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33.老宅鬼媳三

夏日里太阳升的早,饶是五点多,外头的大太阳已然高悬,叫卖早点的吆喝拖着长音走街串巷,有些比戏台子上的腔调还要好听,民间韵味充满了烟火的气息,让人觉得熟悉又亲切。

孟玄武今日没起的太早,这几回他们赚的盆满钵满,郭德纲给的零花多,加上北平吃的多卖的

早,根本不需要他起来做早饭,放纵的睡了个懒觉,五点多跟着张云雷一起下楼,听他开嗓。

天气热了,他也懒得拎着蒲团去外头打坐,干脆在院子里寻了个阴凉的位置,一边听着咿咿呀呀的开嗓唱腔,一边闭上眼睛静心修道,竟也能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

最初张云雷还觉得新鲜,日子久了,他打坐,自己开嗓,两不耽误,还觉得有人作伴,嗓子叫开了,开始练身段功夫,旁边就是他在打拳,颇有些比拼的架势,练的更来劲了。

两个小时的功夫练完,孟玄武拎着蒲团放好,闷不吭声出门,张云雷也不离开,就坐在院子里那张摇椅上打扇子,摆明是为了等他,没过几分钟就见他回来了,手里头抱着几个油纸袋子,赶紧过去,“买什么好吃的了?”

他一闪身避开,生怕别人抢似的,半晌才道,“豆汁儿,焦圈儿,还能有什么?”

“你是不是买炸糕了,我闻着了,奶油炸糕,”张云雷鼻子可好使,使劲儿嗅了嗅便闻到了那股子香气,偷眼瞧他,堆笑道,“给我一个呗。”

“不成,师哥想吃的,”看他那馋样儿,孟玄武心里头突然起了性子,想要逗他,故意板着脸摇头,“我特意去买给他吃的。”

“……小气鬼,不给就不给!”张云雷闻言立马垮了笑脸,一赌气扭身就走,没成想一下被人拉住了手腕,回头瞪他,凶巴巴的道,“干嘛!”

“我逗你玩儿的,你生什么气啊?”看他是真的不高兴了,孟玄武收敛了玩笑,从怀里掏出个油纸袋递过去,“特意给你买的。”

张云雷本不想接,可耳朵动了动,听到他这句话,尤其那句‘特意’,实在是受用极了,面儿上虽然还板着,可眼神儿里头都是笑意,免为其难的接过来,嘴硬道,“我是不想浪费啊。”

“吃去吧,”孟玄武看出他的意思也不戳穿,刚要拿着早饭进去,却听见门口传来一声询问——

“请问郭师傅是住这儿吗?”

两个人一起回头,就瞧见一个穿着大褂的男人站在院门口,打扮的倒是干净利落,单手遮了遮鼻口,瞥见他们,笑了笑,“小伙子,请问郭师傅是住这儿吗,劳烦通报一声,我是徐家的管家,特意来赔罪的。”

一听是徐家,孟玄武的目光淡了淡,碍着颜面没有回绝,瞥了一眼张云雷,才走向门口与他寒暄起来,“先生里面请,我师父正是住这儿。”

“哎哟,是小师傅吧,失敬失敬。”

那管家闻言急忙拱手笑道,可张云雷却瞧出他眼中一丝笑意都没有,不过是为了自个儿的脸面,看来徐家上下都一个德行,表里不一。

为了自个儿的食欲,张云雷懒得打听他们的闲事儿,抱着奶油炸糕去了楼上,过了半个多小时才见孟玄武上来,除了油纸袋,手里头还拿着两份豆浆,抬眼看他,“你怎么不跟下头吃啊?”

“师父不用我陪着,那管家接师父出去吃早点了,”孟玄武不乐意应酬这种人,郭德纲也不需要自己跟着,干脆拎着吃食上来,“师哥跟周大哥一起吃早点呢,这些我吃不完。”

“感情你把吃剩的给我啊?”张云雷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可就是想捉弄他,却见他一脸正经朝自己解释起来。

“还没吃呢,怎么剩?”

