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0. 如此不知羞10

无情不知道慕珂是什么感受,但他自己在这一刻却是差点心脏骤停。

被吓的。

因为他的小轿是从来没有第二个人踏上过的,若是有第二人上了轿,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慕珂显然不知道他的这些规矩,赖在骄子上不愿挪地,打定注意要跟着无情离开。

扬州城找不到复活点,就要去别的地方看看。

无情也绝对不可能拒绝救命恩人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

所以,慕珂走了。

在还未来得及开春的冬日里离开了扬州。

花满楼坐在小楼的窗前,窗台上是翠绿的皇竹草,在冬日里依然叶路分明。

无情公子的轿顶上细密的铺起薄雪,天空雾蒙蒙的开始沉下。

花满楼看不到,视线却依然穿窗而出,“目送”着小轿渐远。

薄雪渐浓,扬州城在冬末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场落雪。

而姑娘正坐在小轿里,怀里抱着无情专用的汤婆子。

而那汤婆子是无情的剑童专门为自家公子准备的,但是却被轿子里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姑娘给抢了。

直到小轿里隐约传出女子的声音时,剑童吓了一跳忙去掀轿帘,一入目的便是不知何处来的天仙,正靠着公子的软枕,抱着公子的汤婆子,盖着公子的羊绒毯。

而他家公子则被可怜兮兮的挤在角落里,垂眸假寐,一脸的清冷。

剑童没敢细看,匆匆放下帘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红了脸。

想不到啊想不到,他家公子看起来一本正经不近人情的样子,金轿藏娇这种事情却是信手拈来。

那姑娘的脸,剑童虽未看清,但隐约瞧见那身材可不是一般的好,杨柳细腰丰腴肥胸。

公子可真是……有眼光!

多年寡言少情的公子一朝开窍,想必神候大人知晓了,定会开心的!

也不知道公子的喜宴定在何日,到时候他和其他剑童们一定要讨杯喜酒来喝!

无情倒是不知道自家剑童已经脑洞扩散到此等地步了。

毕竟无情他在男女之情上,确实足够的无情。

不然这么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在眼前,他又如何能做到情绪毫无波动?

*

小轿是众剑童人力抬着前行的,却走的十分平稳,很少颠簸。

慕珂靠在软枕上,抱着暖手炉,盖着羊绒毯,很快便昏昏欲睡了起来。

无情本在假寐,肩上忽然一沉,姑娘闭着双眸的脸颊忽然压住了他的一缕青丝。

吃痛的醒来,清冷的公子转头视线落在睡熟的姑娘面上,本想伸手将其推开,不知怎的忽然一顿。

小心翼翼的将那一缕青丝抽离,旋即又把姑娘身上盖着的羊绒毯掖了掖,无情靠在轿壁上再次闭上了双眸。

保定离扬州城很远,但好在四剑童身手不凡,就算抬着轿子也脚下生风,本十分遥远的路程,硬生生让四个用轻功赶路的剑童缩短了一半。

无情本来的目标其实是去保定查探梅花盗的案子,却没想到在半道上遇上了熊姥姥,一路追踪到了扬州,偏离了原路,还差点殒命。

但好在,熊姥姥到底还是被了结了,他虽受了伤,但结局也不算坏。

四剑童一路上用轻功配合的十分默契,一上午便掠过了两座城,中午时分才停下。

“公子,吃些干粮继续赶路,还是去酒楼?”

剑童的声音放的很轻,但到底无情并未真的睡着。

他本想回答前者,视线落在姑娘熟睡的面容上后却是一顿。

“去酒楼。”

若是他一个人的话,便是吃些干粮了事便可。

但慕珂还在。

无情本该不因为这些其他因素改变自己的想法,而他也丝毫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可在这一刻,却奇异的生出了不能委屈慕珂姑娘的想法。

可能是因为,姑娘是他救命恩人的原因吧。

轻轻叫醒姑娘,在对方睡眼惺忪意识朦胧之际,无情依旧冷着一张脸,惜字如金。

“吃饭。”

“哦……”

*

连着睡了一上午,吃完饭后,慕珂坐在小轿里终于开始觉得无聊了起来。

轿子里有些昏暗,若是掀开侧帘又会灌进冷风。

无情的从轿子侧壁上随便按了几下,弹出来的抽屉里一颗发光的夜光壁被拿出,轿内顿时亮堂了几分。

旋即,他又按出另一个抽屉,里边是几册书卷。

无情将其中一册递给慕珂,清冷的道了声:“无聊可以看书。”

语罢,便翻开自己手中的那册,垂首读了起来。

慕珂并不喜欢读书,而她也很难坐的住,草草翻了翻便将书册合起,放在了自己腿上不管了。

就在无情不察时,姑娘忽然开始在轿壁上摸索了起来,她对轿子里的玄机很好奇,明明如此平整的轿壁,一丝缝隙也无,那些抽屉到底是打哪冒出来的?

她这么想着,开始动起了手。

“等等!”

无情匆忙去阻止,然而已经迟了。

一枚追魂钉不知道打哪个角落里射出,无情匆忙将姑娘扑倒,钉子掠过贴地的两人,穿过轿帘,一路穿行,钉在外界的一颗树上,全然没入!

好狠辣的暗器!

“公子,怎么了?”

