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9 章

因为大清早那匹巨狼的出现,此时此刻的主城区可谓是相当的热闹。

不得不说,经过昨晚加今早那么一闹,画屏加惊鸿的组合在云天城中已经名声大躁,但凡是这组合的俩妹子,走路上都容易被多看两眼,就像在猜测她们是不是当事人一般。

好在各职业的装备并不限制只能该职业穿戴,只要不嫌丑,天悲的钢铁猛T们甚至能够穿上画屏的小裙子,拿起画屏的小皮鞭和小扇子——只不过是装备属性完全不会生效罢了。

好不容易甩掉了一堆小尾巴,苏末可不想再被当做珍稀动物围观。

为了低调行事,入城后她特意拉着顾停云躲进了一座高塔,在确认没人目光追随进来后低头翻起了背包,没多会儿便收起了原本的武器,换上了一套琴音的垃圾装备,并装模作样的掏出一把琴背在了在身后。

顾停云见了,也有样学样,藏起弓斧,将那把冲霄的小破剑佩在了腰间,而后在苏末的注视下,小声问道:“我……我是该换冲霄的衣服吗?”

苏末点了点头,道:“不过我手上没有多余的冲霄装备,龙棘的倒是有一套,你把剑换**就……”

话音未落,便见顾停云已是一袭红衣腰佩剑,长发被束带束作马尾,整个人看上去既干净利落又风姿飒爽。

“看上去会奇怪吗?”顾停云从小到大就没穿过这么红艳的衣裳。

从前师兄们说过,女子多在成婚时才穿红衣,这让她下意识觉得这冲霄的装备扎眼了一些,上身后哪里怪怪的,不自信到握剑柄的右手食指都不自觉地拨弄起了剑穗。

顾停云本就生得好看,被这红衣一衬,更是多了几分艳而不妖的美感,苏末一时看得有些痴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在顾停云有些茫然的目光下收回了目光,一本正经道:“不怪,挺好看的,这下没人能认出我们了,进城吧。”

***

这两天不是在逃跑就是在东躲西藏,许是心里作用,顾停云总觉得主城街道危机四伏,走哪儿都万分警惕。

习武之人对环境的变化与旁人的目光总是比常人敏感许多,之前没太警惕都不觉得,此刻警惕起来,顾停云猛然惊觉路上总有人在看她。

“恩公,老有人在看我们。”所以她向苏末靠近了一点,小声道:“我怀疑有鬼。”

苏末淡淡扫了一眼四周,道:“应该就是随便看看。”

千里故人来里知道她们长相的几乎全蹲大牢里了,她们又略作了一点伪装,怎么可能被人认出来?

“随便看看,为什么不看别人,只看我们!”顾停云下意识抓住了剑柄,摆出一副随时准备**的架势——很显然,她又忘记了自己用剑根本打不出伤害。

苏末见顾停云这认真的小表情,嘴角竟不自觉微微上扬了几分,忍不住打趣道:“你好看,当然看你。”

顾停云不禁愣了一下。

她自幼长在山里,见过的人屈指可数,还全都是男人。

她虽知人有善恶美丑之分,却一直不太懂什么模样方称得上“好看”二字。过往和师兄们朝夕相处那么多年,却也从未有听过哪位师兄夸过她好看。

所以,原来她是算得上好看的吗?

恩公这么说,是在夸她?

可是……师兄分明说过,当面夸赞女子容貌,是一种很轻浮的表现……因为夸赞多是为表欢心,是不该轻言于口的。

只片刻的胡思乱想,顾停云便莫名红了脸,扭头望向了别处。

苏末哪里注意得到这些,她一路都在找那种看上去较有地位或学识的NPC,试图想他们询问曲冥楠的所在。

不过不愧是NPC,答案都跟系统统一安排好了似的,基本都是:“城主大人的行踪哪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知道的?”

曲冥楠到底在哪,这是一个十分深奥的问题。

苏末从不是一个会四处逛风景的休闲玩家,她的游戏路线简单而又明确,做完这个等级能做的主线后,每天除了练级就是回交易区卖垃圾,又怎么会知道一个NPC的位置?

