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Meant to Be(Rukawa视角)

“日向喜欢我,我们可以结婚吧。”

“……”

日向美穗自认为非常了解自家儿子。

一旦他的发言前面加上了“妈”或者“爸”的称呼,之后所说的每一句话,一定都是很重要的,经过他“深思熟虑”过的,不能反驳的……内容。

因为深知这一点,即便一时半会儿无法消化男生的这番话,她还是决定相信他,并表示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小枫。”

这么说着,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似乎是坐久了,腿有点发软,她在起身时脚不小心撞到了茶几,注意到这一点,流川枫立即走过来扶住了她,“妈。”他又念出这个称呼,令流川美穗的腿又软了一下,“小枫。”不知为何,此时此刻,面对自家儿子,她心里有些紧张,便想着先把他打发走再说,“小枫,你去给妈倒杯水吧。”

“哦。”男生立即心领神会,转身便往厨房走,流川美穗蓦的松了口气,扔下一句“水就放桌上吧,我待会让下来喝”以后,就立即上二楼去了书房。

无论现在西班牙那边是几点,她都必须立即马上给流川雅人打个电话才行。

“喂。”

电话没响几声就接通了,流川雅人清朗的声音从听筒那方传来,“是美穗吗?”

“雅人,紧急事件。”

接下来,流川美穗就像是电视台的播报员一样,将现阶段她所了解的,自家儿子流川枫和传说中的日向君之间发生的故事以一种客观中又带点主观的陈述方式说了出来。

这个故事的第一部分为现阶段她所知道的几个实际的情报,比如说日向君是男生,是小枫的同班同学,是小枫有史以来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日向君在家政课上不知道给小枫做了什么好吃的,导致小枫对她做的食物似乎开始产生“嫌弃”……而故事的第二部分,则是她自己不太确认的情报,也就是小枫口口声声说日向君喜欢他的事,以及……

“结婚?”

果然,即使是“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啊!”“什么奇葩客户没有见过啊!”的流川雅人,在听到自家儿子关于“结婚”的话以后,仍是发出了非常强烈的质疑,“日向君真的喜欢小枫吗?”

“呃……”流川美穗嘴角抽了一下,心想你的重点难道是这个吗?不过,她也不得不认同自家丈夫关注的点。“我也觉得小枫有可能弄错了。”她想了一下说道,“也许只是单方面觉得日向君喜欢他……”

“嗯,所以……”此刻,流川雅人的情绪已然平静,似乎无论是对他,还是对流川美穗来说,真正最重要的并不是日向君的性别,也不是流川枫口中的“结婚”,而是日向君是否的的确确喜欢小枫这件事。

“所以,还是得先见见日向君再说。”流川雅人总结道。

“嗯,我前两天就让小枫带日向君来我家玩。”流川美穗很是赞同,“他不知道在顾虑什么一直没带来呢。”

“也许日向君比较忙吧。”流川雅人说,“毕竟是小枫的第一个朋友,小枫可能非常在意日向君的想法吧。”

“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一想到自家儿子有了在意的人,流川美穗的嘴角就开始止不住的上扬,“看来,我得再逼一下小枫了,呵呵呵……”

“嗯,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吧。”

“嗯嗯。”

挂掉电话,流川美穗扯出一副严肃镇定的样子回到客厅,见自家儿子正目不转睛的在看电视上转播的NBA比赛,他的神色是那么的认真,就像是在看着自己向往的东西,流川美穗忽然心一软,轻轻的唤道,“小枫。”

“……”男生转过头来,眼中闪过一道光,似乎是在等待他刚刚问题的答案。

“小枫,你知道结婚之前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流川美穗语气平静的问道。

“……”男生摇摇头,“什么?”他的语气里竟有一丝非常难得的,疑似“焦急”的情绪。

这可把流川美穗乐坏了。

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儿子如此期盼着什么。

除了篮球,他总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而终于有了在乎的人的流川枫,是否,会因此变得更幸福呢?

