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12章征询

等小源子退下了,丁香才奉了一杯灵茶,有些忧心的提醒,“小姐,那边毕竟是正妃,若是让殿下知道了,会不会怪罪您,咱们有今日的局面不容易,不能因小失大。

我让秋云再去敲打一下底下人,我总觉得太子妃不是个好相与的,就怕她真的出手对付您。”

慧兰坐在贵妃榻上,“丁香,帮我通通头。”

“好。”

丁香给她卸了首饰,用篦梳给她梳头,活血通头按摩头皮。

“殿下知道了也不会真的怪我,东宫所有的事瞒不住他,她已经犯了殿下的忌讳。”

“奴婢不懂。”

慧兰笑了笑,“你看我也没做错事对吧,起码没有任何不敬太子妃的行为,既如此我没有错你就先来找麻烦,岂是君子所为?

再一个清晖园有很多药材,代表着殿下不想让人知道一些秘密,太子妃此举会让殿下恼火。

他们夫妻刚成亲还不到三个月呢,感情不深,又频繁出错导致夫妻有隔阂,这个时候应该谨言慎行,小心行事才对,偏要过来拿捏我,不改初衷,只会让殿下觉得她不听劝也不懂事。”

“这倒是,她怎么老是不分场合驳回殿下的话呀,还当着大家的面,我一个奴才都觉得不妥。”

丁香摇头眉头紧皱,太子妃的脾气确实要改改了。

“打个比方如果我和你说个事,你一而再的驳回我,你觉得我会如何呢?”

“会厌恶,说不得会让我嫁人打发了,也算全了主仆情义。

别说您了,就是秋云小源子若是不分场合驳回我的话不给我脸面,以后我也不会给他们任何露脸的机会,说不得还会说他们不好呢。

我好歹也是主子的贴身丫头,脸面总要给我一点吧,哪有当面**脸的,何况那还是太子爷呢。”

丁香不赞同的开口,是个人都要脸皮呢,凭啥你要脸别人不要脸的。

“看吧,所以我说他们之间的问题不好解决,若是别的错道个歉就算了,但这是他们性格就有冲突,不好办,不是道歉就能改过来的事。”

“这倒是。”

“丁香,哥哥很快要紧考场了,你说哥哥能不能金榜题名啊。”

“肯定能,您要相信大少爷的能力。等大少爷高中就要考虑选媳妇的事了,小姐您想好人选了么?我觉得还是让太子爷挑一个最好。

奴才觉得夫人有时候会偏心,若没有一个正派的主母掌舵,怕会有麻烦,尤其是还有个二小姐吹歪风呢。”

“你说得对,我回头得问问殿下。”

慧兰点点头,认为有个头脑清明作风正派懂规矩的当家主母,真的很重要,丁夫人显然不合适。

“兰儿要问孤什么?”

李承泽下课回来了,抬脚就先来了清晖园。

“泽郎,我们刚才在说秋闱的事,我还说要问问你,能不能给我哥哥选个好媳妇,你也知道我娘那人有点左性,还有个妹妹也小家子气,需要个正派的当家主母掌舵。”

慧兰不隐瞒自家问题也不少。

“嗯,这事我没忘记,我给你选了几个人选,让人下去查查家里是否清净,人品如何?你可以先看看名单。”

李承泽既然决定用丁家,肯定要上心这个事了,给选个一条阵营上的人才是要紧的。

常吉去书房拿了个名单过来,慧兰拿起看了看。

“这个章家姑娘父亲早逝,只有一个母亲么?”

“对,他们是嫡长房,他家是武将,她爹**,弟弟年岁不大,她们母女主动让出了世子位,国公府给弥补了一些钱财。

这也是保他们平安的意思,把世子位给了老二了。我选她是因为虽然没有父亲,但姐弟两个是国公爷亲自教导的。他家不平静没少闹腾。

这方面她也算有经验,没有父亲的情况下,还要照顾弟弟,还能稳稳保住长房的利益,让人都称赞她是当之无愧的嫡长女,这份手段和心计就不容小觑。

且从没有为难过底下的兄妹,和二房三房的兄妹关系竟然还不错。”

“我对她很感兴趣,若是能见见人就好了。”

慧兰觉得经历过斗争爬起来的女孩,心智都十分坚毅勇敢,会适合哥哥。

爱不爱的不在她考虑范围内,首要是合适哥哥,适合丁家才是要紧的,抓大放小的原则,人品性格手段这样的大方向没错,小瑕疵就无所谓了。

“可以,回头我安排一下,章家是我的亲信人脉了,最早跟着我拥护我的,他家是从一流世家跌落,又靠老爷子爬起来的,拥护我也是为了家族能再度辉煌的意思。

别人可以背叛我还有路可走,唯独他家是无路可走的。”

“嗯,有机会让我看看这个姑娘,如果性格能合适哥哥,就可以定下来了,他弟弟习武么?

若是亲事定下来,我可以帮他调理身体,给你培养一个将军也是不错的。”

“习武的好苗子,从小培养的,我上次要去的药膏就是给了他一份,这孩子性格坦荡磊落,人也阳光开朗家里教的特别好,父亲早逝他很能吃苦性格坚毅,不怪老爷子亲自教导呢。”

“嗯,既如此一起叫上让我看看,若是合适我可以给他开点药调理一下身体。”

“好,那套刀法就是给了他的,我也是很看好他想培养一下。兰儿,还是你疼为夫。”

李承泽见她如此痛快答应调理章家小子,知道她都是为了自己,心里也是十分暖心受用。

“你呀不怪我多管闲事过问外面的事就好了。”

慧兰把丑话说到前头。

“傻瓜,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唯一的,若是提防你我就不会告诉你了。

我可是连太子妃都没说过这些,独独告诉你了,你怎么还要怀疑我的心呢。”

李承泽拉着她坐下,顺手接过丁香的梳子给她通头。

“泽郎,我并没有怀疑你对我的心意,我只是怕你将来觉得我频繁过问你的事,算不算插手朝政啊,我爹从来不让我问外面的事。”

“不一样,这不算朝政。你是我心里是最重要的人,兰儿,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意么?”

李承泽靠近她耳边呢喃,呼出的热气吹拂她耳畔,让她不自觉缩了下脖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