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败于女子手23

这一战终是以西门吹雪重伤作为结局,姑娘那道阴寒的剑气打入他的腹中,怕是三日内他都无法动用内力了。

西门吹雪负了伤,这倒是愁坏了陆小凤,皆因这是小凤凰请来的援军。

明日里他要走趟珠光宝气阁,若无西门吹雪坐镇,少不免他们要横着出来。

更何况,还有一个峨嵋派的掌门人在等着他们,哪个都不是好相处的。

陆小凤先把不省人事的花满楼送到床上,紧接着扶着西门吹雪回房休息时,一张小嘴喋喋不休了一路,愁眉苦脸的让人烦不胜烦。

西门吹雪无暇应付于这只絮叨的小凤凰,只因他还在疑惑方才之事。

西门吹雪是个剑客,更是个修行无情剑的剑客,他向来心如止水,也对自己的身体管理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心跳加速这种事情,自他剑法大成以来,是从来没有过的。

若慕珂姑娘没有对他使毒,缘何他的一颗心脏会狂跳到那种地步,无法自控?

慕珂和王怜花是跟着二人上楼的,自是把小凤凰的埋怨都听入了耳畔,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慕珂当即开口道:“那我明日和你走一趟就是了,谁若敢动你,我便饶不了他!”

闻言,陆小凤与西门吹雪皆回过头去,姑娘正站在楼梯上,一双杏眸瞪的圆滚滚的,水色在其中漾开,娇憨之意尽显的同时,又无端添了几分媚色。

小凤凰匆忙回过头去,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勉强恢复了平常心。

“若慕珂姑娘不嫌麻烦的话,陆小凤自是喜不自胜,只是,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姑娘答应。”

“好,你说来听听!”

“明日还请姑娘带上帷帽,又或以罗巾掩面,可好?”

无怪乎陆小凤提出这样一个麻烦的要求,皆因他太过了解自己,他本就是个见到美女就容易走不动道的,可慕珂姑娘却生了那样一张好看的脸!

好看就算了,可偏又是个不好招惹的,他总不能自己戳瞎一双招子,以绝后患吧!

慕珂稍加思索便应了下来,这个要求虽然古怪,但也不算麻烦。

现在又未到夏季,就算用罗巾覆面,也不会影响呼吸,她又缘何不答应呢?

“好,我答应你。”

言罢,姑娘便离开了,一阵清香擦身而过,西门吹雪又是隆起了眉,本应抚在伤口处的手,悄然移至到了心脏处。

“又来了……”

他看着慕珂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与姑娘同行的男子却是忽然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旋即也毫不犹豫的离去了。

陆小凤的视线落在他放在胸口处的手上,哭笑不得的开口道:“你伤在腹部,又不是心脏,摸那有什么用,难道这伤口还能转移不成。”

闻言,西门吹雪却是不发一言的摇了摇头,他眼睑低垂着,漆黑浓密的眼睫将眸底所有的神色尽数掩盖。

从陆小凤的怀中抽回自己的手臂,他又恢复了往常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我到门口了,你回吧。”

语罢,他进屋关门,独留陆小凤一人在门外碰了一鼻子的灰。

……

*

第二日,花满楼醒来之时,已是日上三竿,宿醉带来的后遗症便是头脑昏沉,胃里翻涌。

他青着脸从床上爬起来,唤来小二烧水沐浴之后,如此才将浑身的酒臭味祛除。

匆忙下了楼梯,堂内已有三人整装待发,就缺他一人了。

西门吹雪自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养伤,替他赴宴的人便换成了慕珂,随行之人自是要加上王怜花的。

花满楼嫌少贪睡,若不是昨日被灌的狠了,今日里也不会让人久等至此。

他不怪王怜花的热情,只因他从来不以恶意来揣测他人,只是到底还是为自己的贪睡有些羞愧,等上了马车也是不自在多些。

昨日没能得空与慕珂叙旧,今日有了时机,他定是要和姑娘好好问候一番的。

“保定之行可还顺利?”

慕珂闻言,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保定城很好,可是我和无情闹翻了,他说不想再见到我了。”

姑娘说起此事时,面上带着少许落寞,尽管看不到,花满楼仍是感受到了她情绪的低落。

他不敢多问,怕一个说不好,又引起了姑娘的不痛快,外面驾车的陆小凤立即识趣的转移了话题,给她科普起了此行的目的。

原来,他们之所以要去珠光宝气阁赴宴,是为了替两个姑娘寻个公道。

百年前曾有个小国,叫金鹏王朝,王朝一夕覆灭,三个旧臣卷走了所有的钱财落荒而逃,弃小王子于危难中不顾。

而来求他们帮忙的姑娘,是一对姐妹花,一个名为上官丹凤,一个叫做上官飞燕。

而丹凤,则是整个金鹏王朝,现残存的唯一皇家血脉,她是位货真价实,高贵典雅的公主。

若是慕珂初来乍到之时,听闻此言或许还会稍有激动,对这位身份高贵的公主充满好奇。

可她曾与无情同行过一段时日,耳濡目染下,对于大庆的律法也算是略知一二,当下便指出了陆小凤这段话中的不妥之处。

“金鹏王朝即已覆灭,那片国土已在大庆的统治之下,那位上官丹凤便称不得公主二字了,除非她想复国,复国即是谋反,你们确定往这趟浑水里走一趟吗?”