她可真是,期待极了。

“见家长。”

流川美穗郑重的说道,在迎来自家儿子微微一怔的瞬间,她终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呵呵呵,先带日向君来见见我吧。”

*****

流川枫一向(自认为)非常了解自家的父母。

因此,他很快便从母亲的话语里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们不介意日向是男生。

以及,母亲和父亲应该已经商量过他和日向结婚的事情了。

不过,正如母亲所说,在结婚之前,“见父母”这个环节是非常必要的,所以,他也打算立即将这件事传递给日向知道。

所以,在翌日的生物实验课上,流川枫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他只是默默的盯着日向,看到日向将一些绿叶放进杯子里戳来戳去,然后说着这是“实验滤液”之类的话,又朝他递来一张纸,问他要不要剪开。

流川完全不知道剪这个是为了什么,他只是再一次的念起日向的名字。

“日向。”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人,“你家……”

头顶日光灯的灯光,一缕一缕的,洒在日向短短碎碎的头发上,熨出了一个浅浅的光圈。

再往下,是日向那双好看的眼睛,以及眼中……永远那么平静又认真神情。

“我家?”

并不是第一次这么觉得了,日向的声音很好听。

尤其是发出疑问时,略带上扬的语气。

仿佛能够将此刻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染上一层光。

他突然想让日向安心。

于是淡淡的说道,“我家也不介意。”

然后,日向也正如他所料的一般,全然的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并且没有任何质疑的,和平时一样的……打起了蚊子。

“啪——”

打蚊子的日向,手里还是有很多伤痕和水泡。

流川的心里再一次产生了想要抓住那双手的情绪。

可是,现在是在实验教室里,周围有很多同学在一旁转悠着。

比如说,突然出现的同学A,好像就对日向写的实验报告特别感兴趣,企图拿去抄写。

“不行。”

在日向开口之前,流川直接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很简单,日向的报告,只能给他抄。

这是他自己制定的规则,而日向,自然也心领神会的赞同这样的规则。

“不好意思。实验报告虽然是客观结论,但是每个人写的内容都是有区别的。我和流川是同组,报告内容一样很正常,但和你不同组,要是报告内容差不多,被老师发现就不好了。”

日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措辞清晰又完整,和周围的其他人都不一样。

不仅说话有道理,日向还总是能够立即理解他的想法,观察力惊人的同时,又非常的温柔。

“报告怎么能说借就借呢。给你抄就行了。”

日向一定非常非常的喜欢我吧,流川想。

很小的时候,他曾问过自己的父亲,问他为何要和母亲结婚,父亲当时说,“因为我很喜欢你妈妈啊”。他记下了这句话。所以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和对方结婚的,这好像就是这个世界上约定俗成的规则,无论身处哪个国家,说着哪种语言,只要喜欢,就可以结婚,就应该结婚。

“结婚”这个词语,就像篮球之于篮框一样,和“喜欢”是绑定的关系。

就是因为深知规则这件事,流川也清楚,当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和翔阳的比赛。

当然,日向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日向才会在和翔阳比赛以前,提议赤木“组圆阵”,为的就是打消大家的“紧张”氛围。

虽然流川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紧张,但日向的方法,确实产生了一定的作用。

“预备——(SE NO——)”

他将手盖在了日向的手上。

在触碰到日向手背上暖暖的温度的同时,他听见彩子学姐的声音从旁侧传来。

“心怀感谢——冷静、勇敢、前进!——湘北篮球队、必胜!!!!!”

他有些遗憾为什么不是日向喊出这段话。

不过,日向好像并不是那种会大喊大叫的人。

日向总是很平静。

即使整场比赛沸腾的像是要冲破体育馆的屋顶,日向也只是平静的坐在旁边的板凳上,用笔一直在做着记录,然后,又在中场休息时分,平静的向所有人递上插了吸管的水壶。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往水壶里插吸管,不得不说,这种方法还蛮好的,毕竟,他也曾有过喝水喝的太急而差点呛到的经历,这样的话,就不会被呛到了吧,日向一定是这么想的。

而比赛结束后,面对胜利的湘北,日向终于变得激动起来。

大概是因为很少看到日向激动的样子,所以流川突然觉得,从板凳上跳起来的日向,仿佛聚集了头顶的灯光一般,看上去是那么的耀眼。

就像日向在化学实验课上告诉过他的丁达尔效应。

这样的日向,和每一个下场的人击掌。

这样的日向,在和其他人击掌之后,满脸期待的看向了他。

可是,当他看到日向掌心里的伤痕时,他无论如何也无法伸出手了。

他很清楚那些伤痕不可能不痛。

所以,他只是淡淡的蹙了蹙眉,日向一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果然,日向收起了手,转过头去。

