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8章 不能去呀

“哇呜~”

随着婴儿哭得更凶,陆桃之也没心思想别的了。

体内的吞天魔种被抽除之后,婴儿看着比之前更小了,像才刚出生一个月,原本肉嘟嘟的脸也瘦了。

陆桃之拍着他哄了一会儿却没用,看他只穿了一身半截小衣,以为他冷了,便掏出一块柔软绢布将他抱住,还是没用。

那就只能是饿了。

储物袋里倒是有不少吃的,但都不适合婴儿。

陆桃之便推门走进西宫皇帝等人之前聚集的院中,打开小屋的门,在厨房里只找到半锅玉米面糊。

一边喂着婴儿,一边摇头。

西宫皇帝带着那几十个邪修手下,过得也太穷了,好歹也是修士,居然就吃这个。

这可不是精玉米面煮的,陆桃之自己尝了一口,味道难吃不说还拉嗓子。

也亏这婴儿吃得如此香甜,不是饿坏了,就不是个普通婴儿。

将婴儿喂饱,陆桃之把锦谱给的玉牌掏出来,很是犹豫,真的要按照玉牌的指引走吗?

这真的不是锦谱给自己设下的陷阱?

低头看着吸手指的婴儿,怪可爱惹人怜的,陆桃之叹了口气还是照着玉牌的指引走出镇外。

王景给的绿竹剑她倒是一直带在身上,却也不敢用。

一个练气二层的修士在天上飞,若是遇上心怀不轨的,简直是在找死。

不过用了踏云步法,她的速度也飞快无比。

两个时辰之后,她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看着路上的马车一阵眼热。

说来惭愧,她虽是一剑派的真传弟子,又有一个元婴期的师傅,但身上不但没有一块灵石,就连银两都没有。

穷得叮当都响不起。

从执事殿透支下月供奉换来的符纸也已经用完了,就只剩下一些暂时不舍得卖的灵果。

突然,前方的嘈杂声吸引了陆桃之的注意。

“公子,求求您饶过奴家吧,奴家不但已经有的夫君,还有孩子呀。”

“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少爷我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居然还敢反抗,来人,将这臭娘们给我绑了带走。”

很快,一个一身贵气的公子哥子就领着七八个手下,拖着一个20岁左右胸前鼓鼓的妇人向路桃之这边走来。

光天化日的这一幕很多人看到,但都敢怒不敢言。

还纷纷畏惧的给这伙人让开道。

公子哥脚步一顿,将陆桃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眼,那眼神都快将陆桃之给看穿了。

“小妞长得不错,就是身材差了点跟扁豆似的,脸也黄了点,是不是家里没给你吃饱?”

“要不要跟着少爷我?保证你顿顿有肉吃。”

陆桃之装出不安的神情,然后又满含希望的抬起头来,“真的顿顿有肉吃?”

公子哥傲然一笑,“小爷还能骗你不成?我可是王家大少。”

陆桃之拍了拍怀里因为公子哥的眼神而又开始哭泣的婴儿,问道:“那我能不能带着我弟弟一块去?

我娘因病去世了,二娘容不下我跟弟弟,我们已经无家可回了。”

公子哥笑得更加幽深,“没事,我家也不缺你弟弟那一口饭,以后小爷家就是你家。”

就这样,陆桃之跟着公子哥一行人走了。

身后,众人的议论这才敢开始。

“哎,那王祸害怎么还没死呀,老天爷还真是不开眼。”

“当街强抢良家妇人也就算了,居然连幼女也不放过。”

“那丫头也真是傻呀,怎么就信了那王祸害的话呢,被他骗走的姑娘都好几百个了,可没一个有好下场的,等他玩腻了,就都被他卖去花楼了。”

“那丫头就算不上当,你觉得王祸害就会放过她,肯定会直接抢走嘛。”

这些议论,公子哥和他的手下都听不到,陆桃之却听得清清楚楚。

很快,一行数人走进一间豪华大宅,宅门外,十几个壮汉在守着。

陆桃之跟那妇人被推进同一间房里,一个下人还想将陆桃之怀中的婴儿抱走。

陆桃之笑道:“我弟弟怕生人,离了我身边就哭,我自己带他就好。”

那下人见陆桃之识相也不再坚持,反正少爷这会被少奶奶叫走了,一时半会儿也没空宠幸她们。

嘎吱!

房门很快就被关上。

陆桃之将婴儿放在床上,便开始翻箱倒柜的一阵翻找,做着贼的举动,她却光明磊落。

可惜,这屋里也就一堆女人的衣服,还有一些饰品,还都是便宜货。

那妇人被绑着,却不断的挣扎着,但都无用。

“妹子,你能不能帮我解开?”片刻过后,妇人哀求道。

陆桃之坐在床边看着婴儿手舞足蹈觉得有趣,头也不回的回道:“我就算帮你解开了,你也逃不出去,不然他们为什么那么放心的让咱俩在一块?”

听到这话,妇人更加绝望,整个人都瘫了。

“哇呜!”

就在这时婴儿又哭了起来,想来是又饿了。

妇人想起了家中的孩子,眼中露出一抹亮光,但很快又暗淡下去,还落了泪。

仰了会头让眼泪回流,妇人说道:“妹子,你把我松开,把孩子给我吧,我这有奶水。”

陆桃之正犯难呢,闻言一喜,立刻照做。

有了吃的,婴儿就不哭了。

“这位姐姐怎么称呼?”陆桃之突然问道。

“你叫我荷叶姐就好。”

聊了会,陆桃之也大概知道这荷叶的来历。

她娘家是这镇上的,从小跟母亲相依为命,这次回来便是收到舅舅的信,说母亲病逝,来给她料理后事的。

家里孩子还小,田地也离不开人,外地的夫君就没跟着一块来。

都是穷苦人家,也不讲究这些。

说着,荷叶又哭了起来,“妹子,咱俩怎么就那么倒霉,被那恶霸给看上了。”

陆桃之呵呵笑道:“荷叶姐你忘了吗?我可是自愿的。”

荷叶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陆桃之,心想,这丫头若不是真穷得没有活路,就是个傻子。

就是可怜的她弟弟,长得多可爱呀。

嘎吱!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

门外一个趾高气昂的丫鬟指着陆桃之,“你跟我走,少爷要见你。”

妇人心里一急,连忙用眼神阻止陆桃之。

可千万不能去呀!

去了你一辈子就毁了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