张云雷顿时语塞,这人当真是无趣极了,玩笑也当了真,结果油纸袋,拿出个焦圈儿开始啃,最里头的话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你对你师哥真好。”

“我与师父师哥相依为命,自然要好,”孟玄武理所当然的说道,不以为意,“不过那份儿奶油炸糕不是师哥剩的,真是我单独买的。”

“……我知道,”张云雷顿时有些尴尬,又有些羞涩,那油纸袋子是单独包的,显然是为了自己特意分开的,这份情他还是明白的,赶忙找个话题想要遮过去,“徐家又干嘛啊,耍你们一次还

不够,还得来二回?”

说到这儿,孟玄武叹了口气,咬一口焦圈嚼着,含糊道,“没办法,说是他们家新少奶奶是读书人,早年还去国外待过一段时间,最不信这些,还说是什么迷信,那管家拿了五十大洋来赔罪,

说是下午少爷和少奶奶会出去听戏,趁这段时间让我们过去瞧瞧,尽快解决。”

“五十大洋!”张云雷眼珠子瞪得老大,嘴里还残留着没咽下去的食物,怔怔看着他,半晌才道,“我现在拜师来得及吗?”

“……财迷,来不及了,你不行!”孟玄武没好气儿的翻了个白眼,算是摸透了他要钱不要命的性子。

“你才不行呢,说什么呢!”张云雷一撇嘴,将话题引向一个略微尴尬的方向,赶忙想要拨回来,“那你们下午不听我唱戏啦?”

“下回吧,今儿真不成了,我师哥嫌弃徐家不想去,我总不能让师父一个人去吧,”孟玄武想起本来答应今天听他唱戏这事儿,多少有些歉意,不充了一句,“回来给你买你喜欢吃的蛋糕,行

不?”

“那行吧,你办正事儿要紧,”张云雷就算再不高兴,一听他的诚意也得认命了,况且自己还真的有些馋了,厚着脸皮道,“再来个冰碗行吗?”

“……不怕拉肚子?”孟玄武好脾气的由着他要求,明显是答应了。

既然下午有事,俩人吃了早饭便各忙各的,张云雷招呼师兄弟去排戏,孟玄武则去楼下整理需要的东西,吃过午饭便跟着师父去了徐家,至于孟鹤堂,则趁着周九良休息一起出去玩儿了,死活不乐意再去吃那份闭门羹。

他自小被郭德纲宠着长大的,连小他几岁的孟玄武都让着他,加上本身胆子小,道行浅,修道不过混口饭吃,郭德纲也不拘束他,叮嘱几句便带着孟玄武去了徐家,这回因为提前说定,师徒俩到了门口便有早上那位管家接应,带着他们从小门进去,一路往后院去了。

“郭师傅见谅,实在是新媳妇进门,这些污糟事情不好进新人耳朵,我们少奶奶自小学的都是洋玩意儿,最见不得这些东西,才会让您上回受了委屈,老夫人嘱咐我一定要亲自带您过去才行,

今儿保管都安排妥当,若再有失礼数,断然不会亏待二位便是,”管家怕他们因为上回的误会不精心,边走边安抚,生怕他们办事不牢靠,好言好语,字字恳切。

“明白明白,府上有新人的确挡煞气,但也给新人添堵,我明白,总之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咱们越快解决越好才是,”郭德纲倒不在乎被人如何对待,况且早上那一顿丰盛的早点和赔罪的大洋早就让自己舒坦极了,再大的委屈都平了,“听说是下人不懂事儿,怎么会闹到这地步的?”

“这就是家丑不可外扬了,底下小丫头做事不精心,老夫人又有些刻板,多说了几嘴,哪成想小丫头面子薄,一时想不开就办了错事,咱们该赔的该给的一分不少,可总觉得心里头有疑影儿,无事最好,无事最好,”管家干巴巴的扯了扯嘴角想挤出一个笑脸,可惜不甚成功,往前头一指道,“过了这个拱门儿便是,如今井口被封了,先前您说想瞧瞧内里,我们已经让人先把井口给打开了,回头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得嘞,劳烦了,”郭德纲一点头,招呼孟玄武跟上,三人一起过了拱门,才发现这是个小巧的后花园,不过大约是因为出过事儿,如今已经有些破败,长久无人打扫,杂草丛生,皱了皱眉头,“管家先生,这儿最好时常修整修整,且不说有没有那些个东西,哪怕是蛇虫鼠蚁也爱往这

暗无天日的地儿钻,您说是这个理儿不?”

