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八章 霍青娘

早年,光义会为了积攒实力,暗地里收留了许多孤儿培养,甚至养了砂国边界穷困山庄的孤儿。

其中就有霍青娘。

她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参加训练,十五岁土元神觉醒,被重点培养……二十岁,光义会上层要求她生下后代。

这类的打算,像是对待家禽一般,鸡生蛋、母猪下崽——土元神传给下一代。越多越好。

多卑贱的自己。

传宗接代的命运对于人们来说,或许与动物没什么区别,但人们比动物多了爱情,可是要是没有呢?

一群人关在屋子里,被命令行动。

霍青娘没有读过书,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说,那就是比刀割在身上疼很多很多。

她甚至从未见过那个男人。

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来历。

兴许母亲或者父亲,是个土元神的拥有者,于是有了她。

这世上可能有很多个霍青娘,但在这一刻,只有这个霍青娘哭了。

她本来是什么都不懂的。所有孤儿睡在一间大屋子里,屋顶会漏雨漏风。男孩女孩会抱住对方,不分性别地取暖。长到十五、六岁的孩子们会一起站在小河里洗澡,身体全部是干瘪矮小的。

外出执行任务,霍青娘看见了疼爱后代的老人、教育孩子的妇人、田地里劳累的汉子……原来孩子们会大声读书,说书人的故事里有梁山伯祝英台,而自己有的,是“神仙”的法力。

本命元气分上、中、下三等。霍青娘是下等。

也多亏自己是下等。

光义会每隔一段时间,会收入新人。

名叫“李染生”的男子成为了新任左使。

“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但是你必须做到一件事。”李染生伸出来橄榄枝。

当时的霍青娘,不敢回答,但凡逃跑的人,都会砍掉手脚示众。

一个两个的高手死掉,对背景庞大的光义会来说,不足挂齿。

普通高手,犯错误,**便**,五行元神者却不可以死,他们是最珍贵的走狗,做错了事情会求死不能,余生只能在快速衰老的过程中,继续效忠光义会。

因此,霍青娘沉默了。

为了帮苹找一名合格的护卫,李染生精挑细选大半年,所以不会任由她沉默下去。

左使大人喝了口淡茶,道:“是这样的,我有个妹妹,她叫迟苹果。你如果发誓用生命保护她,我会给你自由。”

“自由”这个词,霍青娘是第一次听到,她却在一瞬间领悟了。

缥缈而令人疯狂的东西,像是断线的风筝。

给谁卖命不是卖?

左使李染生考虑的则完全不同。他看中的是霍青娘的品行,或者说,是蠢。

快要三十岁的女人,却谈不上什么城府,这样的人最好控制,也最懂得感恩。再加上霍青娘属于下等资质,想要满天过海地带走,还是相对容易的。

另外还有一点,霍青娘和苹有点相像,同样的沉默寡言,眼神木呆呆的。说不定苹会很喜欢霍青娘。

各取所需,倒是挺划算。

霍青娘同意了,这是更改命运的机会。

尽管光义会为了让他们生下本命元神的继承者做了许多努力,但她依然没有孩子。

执行任务有许多次机会接触到大夫,随便哪种草药吃下去毁了自己都可以。

光义会没有人真的关心她们都身体是否健康,当然也不会帮她们为一点小毛病诊治。

等到他们发现霍青娘无法生育,已经找不出病因了。

等左使大人办好一切,她一路跋涉,最后站在小宅院门前,犹豫了一会儿。

微胖的老妇人正好出门,见了她,笑笑道:“有事吗?”

妇人的两个酒窝深深的凹陷。

两人互通暗号,霍青娘见到了自己发誓要保护的女孩。

她依稀从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不知道父母何人,对日后没有打算,不善言辞,有着“神仙”的力量却活在世界的角落……

但苹总归是有和霍青娘不一样的。霍青娘效忠光义会,小半生麻木,苹听从哥哥的指挥,找不到自己的方向。苹比霍青娘活的幸福。

人生道路上,我们会在某一天发现那个和自己很像的人,走过同样的轨迹,面对相似的黑暗,这时,有两个选择:

“一是,既然我已经毁了,你也不要变好。

二是,我已经毁了,不要再有人和我一样了。”

将迟冉交代的小册子按时送到,霍青娘每日深居简出,苹外出她便偷偷跟着,苹在家她便待屋子里打坐。

相安无事。

随着三人熟悉,霍青娘跟苹学了些字,慢慢地可以自己读懂书房杂记。她把过去执行任务的经历与书本融合,逐渐整理出现在世界的样子。

从一百年前开始,三国的奇能异士有了神奇的变化,成了大致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类人,但人数根本不及总人口的万分之一。

临国水元神拥有者居多。

砂国则是土元神,而霍青娘,正是来自砂国。

曌国杂乱,金、水、火、土皆有。唯独没有木元神。

世界如此神秘,它从不解释什么,人们便为之倾倒。

霍青娘是命运的眷顾者,也是无辜人。

如今的她回首过去,一无所有。哪怕是自己的故乡——砂国,也只记得黄沙吹袭,饥饿的童年掺杂褐色的泥灰覆盖在长时间不洗澡的躯壳上,潜移默化地影响她作为人的一生。

教苹武功,引导苹使用火元神,现在,她要警告程三。

拔刀后,霍青娘等苹踏入小院后,她跃出围墙,拦住程三。

程三不适合苹。

他不识几个字、家里穷、不会武功不能保护苹……我们本不该这样去评判一个人真正的好坏。但林婶作为过来人,只能猜测这个男孩潦草的未来。

今天,霍青娘并不是要杀了程三。她打算给小混混一点警告而已。

林婶觉得程三不适合苹,找霍青娘唠嗑,说的多了,霍青娘亦是如此认为。

刀光照在程三的脸上,他吓的后退。

之后的,大概便是一些俗套的剧情了。

佩花嫁人前一天。

苹出门时,林婶拦住她:“是去见佩花吧?拿着这个。”

她递给苹一匹花布,让苹送给佩花。

“谢谢婶。”

苹原本是打算,去集市上现买的。

佩花的屋子。

“这个,林婶给你的。”

“好看。”佩花眼圈发红,她朝苹笑了笑,“你明天一定要来。”

“嗯。”

她俩不说话了。佩花低头抚摸鲜艳的布面。

“苹果,你喜欢程三吗?”

苹的眼神瞬间疯狂了。

“苹果,你别那样看我。我喜欢的是程三的哥哥,程二。”佩花笑了笑,“我之前想,有一天你叫我嫂子,会不会感觉不好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