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在下喵嗷迷惑

“什么?!”夜斗君的眼睛变成五円硬币的形状,“一堆半人高箱子的五円硬币???”

硬币虽然很多,却是五円硬币,就算积攒一个人高的箱子,也算不了多少钱。

但和夜斗君的那始终装不满一瓶子的五円硬币比起来……

柯南先生的面色有些古怪,在夜斗君找箱子的开关时,就默默的捂住了耳朵,应该是回忆起了在下和他之前试验开启时的巨大杂音。

在下思考了一下是否捂耳朵,放弃了,不然辛苦为在下浇水的雪音先生就非常凄惨了。

夜斗君摁下了机关,箱子打开,一大堆硬币稀里哗啦的散出,它们有的和地面相撞、发出接连不断的清脆响声和反弹起来和其他硬币在半空中相撞的声响,有的被弹到一边,在地面上滚来滚去。

作为离的最近的人,夜斗君深刻的体会到了拥有五円硬币的快乐,被近距离击中。

他手忙脚乱的在五円硬币中跳来跳去,然后看到了还留在箱子里的五円硬币,和硬币上方的小型神社。

小型神社的直径大概有箱子宽度的一半大小,它静静的稳坐在剩下的那些五円硬币上,纹丝不动。

夜斗君逐渐沉默,盯着那个小型神社。

有些五円硬币从那边滚到在下这里,在下把在腿边的硬币拾起来,抬头看向夜斗君,“因为不太了解神明们喜欢什么,所以选择手工做小型神社。”

在下不了解神明们喜欢什么,但还算了解夜斗君喜欢什么,零食和啤酒。

这种东西的人味也太过了,不太适合送给神明作为生日礼物,只能另择他选。

不过意外总是多的,还没等到恰巧在夜斗君生日那天碰到夜斗君的时候送出去,就先用来当低头道歉的礼物了。

雪音先生浇水的动作停止了下来,“神社?!”

在下侧首,看向夜斗君的背影,“夜斗君,当神明的日子很辛苦,努力的时候也很辛苦,连快乐的日子也辛苦。”

“可是连辛苦都是快乐的。”

“这些五円硬币应该不够实现在下的愿望,在下努力积攒钱财,建一座真实的神社的。”

“在下的愿望是,希望夜斗君可以一直一直很辛苦很努力但也很快乐的活下去,作为神明活下去。”

“人间的生活很有趣,在下虽然不太懂,但夜斗君这么努力的改变自己,人间的生活一定十分有趣吧。”

这种话实在不像是在下会说出来的,自己都在努力的活着、努力的死去,却要求神明大人一直快乐的活下去什么的。

【夜斗君摸了摸后脑勺,讪笑,“理由嘛?”

“人间那么有趣,你不想看看吗?生而为人,人生中不应该只有老虎,还应该有零食啤酒!”

“去交一些朋友,经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虽然听起来似乎很无趣,做起来可能也是很无趣,但只要感受到那么一丝丝的乐趣和快乐,就值得了呀。”

“所以,川泽,活下去吧。”】

记忆中,同样是一间废弃的神社,刚刚见面就送在下去彼岸的夜斗君费力把在下从彼岸拉回来,一边摁着在下清洗身上的恙,一边如此道。

虽然他大段正经劝导的讲完,立刻浇了在下一头神社的水,但比水清洗恙的痛苦更令在下印象深刻的,是当时,生而为人的、属于本能的触动。

夜斗君的背影颤抖起来。

在下突然感觉到不妙,默默从感慨的状态中抽离出来,警惕的看着他。

然后在下就顿住了。

外表很不靠谱的夜斗君其实超靠谱,实力非常强,敏捷也很高,他扑过来直接抱住在下呜呜呜流泪的时候,在下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也许是反应过来了,只是真的没想到。

“夜斗君,”在下用湿漉漉的手摸了摸夜斗君的头发。“还是个孩子呢。”

突然有些理解西餐店老板为什么会特别喜欢这句话了,因为在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说出这句话,会显得在下蛮深奥的样子。

“噫呜呜噫川泽……”夜斗君把头埋在在下的肩膀处,不停的蹭来蹭去。

在下开始逐渐分不清肩膀上的水究竟是泪水,还是神社的水,只能动作僵硬的揉他脑袋,然后和雪音先生眼神交流,‘现在你是他的崽,快点安慰啊!’

雪音先生手舞足蹈的,加上眼神拒绝,‘不不不,我只是单纯的一个神器!’

“川泽川泽川泽……噫呜呜噫。”

不用强迫夜斗君抬头,在下就可以想象到他此时的样子,那双在面对敌人时、冷漠的像是坚冰的眼,现在应该温润成一片热腾腾的大海吧?

