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四十七章 也是个有马的人了

几天接触下来,姜梨与宁逸宁安也算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交了不少心了。

宁安在宫外有自己的宅子,建在高山上。南梨国大多是平原地形,姜梨的凰梨宫说是在东山,其实不过是一两百米的小丘陵。而宁安的王府是真的在数百米高的山坡上。

不过修路修的曲折,坐马车上去也不费什么功夫。宁安自己说喜欢清净,不愿意住在城中,住在宫里更是不愿意,自己选了地方开荒南野际去了。

只不过他也不能守拙归田园,每日早晨都要按例早朝。从他的安王府到容国王宫,寻常速度骑马要一个时辰。姜梨不由地觉得他真是好性情,每日花费如此多的时间颠簸在马背上,真是闲散得慌。

他还真不是闲散的人,起码要比姜梨忙碌的多。他跟着宁华还有宁逸处理政务,明知自己继位无望,可也甘愿做个忠臣。不晓得他的几个哥哥是怎么才去世的,反正他是到现在安然无恙。

听他们姐弟俩口风,大抵是宁华近年来身体不大好,想让宁逸继位,自己落得清闲。容国向来是先成家后立业,宁华意思着在今年之内把宁逸的终身大事给办了,她也能稳当下来。

各国权贵无不想巴结容国这颗熠熠发光的新星,各国世子,宰相之子皆求之不得,宁逸心气高,心思也不在这上头,并不给答复。宁华倒是急,宁安也对自己这个倔强固执的姐姐无奈,倒是姜梨明确表示欣赏。

也许是平日里上朝下朝回王府骑马骑得多,宁安的骑术极好。他虽不会使刀枪剑矛,单论这骑术,只怕是容国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姜梨听到这话,高兴的脸上喜色都掩不住,急急忙忙求他教自己骑马。他刚开始还谦虚推辞,还是宁逸半要挟半逼迫,他才肯。宁安倒跟他姐姐相反,性格腼腆得很,说到最后都不肯单独教姜梨一人,非要拉着宁逸一起。

想那宁逸如何有这等闲工夫?她前段时间出使南梨国,已经耽误下许多国内政务。这几日还要忙着应付南梨国来的文武国使臣。别看姜梨名声响,排场大,却是好对付。南梨国来的那些老古板使臣,问句话都要措辞半天才作答,才最是让宁逸头疼。

实在没办法,还是宁逸提了个主意:“我听闻你们的陆吾大人此番也来了,你们亲如兄妹,倒不如让他与你一起?”

姜梨也觉得只让宁安教自己骑马,孤男寡女有所不妥。但是如果让陆吾加入,这......

她正犹豫着,宁安只是无意问了句:“那位陆大人是否也要学骑术呢?”

心中觉得好笑又好气。陆吾怎么可能不会骑术?他的骑术可是杨都数一数二的!其实,姜梨多年前便求过他教自己骑马,他只以男女授受不亲之辞搪塞过去。那时姜梨觉得他说的一套一套,甚有道理,才答应等自己及笄之后再说。

此番,宁安教她骑马......

那便让陆吾好好看看,别人是怎么教的!

她好似赌气一般在心里跟自己讲话,过了许久才想起宁安好像问了些什么话:“你说什么?”

宁安脾气好,耐心又问了一遍:“请问那位陆吾大人也要学骑术吗?”

宁逸听他说的委婉,直接补充问道:“他问陆吾会不会骑马。”

“会,自然是会的。”姜梨笑笑,表情自然的回答说,“我们陆吾哥哥骑马可厉害了!宁安你快约他来,你们比比!”

宁逸最是争强好胜,这样绝佳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果不其然,她插嘴道:“我也要比比,倒要看看那满嘴孔孟道义文学诗歌的书呆子,骑马是个什么样子!”

心中窃喜,姜梨像个偷吃糖的小孩子一样,心想陆吾啊陆吾,让你小气不愿教我,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我找了个多么厉害的师父,你定然是比不过的!

宁安办事倒快,显然是荣过年宁家的风格。就在说好的第二日,便有仆从来南梨国的驿站请姜梨前去安王府。

安王府并无女主人。还是宁逸带的好头,宁安也无家室。也许是因为山上荒无人烟,安王府地方极大,只比容国王宫小些。还有自己的私人马场,想来,姜梨便要在这里学骑马了。

陆吾竟比自己先到,她不由得惊讶,本以为他会随行姜梨的马车。

就是宁安的王府中,便有十数匹品相极好,身体健壮的各色马驹。

相传三国时期关公有一匹赤兔宝马,浑身似火、两眼有神、四蹄如盆、尾扫残云,疾奔起来如一团赤色火焰。只不过姜梨看着马棚中,并无大红毛色的马匹。她不由地感到好奇:“宁安,为什么你这里没有大红色的马驹?”

好像是猜到她心中所想,宁安扶手而立,背对着姜梨与陆吾解释道:“我容国的汗血马大多都是淡金,银白和黑色。它们皮肤薄,奔跑起来容易看到血液流动,显出隐隐的红色,好像流出了赤红色的汗水。可以说,并不是所有汗血马都是红色,不过往往红色汗血马都是**挑一的良驹。”

姜梨汗颜,只觉得自己见识过于短浅,抱歉说着:“是我孤陋寡闻了。”

宁安转身,笑着打岔说:“别国哪有人会知道容国汗血马的细节呢,我们容国的汗血马,也算是**了。不过,关公的赤兔可不是汗血马,可见真的对于宝马,血统和品种也不是顶要紧的事了。”

此时,陆吾发话了,对着姜梨温柔说着:“成老那有一匹枣红小母马,也可日行千里,你如若不嫌弃,我给你牵到凰梨宫去。”

“这可没道理了,”宁安扶着姜梨的小臂,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你都到我安王府了,就没有让你空手回去的道理。想来我那姐姐已偷偷塞了许多稀罕玩意儿给你,那我也不能失礼了。”

说着,他走进马棚,直接牵出一匹银白色的,看着并不高大,显然是适合女子骑的。

“凰梨大人,你若是不嫌弃,就帮我收留了这可怜的小木马吧。”这马倒是温顺,任由他把缰绳硬塞到姜梨手中,“我国的女子啊,骑的马一匹比一匹高大威猛,这小马驹个头太小,没人肯要她。您行行好,如果这马合您眼缘,您初学,也适合这样小巧的。”

姜梨看着那马的眼睛,是浅浅的颜色,圆圆的晶莹剔透,也不像宝石,但是发着光。

她只是默默看着,不远不近,眼睛眨也不眨,像是要被这一汪清泉吸进去。

这是她的马。她心想。

“好,谢谢你,宁安。”她握紧手中的缰绳,大大方方地接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