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01章 饮酒吃鱼

  二十一年。

  天下太平。

  季岳很纳闷。

  他不过离开几年时间,怎么定山就没了踪影?

  他曾到定山附近,却发现定山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座巍峨神山,神山高高矗立插入云霄。

  在七宝城中都隐隐可见。

  他从神秘通道处回归,想要回宗门待上一段时间,却寻宗无门,十分郁闷。

  那小二双腿打颤,额头隐隐有冷汗流出,他咽了咽口水恭敬的回复:“回这位爷的话。”

  “这定山还在原先地方,只是有仙人对定山进行了一番改造,又在上面建了一座城池。”

  “这位爷几年不归,不认得定山实属正常。”

  季岳恍然大悟,啧啧称奇,心中有了几分猜测,应该是宗内仙人建设的。

  他翻了翻自己的空间袋,从里面找出一些铜币递给小二:“还请小二给我下一碗阳春面。”

  小二接过季岳递过来的铜币,告辞退去。感觉这些实力高强者果真都有怪癖,来酒楼就为了吃碗阳春面?

  并不是季岳不想吃好的,实在是没有银钱了。他浑身上下除了一柄利剑,储物袋中只有些许银钱,剩下的都换成了明道丹。

  他记得,宗主喜欢吃。

  小二将热腾腾的阳春面端上来,季岳大快朵颐,吃的很高兴。

  只有吸溜吸溜的声音在传递,清汤寡水的阳春面让季岳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感觉。

  等到一碗阳春面下肚,季岳才心满意足的提剑离去。

  大堂中有人道:“以为他是实力高强的侠客,没想到竟是位穷酸的游侠。”

  “人不可貌相。”

  小二看那人一眼,心中道:“人不可貌相。”

  季岳出了七宝城,就御剑朝着定山飞去。

  他脚下的那柄剑,还是他当初带进去的那柄剑。他也获过重宝,可都交给他人了。

  他现在传说修为,在通道中进境极快,身经百战,**无数。

  那个地方,原本就是杀戮之地。

  季岳在其中**、救人、再杀迷途不知返的人,行着他当初说的。

  言行如一。不管对错,他一直做的很好。

  季岳看剑下风景,大地在剑下掠过,人如蚁,树如草,山也似丘陵。

  他畅游天地,与鸟飞,与云游,衣袍猎猎,青丝有些散。

  季岳忽然哈哈大笑,发带散了,愈发狂荡不羁。

  通道中的景色他经历万千,什么样的奇景没有见过?可从来没有这样的景色令他开心想笑。

  不多时,季岳便行至定山,他跳下利剑落了下来,披头散发走到山上大城。

  季岳在城中寻到一隐秘地带,拿出令牌,令牌发出光芒将他笼罩,下一刻他消失在定山城中。

  他进入定华山中还有些眩晕,等他恢复过来后看向定华山,这定华山景象与他走时又有区别。

  一条大河从山顶云层后流出,绕着定华山,水流声轰隆隆的响,奔流不息,最后流进定华山附近迷雾中,不知所踪。

  而杨祐正在山脚下河边烤鱼,老牛站在他身边静静的吃着草。

  季岳看见杨祐,感觉杨祐似真似假,周围的一起仿佛都在梦中。

  “还愣在哪里干什么?几年不见就不认得宗主了?快过来吃鱼。”

  杨祐的声音传来,季岳看去,只见杨祐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季岳愣了片刻,快步走过去跪拜行礼:“弟子季岳,见过宗主。”

  “快快起来。”杨祐让他起来,自己继续笑着烤鱼:“几年不见,你倒是长大不少。”

  “与去神秘通道的时候有了很大变化。”

  季岳闻言笑笑,坐在地上:“也没有什么大变化。只是长高了一些。”

  鱼还没有烤熟,杨祐让它自己烤着,自己与季岳说话。

  杨祐看季岳披头散发下巴处有些胡茬,身穿侠袍,手中持着利剑,剑还是他出山时的那一柄。他又看向自己身边的两柄剑,一木一铁,静静的躺着。

  似乎两柄剑感受到杨祐的注视,微微颤动,以示回应。

  杨祐看向季岳笑道:“你果真没有什么变化。”

  “这鱼还没有烤好,你与我说说这些年你在通道中的经历。”

  季岳将利剑放在地上恭敬的坐着,对杨祐说起这些年的经历。

  杨祐看着季岳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

  烤鱼烤的很慢,杨祐让老牛去外面打一壶酒来。季岳说的很细,几乎将自己经历的场景一五一十的描绘出来。

  太阳月亮绕定华山飞行,白天变晚上,鱼还没有烤好。季岳的故事也轻描淡写的讲完了。

  “你说的明道丹可带回来了?”杨祐问道,眼中有些期待。

  季岳将自己的储物袋笑着递给杨祐:“宗主请看这袋中之物。”

  杨祐好奇的接过储物袋,神识一探竟然发现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明道丹。

  杨祐取出一瓶拿出两枚丹药,递给季岳一枚,季岳接了。

  “要说你身无长物,除了明道丹你真的没有其他东西了。”

  “要说你清贫,这明道丹个个价值不菲。”

  杨祐将一枚明道丹放进自己嘴中细细品味,还是那种味道,清清凉凉,有草药清香,很好吃。

  “还是好吃。”

  季岳笑着也吃了一枚,赞同杨祐的话。

  杨祐将剩下的明道丹以及储物袋都收进自己袖中,看向还在自己烤自己的死鱼,看了几眼,不由骂道:“这鱼不老实,连自己都烤不好。

  老牛与季岳嘴角抽搐。

  杨祐亲自上手,控制火候细心烤鱼,木柴噼里啪啦,篝火火星四射,将二人一牛照的通红。

  “这鱼还要好一会,你先去河里洗个澡解解乏。然后饮酒吃鱼。”

  季岳有些不好意思,杨祐道:“都是男人,有什么忌讳!”

  他这才讪讪一笑来到河边褪去衣裳,宛如鱼儿跳进大河之中。

  黑夜中河水反射月光,季岳在其中畅快游动,清冷的河水掠过他充满疤痕的皮肤,这些疤痕深深浅浅,大小不一,纵横交错,狰狞恐怖。

  季岳在神秘通道中经历的一切比他说的更加恐怖。

  他虽胜过,但也败过、死过,死亡之后灵魂仿佛化为虚无,等待商神阁的复活。

  商神阁只负责复活人,却是不管治疗人的伤势,他每一次都从奄奄一息中醒来。

  河水清冷,轻抚他的残破肌肤,河水不断流淌,他身上伤势竟逐渐恢复。由外而内,修复季岳身体的暗伤。

  此刻,季岳才知杨祐让他洗澡的道理。

  季岳洗的痛快,等到他出来时身上那还有伤疤?肌肤洁白如玉,恍如初生。

  杨祐将自己的发带解了递给散发的季岳:“我这发带带了几年。刚才看你发带丢了,这发带就送给你了。”

  那发带看起来普通无比,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布条。

  季岳恭敬的接了,挽在自己的头发上。

  杨祐看他一眼,笑道:“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过来,饮酒吃鱼。”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