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3章

“兄长见信如晤:

数月之前,任慈于外捡回一重伤的绝色女子,唤作宋玉致。如无意外,应当便是兄长来信所言之人。此女武功稍逊灵一筹,行为举止与此间有大不同,并非江湖侠女之姿,秋灵素言宋玉致容止进退有礼,仪态风流,猜测当是世家贵女出身。然灵并未听闻江湖世家之中有宋氏一支,灵私以为,此女出身或在朝堂。”

写着消息的信纸被重新卷起,放到燃烧的蜡烛之上炙烤,火舌悄无声息的吞噬纸条之时,僧人面若春花的模样在那微弱火光的映衬下竟显得分外阴沉。

是了,宋玉致便是当初南宫灵没有对任慈下手成功的原因,难怪他当时会觉得这个名字耳熟。

数日前洞庭湖上与那神秘莫测的李公子一见,无花心中便隐隐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那种危机感并不是像面见母亲那般强势的席卷而来,而是悄然侵入内心深处,好似细雨润物细无声。

被那清淡的眼神稍稍瞧上一眼,无花只觉得自己心中所有的阴暗、扭曲、愤懑与癫狂似乎都尽数被那人看透。

除了面对母亲石观音,无花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令人头皮发麻的威胁了。

可恨的是,以他的消息网,不管是明面的,还是暗地里的,都不能为他带来这位李公子的任何消息。

现在的无花,除了从楚留香那得知那位公子姓李以外,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查到。

出身,名字,年龄......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

那位姿态风仪不俗的公子好似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一般。

这根本不符合常理,青年白头,容姿无双,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不会被忽视,怎么会查不到一丁点儿东西。

楚留香或许知道更多,但那家伙介绍都只说了对方的姓氏,依照他对楚留香的了解,是别想在他那里挖出更多东西了。

那公子身着明黄衣衫,这是皇家才能用的颜色,可并未听闻当今皇室有这样一位人物,难不成是宫中培养出来高手?

也不对,宫中供奉说到底还是皇室的打手,按照规制也是没资格穿明黄色,更不必说他眉眼间贵气天成,完全不是会屈于人下的性子。

啧,这种不在掌控之中的感觉,委实不太好受。

“既然是来找人的,那找到了便离去吧,免得破坏我的计划。”

无花看着跳动的烛火,语气十分轻柔。

*

君山满岛桃花,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倒是吸引了不少游人,却静谧不似一个大门派的驻地。

这个世界的丐帮总舵不在这里。

潜意识的锅啊。

李建成百无聊赖靠坐在一株桃树上,顺手折下一支桃花把玩。一条腿横搭在树枝上,一条腿垂下来,明黄色的衣摆跟着晃来晃去。

刚来这个世界,用神识扫过这片大陆时,他只是稍微关注了下身带气运的人,以及搜寻了宋家姑娘的具体所在。

一带而过的后果就是,他知道宋玉致被丐帮帮主捡回去了,却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丐帮和他所认知的丐帮并不一样。

比如说,总舵从洞庭湖的君山岛换成了济南。

失策,他应该去大明湖蹲点的。

李建成转着手里的桃花枝若有所思。

下次碰上类似的情况,还是要上点心吧。

他方才给宋缺传了一句话,告诉他他闺女在济南,赶紧从大漠里出来。

千里传音刚好撞上了天刀和石观音的斗殴、啊不对,是决战现场。

绝世高手的对战怎么能叫斗殴呢。

李建成半睁着一双涟涟桃花眸,透过君山满树桃花看向那茫茫大漠。

两个世界的顶尖武者在大漠深处对战,刀客凛然,美人娇笑,刀光与白绸相交缠绕,看似情意绵绵,却暗藏千万种杀机。

最终还是宋缺更胜一筹。

收到传音的宋缺袖手收刀,毫不留恋地离开。

石观音分明被宋缺激起了兴趣,她久不入中原,却并非不通中原消息,世间何时出现了这般英俊又武功极高的男子?恐怕那传闻中的盗帅楚留香身手亦不及他。

望着宋缺离去的背影,石观音那张雾里朦胧春山媚的脸,有忌惮,也有势在必得。

这世上没有任何男人能逃过她的魅力,任何。

不,你想多了,宋缺估计不可能。

李建成收回神识的最后一刻,在石观音身上感知到了对方有些疯狂的想法,默默腹诽。

且不提就他所感知到的宋缺如今差个契机就能自己破碎虚空的心境,婠婠那丫头现在的师傅貌似和宋缺一个辈分的,当初阴后都没有动摇得了宋缺,石观音凭什么认为自己与阴后相差无几的容姿能让宋缺倾倒?未免也太有自信了。

不过抛掉石观音眼中的垂涎和势在必得,那股子对自己外貌的极端自信到自恋的态度,倒是让他想起了一个故人。

呃,不对,或许应该是故鸟?

