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鲜血流淌

边珩夸奖林时茶可爱鬼,两人说了会儿话,边珩才若无其事的弯腰,与她额头贴着额头:“有没有不舒服。”

林时茶一怔,下意识抿了一下唇,两秒后才重新扬起笑脸:“没有啊,你是不是看到我家的药瓶子了。”

边珩:“我查了一下,百度百科上说不是什么大病,似乎是小病,我还松了口气。”说着他夸张道,“要是什么绝症我可要怎么办。”

而且通过林时茶那些奇怪的画,边珩也能知道她可能心理方面也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这个认知让边珩的心理更加沉重了几分,他从不知道茶茶身上有这么多毛病。

林时茶听了,摇头:“没有,我没有不舒服。”

“那就好。”边珩直起身来朝她笑,“下半场要开始了。”

林时茶点了点头:“希望夏季运动会开始,你也能替咱们学校拿第一哦。”她笑的弯起了眼睛,有风吹拂过来,她额前的刘海也在微微摆动,单纯而美好。

篮球赛结束之后,学校就开始为接下来六月份的四校运动会做准备,运动会事宜很大,今年的运动会就要去艺校参加,去年则是在霍以南所在的三中。

林时茶还挺期待的,因为她没有去过沈默的学校,据说艺校里长得好看的男生女生很多,上次校花校草评选大赛百分之六十的学生都是艺校的。

四校校花由林时茶摘得,校草则花落沈默身上。

这倒不是说其他三个人不如沈默帅,而是他们名气普遍没有沈默高,沈默的女粉丝太多了,相对比来说霍以南和边珩都属于那种安分的男生,迟醒虽然人气也很高,但他本人无意拿什么校草,别人还生怕投了他惹他不高兴。

举校都可以去艺校围观颜值最高学校的学生,联校bbs上都热闹了好一阵子。

林时茶还在球球上跟白笙鹤闲聊这件事情,问白笙鹤有没有报什么运动项目。

白笙鹤:有电竞么?

林时茶回了个呆愣猫猫脸:没有呢。

白笙鹤:那不报。

白笙鹤聊天语句简短,而且每句话后都跟的有标点符号,显得极为认真。

俩人聊了会儿,白笙鹤就干脆直接:上号,带你打游戏。

林时茶高兴的回了句好,飞快登陆账号并且跟白笙鹤开了组队麦聊天。

林时茶问:“鹤儿,你为什么取这个id啊,跟你的气质一点都不符合。”

白笙鹤语气顿了下,似乎也是感到很头痛:“取什么id都显示已经被占用,我就随便按了几下,居然成功了。”

显然白笙鹤也不是很喜欢这个id,但是现在游戏内两个字的id已经很值钱,更别说这个id还是她名字的一部分,她一旦改了就会有抢注这个id,到时候她想改回来还要掏钱。

不说这个,就算她不想改回来,看着别人顶着自己的名字,也不是很舒服。

俩人打完一局刚出来,林时茶就收到了迟醒的信息:带我一个。

他游戏也在线,林时茶跟白笙鹤说了一声,白笙鹤同意了。

迟醒一进去也开了麦,大大咧咧毫不避讳:“白笙鹤,你带我家小可爱打游戏也不打排位只打娱乐局什么意思啊。”

白笙鹤很淡定:“我乐意。”

白笙鹤看了一眼迟醒的游戏id,似乎反应过来了,不过她没表现出来,反倒嘲讽:“非主流。”

白笙鹤嘲讽迟醒id非主流。

迟醒差点跟白笙鹤在麦里骂起来,林时茶一看,迟醒id正是:心予茶茶。

但白笙鹤也清楚,用这种id,摆明了拒绝游戏里一些女生的撩拨,再看他铁定几个赛季都是单身狗,洁身自好,不在游戏里泡妹子。

“有本事你带飞啊。”

“比你能带飞,你带啊。”

“你不服什么,你带她上荣耀王者啊。”

“我带就我带,你不说我也带,你算个[哔——]”

“solo啊,说话这么足,来啊。”

“我靠?我怕你不成?来啊!”