神色依旧是平静的。

他们之间一直是这样,心照不宣,无需太多的言语。

所以,他猜到了日向会在比赛结束后回学校的体育馆继续练习。

日向这样的人,一定不甘于只是坐冷板凳吧。

“……”

回体育馆的时候,看到正在往手里涂药缠绷带的日向,流川心里再度被一种奇怪的情绪填满。

他想要抱住日向。

可是,日向并不需要他的拥抱。

日向需要的,是他帮忙将手里的绷带缠紧。

尽管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他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立即走上前去,帮日向的绷带打了个结。

就像是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更紧密一般,那个结被他打的死死的。

“流川,我们来一对一吧。”

然后,被打了死结的日向,果然开始对他发出了第一次的挑战。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一直在等待这一天。

因为日向总是一个人默默练习,独自努力,不愿打扰他……以至于,他有时候很想帮日向,却又不想破坏了日向的好心。

可是这次,既然日向主动发出了挑战,他自然,也要认真的应对。

毕竟,日向是非常认真的人。

认真到,即使明白和他之间有着大大的差距,还是全力以赴,认真观察,不断的变换着决策。

日向的脑子总是转的很快。

只是日向太瘦太小了,速度、力量、反应力……比起他来都差了一大截。

所以,日向被他虐的体无完肤。

可是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在日向的眼中看到一丝的恐惧和着急。

日向只是平静的接受着这一切,然后用明亮的声音对他说,“再来一次吧”。

不断的再来一次,不断的,更换着步伐。

“啪、啪、啪、啪、”

他能够感觉到,日向的呼吸越来越重,脸色越来越白。

“啪、啪、啪、啪、”

可他也能够感觉到,日向好像越来越开心,因为那双好看的眼睛,正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是区别于往日的……带着热度的眼神。

流川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不敢看日向了。

所以,所以……才会一瞬的失神,终是被日向成功突破了防守。

“哐当——”

进了球的日向,兴奋的跳了起来,握紧了拳头。

看上去更加的……耀眼。

只是赢了一个球而已,就这么开心吗?

那,要不要让日向几个球呢?

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的流川……在注意到日向手里原本打着的死结竟然松开了以后,突然打消了这个念头。

“流川,再帮我系一个死结吧。”

因为,全力以赴的日向,一定不允许他的退让吧。

“流川,下一球,我还会拿下的!”

他将日向手中的绷带系的死死的。

这次一定不会再散开了。

就像他和日向的关系。

就像日向对他的喜欢。

是紧密的,是强烈的,是载着日向回家的这晚,身后传来的明亮声音,“流川,我一定会努力超过你的!”

不知为何,流川的脑中突然闪过日向和他一起拿下比赛冠军,手握着手,被众人拥簇的画面。

那些人嘴里说的话是,“祝你们永远幸福。”

“怎么超?”

这么问着的流川,忽然觉得夜风是如此的静谧温柔。

“我会更加努力的练习,定制合理的增肌计划,每天喝很多牛奶,长得又高又壮,速度也会比现在更快……”

犹如日向每一次说着很有道理的话的样子。

“总之,流川……你很厉害。”

犹如日向在提起他的时候,语气里满满的崇拜。

“所以我就把你当成对手了,你不会介意吧?”

犹如和日向在一起的每时每刻,每分每秒。

“无所谓。”

在温柔的夜风里,他听见了自己加速的心跳。

像是沾染了初夏微热的温度一般,带着温和的暖意。

“你是……日向吧?”

所以,他开始有些担心日向了。

担心日向,可能会因为特别,而被其他人说闲话。

比如……

“三井学长,你好。”

尽管心里对于日向和三井在一起说话这件事还是存着一些难以言说的芥蒂,但是比起这个,不希望日向被三井误会的心情更加强烈。

所以,所以流川才会快速的走上前去,挡在穿着女生制服的日向的面前,对三井不容置疑的说道,“他只是喜欢这么穿。”

只是喜欢这么穿而已。

没什么好奇怪的。

“呃……喜欢这么穿?”