算了更奇怪了,还是故人吧。

李建成横靠在桃花间,清风拂过他缱绻的眉眼,指间拈着的一枝桃花将落未落。

风清花灼,白发公子阖眼敛去眸光,朦胧之间念起了久远的从前。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因为某(guo)些(yu)原(guo)因(zao)而被自己三哥一脚踹出紫霄宫的李建成,滚去洪荒游历时捡到了一只孔雀...蛋。

当然,鉴于当时的洪荒还没有孔雀这种生物,且李建成在老家和剑唐时也没有见过孔雀,因此那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蛋。

壳子花里胡哨的还挺好看,颜控属性加成的李建成暂时熄灭了把它就地烤了加餐的心思,提溜着蛋在洪荒旅游(bushi)。

如果打牙祭的时候没有碰上因为和自己兄长闹矛盾而离家出走的通天来蹭吃蹭喝的话,这一趟旅游可以说是十分完美了。

“我说,你就不会跟你哥服个软?”

李建成熟练地将文鳐串到桂枝上,打个响指丢出一朵金灿灿的火焰,举着桂枝在火焰里过了一遍,一股子鱼香味儿便飘了出来。

通天咽了咽口水,眼巴巴地看着好友烤鱼:“又不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服软?明明是二哥他管太多了!哎好了没给我一串!”

李建成将烤鱼顺手一塞堵住了他的嘴:“你可闭嘴吧。”

通天:“......”

通天,通天有话说,奈何嘴里鱼肉鲜香滑.嫩,洪荒浓郁的灵气养出来的鱼肉质果然极品。

“我不就是养了几只小动物嘛,二哥干嘛那么生气,莫名其妙。还有昭明你出来玩居然不叫我?”

李建成扶额,吃的都堵不住他的嘴,真是......

“免了,我还不想被元始堵上门来。”

“呵,没什么事二哥可不敢去老师的地盘堵你。”通天翻了个白眼,推己度人,他自己没啥事不敢上紫霄宫,那二哥肯定也一样。

“哦,那就是我嫌你烦。”李建成面无表情道。

“昭明你到底站哪边!”

通天气哼哼地咬了一口烤鱼,口齿不清道:“你自己也很聒噪好吗?而且明明你也觉得灵珠子管你太紧了!”

李建成举着烤鱼微笑:“下次我用太阳精火给你烤好不好?”

“喂喂那还能吃吗?”通天嚷嚷道,试图阻止损友危险的想法。

“那得分品种嘛。”天光之下,金衣少年微笑的面容,怎么看怎么危险:“你养的那几只小动物是不是还有些没开灵智?”

“你别打我未来徒弟主意!”

通天瞬间头皮发麻,惊恐道。

“嗨呀,这不是看你......嗯?”

正要继续建(kong)议(he)下去的李建成停下话头,回头就看到自己随手扔在树底下的彩蛋正默默往后面滚去,似乎在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哟,你这是从哪里捡来的?”通天眼前一亮,这颗蛋有点眼熟诶!

李建成伸手一捞,那颗试图逃跑的蛋就被捞回了他们俩面前。

“忘了在哪里捡的了,本来想烤了加餐,看它好看就留着了,打算带回去哄哄三哥哥,免得他回头揍我。”

那蛋像是听懂了李建成的话一般,在地面上滚了几圈,刚好滚到通天面前。

“灵珠子不喜欢蛋,你还不如陪他打架,指不定更能让他开心。”

“那不可能。”李建成蹲下来,戳戳这只彩蛋,鼓着脸颊道:“什么陪他打架,明明是他单方面揍我,我才不干这苦差事。”

通天眨眨眼,心痒痒地跟着戳了一下,谁知那蛋壳便噼里啪啦碎了,从里面钻出一只...五彩神鸟幼崽?

“你干了什么?”李建成睁圆了一双眼,他带着这颗蛋好久了都没见它有动静,要不是里面过于纯粹的生灵气息,他都险些以为这是颗死蛋了。

通天不理他,看到幼崽的一瞬间,他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直接上手捞去:“昭明!这崽儿送我好不好?”

“不好!”李建成揪着鸟崽子头上的毛,提起来拨弄了一下它长长的尾羽,“哇塞,孔雀诶,养大了羽毛可以拔下来给我妹妹做裙子。”

通天一抖,立刻把鸟崽子搂了回来:“你太狠心了吧?!这么漂亮的鸟崽子你竟然舍得薅秃它?”