说来就来,林时茶都懵逼了,那俩人去solo了,林时茶一个人呆着看着游戏页面等他们solo回来。

闲着无聊,点开了迟醒的主页来回翻看,不看不要紧一看还稍微吃惊了一下,看迟醒好像也不怎么经常打游戏,自控力挺强的,但他游戏id下方居然悬挂着一个大大的国服牌子。

国服花木兰。

林时茶发了会儿呆,他主页展示的英雄皮肤动作流利帅气,英雄语音也格外霸气有力:“执长缨,此生同,争霸黄权划封侯!”

难道他就是白笙鹤在游戏里对她说过的那种路人王么?

想了会儿,十分钟不到俩人回来了,一问才知道俩人solo彼此最拿手的英雄,前面七八分钟居然都没有一血产生,彼此谨慎又紧张,直到第九分钟白笙鹤拿下了迟醒的人头,获得了胜利。

林时茶得知这个结果毫不意外,笑出声,“鹤儿很厉害的,以后可是要去打职业比赛的人,你个业余的当然打不过她呀。”

迟醒:“嘁”了一声,“五局三胜制,我肯定能赢她。”

这点白笙鹤居然也赞同:“恩。”

迟醒为了带林时茶,第二天专门开了个小号,每天晚上一到九点钟就开始带林时茶双排,一周之后成功将林时茶带到了钻石,到了这里之后林时茶明天吃力,因为她本来也不会玩。

迟醒也没介意,自己要了她的账号跟密码说:“我给你打。”

林时茶问:“那你给我上了王者,我还是不会啊,到时候队友骂我怎么办。”

“那多简单,一进游戏先屏蔽队友发言,自己玩的快乐就行了,你掉多少我第二天白天都给你上回去。”

林时茶嘟囔了两声,才答应了。

迟醒就是典型的双标狗,自己玩游戏队友菜一点绝对口吐芬芳,一遇到林时茶统统变了规则,不过也是因为林时茶的缘故,也稍微能理解队友为什么菜,再遇到这种情况,也就不吭声不骂人了。

游戏打完,林时茶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就一阵头晕目眩,她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居然流鼻血了,她一怔立马仰起头,趁着林春华没注意去了洗手间,并把门反锁。

镜子中的她脸色苍白,她微微呼吸着,鲜血流淌,沾湿了她的衣服,她手放在洗手台上逐渐用力,手背孱弱的露出青色的血管,眩晕感加强,眼前一黑。

视野中的镜子逐渐上移,眼前忽明忽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时茶才恢复意识,她看了看四周,原来自己正无力的瘫坐在洗手台旁边,鼻血已经止住了,睡裙却已经完全不能看了,她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茶茶……我刚才叫你你没吭声,是没听见吗?你在厕所干吗呢?洗澡吗?”

外面传来林春华的声音。

林时茶努力回复了些精神,大声回答:“我刚洗完澡,洗了衣服就出去,奶奶您先睡吧。”

林春华应了一声,就关了自己的卧室,玻璃门外的光线顿时消失。

运动会结束后,就应该休学回家了。

否则在学校绝对会露出端倪。

林时茶这般考虑着,费力的扶着洗手台站起来,打开水龙头洗了洗脸颊,她去了浴室直接把睡裙脱掉丢在地上,花洒的水顺着砸在地上,睡裙被打湿往外淌水红色的血水。

林时茶只是把头发弄湿,就关了水龙头,做出一副洗完澡的模样。并随手把睡裙上的血迹洗干净搭到阳台上。

只不过半个月没吃药,就来的这样快。

不过她并不觉得太不甘,能多陪一程奶奶,已经很幸福了。

林时茶擦着头发坐在床上,但是应该……应该要好好道别。

耳边呼啸而过海浪声,林时茶一阵恍惚,想到了大海中摇晃着鱼尾的美人鱼,她知道自己这是幻听。

幻听过后就是耳鸣,持续了五分钟才结束,林时茶湿着头发仰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的,林春华喊她她才醒。

