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你一块我一块

第四期播出之后热搜的影响,苏翌晨虽然导师的评价很差,但依旧占据着第一名,陆离却直接跌到了第七名,而取代他成为第二名的就是谢云奇,让他觉得意外的是,第三名居然是卢蒙蒙,毕竟这位之前的名次不算靠前。

这一次又有四个人离开,但对谢云奇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像,他们宿舍的四个人都留了下来,昨晚上那种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大家都轻松起来。

等节目录制结束,不少人走到苏翌晨身边表示了安慰,大约也有人发现他发烧了,连忙叫嚷起来:“节目组,苏翌晨发烧了!”

更有人直接摸着他的额头,夸张的叫道:“好烫,怪不得他刚才发挥不好,原来生病了。”

节目组的人走过来,拿着耳温枪滴滴了一声,就说道:“39.6,高烧了!得马上退烧!”

苏翌晨却推开身边簇拥着的人,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我没事,吃了退烧药就可以。不用大惊小怪。”

说完也不管身边的人如何关心,自顾自走开了。如果不是刚测量过温度,没有人会认为他居然正在发高烧。

谢云奇眼中也是掩不住的担心,成年人39.6是绝对的高烧了,怪不得他刚才摸上去觉得手心都发烫,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坚持下来的。

卢蒙蒙看了看那边,伸手推了推谢云奇问道:“谢云奇,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你不过去慰问慰问?”

谢云奇只是说道:“他现在需要的是安静休息。”

但等到回到宿舍,谢云奇却没有急着卸妆休息,反倒是找到了工作人员问道:“小姐姐,你知道秦晴姐在哪里吗?我找她有点事儿。”

那工作人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实习生,被他这么一撒娇脸颊红彤彤的,笑着说道:“你是说副导演秦晴姐吗,她刚才还在楼下办公室,不过这个点不知道她走了没有。”

“我下去看看。”谢云奇道了声谢谢,跑到楼下一看这一层灯火通明,显然节目录制是完毕了,但导演组的事情还未结束。

谢云奇敲了敲门,秦晴抬头看见是他倒是有些惊讶,撇下屋里头的助理走了出来,笑着问道:“你怎么来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秦晴姐,我能请你帮个忙吗?”谢云奇眨巴着眼睛看着秦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双手合十露出几分乞求的意思。

迎着他的双眸,秦晴心里头忍不住暗骂了一声,觉得张嘉树那家伙这一次真的是走了狗屎运,这孩子别看年纪小,但这张脸就跟被上帝亲过一样,撒娇的时候奶萌奶萌的,盯着人看的时候让人觉得心肝儿都化了,简直无法开口拒绝。

秦晴好歹也是见过妖魔鬼怪的人,咳嗽了一声假装镇定如常的问道:“你想让我帮什么忙,先说好了,虽然我跟你经纪人交情是不错,但违反比赛规则的事情我是不能做的。”

“不违反不违反,只是一点点小忙。”谢云奇连忙说道,凑过去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秦晴听了脸色一变,奇怪的看着他问道:“就是这个忙?你不觉得把人情用到这种地方太浪费了吗?”

“怎么会浪费,这是我现在最需要的东西。”谢云奇笑着说道,“秦晴姐姐,拜托拜托。”

秦晴挑了挑眉,说了一声等着就走进办公室,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头拿着一个彩色的铁盒子,她塞进谢云奇的手中,似笑非笑的说道:“果然还是个小孩子,拿走吧,不过别一块儿都吃了,不然你胖了上镜不好看,你经纪人可是要找我算账的。”

“谢谢姐姐!”谢云奇笑着喊道,“姐姐你真好,心地善良又美丽,简直就是小仙女。”

“嘴真甜。”秦晴笑着说了一声,看他小跑着离开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谢云奇回到楼上,想了想将铁盒子塞进口袋里头,也没直接去找苏翌晨,一直等到第二天晚上他才走到苏翌晨的宿舍门口轻声敲门,打开门之后是另一位选手,看见他就笑着转身喊了一句:“苏翌晨,谢云奇来找你玩了。”

苏翌晨正靠在床头在看什么书,探出头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谢云奇趴在他床边低声说道:“下来跟我走,我有东西要给你。”

苏翌晨脸色奇怪的看着他,谢云奇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使劲的给他使眼色,后者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得不从床上爬了下来。

谢云奇拉着他就往外走,宿舍里头其他两个人见惯不怪,等他们走远了,其中一人还说道:“果然成绩好的就喜欢一起玩,都不爱带我们这样的后进生。”

“昨天谢云奇都没来关心一下,我还以为苏翌晨会生气呢,谁知道人家关系好好的。”

“这是要去哪儿?”苏翌晨好奇的问道,结果谢云奇立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弄得他无奈道,“你鬼鬼祟祟的想干嘛呢?”