鸟崽子在通天怀里瑟瑟发抖。

“怎么不舍得了?”金衣少年撩开眼前的刘海,理所应当道:“我捡的蛋我做主,你又带一只毛茸茸回去信不信你二哥揍你。”

“二哥管得着我吗?”通天顶了一句:“你三哥也没少揍你。”

等等孔雀?通天目光忽然有几分呆滞,他rua了一把毛,恍恍惚惚道:“昭明,这好像是盘凤的崽?”

“盘凤?他不是跑不死火山那边去了吗...”李建成有点懵,“等等我想起一件事。”

盘凤,凤族......

把凤族坑回不死火山的罪魁祸首,好像就是他死党诶。

这样说起来,把小孔雀提回紫霄宫是不是不太好。

毕竟他死党名义上被关在紫霄宫,实际上私底下还是该干嘛干嘛咳咳,但是这个还不能被通天知道。

“好吧,那就送你了。”

李建成状似可惜地揉了一把孔雀毛:“可惜我的储备粮,等他长大了,要是没小时候好看,咱们还是找女娲要点调料炖了吧。”

通天:“......”

通天有几分疑惑道:“你为什么总觉得女娲那里会有炖汤的调料?”

“女娲点化的植物多呗。”李建成顺口道。

“点化过的你还煮了啊?”通天说着摸了摸怀里鸟崽子的毛,不知为何在它脸上看到了生无可恋的意味。

“那你把那些年在我这里蹭过的吃的喝的全都吐出来。”李建成威胁道:“哦,太远了不说,刚刚烤的文鳐也是活的,你不也抢食抢得挺开心的吗?”

通天:“对哦。”

“而且我又没真找开了灵智的。”李建成撇撇嘴,十分无语。

吃饱喝足后,通天带着迷之微笑愉快地把小孔雀拎回去了,当然,之后以为自家弟弟终于想通了回家的元始对此是何等态度,李建成就不知道了。

李建成想知道的是,不过被捞回去闭关了一千年,千年不见通天怎么就能把孔宣养成这样一副自恋到极点的模样。

孔宣就是那只鸟崽子的名字,小孔雀在回昆仑后就化形了,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比他二哥那张黑脸要好看多了。

据说凤族那边有派人过来寻自家的王子,元始嫌弃归嫌弃,自家弟弟一副死活不肯撒手的模样到底是让他黑着脸和凤族谈了一次,谈了什么不知道,总之不仅仅是孔宣,二王子金翅大鹏鸟也被塞过来了。

但是鉴于金翅大鹏鸟和他哥比起来有点、好吧不是一般的寒碜,李建成压根没记住名。

当凤来即将降生于巫族的消息传来后,李建成也出关了,然后撞上了因为又和自家二哥吵架而离家出走,带着徒弟来紫霄宫串门的通天。

胆儿肥了哦通天,居然敢上紫霄宫串门了,不知道他老师是个家里蹲,十次来九次能撞上吗?

对此通天表示,首先他没有来过紫霄宫十次,其次他还小,老师看在他和昭明差不多样的份上应该不会对他怎样,毕竟他没犯事,最后他二哥肯定想不到三弟来了老师的道场。

完美。

李建成默默翻了个白眼。

通天嘴里的小娃娃已经长成了极为俊秀的少年,唇红齿白,眉目潇潇,色若春晓之花。

看起来竟没有比李建成小上多少。

李建成见到孔宣时,他正被聂小楼按在一面水镜之前描眉。

天魔女上妆的手艺远超洪荒任何一位女修,容色本就妍丽的孔宣在她手下更显绝美貌。

宣师跟在后头给他绾发,水镜里的少年表情骄傲得没眼看。

李建成拍拍围观的通天肩膀问:“你们在干嘛?”

通天道:“孔宣听说你家妹妹上妆手艺好,吵着要过来比试。”

“比...试?”李建成茫然,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你们好闲哦,大好时光不用来修炼,用在比美上。

结果还真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上妆完毕后,孔宣左看右看,鼻子里哼了哼,“行吧,我承认你的手艺比我要好,但这是建立在我的盛世美颜之上。”

聂小楼冷笑:“就你还盛世美颜?”

孔宣眼睛都快翻到天上去了,极为无礼的动作由他做起来确实极为好看。

“反正你、你,都没我好看!”

孔宣从聂小楼指到宣师,看着天魔女气得通红的脸蛋笑得肆意极了。

会上妆会打扮又怎样,先天相貌就不如我,本体也不如我,哼。

洋洋得意的少年蹦到了通天面前,刚好看到了正扶额的李建成。

身体下意识抖了抖,结果还是开屏的本能盖过了恐惧。

“你怎么回事?”孔宣忘记了小时候差点落到被眼前这人薅光羽毛的下场,语气颇为嫌弃道:“以前你长得还可以的,怎么越长大越丑?金灿灿的和三足金乌一样亮瞎眼。”

通天给了他一个暴栗,无奈道:“这小子现在看谁都一个样,没他好看就是丑。”

连他都是沾了师父身份的光没被说过,反而他二哥被孔宣气得跳脚了好几回。

闭关一千年前不太赶得上洪荒现在的审美潮流,但外表其实只是从十五岁长到十七岁的李建成微笑:“鸟崽子你想**?”

