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 我欲乘风去2

原来啊,姑娘不傻也不哑,只是懵懂如稚子一般,需要人耐心的去教导与指引,才能像个正常人一般在世间行走。

姑娘不会吃饭,皆因她先前从未吃过饭。

姑娘不会换衣,一套粉色罗裙便贯穿了她短短两年的人生。

因为啊……姑娘她不是人,只不过是从游戏里逃出来的 ,一个觉醒了独立人格的npc罢了。

一个游戏里的角色,若是没有声优配音,又怎会说话?

当然,这些事情叶孤城和奉剑全然不知,而姑娘……也不知自己只是个游戏npc而已。

那年扬州,桃花开了满城,姑娘睁开眼便瞧见一树的粉白,脑袋里塞满了自己儿时被弃,幸得门派收养的过往。

可那些过往她又觉得无比陌生,姑娘不晓得那只是游戏里的一团数据,她的背景故事不过是几个游戏人员策划好的一段故事罢了。

顶着七秀成女这个名字的姑娘,浑浑噩噩的在桃树下站了数日,打马路过的军爷停下了四只马蹄。

[附近][李慕然]:秀秀,你这id好生别致,我一瞧就觉得咱俩有缘,你缺不缺绑定dps?

花姐塌着点墨河山,墨色的衣摆在空中漾开,轻飘飘的落在姑娘的跟前。

[附近][裴南珂]:秀秀,别听这二哈瞎咧咧,这家伙就是个手残,我觉得奶妈和花间更配,你觉得呢?

……

此时,庭内正值深秋,枯叶铺满昏黄,白衣剑客手执寒铁长剑,凛冽的剑芒卷起满院的枯黄残叶。

姑娘站在回廊里,身负着两柄长剑,目光幽幽的落在剑客身上,已然不知时光流逝多久。

剑客终于止剑,回眸与她相望。

四目相对那一霎那,燃烧的战意在姑娘的眸中氤氲开来。

叶孤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姑娘一跃而下,身后的两柄长剑已然握在了手中。

霎那间,庭院内风冽雷作。

叶孤城的剑快若闪电,势如雷霆。

姑娘脚下翩跹,风袖轻扬。

一战終时,慕珂手中的长剑被挑飞,叶孤城的剑指在她的喉间,却未曾再进一分。

白衣剑客用四个字涵盖了慕珂剑法的所有缺陷。

——“匠气太重。”

一开始,叶孤城对她这套轻盈绚丽的剑法或有欣赏,可随着对招越久,慕珂剑法的套路早已被他看穿。

因为眼前的姑娘来来回回就那几招,出招的动作刚一开始,叶孤城便瞬间明了于心。

她的剑法宛如被设定好的傀儡一般,手臂的高度,出剑的姿势,重复的动作分毫不差。

不知变通,也无可变通。

但即便如此,白衣剑客看着慕珂的眸光中,仍有八分满意,二分的欣赏。

天生剑骨,不过如此。

二八年华便能与他对战如此之久,仅半招落败,这样的天赋,已经不能仅仅用天才两个字来概括了。

一个好苗子,走了歪路,不过是因为缺了一个引领她的师傅而已。

“以后每天的这个时辰,你都来这里,我与你喂招。”

姑娘捡起被挑落的剑,点了点头便欲离开。

叶孤城的声音在慕珂背后叫住了她的脚步。

“你的名讳,还未曾告知。”

姑娘回头,盈盈如水的眸底盛满流光。

“我叫、慕珂。李慕然的慕,裴南珂的珂。”

慕珂红唇轻启的时候,仍是满面的清寂,偏她那双眼睛水波流转之际,落满了柔光。

她没有笑,可叶孤城却怔住了。

视线撞入她的眸底之际,仿似瞧见千万朵雪莲在山巅绽放,轻轻抖落风雪,摇曳生姿。

剑客觉得,姑娘一定在心底无声的笑了。

不然她的眼睛又怎会如此的明亮?

明亮到让人生出了抓住万千星辰的错觉,心尖仿佛都在跟着发颤。

*

自那日起,慕珂便日日来此报道。

叶孤城是个好的剑客,但并不能算得上是个好师傅。

但幸好他拥有足够的耐心。

剑客不善言辞,慕珂心如稚子,即使对招千万次,沟通不足造成的结果便是,整整月余,姑娘的剑法也始终未有寸进。

奉剑每日里瞧着慕珂带回的一身伤,每回都在叹息着自家城主的不解风情。

多好的姑娘,就这样被叶孤城当成了沙包往死里揍。

可能……他们家城主天生就是个单着的命吧。

直到有一日,叶孤城和慕珂对招完后,终于忍不住拧起了眉。

“方才你明明只要把剑指向我的眉心,便可获胜,为何偏要换了下一个剑招?”

