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04章 使坏的感觉

荣安必须承认,荣华用物质、关爱和对娘的帮助来取信自己,或许在此刻的自己看来是反复的笑话,但对于前世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来说,是绝对有效的。

比如此刻,荣安正顶着一个繁复的发型。

单看发型确实精美华贵,可偏偏配上的是荣安没完全长开的巴掌大瓜子脸。如此这般,上宽下窄,完全就成了个不伦不类。

荣安是一眼都看不下去,可偏偏鬓边还被插上了两朵鲜艳的海棠。

自不是荣华眼光有问题,而是她就是要让自己如猴子穿了戏服,成那生生的笑话!

若不是来了湖边,就自己屋里那小铜镜,照了头顶照不着脸,自不会发觉这丑态毕现,只怕还得顶着这个头不愿拆掉,四处美上个几天。

可就如此模样,从荣华到丫头们,都还在异口同声赞她美。一张张笑颜下藏的,分明都是鄙夷。

荣华又从自己鬓间取下了一支珠花,给插到了荣安头上。

“这是外祖母赏的,别看这珍珠个虽不大,可穿编起来也是繁复,又胜在一个别致,也是此刻最时兴的了。正好配妹妹。”

“多谢姐姐了。”

荣安将头又是低了低。果然是在骗没眼力的二傻子,不过这区区几十文钱的珠花来让十四岁目光短浅的自己欢天喜地也是足够了。

“姐姐放心,这么好看的珠花,妹妹一定好好保存。”荣安一把拉住了荣华。“姐姐这么好,可我却没什么好东西可以送姐姐。就把我这一片心意给姐姐吧!”

荣安大方递出了手里编了很久的那个花环。“来,我给姐姐戴上。我可编了两刻钟了,手都被这藤给割了,姐姐不许嫌弃!”

这一次,她终于瞧见荣华的面颊抽动了起来。

嗯,要不然她忙乎这么半天做什么呢!

自是给荣华送份礼。

多美……艳的花环。

大朵大朵娇艳欲滴的紫红色大花配上碧绿的大宽叶,一边还缀了两朵亮黄色足有碗口大的牡丹花,简直让这个花环俗气到令人发指。

再配上她今日湖蓝色镶金边的着装,让被大片亮色覆盖的荣华几乎有些抓狂。

“好看!我记得姐姐最喜欢牡丹,这个正好配您!”

荣安这次,是真心大声笑了起来:

既然是凤,自不会嫌弃牡丹。既然要做二傻子,既然要做睁眼瞎,既然不能反抗不能暴露,那就一起呗!我可以做傻子被愚弄,可你呢?也逃不开村口傻妞翠花的命!既然你不能说不,那便一起造作吧!反正我是乡巴佬我不亏!反正你是传说中的凤身你比我更难受!

荣安紧紧拉住了荣华的手,“姐姐,你真好。”

“……”荣华对湖面映出的自己只觉恶寒阵阵。不行,不行了。这河边她也待不下去了。“安安,时候不早了,府医还在前边等着,咱们带他去瞧瞧姨娘吧。”

不过,荣华话没说完,身后便响起了一阵狗吠。

一群人尚未反应过来,只见眼前一花,黑影闪过。

庄上大狗阿黑已经狂吠着冲两人方向扑了来。

荣华一惊,第一反应便将荣安推去了前边。

荣安低低呵了一声。真真好姐姐!

“阿黑,怎么了?不许放肆。”荣安应景地喝了声。

不过,非但荣安这一声喊停没管用,阿黑还直接绕过荣安冲着荣华过去了。

荣华吓坏了,自是转身就跑。

下人们一惊,终于回神,纷纷跑来帮忙。

可那往日对自家人性子温和的阿黑却如同疯了一般,瞪着一双凶狠的眼珠子,目标只有荣华一人。

就荣华那细胳膊细腿,才刚一转身还没来得及开跑,后裙摆便被阿黑拍了一爪子。

“啊————————”荣华惊恐的尖叫刺人耳膜……引得林中雀鸟四起。

而被掠过的荣安则正在撇嘴,作势慢了一脚。

这才是她要来河边的缘故,不来河边,哪来阿黑的登场之机?