说白了,她对撕天的玩法和技巧理解颇深,确实足以被人称作大神,但她对撕天的游戏背景,却始终只是个一知半解的路人。

撕天原是由系列小说改编的游戏,不过苏末对小说向来不感兴趣,以至于玩了撕天五年,却从来没有接触过原著,对游戏世界观的所有了解都来自那些强制观看剧情动画的主线和可以粗略跳着看的支线。

早在撕天贰尚未公测的宣传期,官方就曾说过,撕天贰里每个主城都有只属于自己的独特地貌、风俗人情,以及随着玩家能力逐渐推进的相应主支线剧情。

——每个NPC都可有他的故事,玩家可在游戏过程中多多留意,细心探索。

不过官方说归说,大多玩家根本不会去留意探索的。

每个主城的主城区都很大,虽然对大部分做完当前等级主支线的玩家而言,那么大一个主城,只有复活点和交易区有存在的意义,但这并不代表它的整体范围大得十分惊人。

它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城市,有着无数大街小巷,各式各样的建筑,以及成千上万的NPC——但是偏偏没有**区。

主城这么大,没有任务指示,更没有场景地图,鬼知道那位城主会在哪儿。

两人在主城各处兜兜转转了好久,眼瞅着午饭时间都要到了,还是没有一点进展。

就在苏末头疼之时,一个黑衣蒙面单马尾的小姑娘忽然凑了上前。

“你们是不是在找曲冥楠?”说完,她将双手背于身后,身子些微后仰,言语中满是自信:“我可以告诉你们,不过不是白白告诉的。”

忽然被人凑上来卖关子,苏末下意识先将其下上打量了一下,试探性地回了一句:“你知道曲冥楠哪个职业哪个帮的吗?”

“不就是云天城城主吗?”小鬼遁说着,凑到两人跟前,小声道:“老实说,你们四处找一个NPC,是不是接到什么隐藏奇遇了?”

“是啊。”顾停云想都没想就傻乎乎的说出来了。

苏末不禁扶额,这小迷糊完全不懂何为怀璧之罪。

“果然啊……”小鬼遁眼珠提溜一转,道:“咱们城主大人的位置可偏僻了,我也是太闲了四处乱逛,这才偶然撞见的。”

她说了半天,却只字未提大概方位,明显在暗示什么。

官方不止一次强调隐藏奇遇的奖励十分丰厚,而任务是可以共享,甚至能够在过程中进行截胡的。

正因如此,这一路她都没去问过玩家,一是感觉大部分玩家不会知道,二是怕有玩家起疑,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此刻人家都欲言又止的暗示到这个地步了,苏末自然也不再继续遮掩,开门见山道:“朋友,给个坐标吧。这任务难度特别高,一个人截胡不了,人多了奖励又不够分。你只要给个坐标且不告诉别人,我们完全可以达成合作关系,任务完成后奖励一定有你一份。”

“真的?”小鬼遁露在蒙面外的一双眼瞬间亮了几分,没有人会拒绝奇遇任务,但一句口头承诺显然没什么可信度:“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忽悠我啊?”

“我们不骗人的。”顾停云说这话时眼里满是真诚,但是真诚从来不能成为一种保障,那鬼遁瘪了瘪嘴,一言不发地看向了苏末。

她看得出来,那个冲霄顶多是个打手,边上的琴音才是真正决定事的人。

苏末问:“你叫什么?”

“江桃清,江水的江,桃子的桃,三点水的清。”

苏末二话不说发了个好友申请过去。

下一秒,江桃清的眼神渐渐变了。

看到好友申请的那一刻,她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琴音和冲霄是伪装出来的!

素手点墨这个名字本就很有知名度,更何况今早云天城主城区内还发生了一起与她相关的**,就算先前再怎么陌生,放到此刻也不可能再陌生了。

这么知名的大神,应该不会骗人吧?

江桃清是一个对游戏剧情十分感兴趣的玩家,游戏原著被她反复看了十多遍,更是在原撕天端游中达成了除奇遇外全支线收集的成就。

她喜欢这个游戏的世界观,喜欢主线中大多角色,对她而言,研究这个世界的故事就是游戏最大的乐趣,所以没接触过的任务对她的吸引力比极品装备还要大。

只不过是在路上碰巧遇见了两个人,碰巧听见她们要找一个NPC,又十分碰巧的知道那个NPC所处何方。她从没想过,这份碰巧能让她加上这位大神的好友,参与她们的奇遇任务,甚至能分上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一杯羹。

这怎能不令人激动?

江桃清瞬间一改先前态度,后退两步,深距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起身兴奋道:“曲冥楠在城东方向引天塔的最顶层,跟我来跟我来!”

“引天塔?”顾停云抬眼望向苏末,“是先前我们换衣服的地方吗?”

苏末不禁陷入了一阵沉思。

如果没有记错,那座塔好像真的叫引天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