了回去。

“好吧,我错了。”罗恩对我说道,“我觉得比起你来说,赫敏更适合接任麦格教授。”他是在控诉她刚才的眼神过于严厉,我忍不住笑了笑。

晚餐结束后,邓布利多教授开始发言,他先说了今年城堡内禁止使用的物品又增加了四百三十七项,这是管理员费尔奇提出的。弗雷德和乔治看起来很兴奋,我毫不怀疑费尔奇禁止的东西一定会出现在城堡里。

接着邓布利多又老生常谈了一下禁林和霍格莫德的事情,然后他说道:“我还要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今年将不举办学院杯魁地奇赛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魁地奇球队的成员们。邓布利多教授继续说道:“这是因为一个大型活动将于十月份开始,一直持续整个学年,占据了老师们的许多时间和精力——但是我相信,你们都能从中得到很大的乐趣。”

我不由得想到德拉科,他肯定不会惊讶吧,毕竟他在火车上说的话就已经表明他知道这个活动了……唉,我原本还想看到他今年堂堂正正地跟格兰芬多在球场上较量呢。不过这个活动真的感觉似曾相识,我屏住呼吸,听着邓布利多教授继续说话。

“我非常高兴地向大家宣布,今年在霍格沃茨——”

就在这时,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礼堂的门被砰地撞开了。

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拄着一根长长的拐杖,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的旅行斗篷。我们都转过头去望着这个陌生人,突然一道叉状的闪电划过天花板,然后我们看清了他的长相。

他的脸上伤痕累累,嘴巴歪斜,鼻子应该隆起的地方却不见了;最让人在意的是他的眼睛,我倒吸了一口气,他的一只眼睛很小很亮,另一只眼睛却很大,像是一枚硬币,转来转去,看起来是只义眼。

被这种眼神盯着,总感觉会很不舒服,看起来是个很不好惹的家伙,是我平时看到就会想绕开的人。

陌生人跟邓布利多教授握了握手,他的手上也满是伤痕,然后他坐到了空位上,邓布利多教授愉快地说道:“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我们新来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老师,穆迪教授。”

没有人鼓掌,大家都沉浸在对穆迪外貌的震惊里。

我决定这一学年的黑魔法防御术课上都安分守己,而且我确信,这样的人上课,肯定会有完全不同的教学方式……写信问问爸爸穆迪的情况吧,他肯定对穆迪印象深刻。

穆迪对我们的反应无动于衷,邓布利多教授则是宣布了三强争霸赛——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肯定就是大人们说的事情!

原来是这个活动,它是要联合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一起进行的比赛。它大约在七百多年轻创立,是一种友谊竞争,每个学校选出一名勇士,然后三名勇士比试三种魔法项目;每五年举行一次,轮流主办,是不同国家之间年轻巫师们建立友谊的绝好方式。

但后来因为死亡人数太多,三强争霸赛就中断了,尽管人们一直尝试恢复争霸赛,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最接近成功的那次距今也得有两个世纪了……

邓布利多教授宣布十月份另外两个学校的校长将会带着学生前来,万圣节当晚会挑选出参赛的勇士,选拔会非常公平,除了为学校赢得荣誉,还有一千加隆的奖金。

弗雷德激动不已,他原本就很喜欢冒险,奖金对他而言更是一个诱惑。很多学生都很兴奋,格兰芬多的长桌上只有我、茜茜和赫敏三个人反应平平。

看来是我的问题……我对过于危险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安安稳稳地活着不好吗?不过,这么多人都想参加,肯定会在年龄方面有所限制吧。

果然,邓布利多教授宣布只有十七岁以上的学生才可以报名,他的目光掠过弗雷德和乔治的时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因此,如果你不满十七岁,我请求你不要浪费时间提出申请。”

