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一百八十三章 蛊惑

瑞国御邪司,作为一个权柄极重的地方,门脸当然不可能小,修建的非常的宏伟。

不过,邹横在来到这里之后,并没有被这里的门脸所震撼,真正震撼到他的,是御邪司中,所散发出的邪异之气。

“这,这就是御邪司?”

邹横站在御邪司的大门前,看着前方的建筑上空,有些难以置信的低声说道。

即便没有用出开眼术,此时的邹横也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御邪司的上空,那凝而不散的黑云。

这团肉眼可见的黑云,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就是一大团的邪异之气,已经凝实到普通人都可以看到的程度了。

邹横在来这里之前,其实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自己可能会在这里感觉到浓郁的邪异之气,毕竟瑞国的术士,大多数都都会借助邪异的力量,御邪司的人同样也不例外,有浓郁的邪异之气很正常。

可眼前这种程度的邪异之气,这已经不单单是数量的问题了,而是一种质量上的差别,这代表着其中所存在的邪异相当的恐怖和强大,等级之高,绝对是邹横至今为止仅见。

血樵山的邪异和这里相比,也完全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呵呵,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来这里了吧!”邪眼老者看着似乎有些被镇住的邹横,在他身边呵呵一笑,然后抬脚向着御邪司内走去。

邪异诞生,一般一个区域只会出现一个邪异,很少有两个邪异共处的时候,甚至有些邪异,还会互相争斗和吞噬。

邪异是有等级之分的,自然是高等级的邪异,对于低等级的邪异具有压制能力。

邪眼老者的意思,是这里有厉害的邪异,所以他不愿意来这里,感受那种被压制的感觉,恐怕大多数借助了邪异力量的术士,都不会愿意来这里,感受那种被压制的感觉。

邹横看到邪眼老者走进去,他现在也只能走进去,毕竟已经到了门口,想退也退不了。

抬脚走上台阶,短短的几步路,邹横却感觉,自己好像正在一步步的步入黑暗,那看起来颇为宏伟的大门,好像通往的是一片黑暗的深渊,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硬着头皮走进去之后,这种感觉也并没有消失,邹横进入其中之后,就感觉到了一种无处不在的压抑感,这是由那种邪异之气所带给他的。

真正进入御邪司之后,里面的布置其实比较正常,除了修建的比较豪华之外,和普通的那些宫殿相比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感觉光线昏暗了一些。

邹横被那两个夜卫带着,来到了一处房间,一走进来,邹横看着这间房间之中的东西,就不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这间房间看起来好像是做刑讯之用,一进来邹横就注意到,房间之中摆放着一些刑具,墙壁上还有一些铁制的手铐脚镣之类的东西,甚至上面还粘着斑斑的血迹,证明这些东西不是放在这里做装饰的。

靠近三面墙壁的位置,摆放着三张桌子,其中两张桌子上坐着人,被三张桌子包围的位置,放着一把简陋的木椅子,好像是给被审讯的人准备的。

这样的地方,怎么看都像是犯人的地方,而邹横想着自己又不是瑞国的犯人,被带到这里,难不成要接受刑罚?

带邹横回来的两个夜卫上前,对着坐在两张桌子后面的人说道。

“带回来了两个人,他们在国都之中大打出手,需要询问一下情况!”

听到两个夜卫的话,坐在那两张桌子后面的一个人抬眼看了邹横和邪眼老者一眼,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人,然后指了指那张在他们中间的椅子,口气漫不经心的说道。

“先坐那里坐着吧!”

邹横听到对方的口气,眉头不由得皱的更深了,他感觉这御邪司的人,真的把他当犯人审了。

一旁的邪眼老者看着说话的那人,目光之中变得稍微有些冰冷,沉着脸站在那里没有动。

那个人修为也就是方士境界而已,他可是一个通玄境界的术士,对方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着实让他心里有些不悦。

看着邹横和邪眼老者两人都站在原地没有动,刚才说话的那人,似乎是感觉自己受到了冒犯,突然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对着两人大声说道。

“我让你们坐下没有听到吗?你们以为这是来了什么地方,这里是御邪司,来了这里的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否则,有得你们好看!”

