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9.美食的俘虏

世纪浓汤。

有人曾说,料理是一门搭配的艺术。厨师需要在数万种现存的食材中挑选出仅限的数种可能性,这需要丰富的经验,绝佳的触感,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那么无疑,世纪浓汤是集这门艺术之大成者。

小松厨师一点也不藏私的向睡莲展示浓汤的菜谱:

以软骨包菜,唯一坚果以及干鲣鱼炮制基础汤底,再加上炖菜酒、绢鸟骨架、矿椰、机动洋葱等本世纪上百种代表性的食材。将这数百种的食材的精华绝妙的糅合在一起,经过多次撇沫和过滤,最后制作出的浓汤,澄澈透明,没有一丝杂质。因其极高的透明度,即使盛在碗中也宛如什么都没有一样。

不,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手指刚刚触及到碗壁,那醇厚的温度,就让人从指尖温暖到了心中。举起勺子碰触到浓汤的那一瞬间,像是雨落玉盘般清凉雅致的音色。无法用词语言说的香味,那是数百种食材共同演奏的协奏曲。

汤碗上方肉眼可见的光芒,像是极光。这份宛如幻想般的浓汤正摆在眼前。

睡莲保持着恭谨的坐姿,抱着最大的诚意,轻声道。

“我开动了。”

一勺入口,数百种食材,从太古所积累的美味的厚度,在口腔中扩散。

小松正在小心的观察女孩的表情,一般而言,喝过了世纪浓汤后,大家都会被浓汤的味道所感动,忍不住露出幸福的傻笑。但睡莲看起来却很平静,果然世界不同有很多东西是不相通的吗。小松在心中腹诽着。当然,他只是单纯的感叹一下,也不是恶趣味的想看到美人表情崩塌啦。

睡莲只喝了一口,便放下了勺子。她抬起头,对面前的小松厨师略带失落一笑。

“确实,是让人心醉的绝世佳品。”

“丹野小姐,哪里不满意吗?”不再喝第二口了吗?

睡莲摇摇头,她将勺子摆放在了雪白的餐布上,浓密的睫毛低垂,挡住了眼中的神色。

“不,小松厨师的世纪浓汤,有着非常,非常绝妙的味道,我无法简单的用语言来形容。只可惜…”

小松有些紧张的追问。

“可惜什么?”

睡莲看着眼前这份浓汤:在这个世界的三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奇幻与不可思议。她就像是远古时期的人穿越到了现代社会,她看到了,也品尝到了无数超出想象的食材,对于一个厨师而言,还能有比这更满足的事情吗?而这份浓汤,就是这场梦境的终点。

在人类确切的观察到地球之前,对于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又有着怎样的幻想呢?她现在像是第一次观测到地球原本模样的人类,满足,喜悦,却又有着淡淡的失落。

“可惜,这是仅属于您,仅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们才能享受到的美味。”

睡莲清楚的知道,这份浓汤是不能在她的世界重现的。即使她知道了完整的食谱,但是食材也好,之前的经验也清楚的告诉了她,世界之间的间隔有多大,有很多事情,两个世界是不相通的。

听到这句话,小松厨师抓耳挠腮,有些踌躇该怎么开口。但他很快就知道了,眼前的少女,并不需要安慰。

看她的表情,那可不是失落沮丧的人会有的样子。

嘴角微微上扬,清澈的双眸仿佛印射了光芒,熠熠生辉。她的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抖着。

睡莲努力的保持着平静,可还是克制不住这股从心脏遍及全身,直至指尖,让人发麻的兴奋之情。

她想她有些明了这次旅途的目的了。在见过了如此精彩纷呈的世界,品尝过了这样的美味珍馐后,她怎么会甘心呢?她怎么会甘心在自己最骄傲的方面落后于人呢?

世界的距离也好,食材的不同也罢,只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人类对于美味的感动。

睡莲站起身,向小松厨师郑重鞠躬。

“谢谢您这些天的指教。”

她眼神坚定的宣告。

“终有一天,我会做出代表我的世界的‘世纪浓汤’。到时候,还有劳您赏鉴。”

小松看着面前的少女,愣愣的点头,有点回不过神。

在料理上,小松厨师是‘被食材所选中的人’,拥有着被神所偏爱的才华。这世界上最杰出的几位料理人都认可了这一点。

可小松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追赶者,前辈的光芒和成就一直让他望向其背,因此他时刻保持着谦虚。哪怕他已一步一步接近,甚至超越了前辈。

而现在面前的少女,让他同时感到了悲伤和喜悦。

睡莲在料理上的才华在这三日里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可名为世界的局限强行限制了少女的惊才绝艳。

虽然没有明言,但两人都心知肚明,睡莲发出的宣告,是多么遥远且绝望的幻想。

再一次,小松深刻体会到了自己的幸运:他唾手可得的一切,却是他人穷尽一生都要追逐的目标。

小松是一个天才,毫无疑问。尽管也许他自己不那么认为。在这一刻,他敏锐的察觉到了,眼前的少女是与他相似的存在。

因此,跨越世界的距离,能够遇到睡莲,他由衷地喜悦,却也对她的境遇,感同身受的悲伤。

天才是什么?不是简单的才能而已,天才是境遇,天赋,以及努力等等一切的综合体(*1)。

歌德曾说过,“谁能够为自己与生俱来的才能而活,他就找到了最美好的人生。”

天才往往都有着不可思议的专注力。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能力。

像是睡莲,平凡的人也许很难理解:她怎么会对厨道抱着这样巨大的热情和真挚?她是怎么做到如此清醒的沉迷于一件事的呢?

也许是因为,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好像脱离了尘世的喜悦气质。’(*2)

这种气质,使她区别于众人之外,使她孤独。

而在见识过更广阔的世界之后,她无疑会更加孤独。

因为她是能够触及天空的人,却被局限住了翅膀。她一生的专注,也许也无法打破世界的界限。

而即使这样,凡人却也只能够仰望,无法接近。

也许只有拥有同样境遇的人,才能够理解。这一点,甚至连同为天才的小松也不行。

小松不再开口,面对这个少女,他突然不想再说一些客套的废话。两人在这一刻,产生了一种恰到好处的共识。

那是作为生死搭档的阿虏先生也无法理解的,同属一道的两位天才,无以言说的默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