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 一剑从西来1

灰蒙蒙的云雾从天际压过来的时候,海边的浪花正被狂风席卷着发出怒吼。不消片刻,那沉甸甸的云雾便带来了一场滂沱的大雨,给这座南海的岛屿。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行人退避三舍,无不慌忙跑躲着。

商贩收摊,渔人收网。

而能从容在这场雨里的,毫无动摇的,只有一个人。

那是一名白衣剑客,他叫叶孤城。

汹涌磅礴的海浪咆哮着向那白衣剑客袭来,张牙舞爪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将他拆吃入腹,拖入深渊。

一息间,白衣剑客手中的寒铁剑已然斩开了磅礴的水幕,将无形之物全权逼退。

那是怎样的一剑啊!

那是雷霆的震怒,是闪电的一击,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因为那已不仅是一柄剑,那是极致的灿烂与辉煌!

那是————天外飞仙。

这场雨很大,即使是白云城主也不过是个凡人而已,在海浪和雨水的侵蚀下,他的衣物和长发早已湿透。

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停下手中剑的挥舞,直到今日的日课时间已经完成。

那柄海外寒铁所制的飞虹剑这才归了鞘。

叶孤城练剑的时候向来不喜人扰,所以海边的这一小块区域自是无人敢来。

他出门未带伞,归去之际,自然披雨带雾。

然而。

他刚踏出没超过十步之时,轻微的响动,从不远处的礁石后传来过来。

叶孤城眸光一凛。

皆因在这之前,他竟从未发觉,此处有除他之外的第二人存在。

而他练剑的地方,也本不该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这是整个飞仙岛的共识,也是整个江湖武林的共识。

而这个共识,今天偏偏被一位不速之客打破了。

叶孤城的表情丝毫未变,只是迈出的脚步换了方向,变成了那块礁石。

能将自己的气息在他的面前遮掩的如此完美的,定当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宗师大能。

他本是这么想的。

可他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那竟然是个姑娘。

————一个不过二八年华的姑娘。

她就那么孤零零的躺在礁石旁,粉色的罗裙湿漉漉的黏成了一片。

她一动不动的睁着眼睛,任由雨水滴落在她的眼睛里。

叶孤城的脚步声,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于是,那姑娘转过了头。

那张美的不似真人的容颜,就这么毫不遮掩的落入了叶孤城的眼睛里。

纵使这个人是叶孤城,**也微微一颤。

与此同时,那双空洞的,干净的,毫无一丝杂质的双眼,就这样清晰的显露了出来。

她是座不动的雕像,是只无觉的木偶,却无论如何都不像一个人。

“咕。”

叶孤城的脚步停下了,因为先前他听见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从他面前的这位姑娘的,

肚子里。

这日,城主府的侍从们,无不瞪目结舌的看着从外面练剑归来的叶城主。

打水的,水洒了。

修剪花草的,花草被剪坏了。

打扫回廊的,扫把杵断了。

白云城的剑仙叶孤城,今日里破天荒的带回来一位姑娘!

这个消息惊如落雷,瞬间将众人炸的人仰马翻。

那位姑娘,被城主抱回府里时,柔弱无骨的靠在城主的胸口,一张美若天仙的脸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所经之处,只剩下一道道僵硬挺立的雕像。

该怎么形容那样一张脸啊……

那是皑皑白雪上绽放的一株雪莲,清冷幽绝,像是九天之上的姑射仙人降落凡间。

又像是无尽寒冬里的盛雪冒出的翠绿小芽,**皑皑独她拥有色彩。

可到底上天总是公平的,给了美人一张倾城容颜之时,总要收回一些作为报酬。

皆因这姑娘……

是个傻的。

她不会讲话,不会穿衣,麻木的躺在塌上之际,湿漉漉的衣物仍在身上挂着。

白衣的侍女名为奉剑,她跟随叶孤城多年,却在今日里破天荒的被派去照顾了另外一人。

一刻钟前奉剑放在床头的衣物,现下仍好端端的在那里,无一丝皱褶,无动过的痕迹。

“姑娘,衣服湿了穿着多不舒服,您还是把衣服先换了吧。”

