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卡布奇诺咖啡

沈柯先生约自己女儿见面的地方是沽市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咖啡厅, 沈小甜到的时候,他正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饮品单。

“这个手摇咖啡用的是什么地方的咖啡豆啊?”

服务生笑容满面地说了一个牌子,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小地方就是小地方, 看着是个五星级酒店,细节上差的也太多了,我问的咖啡豆的产地,又不是问什么三流牌子。”

这话他是在跟自己女儿抱怨的。

服务生为沈小甜拉开了椅子,她笑着坐下,对服务生说说:

“麻烦您, 我要一杯当地的绿茶。”

然后她说:“反正什么咖啡也不是这儿本地产的,还是绿茶比较地道。”

单从五官上来说,沈小甜的鼻子眉目和田心相似,可见了沈柯,人们都得承认他们果然是父女,在沈小甜脸上的温和无害, 就是从沈柯这张儒雅温文的脸上进化出来的。

“几十年不来,我都不知道这地方产茶了。那我也要一杯绿茶好了。”

沈柯看向自己的女儿:“我听说你和姜宏远分手了?怎么回来北方也不去北京找爸爸呀?”

“嗯, 他喜欢上了别人, 我就和他分手了。原来是没打算在这儿待几天, 也就没想过去。”

“什么叫做原来没打算待几天?现在你又改主意了?”

“是。”沈小甜的脸上带着微笑, 抬手让了一下为自己端茶来的服务生。“我打算在沽市再待一段时间。”

沈柯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你在广东的工作你就不要了?”

沈小甜:“已经跟学校说好了, 我是想要直接辞职的,学校让我再考虑一下。”

“直接辞职?你好不容易考上的编制你就不要了?算了,你不想要就不要了,现在公立学校的老师太累了, 现在很多私立学校给老师的待遇还不错,尤其你教的还不是主要学科……你打算是继续呆在广东, 还是回北京来?”

看一眼自己的父亲,沈小甜又去看茶杯里袅袅升起的水汽,说:

“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当老师,所以暂时也没有去别的学校应聘的打算。”

沈柯的眉头一下子拧紧了,仿佛是心里的火气压了又压,终于压不住了:

“不适合当老师?你从本科读书到现在,又当了两年老师了,你怎么突然就说不适合当老师了?你对自己人生的责任感呢?”

沈小甜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不也是结婚了三年才发现自己不适合当我妈的丈夫,也不适合留在沽市的么?”

咖啡厅门口,一个穿着牛仔长裤的男人走了进来,直接对服务生说:“我要杯卡布奇诺。”

接着就挑了一个靠门的位置坐下了。

咖啡端了上来,他看了看,喝了一口放下了,过了一会儿,咂咂嘴,他又把咖啡端了起来。

离他四米远的地方,父女两个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沈柯一度被沈小甜的一句话给顶到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自己的女儿,终于忍不住笑了,是被气笑的:

“行啊,你行啊,沈小甜,你把你妈气坏了你连你爸我也不放过。”

“我没有想故意气您,只是拿这个事举例子,证明人确实是会改变主意的。”

沈小甜对自己母亲和父亲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

“至于我和我妈的事情,其实我一直都想说,您没必要每次我和我妈之间有了什么矛盾,您就出来当和事佬,真的没必要,我和我妈之间缺乏沟通的情况不会因为您的掺和就减少,我妈也不会因为你让我对她低了头就会高看您几眼。”

这话比刚刚那句更刺了沈柯的心,他看着沈小甜,表情变得极为难看。

可沈小甜的话还在继续:

“其实我一直都想跟您说,我不是一件您用来讨好我妈的礼物,您作为父亲的责任感,在您离婚后那么多年都没看过我这件事上已经展现得淋漓极致。

“说真的,我不怪您,将心比心地说,换了我,一边是调去北京的机会,一边是来自小城市的妻子孩子,我也会纠结犹豫。而且我小时候获得了足够多的爱,我也没有因为自己没有父亲这件事受到过什么伤害。

“您想和我妈复合,请真正拿出一个成年追求者的态度出来,不要每次都企图把我当成一件向她展示的猎物……”

从气急怒急到平静下来,也不过是在自己女儿说几句话的时间里。

沈柯盯着沈小甜,说:“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说这些了?你早就看你这个爸爸不顺眼了?嗯?沈小甜,你的工作出了问题,你被人抛弃,这是你父母的错么?就把你突然扭曲了的、毫无逻辑的价值观往你父母身上套?是不是你用语言显得我们功利又冷酷就能衬托出你现在逃回这个小破地方什么都不要的行为很正确?”