如此一言,震耳发聩,犹如当头棒喝一般砸在陆小凤的头上,他讷讷半晌,终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他们向来信奉江湖事江湖了,上官丹凤即来寻他,那便是默认了此事合该用江湖手段。

谁都不曾想到,一个称谓就能牵扯出这么多事情来,若不是慕珂提醒,陆小凤定会一条道走到黑,惹了一身的骚腥都明白不过来。

“但我即已应承下,是决计不能反悔的,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

闫铁珊即为山西首富,又坐拥珠光宝气阁,他的府邸修的也是恢宏大气,颇为气派的。

亭台楼阁,回廊曲折,下人一路引着陆小凤几人进入了宴厅,却见几位少侠已然坐在了厅内。

这场宴席是为陆小凤这位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大侠而开,闫老板却是姗姗未到,先派了几位江湖客卿前来招呼。

为首的少侠,名为苏少英,是峨嵋派的首席大弟子,年龄不大却生了一副好相貌,通身的气度不凡,却不像是个江湖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世家公子,一股子的书卷气 。

可他却是位剑客,那柄不离身的长剑足以证明。

苏少英带着众人客套完毕,一行人才在饭桌上坐下,宴席已摆好,闫老板终于姗姗来迟,大笑着入了场。

闫铁珊此人生的富态,偏又白面无须,说话的嗓音也与寻常男人不同,尽管他已极力掩饰,仍能让人听出不妥来。

那是宫人独有的尖细嗓音!

一番话客套下来,陆小凤已然发了难。

“我们来见的是阎立本阎大总管!”

可珠光宝气阁屹立在关中这么多年,除了有个名为霍天青的霍大总管,再无他人。

闫铁珊却是知晓的,皆因他改头换面之前,便是金鹏王朝里的宫人,人称阎立本,阎大总管!

“好啊,原来陆少侠今日是来找茬的,那便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闫老板虎目一瞪,不怒自威,一声令下,以苏少英为首的江湖人已然扑了过来。

一时间,刀光剑影齐飞,一直坐在一旁的慕珂解下双剑,一跃进入战局,顷刻间那些江湖人便倒了大批。

姑娘手持樱花醉,粉裙翩跹落下,脚下是哀叫哼鸣的苏少英。

做完这一切,她负好双剑,在众多人的视线之中,一语未发的走回了桌旁,拿起筷子,掀开覆面罗巾的一角,又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还真别说,闫铁珊这土皇帝坐的可真舒坦,拿来迎客的饭食可算是色香味俱全,比之慕珂在飞仙岛吃过的还要美味上三分。

而她这样的举动,却是不知道哪里刺激到了被她一剑打败的苏少英,年少气盛的少侠,从地上爬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欲要挥剑自刎。

多亏陆小凤眼疾手快,用自己的灵犀一指夹住了那振长剑,若是晚上那么半秒钟,苏少英怕是要血溅当场。

可陆小凤这样的举动,无异于对他的羞辱,更是激的这位少年郎血气上涌,竟是不管不顾的要跟陆小凤拼个你死我活。

对于年少成名的苏少英而言,落败无异于比死还要难受,更何况打败他的还是个掩面的无名女子!

这将是他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污点,堪称奇耻大辱也不为过!

恰在此时,一位蒙面的黑衣女郎,不知在水中潜藏了多久,携着一柄凛冽的寒剑,笔直的朝着闫老板的后心刺去。

可她到底不是剑客,偷袭这样下三滥的手法更是让人不耻。

只听一声惨叫,黑衣女郎的手伴随着喷涌的鲜血被连骨斩下。

慕珂手持樱花醉站在女郎的身前,花枝缠绕的纤薄剑身抵在她的脖颈处,若是再进一寸,这人怕是会立即丢了性命。

没有人看清姑娘是如何到达黑衣女郎的身前的,只是等回过神来之时,对方的一条手臂已然被斩落,闫老板的性命之危竟是在一息间被其解除。

春风抚面,携着暖意掠过亭台,粉色的罗巾一朝松动,轻扬飞舞着飘入莲池之中。

姑射之貌就这样措不及防的映入众人的眸底。

先前还在寻死觅活的苏少英,一张脸终于涨成了猪肝色。

什么污点,什么奇耻大辱,在这样貌美的神女面前,就算是败上一百回,他都是心甘情愿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