“是是是,是我疏忽了,日后我一定好好处理这儿,”瞧见这有些阴暗的景色,管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擦了擦额上的汗水,“那我……”

“您就跟这儿站会儿就成,我们瞧瞧去,”郭德纲瞧出他似乎真的害怕,也不为难,招呼孟玄武上去,一努嘴,“试试。”

孟玄武从怀中抽出一张符纸,低头顺着井口一瞅,里头深不见底,漆黑一片,但因为光照能瞧见些许人影,又看了眼四周,抿了抿唇,引燃符纸往下一丢,却见那符纸飘飘然冒出白烟,不多时已然掉入井内,圈起一道淡淡的涟漪。

他一愣,看向郭德纲,却见对方脸色也不明朗,弯腰从地上捡了个石子丢入,不多时便听

得‘咚’的一声,水面离井口距离不长,存水不少。

郭德纲看着井口长叹口气,两手揣入袖口,绕着井转了一圈,又看了看周围的景色风水,顿觉头疼,示意孟玄武回来,往管家那儿去了,“管家先生,恕我直言,这事儿,怕是没那么简单。”

“啊?”本来还等着他施法的管家眼见两人过来,更加惊慌,眼神闪烁的道,“怎、怎么?难道当真有……有……”

“无,”郭德纲看他话都说不利索了,忍不住笑了笑,见他松了口气又补充了一句,“无才是更麻烦的。”

“什么?”刚觉得松懈的管家立刻又紧张起来,作揖道,“师傅啊师傅,您就别卖关子了,您要多少酬劳都能商议,可这事儿玩笑不得啊。”

“您这就误会了不是?”郭德纲看他鞠躬作揖倒没拦着,反而老神在在抱着胳膊打量他,一字一度的道,“事儿是不能玩笑,那事实,就更不能玩笑了,您说是吧?”

正鞠躬的管家顿时不动了,弯下去的腰身半天抬不起来,最终苍白着一张脸看向郭德纲,半晌才认命的道,“……师傅,请随我见老夫人吧……”

郭德纲点点头,瞥了一眼孟玄武,俩人跟着管家往正房去了,到了门口,老夫人只肯见师傅,孟玄武便顿住脚步在门外等候,想了想,索性在院子里信步溜达溜达。

他刚走到侧门小院,就瞧见几个小丫头都在探头探脑,见自己过来全成了缩头乌龟,顿时觉得唐突,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转身打算离开。

“哎,那小师傅。”

他脚尚未落地,就听见身后有个脆生生的声音叫住自己,扭头一看,小丫头里有个年龄大点的壮着胆子叉腰站着,有些纳闷的反问,“你叫我?”

“这儿除了你,还有谁是小师傅?”丫头倒是伶牙利嘴,瞅着他的样子,多少有些脸红,招招手道,“我听说你是小道士,真的假的?”

孟玄武瞥了一眼正房方向,那边应该没人察觉自己的动作,往侧门小院走了两步,点头道,“是。”

他这一回答,就听见院子里头一声细小的惊呼,似乎是那几个小丫头都吓着了,为首的丫头赶忙问道,“那,那件事,是真的咯?”

这一嘴把孟玄武问的摸不着头脑,自始至终徐家人说的就是有下人投井,怕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可具体发生了什么却是闭口不谈,现如今这几个小丫头的举动明显是知道什么,自己却不能主动说起,索性露出一脸为难,含糊其辞的,“嗯……嗯……”

他这一含糊,把小丫头们都镇住了,当他已经知道了全部,丫头们窃窃私语,就听得其中一个声音弱弱的道,“那……那少奶奶……真的被鬼上身了?”

“嘘!!”

“别胡说!!”

“闭嘴!!”

几个丫头七嘴八舌的声音并没有阻止孟玄武听到这至关重要的一句话,眉头一挑,眼神里顿时有了些许深意。

难怪少奶奶不肯让人进来,原来……

被附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