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48、人间仙客

两天后,叶秋被一阵电话声吵醒,他这几天一直跑星光装修的工地,几乎是回来倒头就睡,连洛阳都没见他几面。

据说师母那边,不知怎么发现了那串手镯,一直约叶秋见面,可惜叶秋这几天分身乏术。

好消息是,教导主任总算默认了他和洛阳的交往。

白鹤在电话那头,试探着问道:“小叶啊,路川的助手,已经来来回回往我这边跑了四趟,要不见一面?”

叶秋:“只是助手过来,路川本人没出现?”

白鹤:“是的,我问过了,那个女助手说路川这几天在上浦,抽不开身,派她来打前站。”

叶秋:“那让她等着,咱不着急。”

叶秋已经发话了,白鹤只能继续装痴扮傻,继续和路川的助理打太极,拒不透露叶秋的行踪。这让那位跟路川一起见过各种娱乐圈小花的女助手,对朴夏这位神秘的练习生歌手,嗤之以鼻。

“切,还没见怎么成名,架子倒是不小。”女助理在江内网总部坐了两天班,碰了一鼻子灰,留下一句话离开。

白鹤再次请示叶秋:“小叶,对方可是路川,咱们这么晾着他,不合适吧?”

白鹤深知江内网作为定位为江宁本地的生活网络,发展局限太大,天花板太低。经历叶秋第一波引流之后,江内网用户量实现半个月十倍的增长,但截至这周,增长彻底停滞。

想做大,江内网需要迅速走出江宁,获取全国流量。而叶秋和路川新剧的合作,是他最现实、成本最低的捷径,所以白鹤对于这次合作格外重视。

据阿信的人传回的线报,路川人就在江宁滨河酒店,而且每天都疯了一样在听叶秋的歌。

白鹤就搞不懂了,这二人比谁都需要这个合作计划,却一个比一个更高冷,他只能干着急。

叶秋那边,挂断电话之后给阿信发了消息:“信哥,查下路川是不是同时在和别的歌手联络。”

阿信很快回消息:“我查过了,他和101上C位出道的一位练习生也在同步谈合作的事情,但应该是双方都不满意。”

“这个老狐狸”叶秋骂道:“他这是不死心,心里喜欢我的歌,却还是想找一个名气高的练习生来合作。”

阿信:“你都说了,路川懂营销。如果可以找到一个影响力比你高的人,音乐水准就算比你稍微低一点,也在他的接受范围内。路川对自己的翻身之作还是比较谨慎的,他扑了十年,终于学会了和市场低头。”

叶秋:“那就再晾他几天。”

反正国内那些练习生节目出来的选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到时候,路川发现圈子里那些金光闪闪的小生,一首拿得出手的作品都没有,他自然会彻底转向叶秋。

跟路川新剧的合作暂且搁置,叶秋给洛阳发了条消息,问她今天能提前放学吗,叶秋准备买点东西上门去看看师母。

等了半天,洛阳才回了电话过来:“我都等你两天了,你终于出现了。”

“怎么了?”

叶秋感觉有点不对经,洛阳是永远是那种阳光一般的女孩儿,你若盛开、花香自来。在感情上也是如此,她很少小女人一样争风吃醋、几乎不无缘由地情绪波动。这也是叶秋身边,萧红、赵涵、甚至左琪都有那种异性的目光,她从不闹情绪的原因。

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叶秋有点着急:“你在哪里?”

洛阳道:“我在滕王阁一期工地的大门外。”

叶秋笑道:“你个人民女教师,跑到建筑工地上做什么?”

洛阳声音里带着一些哽咽:“我的一个学生辍学了,我找了他两天,杳无音讯,就像从整个城市里消失了一般。”

叶秋想起那天碰见的那个小黑孩,问道:“你那个辍学的孩子,是叫陈小跳吧。”

他继续安慰:“那孩子我知道,是个打工子弟,他们是城市里的吉普赛人。你先别急,也许是家长换了工地,他也跟着换了工地,找不到很正常。”

洛阳险些崩溃:“不是的,陈小跳以前也总跟着他爸换工地,但他从来都没有辍学。我问过了,工地上前几天出了事,然后他就没来上学。小跳期末考试的成绩提升了一大截,我跟他爸爸交流过,这孩子有天分,一定要让他继续上学,他是有能力考上一流大学,改变家族命运的孩子。”

洛阳带着哭腔,叶秋拉开窗帘,今天下起了小雨。

他赶紧叫上董胖子,那家伙挺厉害,他爹给安排的位子已经坐热了。这几天都开始不去单位,美其名曰考察新闻线索,其实都在跟叶秋跑私活儿,星光的装修就是他在负责。

才十几分钟,胖子那辆吉普车开到叶秋门口,叶秋跳进去,开门见山:“胖子,滕王阁一期的地产商,是不是赵家的项目?”

胖子脸色凝重:“还真被你猜对了,这个项目我已经摸过了。地产公司叫腾龙,是赵懿他舅的公司,二级资质。”

“这项目有什么猫腻没?”

“我说没有,你能信吗?”

董胖子道:“滕王阁一期地块,本来是公益场馆类用地,也不知道腾龙公司用了什么肮脏手段,性质悄悄变更为住宅地产,而且盖的是学区房。”

“不仅一期,二期、三期、四期,都在规划中。”

叶秋听见学期房三个字,立即明白了。腾龙公司加速盖楼回款,这是在赶着挣钱呢,房地产这几年利润太高。

“胖子,我有个不好的预感,腾龙公司为了赶项目进度,可能没有严格遵守建筑作业规范,这是要出人命的。”

“老叶,不是可能,是已经出了。”董胖子愤怒地敲了下方向盘,示意前面堵路的那辆车麻利儿滚蛋:“我爹明着给记者们下令了,滕王阁一期工地的事故,谁都不准报道。”

“你爹牛批!”叶秋摇摇头:“这种事媒体要是闭嘴,最惨的还是底层建筑工人。”

“说不好,我爹有他的苦衷。”董胖子也很无奈。

正说着话,吉普车已经开到工地大门前。工地上传来机器轰鸣的声音,即使大门紧闭,叶秋也能想象到里面热火朝天施工的景象。

洛阳打着伞站在工地大门外,费力地跟保安解释着什么。

遇见洛阳之前,叶秋不知道,谁会在意一个打工子弟的死活?

我们都是凡尘俗子,她是人间仙客。

是良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