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1章 阁楼上的疯女人51

051

迈克罗夫特在门外与某位绅士说了几句话, 先行一步进门的伯莎只能隐隐听到和人交谈的声音, 却听不分明他们在聊什么。

但也无所谓, 迈克罗夫特之所以逗留在外,无非是给伯莎留出换衣服的时间而已。

待到他推门而入的时候, 伯莎已经换上了单薄的睡裙, 坐在了梳妆台前,将双手伸到脑后, 试图拆开自己紧紧盘在脑后的发髻。

迈克罗夫特关死厚重房门,走廊上的声音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站在原地端详伯莎的背影片刻,而后做出推断:“需要帮忙吗?”

梳妆台前的女士发出泄气的声音:“当然,否则的话今晚你我都别想睡觉了。”

福尔摩斯轻笑出声。

男人迈开步子, 走到了伯莎身后。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身着睡裙的模样了, 她的背影瘦削窈窕,微微低着头,纤细的脖颈裸()露在外,竟然给了迈克罗夫特一种脆弱的错觉。

但所有的前提是伯莎得不出声、也不回头, 因为她那略带沙哑的声线和过分艳丽的面庞实在是太具有侵略性。

“需要我做什么?”

他收回目光, 视线落在伯莎厚重的发髻上。

伯莎隔空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帮我拆下来,格莱思绑得太紧了……该死。”

迈克罗夫特轻轻扬了扬嘴角,而后抬手, 发现伯莎说的确实没错。

牙买加女郎继承了一头来自于土著母亲的长发, 伯莎的头发又厚又硬, 还那么长, 导致女仆格莱思每天不得不花费很大的时间和力气才能将其稳稳当当地绑在伯莎的后脑上。

今夜格莱思不在, 伯莎只得自己动手。

就连迈克罗夫特也是盯着伯莎的发髻研究了好一会儿,才断定女仆为其整理发髻的方式,找到了得以解开头发的那个点。

他扶着伯莎的发髻,稍稍一拽发饰,这么一头乌黑的头发便如同瀑布般倾泻直伯莎的腰际。

“这样就可以了?”迈克罗夫特问。

“刚刚开始而已。”

伯莎说着,从梳妆台拿起一把梳子。

迈克罗夫特侧了侧头,而后欣然接过伯莎递来的木梳。

“头发太长就这点不好,要是不彻底梳开,明天我就要顶着一头草包去见人……哦痛!迈克!”

“抱歉,”替伯莎梳头的迈克罗夫特不怎么真情实意地道歉,“原谅我手法生疏,亲爱的,要知道我可没这么多为女士整理长发的经验。”

伯莎抬眼,透过梳妆台的镜子,她只能看到迈克罗夫特的下巴。但这就够了。

抓住男人似笑非笑的神情,伯莎松开拧起的眉头,小声抱怨道:“这世道确实不公,凭什么男人可以留着短发,女人却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