看似很不情愿的苏翌晨一直被他拉着走到了练习室那边,谢云奇打开一间空房间开了灯,才笑着说道:“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来来来,坐下,今天哥哥给你带了好吃的。”谢云奇笑嘻嘻的说道。

苏翌晨在他身边坐下来,没好气的说道:“死小孩,哥哥叫谁呢!”

“好吧,叫你,你才是哥哥,我是弟弟。”谢云奇完全没有要面子的意思,将口袋里头的铁盒子拿出来,“当当当当当,你看这是什么!”

“巧克力?”苏翌晨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从哪儿弄来的?”

《超级偶像秀》可是十分严格,他们进来的时候除了衣服和必要的洗漱用品,其余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带,别说巧克力了,就连口香糖都全部被收走了。

“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找工作人员苦苦哀求,就差声泪俱下才弄到的。”谢云奇笑着说道,“来,尝尝看味道。”

苏翌晨正要说话,却被他直接塞了一颗到嘴巴里头,甜蜜而苦涩的味道很快就蔓延开来,眼前是谢云奇灿烂的笑容,“怎么样,好吃吧,小时候我感冒发烧了,我妈就会给我买巧克力,每次一吃到巧克力,我就觉得生病也挺好的。”

苏翌晨其实并不爱吃甜的,即使吃巧克力也得吃那种国外进口口感最好的,但现在这块廉价的巧克力在口中,却酝酿出从未有过的甜美滋味来。

他觉得大约是人刚刚生过病,精神就会特别的脆弱,以至于真的信了眼前小孩的鬼话:“你真的去苦苦哀求工作人员了?”

“是啊,你看我眼睛是不是还红彤彤的,那都是哭的。”谢云奇笑着说道,瞧见他的眼神扑哧一笑,捧腹倒地,“你不会是真的相信了吧。”

“我信你个鬼!”苏翌晨抬手就往他身上打了一下,至于有没有用力看地上人的反应就知道了,左右谢云奇笑得更欢了。

笑够了,谢云奇才爬了起来,自己也拆开一颗塞进嘴巴里头,一边吃一边说道:“一共有六颗,你吃三颗,我吃三颗。”

苏翌晨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质问他:“不是说了给我的吗,你自己怎么也吃上了?”

“苏老师,你今天有点膨胀哦,这里有六颗,你一块儿吃了不怕发胖吗?”谢云奇问。

“胖也要吃,毕竟这可是你苦苦哀求来的巧克力,我不能辜负你的心意。”苏翌晨冷哼道,伸手要把所有的巧克力据为己有。

“苏老师,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谢云奇其实也没有多爱吃糖,不过巧克力是不同的,那是他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这会儿使劲的想要抢过自己剩下的那两颗。

“你现在才知道我是什么人,已经晚了!”苏翌晨的嘴角也克制不住的勾起,故意闹腾着要把巧克力全部抢过来,两个人顿时闹成了一团。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谢云奇,苏翌晨,你们在做什么?”

苏翌晨的动作猛地顿住,谢云奇好不容易从他的手中挣扎出来,头发也乱了,衣服也乱了,看见门口的人眼神一定,走过来把人拉过来,往他嘴巴里头就是塞了一颗巧克力:“来来来,见者有份,吃了我的巧克力,可就不能告诉其他人了。”

“你们在这里偷吃巧克力?”陆离含着一颗巧克力,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谢云奇这么做不奇怪,但苏翌晨就让**跌眼镜了,毕竟从头至尾这位就差没把高冷两个字贴在身上,居然干出了这种大半夜偷吃巧克力的事情。

苏翌晨没回答他的话,盯着谢云奇说了一句话:“他的这颗从你这边扣。”

谢云奇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苏翌晨:“苏老师,你变坏了,不是说好了平分吗,你也再拿出一颗来给陆离,这样我们就算是一起偷吃过的好兄弟了,谁也别嫌弃谁。”

“啊?我不用,我不喜欢吃巧克力。”陆离这么说着,眼睛却没有离开地上的巧克力,事实上他十分喜欢吃,只要是甜的就喜欢,天知道自从来参加比赛眼睛好几个星期没有吃到了,这会儿口水都要泛滥了,嘴巴里头那颗巧克力都珍惜的不敢直接咬。

“白痴!”苏翌晨骂了一声,也不知道是骂谁,站起身就走了。

等他一走,谢云奇才发现他真的把属于自己的两颗巧克力都带走了,地面上现在只剩下可怜巴巴的一颗,他想了想捡起来放到陆离的手中,笑着说道,“好了,分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