林春华给林时茶整理了一下衣服:“今天不是四校运动会么?虽然报不了什么项目,但跟过去玩玩也是可以的。”

“恩,我知道了。”林时茶乖巧状。

早上八点整,一中老师带领着学生到了艺校门口排队,他们到的时候隔壁的二中和三中也已经到了,因为每个学校人数也不是特别的多,跟市区的高中比不上,所以进去的速度也挺快的。

林时茶看到了迟醒,迟醒站在最后面在寻找林时茶的身影,两人相视而笑,迟醒比划了一个进去后见的手势,林时茶点了点头。

三中的队伍里,谷茵蹭到了霍以南旁边,戳了戳他手臂,“哎,我看到她了。”

“她可在跟迟醒眉目传情呢。”谷茵讲着悄悄话,偷偷斜睨那边。

霍以南收回手臂,一脸淡然:“放尊重点,在外少谈私事。”

谷茵差点被自己口水呛住,没好气一爪子拍过去:“尊重?私事?怎么不闷.骚死你。不就是这会儿人多,提起你的心上人你害羞么。”

霍以南冷冷的看过去。

谷茵摆了摆手,笑眯眯:“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还不行吗。”她干咳了一声,“看我的。”她撸起袖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

霍以南:“……你干嘛去?”

“我去欺负她两下。”谷茵清了清嗓子,自语了一下,“盛气凌然怎么表现来着,哦这样。”她变了好几个调子,甩头就雄赳赳气昂昂起来。

霍以南没抓得住她,脸都黑了。

人群一阵骚动,林时茶被人扯了一下手臂,才收回看向迟醒的目光,跟着旁边人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三中校服的女生朝这边走过来,她留着齐腰长发,发尾卷了两下,眉眼精致明艳。

妆容服帖,眉毛、眼线、红唇无一处不精致。

周围有人认出她。

来人抱着手臂站定,微微俯身了一下逼向林时茶,“你就是林时茶。”她纤长的眉眼来回扫着她打量了一圈儿,“也不怎么样吧。”

林时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就你这张纯良的脸引得我家霍以南动心啊,”她轻轻蹙眉,用挑剔的目光看林时茶。

四校名人都喜欢林时茶,这不是什么秘密,早在联校bbs传遍了。

“关你什么事情呢?”林时茶奇怪的问。

“关我什么事,我跟他青梅竹马,把我的人半路截胡抢走,你说关不关我的事情。”她似笑非笑,单手捏着林时茶下巴抬起。

周围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看戏。

二中那边,迟醒终于也看见了这一幕,当时就火了,却比身边的人死死拦着:“哎哎醒哥醒哥,女生的事情她们自己解决,您又打不了女生是不是。”

林时茶恍然,看了会儿她,才说话:“你喜欢霍以南。”

那人本来是直接承认的,但没防备听到这句话诡异的停顿了两秒,才点头:“对!”她刻意抬起下巴做出一副嚣张的模样来。

“哦……”林时茶想了一会儿,“那我把他让给你。”

“那当然,把——”她理所应当的说了半截,硬生生卡住,立马看向林时茶,只看得见她自然的脸颊,“让给我?!!!”半是生气半是诧异的反问。

“对,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林时茶眨了眨眼睛,真诚的发问。

她像是愤怒了,放开林时茶就骂了句:“有病啊你!老娘当你.妈的朋友,我脑壳没病好不好!”

林时茶一愣,“我妈妈的朋友……你口味挺重的。”她由衷的敬佩她。

她像是被林时茶说的一噎,又气又无语,掉头就走。

“你叫什么名字啊?”林时茶在她身后追问。

她头也不回:“你算个什么,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几乎是吼着说出去的。

正巧远处有人喊她:“谷茵,老师喊你归队!”

谷茵脚一歪差点摔倒,气呼呼的,没什么比当场打脸更丢脸的了。

“哪个谷哪个茵?”