要说往人的心上插刀子,沈柯先生的功力更甚过田心女士,想想也对,毕竟当年带着两岁孩子被抛下在沽市的是田心女士。

从结果倒推当年离婚过程之惨烈,不难看出谁是真正的狠人。

这些事情,这些年都翻来覆去的在沈小甜的心里滚过,她真的一点都不甜,所以现在还是能笑的。

“我妈也说我是被抛弃的,可她想得还是不管怎样,我得站起来,体体面面地往前走,有时候我就会想,人所追求的的往往是自己得不到的,所以,您当年离婚的时候,到底给我妈留了几分的体面?”

桌上的茶杯被沈柯端了起来,差点就要泼到沈小甜的脸上,他大口喘着气,茶杯里的水倾洒到了桌面上。

“沈!小!甜!”

对面,女孩儿看着他,目光平静。

整张桌子上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沈小甜喝了一口被放温的茶,任由甘甜略苦的茶水顺着喉咙下去,她又开口了:

“您还记得吗,我第一次带着姜宏远去见您的时候,您带我们去吃的海鲜。那天,您挺高兴的,你和姜宏远喝了几口酒,就开始教导我了。”

教导两个字,沈小甜说的时候略有些重。

“您跟我说,我得贤惠可爱一点儿,要放手让男人去做事业,要给姜宏远当好一个贤内助,不要总是拿生活上的小事去烦他。那时候我不懂,觉得您说的也没错。然后,桌上上了一盘螃蟹,你指着螃蟹跟姜宏远说我娇气,之前扒了螃蟹被你吃掉了,我就气哭了,让我以后改了这个毛病。姜宏远怎么说?他说他没觉得我娇气,觉得我挺独立的。

“那顿饭,三只梭子蟹,你吃了一只,姜宏远吃了一只,剩了一只……我没吃。因为我一边害怕我扒出来的蟹肉会被你端走吃掉,来证明我的娇气,又害怕我扒出来的蟹肉会被姜宏远端给你吃,来证明我的独立。”

沈柯看着她,沉声说:“所以呢,你自己矫情可笑,是想说什么?姜宏远那个小子他巧言令色,我当时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小甜忽而笑了一下:“他在这件事情里面不重要,只是有个道理,我直到今天才想明白,重点,根本不是我在你们的嘴里到底是娇气还是独立,重点是,我喜欢吃螃蟹。”

她抬头看着沈柯,自己的生父:

“您知道我妈喜欢吃什么吗?”

……

“那家卡布奇诺其实还挺好喝。”

回家的路上,陆辛对沈小甜说,沈小甜告辞了自己的父亲从酒店出来,陆辛也出来了,俩人打了一辆车。

“我饿了。”

沈小甜没问陆辛为什么要跟着自己来,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她捂着自己喝了半杯茶的肚子,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陆辛歪头看看她,说:“你想吃点儿什么?”

只有细细小小的呼吸声是对他的回答。

沈小甜竟然在转眼间就睡了过去,脑袋一下靠在了陆辛的肩膀上。

陆辛以一毫米每秒的速度把肩膀摆正,又用同样的速度转头,目视前方。

司机师傅突然一个急刹车,沈小甜的脑袋往前一砸,砸在了陆辛张开的手掌里,发出了“啪”的一声。

“小伙儿,你用胳膊接啊,胳膊肘,一接,不就抱着了么?”司机师傅的语气有点儿痛心疾首。

陆辛推着沈小甜的脑门儿把她推回去,对着司机师傅用气声说:

“谢谢您操心了啊!”

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眼前一片诡异的蓝光,她眨眨眼,抬起手,才发现是自己脸上盖着一条蓝色的毯子。

这个毯子挺眼熟,这个沙发也挺眼熟……

揉了一下眼睛,她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对她说:

“你醒了?”

“啊?”

重新用手捂住脸,又过了两秒,沈小甜终于清醒了过来。

“陆辛?”

“你也真厉害,一声不吭就睡过去了,下车的时候正碰上李阿姨她们,把你一通折腾进来,你也没醒。”陆辛的语气里有点羡慕。

沈小甜“哦”了一声。

看看头顶的灯光,她说:“我睡了多久了?”

“大概两个小时吧。你醒得正好,直接能吃饭了。”

沈小甜两脚踩进拖鞋里,拖着一身睡懒了的骨头站在厨房门口,看见陆辛往外盛汤。

“这是你们山东人倒腾出来的罗宋汤,又炒了个西蓝花,再吃个米饭。”

“嗯。”

沈小甜点头。

汤端上桌的时候,她说:“这个不是西餐么?”

陆辛的目光瞟过沈小甜的脑门儿,说:“你想知道呀?”

沈小甜:“想。”

陆辛笑了一下,再不说话,两勺汤带着肉和西红柿、大头菜一块儿倒进了饭碗里,大口吃了起来。

沈小甜看了他两秒,也只好开始吃饭了。

还在找"吃点儿好的"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