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74章 禁果

  兰歆尔躺在床上默默地注视着刘楠冬。

  只有两个人的房子里静悄悄的。

  兰歆尔抬起手,轻轻放在他的前胸,顺着毛衣滑下。

  刘楠冬只觉得麻酥酥的,顺势抓住兰歆尔的手,侧身翻过去。

  一阵暧昧的甜腻在四周荡漾,刘楠冬看着兰歆尔的面庞,一丝一缕都是那般清晰,以前怎么没发现,兰歆尔的丹凤眼这般迷人。

  他把手放在兰歆尔腰上,碰触每一寸肌肤,沿着腰线向上摸去。

  兰歆尔羞涩地躲在身下,摊开双手,对他给予充分的信任。

  周围寂寥无人,刘楠冬碰到了她的内衣,上面带蕾丝花边,仿若一块海绵,他继续向上,指尖滑过兰歆尔的胸部,电流激荡心房,他犹豫着。

  兰歆尔突然按住刘楠冬的手,掌心瞬间贴住她的肌肤,电流过大,万伏高压击打着刘楠冬的大脑,他怯怯地抽出手,翻身平摊在枕边。

  兰歆尔不安分地趴在他身上,亲了一两口,笑嘻嘻地摸着他的额头。

  “胆小鬼!”兰歆尔说。

  “你胆子大你来啊!”刘楠冬羞红着脸。

  “这种事应该你们男生主动啊!你是不是男人?”

  刘楠冬微微渗出汗意,“你还没毕业呢,现在太早了!”

  “你知道吗?我里面穿了黑色蕾丝,超性感的那种!专门为你买的,你不想看一眼吗?”

  刘楠冬滚动着喉结,有那么几秒抑制不住的燥渴,他吻着兰歆尔,再一次把她压在身下。

  但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刘楠冬很快又清醒了。

  兰歆尔触着他浸湿的脊背,浅色的窗帘掩映着二人的身影。

  “你这么紧张?”兰歆尔抱住他,咯咯地笑着。

  “咱们还是稳重一点的好。”

  “冬哥你太稳了,真的稳的一匹!现在我放心了,你肯定不会对别的女生有什么非分之想。”

  “我不放心了,你太……放的开了!”

  两个人躺在一起,倾听着彼此的心跳。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你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了?”

  “我哪敢不要你,你像雷达一样天天探测我的存在,天涯海角我也逃不到哪儿去。”

  兰歆尔躺在刘楠冬怀里,“说起来我真的很纳闷,高铁票怎么一瞬间就抢光了?是有人后台操作吗?真的是一秒都不到,把咱们的国庆计划全部泡进咸菜坛子里。”

  “这次去不了就下次去呀,下次咱们错过高峰期,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兰歆尔揪着刘楠冬毛衣上的线,“可是我现在真的想去青海,想去祁连山,想去通天河,想去玉树,想去澜沧江,想去……”

  “好啦,下次一定去好不好?青海可是我老家呢!你还怕没机会去?”

  “对哦,那你也应该跟我去躺内蒙,我们那儿的酸奶疙瘩特别好吃。”

  “不过以后咱俩要真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你愿意跟我回青海吗?”

  兰歆尔努了努嘴,“你怎么不跟我回内蒙呢?我们那地广人稀,买上个七八个蒙古包,不愁吃不愁穿,比你那儿的咸水湖可好多了。”

  “住个中间地带,两头都能回。”

  “那就留在西安呗!”

  “我要是买不起房怎么办?”

  “你也太衰了,房都买不起!”兰歆尔揶揄到。

  “我这学人文学的,刚毕业怎么能找到月薪过万的工作呢?你怕不怕跟我一起吃苦?”

  兰歆尔嘟囔着“我……怕。”

  “那就分手吧。”刘楠冬佯装生气的模样。

  “不怕不怕……”兰歆尔最怕提分手,感情里一直都是她主动,就算要分,也应该还是她先提出来,想当初三番五次舔着脸跟刘楠冬告白,终于取回真经,怎能轻易丢弃?

  傍晚,刘楠冬做了可乐鸡翅,两人开了一瓶红酒,正准备享受二人世界,门口响起震天动地的敲门声。

  “谁啊?敲得这么用力?不会是**吧?”兰歆尔胆怯地躲在身后。

  刘楠冬从猫眼里看到模糊一团,抄起门口的扫帚,轻轻把门开了一条缝。

  舟舟把头贴在门上,就在刚刚的一分钟,她提出了分手。

  “舟舟?”兰歆尔兴奋地搂住,“宝贝儿想死你啦!”

  “快别闹了。”舟舟语气急躁地冲进卧室,开始往箱子里装着衣服。

  “舟舟你要搬走了?你不要你的小可爱了吗?”兰歆尔站在门口,依依不舍地观望。

  刘楠冬在门口探了一眼,王梓义并没有跟上来,国庆“蜜月”才去了两天,突然打道回府,一定是两个人闹掰了。

  刘楠冬拉走兰歆尔,防止她火上浇油。

  “舟舟怎么了?”

  “你别问了!”刘楠冬用手挡住嘴,“好像是分手了。”

  兰歆尔如晴天霹雳,曾经那么恩爱的模范情侣,如今各走独木桥,舟舟走了,合租的室友怎么办呢?

  兰歆尔闷闷不乐地趴在沙发上,听着箱子拉链合上的声音,滚子“轱辘辘”从卧室到客厅,再到门口。

  “砰!”大门关上了,舟舟不辞而别,让刘楠冬也刷新了以往对她温柔礼貌的认知,合租要继续进行下去吗?刘楠冬给王梓义递了消息,准备商量后续的事。

  “什么?她直接走了?还真有脾气,我受够了……”

  王梓义发来的语音飘荡在客厅里,兰歆尔听后惊恐万状。

  “他们……真的分了。”

  刘楠冬叹了口气,“他们吵架有一段时间了,这是矛盾累积的结果。所以,以后咱俩有什么矛盾一定要沟通,不然就会成现在这副样子。”

  兰歆尔发出“嘤嘤嘤”的声音,在沙发上打滚,她还没缓过来,自己的好姐妹一夜之间重回单身狗生活,凄凄惨惨戚戚。

  林悦正在和姐姐通视频电话,林愉刚拿到b超报告,显示怀孕了,林悦在宿舍里手舞足蹈,哼哼唧唧唱着小曲。

  “轱辘辘……”

  舟舟恼火地拉着行李箱进门,扔下帽子爬上床,把自己蒙进被子。

  “好,那先说到这儿吧,我室友回来了……我……跟她说说话……”林悦踮起脚尖,窥视着被子里的一嘬黑发。

  “好……好……”林悦挂断电话,爬上梯子站在床边,“舟舟?”

  没有任何回应。

  “舟舟,你回来住了?”

  依旧没有回答。

  林悦从架子上下来,给兰歆尔发了消息,才知道舟舟分手了。

  姜迪从图书馆借了十多本专业课书籍,哼哧哼哧抬了上来,踹开大门高喊“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嘘——”林悦疯狂摆手暗示。

  “怎么了?舟舟回来啦?”箱子挡在宿舍中间,姜迪顺手推到一边。

  “呀!”姜迪吓了一跳,“这么沉!舟舟是打算回来久住了。”

  林悦捂住姜迪的嘴,顺带掩上门。

  “吵架了?”姜迪小声问。

  林悦摇头,“不知道,刚回来。”

  手机铃声在床上响起来,被子下传出一个弱弱的声音。

  “回去住不可能,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