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32 章

“烈现在是神战士了,你开心不开心呀。”英逗大巫。

“哼,难道不是你更开心?”大巫斜着瞥了某人一眼:“跟他过一辈子的又不是我。”

“可他是你养大的呀。”英噗噗笑:“难道你不得意。”

大巫努力压下上翘的嘴角,可眼中的笑意却怎么也掩不住:“臭小子还算争气。”

“是呢。”英感到不可议:“中了迷神草还能保持神智,这么坚韧的意志力,他不突破,谁突破。”

迷神草的药效类似□□,只是比□□多了催发情,欲的功效,烈在无知觉间中了暗算,却居然能恢复神智还能忍住火焚一样的痛苦最终突破,这样的烈实在不能不让人感佩,也让英认识到了烈的优秀与坚毅,这样的人,即使在现代社会,也一定公成为最优秀的那群人中的一员。

大巫却有些不满:“虽因祸得福,还是太大意了。”

英放下手里的药草,忍不住后怕:“幸好突破了,要不然他不是要落得跟族长一样的下场?”最可怕还是那里除了苏,没有别的巫者救治,如此即使烈恢复了神智还是要落入苏的算计,不论他心里是否甘愿。

大巫倒不像英那般忧虑:“你把整株灵椒都给他制了药,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不是你说的椒叶涤洛,椒根祛风止痛,椒杆散瘀血凝滞,灵椒对他的伤腿更是百利而无一害,只要他及时服食灵药,迷神草的药效自然能解。”

集合了那么好药材制出灵药,即使不能起死回生,但凡有一口气,大巫觉得有灵药都能救回来。

“灵椒!”尖利突兀的声音猛地插了进来,引得大巫洞里正埋头做事的两人同时皱了皱眉,转头看向那快步冲进大巫洞的人。

“什么灵椒?”苏几步奔进大巫洞,一脸急切瞪着英,见她不为所动,又转头瞪大巫:“大巫,你有办法帮助兽人突破成神战士,却暗自藏私为已谋利。”

大巫拍拍手,撑着膝盖站起身,冷淡地看着急功近利的蜂族人:“对着一族的大巫如此轻慢,你的老师没教过你什么是礼貌?”

不过是个装神弄鬼的原始人,懂一点粗浅的草药知识就自以为了不起,她又不是那些愚昧的原始人,才不会把她看得那么尊贵呢,迎着大巫那像看路旁草芥的目光,苏心里极其不舒服,可是想到自己有求于人,苏没办法,只能暂时低头。

“大巫见谅,苏只是心忧兽人突破神战士之事,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大巫多包涵,不要怪罪。”

苏嘴上服软脸上的神情却分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服气,那幅忍辱负重的样子看得英噗一声便乐了。

“大巫要是不包涵你,怪罪你,是不是大巫就不是好大巫了?”

苏的嘴角狠狠一抽,没应声。

旁观的大巫脸色一沉,心里对这个叫苏的年轻人已经再不抱一丝希望,心里也忍不住怀疑,蜂族的大巫难道真是老眼昏花了,连这种浅薄无智之辈也能看中,还收到膝下用心教导,还是说,蜂话没落得连这个苏也已经成为了一个难得的人,如果是这样,大巫觉得,她应该要分点精力注意一下蜂族的事务,说不准什么时候那边就会发生什么变故。

大巫在想着两族的事务,英却没一点顾虑,她捞起旁边架子上搭着的一场湿麻布擦干净手,双手叉腰,抬头冲着苏冷嗤道:“心忧兽人突破之事?苏巫真是伟大,把全天下兽人的福祉都担在了身上呢,在这样的前提下,若天下各族的大巫不有求必应,是不是就是自私,是不是就是不可饶恕?是不是就应该被苏巫踩在脚下唾骂,是不是就成了全兽人世界的罪人了?”

苏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我可没这个意思,你别乱说。”

英冷冷扯了扯嘴角:“苏巫不是这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你偷听我与大巫的谈话,偷师别族大巫的传承,在兽人世界,你这样的行为足以让虎族的族人将你就地格杀,再回报你族里时你族的大巫还得替你陪罪,这些,你知道吧?”