没想到身后的林时茶居然还追问了一句,谷茵都崩溃了。

八点半了,三所学校都跟着入校,跟着排列一队一队的学生到了大型操场的座位。

运动会开幕式四校校长讲话,然后是艺校的人上台表演节目,也不过是一个半小时,过后运动会正式开始。

其他四个人就都围了过来来找林时茶,实际上这是距离广播台翻车之后,这四个人第二次齐聚会面。

是很神奇的。

迟醒跟沈默前些日子已经很和睦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再次冷怼起来,气氛中也充满了冷寂。

霍以南还在三中的坐席,林时茶去找他的,霍以南看到她一直站在下面被众人看,无奈之下只好下去接她。

见面的第一句,就是:“谷茵已经把你说的话告诉我了。”

林时茶哦了一下,“那你同意吗?”

“你把我当什么了?”霍以南反问,他没有说那是谷茵开玩笑的,就是故意刺激她吃醋的,结果她倒是没吃醋,还大方的要把他拱手相让。

“没当什么啊。”林时茶自然而然的说着,顿了顿才说:“霍以南,你找个周末去把纹身洗掉吧,谷茵长得不是挺好看的吗?而且她也喜欢你呀。”

她未说出口的话是:你答应她吧。

霍以南沉默了会儿,“你怎么了。”

“恩?”林时茶不解。

“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霍以南嘲讽的说,“从前不想失去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就算不交往也要扒着哪一个都不放弃,过分又残忍,你现在是怎么了。”

林时茶听着没说话,似乎在顺着他的话想些什么,过后露出一个纯净的微笑,“因为,我运动会之后就要转学了,到时候就不能跟你们在一个城市了啊。”

“我可以到别的学校再寻找真心喜欢我的男生。”林时茶理所当然的说着,放开了扯着霍以南衣角的手,“这样不好吗?”她问霍以南。

霍以南被林时茶的话震到,不知道是因为她要转学了震惊,还是她话的内容太过于婊。

“你们在说什么。”迟醒的声音出现在林时茶身后,语气不善。

林时茶转身看去,边珩、迟醒、沈默居然都在。

沈默朝林时茶咧开嘴角露出一个灿烂可爱的笑,摆了摆手。

霍以南冷着脸,“不关你的事。”

这是霍以南第一次说话这么有戾气和针对性,到是让边珩和沈默同时愣住,迟醒却是气笑,“怎么不关我的事情。”

迟醒走到林时茶跟前,“她是我的。”挡住了林时茶的视线。

林时茶往后退了一步,沈默眼看迟醒和霍以南似乎要打起来了,气氛剑拔**张的,边珩也感到头疼,揉了揉额心:“哎,你们说话就说话,都冷静点。”

“滚!”迟醒推开边珩。

沈默:“哥,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吧。”

林时茶神情恍惚了一阵子,耳边他们四个人的声音有些不真切,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就像是有一张鼓面贴着她的耳朵,阻挡了她的听觉。

幻听再度来袭。

一丁点儿的声音都像是尖锐的利器滑过的声音,耳鸣让人眼花恶心,海边的美人鱼用自己的鱼尾巴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海边的礁石。

嗓子发干发疼,鼻子也热了起来。

林时茶迅速转身,抬起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往外走去。

“茶茶……你……你去哪儿?”

是沈默的声音,犹豫和奇怪的问着。

往外走的女生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加快了步伐,脚步略微有几分虚浮和不正常,自己的心跳声是如此的响亮,她觉得自己除了心跳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周围,什么都没有了。

忽的,有人扯住了她的手臂强迫她转过了身子,她没有防备,捂着鼻子的手被人扯开,她看到了鲜血,入目的是迟醒和他身后的人

惊恐的情绪在心底泛滥成灾,她尖叫出声,用力推开迟醒开始往外跑。

被看到了。

没跑两步脚一软直接摔倒了地上,意识骤然降落坠入黑暗。

“天哪好多血啊!”

“林时茶流鼻血了!”

“她一张嘴,嘴巴里也有好多血,太吓人了吧。”

“你们看她脸色,白的跟纸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