“哥哥揍他!”

聂小楼越过宣师的肩,大声喊道。

不揍他这死鸟就不会清楚,在洪荒混,还是要看实力的!看脸有什么用!!!

这时终于回想起了自己还是个蛋时差点被煮了吃的恐惧,孔宣默默的,默默的往通天身后移。

李建成呵呵一声:“你就觉得你美貌无双是吧?”

“难道不是吗?”讪笑着的通天身后钻出一只小脑袋,孔宣不服气问道。

开玩笑,论实力他可能在场垫底,但是论美貌值,他没在怕的!!!

跟着通天串了不少门,目前还没看到比他更好看的孔宣底气十足。

就算妖族有名的美人,羲和和常羲都没有他好看!而且他的本体也是洪荒中最美的!

如果孔宣现在是本体,这会儿都该开屏了。

李建成心想,嘿这小破孩,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还真不知道天外有天。

李建成朝他呲牙,只眼神问通天:

凤来,哦不对,凤来还没出来,你徒弟见过我三哥哥没?

通天摇头。

见过太一没?

通天摇头。

“呵。”李建成轻蔑一笑:“难怪你这么自信。”

“你这是什么表情!”

孔宣炸毛,气冲冲钻出来叉腰道:“就是嫉妒本王子长得貌美,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

李建成优雅地掸掸衣袖上不存在的灰,“本来想好好教你做人,哦不对,是做鸟,毕竟你个小破孩才金仙修为,还真不够看的。”

“既然你只是想比美貌,那就算了,看你对自己的认知,通天还蛮宠你的嘛。”

“你、你、”

这次轮到孔宣涨红了一张俏脸:“你说清楚!”

李建成怜悯地看了一眼孔宣:“通天带你上妖族串门的时候,你没有见过东皇太一吧?”

“没有啊。”孔宣理直气壮,东皇太一忙得很,哪里有时间来见他。

“那就不奇怪你为什么觉得你自己是洪荒第一绝色咯。”

李建成耸耸肩:“且不提东皇太一,光是我三哥哥,照面就能把你打击到自闭了。”

孔宣,孔宣更不服气了。

还是小孩子心性嘛,立刻叉腰道:“那你三哥在哪,我要和他比试比试。”

“你...”李建成猛咳了几声,“你真要和我三哥哥,灵珠子比试?”

“废话!”

通天顿觉不好,“徒弟咱们去镇元子哪儿蹭人参果去吧!”

孔宣躲过师父伸过来的手,凑到李建成面前:“叫灵珠子出来!”

“谁在喊我?”

清冽的声线从后方传来,通天抹了一把脸,默默挪开。

徒儿你自求多福。

不知天高地厚的孔雀被灵珠子打败了,各种意义上的。

通天回头,不看自己徒弟一张粉嫩俏脸被揍得凄凄惨惨的模样,也不敢告诉徒弟这就是他为什么从没带他见过灵珠子的原因。

以灵珠子那个脾气,任何比试都会被他自动视为挑战,然后提枪就上,愈战愈勇,愈战愈狠。

灵珠子当初可是挑遍了整个洪荒,导致现在没什么大仇大怨的,基本没谁愿意和灵珠子单打独斗。

且灵珠子乃混沌珠化形,本身品级就极高。况且从盘古开天辟地之前到现在,他存在的时间比孔宣不知道长了多少倍。

孔宣能打得过灵珠子才怪。

不久,降生于世又改名为太子长琴的凤来抖抖他白衣上不存在的灰尘表示,为什么一只孔雀要和一颗珠子比美?

然后被混合双打了。

不知为何会被追着打的长琴利落地躲过红绫长.枪和五色神光,还有心思对着旁边吃瓜看戏的李建成喊上一嗓子给他留一个。

......

那已经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李建成从回忆中惊醒,面上噙着一抹微笑,慢慢睁开了眼睛。

琥珀色眸子里水光潋滟,那是孔宣曾经认真夸过的比他的五色神光还要美的光彩。

眼前天光明亮,桃花秾艳,碧草招摇。不远处的青山氤氲薄雾,洞庭湖波光粼粼,锦鳞游泳。

正是春.色降人间。

人间啊......

李建成后知后觉到,他早已身在人间。

就如当初鸿钧所言,他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

稀稀落落的游人从树下走过,仰头赏花之时,只赞桃花纷纭如霞,树上那风仪落落的公子却没有如桃花一般倒映在他们眼中。

好似那人并不存在于世界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