我觉得弗雷德和乔治一定会浪费时间的——离开礼堂的时候,他们还在叽叽咕咕想方设法地去参加活动,因为他们明年四月就可以满十七岁了,所以这俩人非常不甘心。

“你不劝劝他们吗?”我担忧地问茜茜,事实上我觉得年龄限制非常合理,如果没有这个限制,说不定厄尼也想去报名呢。

“我不会劝的。”茜茜冷静地说道,她认为校方有办法阻止他们。

弗雷德和乔治跟茜茜的想法天差地别,茜茜看起来对他们两个非常失望,换句话说,双胞胎对于茜茜的理智也有些失望。

“你没事吧?”我揽着茜茜的肩膀问道,她摇了摇头,“没事。”

我觉得不够格兰芬多,其实不算什么错——幸好我在意的人不会抱有这种想法,和我产生矛盾,德拉科虽然很想出风头,但他不至于冒这种险,我这么想着。但是……我现在又比茜茜好得到哪里去啊!

可恶的德拉科,不就是舞会不能跟我一起跳舞吗,我又不是不能理解,我们两个公然跳舞无异于公开我们的亲密,想到到时候朋友们看我的眼神,我就觉得不跟德拉科跳舞是非常明智的。所以,他至于支支吾吾不跟我说吗?大不了我不去舞会就是了,害我一直担心……

茜茜说得对,笨蛋男生们。

第二天早晨,风暴停息了,不过礼堂的天花板上仍然一片愁云惨雾。在礼堂门口我遇到了厄尼,想了想我们学院男生们的情况,我不由得问他:“你应该没有挑战年龄规则的想法吧?”

“当然没有,我现在的水平能参与这种比赛吗?”厄尼诧异道,“虽然昨晚的确听得有些热血沸腾,但是……我可是有家族责任感的人,我以后还得照顾你呢!”

得了吧,不能去参加就别用自己的妹妹当借口。

“而且塞德里克肯定会去,我相信他一定会是霍格沃茨的勇士。”厄尼憧憬地说道,“我跟他在这方面是比不了的。”

我们坐在一大团青灰色的浓云下一边吃早饭一边研究我们这学期的课表,今天上完课之后我打算去猫头鹰棚屋给家里寄信,询问穆迪教授的事情。弗雷德、乔治和李·乔丹好像在嘀嘀咕咕着如何摆脱年龄限制参加比赛,我吃着饭,听得不太清晰。

“今天看起来不错,整个上午都在户外,”罗恩看着星期一的课程说,“草药课,和赫奇帕奇一起——你们会喜欢的,会遇到桑妮的哥哥呢。”他的后半句是对我和茜茜说的,我有点莫名期末,他认为厄尼和茜茜关系很好吗?这话别让金妮听见,不然她一定不认这个亲哥。

然后是保护神奇动物课,和斯莱特林一起;下午还有占卜课,四年级的课程也是那么的满满当当啊。

我吃着面包片走神的时候男生们好像说了点什么,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茜茜拿着装着一整杯南瓜汁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而黏稠的南瓜汁正顺着杯子往下滴。

猫头鹰们从外面飞了进来,纳威收到了包裹,德拉科也收到了一个包裹,他在跟布雷斯炫耀——对了,我还得给德拉科写封信,质问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好不容易才把茜茜的手指从杯子上拿开,不然的话南瓜汁会弄脏衣服的:“别犯傻,茜茜。”我捧着她的脸说道,“你知道他只是随便找个理由,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虽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他们不把茜茜当自己人了,我猜测。

“和我有什么关系?”茜茜冷漠地说道,男生们听得清清楚楚。

我不禁有些迟疑,难道我猜错了?这可怎么办。还好后面还有课要上,希望茜茜的注意力可以有所转移吧……她不就是双胞胎的姨妈么,这有什么可别扭的?德拉科肯定也知道按照乱七八糟的辈分我也算是他姨妈,他不是什么都没说吗?

我单方面宣布德拉科在这一点上获胜。

哈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看起来神情也有些郁郁寡欢。

四年级的第一天就在我的朋友们都不太高兴,而我本人的心情也很一般的时候开始了——但这一天注定是值得被记住的日子。

厄尼在此后对着想要通过他询问我有没有舞伴的男生们,说出了这样的结论:“你们没戏的。”他觉得他妹妹疯了,因为他第一次见到我顶撞教授。

TB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