剑童询问的声音传来,无情道了一声无事,才将四人安抚住。

回过神来才发现,此刻的他还压在慕珂的身上。

慕珂仰躺在下,一头青丝散乱的铺开,她墨色的眼眸深如夜潭,清晰的倒映着无情的脸,装满。

姑娘的身躯虽纤瘦,却是玲珑有致的。

至少此刻无情在感受着姑娘温热的体温、绕鼻的清香之余,还能察觉到对方胸口那软绵起伏。

!!!

这下,无情公子再当不得无情二字了。

呼吸一滞,公子无措的僵在原地,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是身下的姑娘忽然伸手推了推他,公子这才反应过来。

匆忙起身远离,快速的道了声对不起,无情的目光避开姑娘,面上仍是那副清冷的模样。

“轿子里有很多机关,不要乱碰。”

语罢,还未等姑娘应声,他便又觉得不妥了起来。

他说话是不是太凶了……?

慕珂姑娘会不会以为自己在怪她?

再次讷讷的启言:“我不是不让你碰,就是太危险了……”

“哦……”

姑娘应了声,呆呆的点了点头。

没有觉得他太凶,也没有觉察出他这难得的温柔。

轿里回归寂静,公子忽然觉得有些失落,低头装模作样的看着书册,却是一个字都没能看的进去。

她怎么都不问问我轿子里的机关是怎么回事?

刚刚不是还在好奇吗?

当然,如果这本文的画风是沙雕文,那么无情此时的心里活动,几个字便能概括。

她不问我还怎么装逼??!

但是可惜,这是本正经的小言。

只见公子垂眸,纤长的眼睫将他清寂的眸光尽数遮掩,清俊的面容上平淡无波,只余冷然。

姑娘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环顾了轿内一周,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到了无情的身上。

“看我做甚?”

无情几乎在察觉到姑娘目光的第一时间,就抬起了头。

慕珂懒洋洋的撑着脑袋,百无聊赖的道了一声:“这轿子里就你最好看,不看你看谁?”

一句话,说的无情愕然。

他倒是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直白夸奖而羞涩,而他在一般情况下,也显然没有那根筋。

无情惊讶的是,这样的夸奖,自他双腿残废以后,鲜少再听过了。

人们会夸他高洁,夸他清廉,夸他功夫好,却绝对不会夸他好看。

一个没有双腿的男人绝对不会是任何女人上好的选择,也绝对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乍问慕珂此言,无情的心下各种情绪翻涌而起,最终汇聚成了苦涩的海洋。

他静默片刻,清冷的眸光落在姑娘的脸上,神情认真的问道:“我哪里好看?”

姑娘歪了歪头,思索片刻才言:“你的手好看,脸好看,脖子好看……唔,就是不知道锁骨好不好看 ”

南珂说过,男人最好看的地方在于锁骨,好看的锁骨,南珂她能舔一百年。

思及此处,慕珂又补充道:“你要是锁骨好看的话,我能舔一百年。”

……

???

公子无声的瞪大双眸,似是被惊到一般,转瞬血色涨涌,耳根和脸颊俱是羞红一片。

虎狼之词,不过如是。

而无情也终于意识到,慕珂姑娘是不同于衙门里那些五大三粗的硬朗汉子的,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儿家。

而这个姑娘竟然还说……想……想舔他的锁骨……

公子低咳几声,转过了头去不再言语。

可姑娘却是还在喋喋不修。

“你脸红起来也好看,要是能被我压着的时候也脸红,那就更好看了!你的声音也好听,若是羞羞的时候对我讨扰……”

慕珂话还未说完,无情却是已然无法冷静了,红着脸斥了一声,又讷讷着道:“你一个女子怎么能,如此……如此……”

如此的不知羞啊!

慕珂姑娘着实太过胆大,不过相识短短时日,竟然便肖想起了他的身子,实在是……!!

一言难尽,无情向来冷静自持,气质又太过冷冽,鲜少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这种事情,就连他最浪荡的师弟,也不敢在他面前开有颜色的玩笑。

偏偏一个姑娘家,对着他说出了如此大胆的言论。

此时的无情,已然羞到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

他竟分毫恼怒也无,反而竟开始心猿意马了起来。

……

见他不愿意再与自己说话,慕珂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识趣,闭上了嘴巴便不再言语。

她其实也根本不晓得所谓的“羞羞时”究竟是什么时候,又为何要讨扰。

只是南珂曾与她提过几句,她便记在了心里。

南珂见过的,试过的,她也想沿着那些痕迹去做做。

如此……才能永不相忘。

可是,天大地大,复活点在哪里?

军爷和花姐,

又该去到何处去寻?

*

小剧场*游戏二三事

[队伍][裴南珂]:崽啊,那个炮哥是不是在和你求情缘?

[队伍][慕珂]:咦……?你怎么知道的?

[队伍][裴南珂]:!!!

[队伍][裴南珂]:我不同意这门婚事!妈妈不许!

[队伍][李慕然]:……

[队伍][裴南珂]:那个炮哥一看脾气就不怎么好,慕珂你选男人一定要擦亮眼!最起码脾气要好啊,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要长的好看,你晓不晓得男孩子最好玩的地方就是锁骨,锁骨好看的男孩子,我能舔一百年!

[队伍][李慕然]:……(捂脸)

[队伍][慕珂]:啊……?什么呀?

[队伍][裴南珂]:不仅如此,你再想想看,当你压着可爱的男孩子羞羞的时候,对方一边脸红一边求饶,多带感!嘿嘿嘿!

[队伍][李慕然]:……求您闭嘴啊!(捂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