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0章 阁楼上的疯女人30

030

第二天。

伯莎和简起了个大早, 来到几位夜校学生所在的印刷厂附近。

这不仅是简·爱小姐第一次见到伦敦的工厂,更是伯莎第一次见到十九世纪的工厂。

站在工厂之外是看不到内部是什么模样的,然而街道上走着的、蹲着的,还有三三两两在外惬意休息的,都是与她们穿着打扮、行为习惯截然不同的工人。

哪怕伯莎和简不过是站在街道对面遥遥看着, 两位衣着得体的女士在工厂附近徘徊,也仍然格外的显眼。特别是伯莎, 今日她穿着一身亮蓝色长裙,在灰蒙蒙的街道和朴素的路人之间,感觉就像是误入兽群的孔雀,换回来了不少视线。

伯莎当然是不在乎的, 但旁人好奇的目光让简有些局促。

好在她们也不是整条街道上最为招摇的存在。

时值印刷厂下班, 封闭的大门中陆陆续续走出来不少工人, 有男有女,也有看上去远还未成年的孩童。他们走到厂门口,就会看到站在高处的艾米丽·费雪夫人。

费雪夫人脚下踩着简陋的板车,这就是她身为“*屏蔽的关键字*活动家”宣讲的舞台了。在板车下面,一个瘦骨嶙峋的年轻姑娘正在往行人手中塞传单,大概是费雪夫人临时雇用来的。

“女士们、我的同胞们!”

平心而论, 费雪夫人并不是一位强壮有力的女士, 相反地,操办学校、筹募资金的她看上去文雅端庄, 个子也不高, 身材纤细的夫人站在板车上摇摇晃晃, 看得伯莎都为她担忧。

但她一开口,却是中气十足、言语有力,一句开场就足以让当过记者的伯莎明白:费雪夫人在私下,绝对花费了大量时间去练习演讲能力。

“今日我前来不为别的,只是想先来问问,为何身为女人,工时比男人长、拿到手的薪水却要比男人少?”

她的话题直接关联女工们的现实生活,这使得不少下班的女工停了下来。

“我们起得比男人早,要为丈夫烧水做饭,要为孩子洗脸穿衣;我们归家比男人晚,却还要为家庭缝缝补补,照顾所有人的饮食起居。在家中我们女人忙碌不停,在工厂中我们干着与男人同样的活,付出这么多,可他们却说,我们女人是受男人庇护。”

“——应该是他们受我们庇护才对,没了我,我丈夫连裤子都找不着!”驻足的女工挤兑道,这换来了工人们的哄笑声。

“说得对!”

费雪夫人不仅仅是宣讲,她甚至反应迅速,和台下的呼喊有所互动。

纤细的女士接下了女工的调笑:“我的丈夫还是议员呢,没了我,他连怎么给孩子喂奶都不知道。就这样,难道一个家庭中,担任顶梁柱的,不应该是女人吗?”

“这话我可爱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