可是三井好像,还是无法理解的样子。

好像还是,一脸惊讶的样子。

他的话,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三井学长,我,我们回教室了……”

但即使如此,日向也能立即明白他的心意。

能够立即理解,并了然的,明确的,对他说出,感谢的话语。

“刚刚谢谢你了,流川。”

目光交汇的一瞬,他觉得日向又好看了几分。

无论是穿着运动T恤的样子,还是穿着16号球衣的样子,还是像此刻……穿着不被三井理解的,女生制服的样子,日向都是好看的,明亮的,耀眼的。

也许光是用投入篮框的篮球已不足以形容。

也许更像是在比赛的最后一秒所投出的,一决胜负的关键性的一球。

用英语怎么说来着?

好像是Buzzer Beat对吧?

不知道拼对了没有。

如果是日向的话,一定能够拼对,并且念出非常准确的发音吧。

毕竟,日向连一听就很艰难的二次函数对称轴的题都会解,据老师说,日向是班里唯一解对这道题的。

二次函数对称轴什么的……流川光是念出这几个字就觉得很艰难了。

所以,日向果然是很厉害的。

而且,日向的厉害远不止会解题这么简单。

日向的思想高度,和其他人就是不同的。

天台上,当听到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的对日向说着“流川君是大家的!你不能一个人独占了流川君!”的时候。

作为当事人的……正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的流川,本来想直接过去拉住日向。

可是日向,却非常平静的反驳了她们。

“你们这样还能称之为粉丝吗?”

日向的思想,一向非常的成熟。

可是流川也没有想到,日向的想法,竟然已经成熟到了这样的地步。

“作为粉丝,难道不应该考虑自己的偶像怎么才能变得更好吗?你们关心过流川的学习吗?知道如果挂科太多的话会影响他参加全国大赛吗?知道他今后的计划和目标吗?知道他以后想去哪里发展篮球事业吗?”

日向……连他们的未来,都规划好了。

而他仅仅,只是在想结婚的事情。

“你们知道流川有多爱篮球吗?”

他想起日向在练习赛上的拼搏,想起日向每晚留下来训练的身影,想到日向在打篮球时,即便总是冷静又淡定,但在不断的奔跑跃动中,那份抵挡不住的热忱……

“你们的对手从来都不是我,或是其他生物。”

他和日向,是一样的人。

“流川的心里,只有篮球。”

他们都是,如此的爱着,同一件事物。

“所以,你们的情敌,其实是篮球好吗。

有风吹过耳畔,捎带来了阵阵的蝉鸣。

正午的阳光晒过头顶,带着灼热的温度。

流川觉得自己的情绪像是一下子被日向的话语所牵引。

他觉得自己,一定不能辜负日向对他未来的期待。

“英语笔记借我。”

他只会,越来越强大。

*****

“流川,你试试吧。”

如果不是日向在家政课上做了炸猪排,流川枫从来不知道,原来这是一种如此好吃的食物。

金黄色,酥脆的,在咀嚼的时候,好像能够感受到制作的人满满的心意似的。

而且,炸猪排不仅好吃,它的发音和胜利还是一样的。

这么说着的日向,总是会默默的关心着他的一切。

默默的,不动声色的,就像充溢在鼻腔中的温暖的食物香味。

“日向。”

所以,他终是开口。

终是,向面前正绽放着明朗微笑的日向,踏出了“结婚”计划的第一步。

“我妈想见你。”

而日向,好像一直在等待着一刻似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惊喜的神情。

“流川你的妈妈……想见我?”

大大的,明亮的眼睛。

“为什么呢?”

像是装满了久违的期待似的。

“请问伯母怎么会认识我呢?”

连问的话都是直指重点。

“也就是说,流川你向伯母提起过我吗?”

日向果然,也知道吧。

“那请问伯母什么时候想见我呢?”