一边说话之间,邹横发现这人的脸发生一些变化,他的嘴唇向前拉长,牙齿变得锋利,脸上长出了一些毛发,皮肤的颜色也变了。

仅仅在一瞬间,他的脸就变成了一张兽脸,看起来稍微有些像狼,身上也覆盖了一层邪异之气,感觉整个人极具攻击性。

注意到这人的变化,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夜卫赶快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大声对着他喊道。

“你冷静一点,别那么激动,控制住你的邪异,不要让他失控了,你要是控制不住,接下来你就要被关到禁牢里了,冷静!”

在身旁同伴的安慰一下,这名看起来很激动的夜卫,才似乎平复了一些,他的脸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重新坐了下来,然后也不在意邹横和邪眼老者两人继续站在那里了,直接就开口问道。

“先说说你们两个的名字,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到了这里,最好老实交代,不要让我们动刑!”

邹横闻言,看了一眼身边的邪眼老者,发现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他略微迟疑了一下,便主动开口道。

“在下邹横,暂时住在国都城南,今日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有人打上家门,我与对方战斗所致,打上我家门的,就是我身边的这位邪眼上人!”

邹横选择了配合,毕竟他已经来到了这里,本身就是来配合对方调查的,那就老老实实把情况说出来,如果御邪司真的能够明辨是非的话,那他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相反对方要是主动找茬的话,他配不配合都没有多大的影响。

听到邹横的回答,那人看了他一眼,然后对他开口道:“邹横,我知道你,御邪司注意你其实有一段时间了,你是跟随百工国的人,来祝贺国主继位的,结果百工国其他人都已经回去了,就你留在了瑞国。”

“之前一个多月的时间,你一直在专心修炼,没有惹过什么事,没想到刚刚突破到方士境界,你就立即惹出了事来,你们这些异国人,还真是不怎么安分!”

“这位大人还请明察,我没有招惹什么事端,是有事端主动找上了我,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只是为了保全自身罢了!”邹横看了一眼身边的邪眼老者说道。

邹横说完这句话,那人脸上露出了玩味的表情,将视线又看向了一旁的邪眼老者,对着他问道。

“邪眼上人,按照术士之间的规矩,我还得称呼你一声前辈,他是个异国人,你可是个瑞国人,规矩什么你都知道,你有什么好说的?”

邪眼老者闻言,那是完好无损的眼睛盯着那人,突然间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那人说道:“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说完这句话,他转过头看着邹横,脸上的笑容让邹横瞬间就生出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下一刻,从对方口中说出的话,直接就让邹横脸色变了。

“我之所以半夜打上门去,当然是为了他这个宝贝啊,一个修行神明食气法,而且还没有过多使用食物精气的绝佳祭品,整个瑞国都找不到,不,不要说瑞国了,放眼整个天下都是少有,试问这样的宝贝,谁会不动心呢?”

邪眼老者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聚集到了邹横的身上,仔细的打量着邹横,邹横甚至感觉有些目光之中,很明显出现了炽热的贪婪情绪。

“这么一个绝佳的祭品,如果给你的话,你的邪异绝对能够提升一个等级,由此带给你的反馈,可能让你踏入通玄境界,如何,你难道不心动吗?”邪眼老者看着一直在问话的那人,语气之中带上了一些蛊惑的味道。

而他的话,似乎的确起到了作用,邹横感觉那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就好像要将自己吃了一样,而其他御邪司的夜卫,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有些不对了,估计他们也在想,如果是他们,恐怕也同样能够发挥效果。

“想想吧,他一个异国他乡之人,在瑞国没有什么人认识他,他举目无亲,如今被你们带到了御邪司,那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你们宰割,就算你们把他生吞活剥了,今天的事情又有谁会去追究,一切都会风平浪静的过去,甚至用不着费心去遮掩!”

“把他杀了,尸体作为祭品,身上的东西你们分掉,这个人就当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而你们却都能够得到好处,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这里是御邪异,外面的人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你们想想,难道不心动吗?”

邪眼老者继续笑着蛊惑道,他的话术并不高明,可在场的人却真的被他说动了,尤其是那个从一开始,状态就不是很对的那人,他甚至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脸又从正常的模样,变成了那张兽脸。

  https://../book/96847/52274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