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三十二章 头疼

小宅院面目全非。

石桌断开,砖瓦被掀开,窗户打烂,墙壁还有刀痕。

烧掉的屋子是书房,邻居朋友帮忙扑灭了大火,并且从中发现了两具尸体。

一具腹腔被火炙烤后炸开,里面的东西一览无遗。

一具颈椎折了,半边脸黑漆漆,半边脸不瞑目。

最初看到两具尸体,林婶是颤抖的,但她仔细观察后,发现两具尸体身高都比霍青娘至少高了一头,更不用说苹了。

“不是她俩,青娘,苹果,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到底是迟冉选出来的人,林婶很快就冷静下来,擦了擦眼睛,挤出泪水,装作悲伤的模样哭道:“天杀的仇人!到现在也不放过我们几个女人啊!”

闻言,过来帮忙的邻居先是一惊,再是一边安慰林婶一边询问缘由。

“早些年,家里老爷是开染坊的,跟人做生意,被人陷害,什么都陪进去了,人也走了。我这才带着青娘、苹果搬家,几年的积蓄买了这小宅院,如今也没了啊!”

林婶左看看右瞧瞧,表情极度悲伤,仿佛是自己赖以生存、最珍惜的小家被摧毁了。

“婶子别哭了,要再盖屋,你喊一声,大伙都帮忙……”

“确实欺人太甚,找三个女人麻烦……”

“别哭了,霍青娘和迟苹果俩人能打翻一群大老爷们,肯定没事,估计是找地方躲着了……”

成功吸引了众人目光,林婶一把鼻涕一把泪,说自己没事,大家快去参加佩花的婚宴吧。

“这哪能行……”

“就是,敢烧房子,幸亏发现的及时,要不然咱们的家也没了!”

“这俩尸体味道太臭了,林婶,不是不陪你,我们出去透透气。”人走了一半,透气的估计不会回来了。

但是还有一半没走,林婶看着他们,暗暗记下,日后多给人家拿点鸡蛋糕饼啥的感谢今天的善意。

“婶子,你这些书咋整?”

一个汉子扑打着焦黑的纸页,碎落的黑色纸片随风散去。

“这……苹果的,她平时可稀罕书了……”林婶蹲下,收拾了几本,其中一本掉出几张信纸,她无意间瞥了一眼。

“迟冉:

宅院你装饰了很久吧,夜来香盛开窗边,院子中心大树参天,红砖青瓦,我睡的屋子里,床头还有盏小灯……

我喜欢这里,以后住在这里挺好的。”

将信纸收好,林婶叹了一口气。

唉,主子李染生专门置办的宅院就这样毁了一半,苹果看了估计也难过。

***

北德镇训练处。

木屋年久失修,表层多是小刺。

这类小刺,扎伤手指往往拔不出,好不了,一点点地叫人烦躁,又无法摆脱。

苹左臂受伤,绑架她的人给苹简单包扎了一下,没有过度出血。

为了保证苹能安安稳稳地待着,他们掐着苹的脖子给她喂了蒙汗药,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药力发作,苹只能昏沉沉地躺在地上半睁眼睛努力清醒。

脑子里闪烁回忆,因为强迫自己清醒,一种尖锐的声音翻搅着,她痛苦地闭上眼。

自己是孤儿,跟着哥哥长大,受人欺负是正常的,没有玩伴,再加上迟冉事务繁琐——七八岁的孩子憋着一股劲,连话也不说了,反正说了又无人理会。

对于所谓“开玩笑”的同窗,苹渐渐学会了冷漠旁观,被人欺负也不反抗了。

生活的坑洞,对于迟冉和苹这样的孤儿来说太多了。

哪怕后来杨瑞霖身为教书先生出面,禁止同窗恶意欺辱也没有多少好转。

杨瑞霖是个好先生,苹记得很清楚,自称是大夫学徒的他握住苹受伤的手腕时,多么小心翼翼,眼神柔软而气愤。

但他今天的表现让苹觉得自己对此人的认知似乎有误区。

杨瑞霖可能是光义会的人,或者是迟冉的死对头。

既然声称是迟冉的朋友,就该有证明身份的信物,可惜杨瑞霖没有,只言片语,让苹难以信任他。

她动了动脖子,肩膀微晃,牵连伤口,左臂状况并不乐观。

金元神的弓箭手可以射穿霍青娘的土遁,威力不同凡响。

第三箭瞄准苹的那一下应该是留了元气的,否则非得骨折不可。

口干舌燥。他们守门外,不给一口水,不给一口饭。

算了,就算是好吃好喝送来,苹也不敢吃。

漫长地等待,她在清醒和昏迷之间挣扎,头脑里血管鼓动的声音越来越大,且无法停止。

如果说,一伙人是因为霍青娘才来的,那么此刻不应该是她关在这里。

他们很有可能是专门来抓自己的,为了火元神。

目的是什么?

培养死士?蓝后让她去杀人?

苹想不出来。

思绪流转,她反而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迟冉为什么没有觉醒火元神?

妹妹有火元神,哥哥估计也有吧。

迟冉没跟自己说?

对啊,他瞒着自己干的事情多了,说不定已经能用嘴喷火了……兄妹俩一起放火哈哈哈……如果他真的没有火元神呢……那他肯定不服气……阿,有可能,不是亲兄妹?

“怎么会。”她轻声反驳自己。

迟冉明明是苹的亲哥哥啊。

迟冉,迟苹果嘛。

但是,一直是迟冉养着苹,关于父母的事情,只有迟冉知道,苹倒是很少问他……

这一瞬间,苹逃避似的停止了思考,将自己交给了眩晕,逐渐入梦。

我大概又会变成一只鸟吧,飞阿飞,飞累了,找迟冉,使劲揍他……居然让我一个人在这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