庄上养了不少鸡鸭,附近又全是山,为防飞禽走兽,养了好几条大狗。

这些狗平日里都在庄子外围活动,是不被进入庄子里的。所以她带荣华引了出来……

前天荣安在河边叹气,刚好就看见阿黑在玩它最爱的那根大肉骨棒,后来她又发现,阿黑玩够了后偷偷把棒骨给藏在了这河边大树下。

知道荣华今日午后会来,荣安实在手痒。

一个时辰前,趁阿黑到后门吃饭,她便来河边把阿黑的棒骨给刨出来偷走并扔进了河里,随后将先前从荣华那里要来的香露给一股脑全倒在了那坑里,又将坑给填上了。

荣华的香露是廖家特意为她定制的,高贵典雅,与众不同,留香时间还长,荣华喜欢的不得了,出门是一定会抹的。先前荣安眼红,巴巴求了,荣华才忍痛拿出来用过的小半瓶送了荣安。

荣安猜想,按着阿黑的习惯,午后晒着太阳玩弄棒骨是最幸福的事了。阿黑一定会发现它的宝贝没了……被取而代之的,将是浓重的气味痕迹。

只要阿黑不太笨,应该一定会想到是香味的主人偷走了它的骨头。

夺爱之恨啊!

阿黑一定会有所表现吧?

当然,算计动物,变数太多,荣安并不确定能成功。

她只抱了五分希望。

但她还是努力提高成功性可能了。

要不然她何必梳头时一会儿喊疼一会儿乱动,一个头足足梳了近半个时辰,总算等到了阿黑。

而阿黑,一点没让自己失望,迅速就锁定了那香香的目标并发动了攻击,又或者说,是要去荣华身上找它的宝贝。

话说荣华后襟被狗一抓便惊了一下,左脚踩了右脚,一下摔倒了。

眼看阿黑要扑上去,荣华的丫头只能捡了石头砸去阿黑脑袋。

阿黑吃痛,扭头一阵狂吠。

荣华抓到机会,手脚并用,狼狈起身就跑。

阿黑知道上当,再次追去……

几个丫头畏畏缩缩追着赶着狗,而阿黑则始终紧追荣华不放。

荣安倒是没想到,虽远远有不少人闻声而来帮忙,但阿黑更是不弱,它的同伴们听到它这一串吠,已从四面八方跑来支援了。

人哪里跑得过狗,声声狗吠比炮仗还响,就连荣华又哭又喊的尖叫也被淹没了……

荣安作势无力地阻止了几把,最后决定装作吓傻在原地算了。

可端庄华丽的高贵小姐化身村口傻妞,不但被一群狗追得走投无路,抱头鼠窜,还被扑倒在地,尖叫连连,实在太好笑了。

一圈人狗乱做一团。

而荣华终于从棍棒下被解救。

可被丫头搀起的她妆容全花,一身是泥,衣衫被撕咬个破烂,身上还被抓了多道口子,哭嚎久久不停,哪里还有半点凤体的庄贵模样……

狗被赶走,可荣华见血受伤,唯恐破相,更是尖叫哀嚎不止。再一想到适才的丑态百出,只恐变成人生污点,荣华实在接受不了,翻着眼皮便倒了下去……

无人关注的荣安实在憋不住笑了,只能抽抽着转身,拿帕子遮脸,装作抽泣以掩饰颤到不能自已的双肩……

可。

“噗!”

一声笑却是在她头顶响起。

笑荣华,还是笑她的装腔作势?

“谁?”

她惊恐抬头,却什么人都没发现,只瞧见微微抖动的树枝……

再一观察周围,也确实没找到任何踪影。

错觉吗?

不管了!反正目标超水平达成了。

荣华经此一吓,三天之内怕是不能恢复。那便不能去听星云大师讲经了。而对容貌在意的她,更得躲在家中养伤,只怕短时间内更不敢来庄上了。

荣安也不用担心会有后顾之忧,狗又不会说话,还能告诉谁来河边找线索不成?真找来,那香气也早就挥发地无影无踪,连气息都不会留。与自己何干?

而且这庄子里外大多是夫人的人,这气可没法撒,若闹大了,还是显得夫人她自个儿无能。

舒坦啊!

原来使坏的感觉,这么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