苏恨得咬牙,这个又病又废的雌性,为什么这么牙尖嘴利,可是,他还得赶紧出声辩解:“我没有偷听,我一直在外面站着,你们自己说话不小心,凭什么怪我。”

英扶着大巫坐了下来,回头看着那一脸愤恨之色的苏,不耻道:“你偷师也就算了,你还敢冲进来诘问,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质问别族大巫的行止?还说什么大巫藏私,藏私怎么了,你们蜂族的大巫难道就不藏私?不藏私你倒是把从蜂族大巫那学到的东西都公布给全兽人世界的人都知道呀,你自己所学不愿告诉别人,别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所得无偿教授给你,难道就凭你脸大?”

“藏私只会导致兽人世界发展缓慢,作为智慧的传承人,大巫难道不应该把知识的火种洒遍兽人世界吗”苏一脸激愤:“就是你们这种敝帚自珍的心态,才让无数宝贵的知识消散在历史,失去了传承。如果大家把自己所学都拿出来,整个兽人世界的人都会受益,对于兽人世界有益的事,你们为什么不做。”

英挑眉:“听说蜂族是雌雄同体?”

苏一脸骄傲:“对。”

“那么,对于蜂族人适用的药,对虎族是不是有着同样的效果?”

苏迟疑:“这……”

英嗤笑:“你看,虽然都是兽人,可是各族体质不同,生理构造不同,这就导致大家不只生活习惯、生理习性,甚至就连繁衍后代的方式都不一样,你又为什么认为别族的知识对于蜂族有益呢?难道你要把别族的知识都在蜂族人的身上都一一试用求证吗?那等你把所有知识求证一遍后,蜂族还有活下来的人吗?”

苏抬高下巴:“我自然会看情况。”

“你看情况?”英眯眼,这个苏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像今天让族长服食迷神草一样吗?只要你认为是对的,就拿兽人随便试验,不管兽人的死活,抱歉,你这样的人,别说大巫,即使是我的知识,也不会传授给你,因为你太不严谨,对人命太过轻忽不在意,你根本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完全是当作儿戏一样调弄,你这样的人,懂得越多,只会对兽人世界越有害,因为你根本不尊重生命。”

“你胡说,你才不尊重生命,你要是尊重生命,你就应该把自己的灵药拿出来分发给更多的兽人,让他们突破限制,成长为神战士,这样兽人的族群有了更多神战士,兽人们的日子就会过得更好,族群也能扩大。说到底,你还是自私,不愿意管别的兽人。”苏一脸盛气,目光紧紧逼视着英:“你这个女人,你也不想想,你这么废,全靠虎族族人护着才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你不想着回报他们,有了好处却只顾着自己,你太自私了。”

英挑眉:“你是谁?”

苏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好处只顾着自己,你要不把那个灵椒拿出来,我就告诉虎族的人,你有了好东西都只顾着自己,还有大巫……”苏露出挑衅的冷笑:“……你是一族的大巫,却把好处藏起来只给自己的侄儿用,你这样没有公心,无法做到公平公正的大巫,有什么资格继续担任大巫之职。”

这是威胁她们要是不把灵椒拿出来与他分享,他就要把灵椒的事闹得天下皆知?!

对于这个蜂族人的无耻,大巫忍不住又加深了认识,摇了摇头,大巫抬手将张嘴还欲再与苏争辩的英招了回来,让她在身边坐下。

转过头,大巫淡淡看着一脸得意的苏:“你可以走了。”

苏一脸不敢相信:“灵椒呢?”

“那跟你没关系。”大巫有些不耐烦了:“你再不走,我就叫人来把你扔出去。”

想着方才大巫抽柴的狠劲,苏下意识退了一步,只到底还是不甘心:“我会告诉大家灵椒的事。”

大巫皱眉:“滚。”

眼见大巫要发怒了,苏一边后退一边还不肯放弃:“你别以为自己是大巫就可以为所欲为,虎族总有人不满你的专横的,我……”

“你再敢搅和我就让人把你赶出虎族。”大巫也不生气了,目光沉沉看着停在洞口的蜂族人:“并且永久拒绝你的来访。”

苏的身体一僵,气怒地瞪了洞内的两人一眼,咬着牙恨恨地跑了。

“啧!”看着苏消失在洞口的英忍不住了:“他到底哪来的信心能左右虎族人的想法?谁给了他胆子敢挑衅一族的大巫?这人脑子有毛病吧?”

大巫抬起手,拍了拍英的脑袋:“他还真没说错,族里说不准还真有蠢货能被他说动。”

英猛地回头:“一个刚来没几天的外族人说几句话,就能引得人怀疑你这为族里付出了几十年的大巫,你这大巫当得是不是也太憋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