慕珂瞧着他蹙眉,忍不住便也跟着蹙眉了起来。

目光流转之际,落在叶孤城的眉心,像是未曾将他所言放入心内一般。

美人蹙眉,如秋水漪漪,盈盈漾漾,氤氲万千愁绪。

可慕珂只是在单纯的学着叶孤城皱眉的动作罢了。

剑客不知,只觉得慕珂蹙眉的动作很是碍眼,那些时日里心尖颤动的错觉又起。

“罢了……”

剑客敛眸,不敢再看,只欲转身。

慕珂一怔,沉吟一息间,手中的长剑锋芒寸进。

叶孤城瞬间回首去挡,刚停下的战斗再次打响,须臾间两人已然过了几十招。

那些了然于心的七秀剑招在慕珂的心底一招招滑过。

剑法如舞,脚布轻盈。

罗袖翩跹之际,慕珂想收回双剑,去接下一个技能,却切鬼使神差的变换了剑招。

这样的一剑已然不能再算是七秀坊的冰心诀,那仅仅是普通的一刺而已,带着万千雷霆,快如疾风。

终是停在了剑客的喉间。

慕珂眸光怔然,似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使出这样的一剑。

叶孤城清冷的声音在庭院里回响起。

“你赢了。”

白云城的剑仙一朝落败,却未曾有任何失落的情绪。

他看着眼前的少女,清寂的眸底除了欣慰,再无其他。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

慕珂讷讷的张了张唇,良久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

慕珂离开飞仙岛时,已是三天以后。

飞仙岛没有寒冬,可这日的风仍是带着些许的凉意。

奉剑替她寻了一艘船,上下打点好了之后,又絮絮叨叨的对着慕珂交代了许久。

而奉剑苦口婆心交代的注意事项,慕珂却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中原正处冬季,保暖的衣物可有带够?”

叶孤城垂眸,视线落在姑娘的眉眼之间,久久不愿挪开。

慕珂拍了拍自己肩上的包袱。

“都在这里。”

“盘缠够吗?”

“够的。”

叶孤城连着问了很多问题,大都是去扬州的路途太过遥远,可有想好路上怎么安排之类,全部都被慕珂不轻不重的回了过来。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讷讷无言。

渡口人声嘈杂,船夫催促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慕珂抬头看向剑客,入目的是对方优美的下颌线。

“我走了,保重。”

“若你厌倦了江湖的飘零,飞仙岛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谢谢。”

粉色的罗裙蹁跹,女子纤瘦的背影渐行渐远。

叶孤城在原地站了良久,一直等到渡口的船驶出海港,入目之处只剩下匆忙的行人和翻涌的海浪时,他才堪堪收回了目光。

“城主,若您不想让姑娘走,为什么不挽留她啊。”

不舍的并非只有叶孤城一个,还有奉剑。

如此秀丽的一个人儿,偏又生了个好性子,让人不偏爱都难。

以至于在诀别之刻,才如此的难以忍受。

叶孤城没有说话,只是收回了目光,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风里带着咸湿的水气,飞仙岛的气候一向潮湿。即使在秋冬之际,此地的阳光依然毒辣,是已飞仙岛的居民们很少有不黑的。

叶孤城在此生活了二十余年,早已习惯。

可那姑娘不同。

她是从江南水乡里走出的瑰丽画卷,生来便该坐在那亭台楼阁之间欣赏庭院暖春。

她是扬州河畔一株方馨俏丽的桃树,又怎么可能扎根于大海成为那漫无目的飘摇的水草。

所以,当慕珂提出要离开,说要去到扬州寻人的时候,叶孤城只是默默的派人打点好一切,道声珍重。

别的……再无其他。

*

小剧场.游戏二三事

[世界][叶林]:你们发现没,咱们服的第一雷电法王[慕珂]不是天天在扬州城挂机吗,今天她没上线!

[世界][唐炮]:你才发现?一个多月没上线了,怕是退游了。

[世界][陆苗苗]:woc,我还等着抱大腿呢,去勾搭了半年多了,一直没搭理过我,怎么说退就退了?!

[世界][折叶]:军爷和花姐都a了那么久了,留她一个人,可不得退游吗。

[世界][曲清池]:偌大江湖,甚幸相逢。天光乍破遇,却未能走到暮雪白头老。三生路远,久别珍重。

[世界][龙门飞喵]:偌大江湖,甚幸相逢。

[世界][公孙止]:偌大江湖,甚幸相逢。

[世界][久别离]:偌大江湖,甚幸相逢

*

偌大江湖,

甚幸相逢。

珍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