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9 章

上帝一时语塞,如果不是为了黑暗神格,他可能鲜少会踏入这片被他遗弃的地方。

地狱本是他创世时不小心用不完整的黑暗力量创造出的残次品,与天堂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了。最初的地狱就是作为天使的流放之地而存在的,然而被流放的天使极少能重拾信仰回归天堂,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黑暗迷惑最终魔化了。因此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封印了地狱的出入口,不再把其作为流放之地。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堕天使和地狱的原生魔族们在经历了无数杂交变异之后,都早已没有了原来的样子,从此形成了地狱种族泛滥的现状。而那些魔族的后代们被黑暗力量所迷惑,笃信黑暗神,却早已忘记他们的先祖也是由上帝创造的了。

不过这些上帝都不在乎。信奉他者,他会庇护他们,不信他者,他也愿给他们生存的机会。

“吾还没有想过。”上帝说。

“既然您还没有想过,愿意考虑一下我的意见吗?”路西法抬起头,目光和沉吟中的上帝的碰在了一处。然而他并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反而死死地盯住那金眸。

一瞬间,双方都从对方的瞳眸里看到了自己。路西法的精神力悄无声息地释放开来,锁住了黑暗神。

这样的盯视无疑是对神祗无声的挑衅,路西法以为黑暗神会为此震怒,然而当他要窥探神灵的意识之时,眼前却展现出一片浩渺壮阔的空间。

那空间平和而宁静,并非全然的黑暗。

有光芒在黑暗中诞生又熄灭,是一副生生不息波澜壮阔的图景。

面对如此浩瀚的景象,路西法被吸引般地想要窥探更多。不知不觉,他的精神更加深入,仿佛忘却了身处何时何地,只顾着在浩渺的宇宙中穿行。

然而他隐约明白,就像天使和魔族会在混沌中迷失一样,自己的意识也会迷失在这一片宇宙之中。只是当他发现这点时已经晚了,如同已身处宇宙的中心,他不知怎样进来的,也不知该如何出去。无声无息间,他的意识已被黑暗神牢牢地包裹住了。

意识到彼此精神上的差距,路西法的心中不免低落,却也有一丝丝的兴奋。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了解神,窥知他的博大和力量。在这之前,上帝用圣光遮蔽着自己,他只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却根本没有机会窥知他分毫。

轻轻地合上双眼,路西法的灵识就在这片黑暗中浮沉着,保持着绝对的沉静,似乎在等待一个契机。

突然他睁开双目,一股无形的风暴席卷了黑暗的中心,明灭的星辰碎了,实质般的黑暗渐渐变得稀薄,如同阳光下的雾气一般被蒸发殆尽。

一切在他的眼前清晰起来。他清楚地从黑暗神的金眸里看到包裹了自己的黑暗正从身边退去,他的意识又回到了本体。

等到幻象全部消失,路西法才发觉自己的发根已被汗水浸透了。他的意识被黑暗困了许久,现实中却不过一瞬。但这一瞬间的消耗是巨大的,如果换作中低位阶的堕天使,很可能会在浩瀚的神识中彻底迷失,失去自我,或者灵识彻底被神毁灭,变为行尸走肉,然而他只是精神上萎顿了一些,算是情况极好的了。

天使和魔族都说他是力量最接近神的人,但只有他明白,造物和神的差距绝非单纯的力量,还有许多许多未可知的东西。

“你还在怀疑吾吗?”上帝摆脱了路西法的凝视。

“不……”亲自见识了黑暗神的精神世界,路西法不得不彻底信服了黑暗神的身份。他的目光陷落在水晶吊灯的光芒里,嘴角神经质地扯了扯,说不出是在笑还是失落,“神曾说黑暗神已经**,难道他欺骗了我们?他真的欺骗了我们?为什么?为什么……”

路西法深深埋下头,原本他对黑暗神的身份的最后一丝疑虑消失了,当事实告诉他他面前的真是神祗的时候,他所感到的只有笃信而又被背叛的痛苦和无力。

“他没有骗你。”上帝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对路西法撒谎,沉默了一会儿才慎重地回答他,“因为他也不会预见到吾会复活。”

