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2章 第42章

路听琴刷新了对嵇鹤的印象。

路听琴认人时有个习惯, 喜欢在心里头贴特征标签, 没熟之前每次见面都靠标签认人, 熟了后才丢掉。

他穿越前,给师弟和老板贴的各类标签有“唯一的长相特点是普通”“专业撞衫”“黑框眼镜该擦了”, 穿过来后, 给重霜贴了“黑莲花”“龙崽子”“眼神清澈过的小鸟”,到现在变成“傻小孩”“一根筋”“完事后丢给叶忘归带”。

路听琴对嵇鹤的标签, 原本是“手帕成精”“宝蓝色孔雀”“妈”,现在统统黑掉,变成“有钱”“有钱”“有钱”。

“想什么呢,”陶晚莺戳了一下路听琴的脑门。她饶有兴趣地看着路听琴的脸,发现多年不见,自己年轻的师弟身上多了些活人的气息,“走吧, 师父在顶层有专门的房间,我带你到门口,就不进去了,省得他一见面就啰嗦个没完。”

陶晚莺冲重霜摊开手, 调笑道:“小宝贝,把你师尊的帷帽拿出来吧?楼里虽然人不多,还是有几个。你师尊带上帷帽, 知道他长什么样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开不开心?”

重霜一股热气蹭地涌到脸上, 脸爆红。他哆嗦着手从包袱里拿出刚才收好的白纱帷帽, 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呈给路听琴。

自路听琴变化以来,重霜观察着路听琴,心中总是盘旋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他见路听琴逗弄奶橘时酸,见路听琴和嵇鹤、厉三轻笑时酸,就算路听琴柔和地看向一株新生的小紫花,他也酸。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一边酸着,目光一边舍不得离开路听琴。

听了陶晚莺的话,重霜像是被戳破了心中的泡泡,控制不住地跟着关键词幻想起来:师尊,只有我一个人……

不行,我怎么能这么想!重霜在内心啪啪打自己的脸。他死死低着头,通红着耳朵尖,跟着陶晚莺和路听琴一路走到最顶层的门前。

路听琴刚想敲门,玄清道人柔和的声音从门内响起:“听琴,重霜,还有……莺儿?快进来吧。”

陶晚莺没有动。她单脚立在廊道的栏杆上,对路听琴无声做了个“再会”的口型,笑着后仰,像一朵红蝶般翻了下去。

路听琴的脑海在这一刹那,过完了一整部“老父亲独守空阁闻声识人,叛逆女儿多年不归家为哪般”。

他正要推门,想起心中存着事要问玄清道人,不好让重霜听见,随便找了个理由说自己想沐浴热水,哄得重霜急三火燎地下楼去准备房间。

屋内。

顶层的装饰与外间截然不同,清淡雅致、仅摆放了几件必要的物件和一张古琴。

玄清道人坐在琴后,轻拨琴弦。他期待的眼神见到只有路听琴进来后,微微暗淡了下去。“莺儿又走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