见父母……是第一步什么的。

“明天,一起回去。”

其实,流川一直在考虑等父亲回来再踏出这一步。

但,大概是日向做的炸猪排实在太有魅力……他有些等不及了。

等见到母亲的话,日向一定会非常开心吧。

不知为何,流川觉得,日向和自己的母亲,也一定是合拍的。

“你是日向君吧。”

“嗯,阿姨,您好。初次见面,打扰了。”

“你好,日向君。”

果然,日向和母亲的初次会面非常愉快。

愉快到日向和母亲一起无比和谐的做了晚餐。

……在日向的帮助下,流川第一次知道,原来咖喱饭,并不一定都是黑色的,也并不一定,都是散发着焦味的。

原来咖喱饭,也是这么好吃的。

不愧是日向。

“日向君,可以跟我上来一下吗?”

这样的日向,已经很厉害的日向。

竟然还会,用电脑打字。

流川亲眼见到,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坐在电脑面前,飞快的敲击着名为“键盘”的物体……

真是不可思议,流川想。

对他而言无比催眠的电脑,在日向的手里好像具有了魔力似的。

而且,母亲还夸奖了日向。

“日向君,你的文笔真不错呢。”

在他的记忆里,母亲是很少夸奖人的。

“我说的明明都是口水话,但是日向君却写成了很正式的格式,措辞清晰,表达完整,形容词和语气词也用的很到位。对于一个高一生而言,真的很难得呢。”

看来,日向已经彻底得到了母亲的认可。

接下来,就是父亲那边了……

“小枫,你有没有什么要对爸爸说的?”

“比赛,赢了。”

“还有呢?除了比赛就没有其他想说的了吗?”

“日向。还有,日向。”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流川忽然觉得不远处的、和自己的母亲挨的很近的日向,像是是被室内的灯光镀上了一层暖黄般,漫溢着一种非常美好的温柔。

他忽然希望……这样的画面能够永远的定格在时间里。

从今往后的每一天,回到家里以后,除了父母,还能看到日向的身影。

这么想着的流川,目光不偏不倚的定在日向的身上。

他注视着日向在收到“要求”之后又坐到了电脑前,开始“啪啪”的敲击着键盘,看上去非常的帅气。

他注视着日向很快便完成了“工作”,转过头来,看向他的母亲,“阿姨,我弄好了。”

他心中开始升起不舍的情绪。

因为这是不是意味着,日向,要走了。

“小枫等下送日向君回家吧。”

“哦。”

好像以往的每一个夜晚,都不像今日这样“难过”。

在将日向送到家门口,听到日向说“明天见,流川”以后,他还是不愿意离去。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他只是想一直看着日向,不希望日向在视野里消失。

可是,现在还不行。

日向只是见了他的母亲,还有父亲没有见到……以及,他是不是也应该见一下日向的父母呢?

想到这里,流川终于艰难的说出了“再见”。

说完以后,他便挺直背脊,踩着自行车迅速离开了。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不能拖泥带水。

就像面对比赛中的任何一个机会,他必须果断又决绝的抓住。

“妈。”回家以后,他立即叫住了正准备上二楼的母亲。

“小枫。”不知为何,母亲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沉重,就像是,要说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觉得你是不是弄错了。”

果然,母亲的话,让他的心好像一下子受到了重击。

“日向君真的喜欢你吗?”

重重的击打之后,好像又有什么尖锐的物体刺了过来似的。

流川只觉得心脏忽然抽紧似的疼起来,“日向,喜欢我。”连反驳母亲的话……都好像变得有些无力了。

“可是,我不这样认为呢。”母亲持续“打击”着他,“日向君有亲口说过喜欢你吗?”

“……”流川被问的哑口无言……确实,日向并没有亲口对他说过喜欢,可是……

“还是确认一下吧。”母亲继续神色严肃的说道。

“怎么确认?”流川上前两步,下意识的抓住了母亲的胳膊,“妈,要怎么确认?”

他承认他是,有点急了。

“呃……”母亲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怪异,在流川看来,就像是在憋着什么似的,“我想想……”

流川以为母亲是被他抓疼了,便立即松开了手,又忍不住了唤了她一声。

“妈。”

“……”

下一刻,母亲的表情果然没有再憋着。

而是……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忽然,笑出了声。

“哈哈……小枫。”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母亲这么笑。

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物一般。

“你要不找机会抱一下日向君吧,抱抱就知道了!”

To Be Continue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