黑暗神的话让路西法的心里好过了许多。虽然早已与神**,但他从心底里不希望上帝曾骗过他,毕竟他们之间也有过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他从没提起过,但那些崇敬与仰慕的心情却都是真真实实的,并没有半点虚假。

“真感谢您能这么说。”路西法侧头的一瞬,眉目间流动着难得一见的柔软。不过他很快就找回了平时练达冷漠的状态,让人以为他刚才的柔软都是错觉。

“关于魔族禁*欲的事……您觉得……”想起来见黑暗神的目的,路西法试探着回到最初的话题。但和来时相比,他一点儿把握都没有,刚才他一时冲动挑衅了黑暗神,现在对方完全有理由拒绝他所有的请求。

路西法暗暗为自己的冲动懊恼。在黑暗神的面前,他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另一位神祗。他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如果黑暗神不愿更改决定,那么也只好委屈魔族禁*欲了。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黑暗神眨了眨眼,说:“好,就按你说的办吧。”

黑暗神的爽快让路西法颇为意外,由衷升起一丝欣喜和恭敬,“既然这样,我替魔族们谢谢您。”

正事说完,路西法便向黑暗神打了招呼准备回自己的偏殿去。刚刚的一瞥之下他领悟了很多信息,如果黑暗神有如此博大的力量,那么上帝就是和他同等量级的存在,从前他总是想知道上帝的力量到底如何,现在终于有了个大概。

然而刚从王座上起身,他就感到一阵眩晕。大概是刚才消耗太多精神力导致的。他的身体微微地晃了晃,想要借助王座的扶手稳住自己,不至于在黑暗神的面前显得失态。然而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王座的扶手,就被黑暗神抢先一步握在了手心。

“你怎么样?”黑暗神的语气似乎带着关切。

路西法脚步不稳,错愕之下,被黑暗神顺势一带,竟跌坐在黑暗神的怀里。

路西法的脑中突然“嗡”地一声,原本就晕眩得厉害,此时更觉得眼前漆黑一片。

然而知觉本是奇怪的东西,越是视线受限,其他的知觉越是灵敏。

隔着衣袍,他清晰地感觉到黑暗神手心的温度和厚实的胸膛。甚至神祗吐出的气息正轻轻地擦过他的脸,落在他的下颌上都清晰可辨。

路西法深深地喘息着,只能尽量地和黑暗神保持距离。

黑色的长发拂过上帝的肩头,传递着熟悉的气味,因带着一丝潮气而显得愈发浓郁。属于路西菲尔的味道。

嗅着路西法的味道,很少回忆过去的上帝也忆起了过去。

很久很久以前,路西菲尔不仅是他最得意的造物,也是他最好的学生。

那个时候,他经常把路西菲尔叫到自己的座前,给他讲解空间的构造以及这世间的一切。在事务处理完的时候,路西菲尔就会独自到红海之滨磨练自己的意志,练习新领悟的魔法。魔法的强弱,不仅来源于天赋,也要靠不断的练习和领悟。

那个时候,他会从云端眺望天使练习魔法时的身影。有时也会忍不住来到他的身边,亲自为他示范魔法的用法。他不得不承认,路西菲尔是个很好的学生,也是他最好的助手。

红海的海浪一层连着一层,永无止境,连绵不绝。

在意念和魔法的带动下,所有的一切都在路西菲尔的掌控当中,浮光掠影在天使的身边徘徊,波涛海浪在他的脚下翻涌。黏腻的海风吹打着炽天使金色的长发,翻动着洁白的袍裾,天使本身却静如止水岿然不动,动与静达成了完美的契合。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喜欢默默地站在路西菲尔身后,让海风送来天使发间的香气,伴着些微的潮湿凌乱地撞进他的圣光之中,摩挲着他的脸。

有的时候,他会让发丝就这样摩挲着,有时,他也会替路西将长发拢起,在脑后扎成一束。

忆起这些,上帝无波的心底突然产生了一丝涟漪。路西的确只是自己亿万造物之一,只是这世界的一小部分,但自己的确如此地喜爱过他。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会……

神识微微一动,上帝抚上路西法的长发,指尖插入黑色的发丝之中,仿佛想要帮他挽起长发。两人拉近了距离,上帝的嘴唇就若有若无地碰触到了路西法的耳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