原来神社对夜斗君这么重要的吗?

在下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夜斗君什么活都干,只要电话到,他甚至连下水道都可以修理,积攒五円硬币的速度绝对不慢,可同时,他也在以一种别人不易察觉的超快速度把硬币花出去。

如果真的在意,怎么可能一直攒硬币,却连一瓶硬币都没有攒够?

他在乎的,大概只是帮助别人处理各种事后,人们的短暂记忆吧。

在下沉思了片刻,道:“在下会一直记得夜斗君的。”

缘结的过深了,就会解不开。

不管是把在下从彼岸带回来,还是把在下留在身边照顾到勉强可以适应人类社会,对在下而言,都是极其深刻的羁绊。

是绝对不可能忘记的。

好像过了很久,夜斗君才闷声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你连刀鞘都碎了,身上的恙还那么严重。”

“是很严重,”在下推了推他,“所以快点放开吧,会感染的。”

还好肩膀处的恙都被水清洗干净了,不然,到时候就会变成在下和夜斗君排排坐,雪音先生额头冒青筋的浇水了。

柯南先生额头冒出一滴冷汗,所以,居然还没有解决这件事吗?

在下开始正式解释,“在下从彼岸带回了五个孩子和一个大人,孩子们有的比在下遇到夜斗君的时候还小。”

“而且,在下与□□的人,姑且算是朋友吧?”

关于朋友,在下有些不确定,因为又没有像工藤先生那样和织田作先生口头确认,只是在下的单方面陈述。

“哎?”夜斗君抬起头,甩了甩手上的恙,“川泽居然靠自己就交到了新朋友?”

这是什么质疑?居然这么认真的说出了实话吗?

在下沉默了片刻,“所以姑且算是。”

夜斗君真的很厉害,虽然外表非常不靠谱,但总能凭直觉略过别人的计划,直戳奇怪的点。

正因为他不靠谱的外表,很少会有人准确的猜到他在想什么,比如之前,看起来刀鞘碎了、去过彼岸、仿佛掉进恙海洋里的事已经过去了,但要是在下真的以为过去了。

夜斗君一定会记在心里的吧,一定会的吧。

抱歉,在下应该自信一点,夜斗君绝对会记在心里。

不过没关系,和工藤先生相处的这段日子,在下已经掌握了工藤先生一直不死的秘籍:

哈士奇在拆家完毕后,无论现场留下多少可以直指真凶的证据,都要做到一脸无辜可爱的表情对着生气指责你的饲养者嗷嗷。

只要你够无辜迷茫,饲养者迟早会像被打败一样,一边用力揉你的毛,一边亲你的狗头。

哦,对了,无辜嗷嗷的时候,不要嗷嗷太多声,不然饲养者会因为吵不过你而哭出声的。

在下在心里揣摩了一下工藤先生在小兰小姐面前的各种死里逃生,然后想象自己是一匹恶狼。

高傲凶残的恶狼缓缓低下头,用鼻尖轻触路边随风摇曳的粉色花朵,露出自己的弱点。

柯南蹲在一边,眼睛塌成死鱼眼,“这两个家伙……不愧是一起生活过的关系啊。”

雪音蹲在他旁边,同样死鱼眼,“你好像把我们也概括进去了。”

“啊哈哈,”柯南尴尬的笑了笑,随即感叹,“不过川泽好厉害哦。”

你为猫咪洗澡、把沐浴露搓成各种形状、用他的尾巴摆出各种造型,猫咪也只是乖乖把爪子交叠在水龙头上,方便你的所作所为;

你不给他喂猫粮,他也只是懒洋洋的躺在你的脚面上,用白乎乎软绒绒的肚皮对着你,尾巴在你的脚腕轻轻摩挲;

你把他的猫砂收走,他也只是在呆滞几秒后小跑过来,一边用爪子轻拨你的裤腿,一边委屈的喵喵。

面对这样的猫咪,不管因为什么生气,总会气消的吧。

柯南有些感慨,以前没发现川泽居然这么擅长这方面的事嘛!

然后,他就看到川泽低下头,像只垂头丧气的猫,连耳朵也耸拉下来。

这只猫垂着耳朵,乖巧而平静的道:“喵嗷。”

……

雪音缓缓眨了眨眼睛,看着夜斗震惊到停滞的表情沉思。

柯南:???

喵嗷???

夜斗也怔住,几秒后,他‘唰’的把目光刺向柯南,眼睛里充满了‘不过几年没见你居然教他这种东西???’和‘可恶我怎么没想到早知道早教了!’

柯南:???

不等等这根本不是我教的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