白衣侍女站在床侧微微俯身,面带敬意。

美人无言,仍呆呆的望着床顶,澄澈的眸光毫无波澜。

奉剑叹息一声,俯身接近那姑娘,伸手去脱对方的衣物。

温热的手指触及对方僵冷的身躯时,两人皆是一颤。

那姑娘终于动了,转过头来之时,眸底清晰可见的倒映着奉剑的身影。

“姑娘,得罪了。”

旋即便将其扒了个精光。

那美人很配合侍女的动作,只是茫然的视线总是随着她的手指转动。

等白衣侍女为其穿戴好衣物之际,她清冷幽寂的目光专注的看着侍女,分毫也不肯移开。

她的肚子还在叫着,嗡鸣声声入了奉剑的耳,可那姑娘却像无所觉一般,只看着侍女,一句话也不曾开口。

“姑娘是饿了吧,我去替您拿些吃食来,稍等片刻即好。”

奉剑走了。

刚出房门便被好事的仆从们围了起来,问东问西。

皆与那九天之上坠落凡间的人儿有关。

白衣侍女冷下一张脸,喝斥了几声,才将好奇心旺盛的仆从们斥退。

这才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厨房。

*

只是,饭是拿回来了,姑娘也被她指引着坐在了凳子上,却是看着面前的饭食大眼瞪小眼,毫无动作。

“姑娘不是饿了吗?吃呀……!”

侍女出声,却只是将美人的视线拉到了自己的身上而已。

白衣侍女终于焦躁了起来,走到桌前坐下,端起那一碗温热的白粥,舀了一小勺去往美人的嘴边送。

朱唇沾了白粥却仍是不肯张开,白衣侍女焦急的开口:“张嘴啊姑娘,张嘴!”

连着叫了好几声,那呆呆傻傻的美人终于动了,许是唇侧的异物让她有些不适,又或者是终于想通了打算吃粥。

总之,那勺温粥终于被送进了口中。

软糯的馨香在口腔中化开,姑娘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随即神情微怔,澄澈的眸光在倏忽间被点亮,九天之上的神女眸中终于落满了万千的灯火。

于是,这厢奉剑刚收回勺子还未来得及舀粥,那边的美人却已然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嘴。

这便是叶孤城甫一踏入房间之际便瞧见的场景。

他已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白衣黑发长身玉立。

奉剑匆忙起身行礼,叶孤城冷冷的打断:“不必,继续做你刚才想做的事情。”

白衣侍女惴惴不安的坐回原处,終是一口一口的喂碗了整碗的温粥。

做完这些,她朝着房内二人施了一礼,缓缓告退。

临出门之际,她回头看了一眼。

白衣黑发的一对璧人坐在桌前,好不登对。

奉剑轻轻合上门,终于满怀心事的离开。

这城主府怕是不日便要迎来喜事了,但愿这次,他们那不开窍的城主别让大家只是空欢喜一场才好。

叶孤城来此,并不只是单纯的看一下美人这么简单。

他是为了来送一双剑,落在海边的一双剑。

纤薄的剑身上,缠绕着层花叠蕊的方馨,像是一双精美的艺术品。

却唯独不像剑客用的剑。

他将双剑放于桌上,推至美人身前,视线却落在对方垂落在身侧白嫩纤弱的掌心。

一丝薄茧也无,却偏生又是双天生适合握剑的手。

那姑娘看到双剑时,怔愣了片刻,最终缓缓伸出指尖,细密的在剑身上流连。

不像是在抚摸剑身,倒像是在对着情深义重的爱人一般。

叶孤城墨眸微敛,心下思虑万千。

就在这时,静谧的室内终于回响起了一道女声。

生涩、吃力,却好听的宛如玉石击盘,清冷婉转。

“它叫、樱花醉。”

这便是慕珂讲于叶孤城的第一句话,是有关于一柄剑的名字。

****

小剧场.游戏二三事

[李慕然]:慕珂,走,带你去白龙山做小橙武的前置任务!

[裴南珂]:小慕珂,白龙山带你去山尖骑大白马,去不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