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6章 打杀

张宁慢慢退后,曹吉祥等人慢慢逼近,形成对峙之势。王振呼喝几次,没什么效果,抬腿踢了曹吉祥的大屁股一脚,把他踢得差点摔倒在地。

老大动怒,再退缩会受罚。曹吉祥喝令几个小太监上前,自己站着没动。

来真的?张宁笑了,倒提绣春刀,道:“王公公想诱使本官在宫里动手,最好杀死一两位内侍,然后给本官扣上在宫内行杀的罪名,不仅可以治本官的罪,还能诛连家父。是这个意思吧?”

小太监们越听越心惊,都怕成为替死鬼,有一个胆子特别小的,更是转头朝王振跪下,哀求道:“求公公放过小的。”

你想治张宁的罪是你的事,请饶我一命。

王振为人偏激,被张宁揭破心事,正想喝小太监们上去,不上去的即刻击毙,就说为张宁所杀。小太监突然来这一招,他觉得没脸子,暴怒之下,喝道:“拖下去,杖毙。”

身为秉笔太监,击毙个把犯事的小太监,真不算事。便有两个身材高大的太监过来将小太监拖下去。

小太监们心意相通,冲上去最多死一个,死的可能不是自己,若退缩,则必死无疑。死道友不死贫道,顿时人人不要命地扑向张宁。

张宁倒转刀背,以刀背面对小太监们。

眼看小太监们的拳脚把张宁淹没,门口一个清朗的声音道:“你们做什么?”

朱祁镇换好衣服回来,还没进门就见东阁中貌似在群殴?小太监们一个个不要命的冲向墙角,那里露出一角飞鱼服,不用说,肯定是张宁。

小太监们的手脚停在半空,最近的手距绣春刀刀背不到两寸,朱祁镇要是来晚一步,这只手会被刀背拍中,疼痛在所难免。

张宁是个不肯吃亏的主,人家欺他,不还手是不可能的。这点倒和原主很像。他没杀过人,和小太监们也没仇恨,只能击退他们。若是朱祁镇和悠悠没来,事急之际,他打算用刀背打得小太监们不敢近前。

朱祁镇这个点过来,既平息事态,也解了张宁的围,更可以为张宁作证。他并没有伤害到小太监们。

王振强抑怒气道:“陛下有所不知,张宁在宫中行杀,老奴只好下令击杀。”

我并不傻。朱祁镇暗叹口气,道:“先生让他们退下吧。”

“陛下!”王振暴怒,此时已然失去理智,口不择言道:“陛下为这小子所惑,时常微服出宫,长此以往,如何是何?老奴为陛下计,现在就打杀这小子。”转头喝道:“给我杀了他。”

皇帝和王振意见相左,听谁的好?曹吉祥腿一软,坐倒在地。

王振一腿踢得他头破血流,喝道:“绑了,用刑。”

朱祁镇脸色很不好看,道:“先生,你眼里还有朕吗?朕让他们退下!”

朕是皇帝,这点面子你总得给吧?现在把朕的话当耳边风,非要杀张宁不可,传出去,朕如何面对群臣?

御史朝臣多次弹劾,把王振说得极为不堪,其中有一些奏章被王振藏起,也有少部分经三杨之手,呈到朱祁镇御前。

朱祁镇多少了解自己这位先生在外头是什么德行,可他不在乎。在他心里,王振不仅是他的先生,还隐隐代替了先帝驾崩未能陪伴他长大那一部分情感,这才对王振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王振也一直把为他着想挂在嘴边。

可是,现在朱祁镇不高兴了,你要真为朕着想,就不能断朕的财路,不给朕面子。

皇帝今天有些不一样,平时对我言听计从,现在却极力维护这小子。王振心中升起浓浓的危机感,决定不顾一切先杀了张宁再说,只要人死了,皇帝再宠爱他又有何用?

“杀了。”他喝道。

小太监们像摆造型似的围成一圈,并不妨碍张宁观察朱祁镇的情绪变化。他适时出声,道:“大胆!没听陛下说退下吗?”

适如其来的一声,让王振有一息茫然,哪来的声音?随即发现是张宁,顿时怒不可遏,冲向张宁,道:“今天咱家非打死你不可。”

张宁笑道:“来,我们打一场。陛下为我们作证,死伤自负。”

“……”朱祁镇无语,你是打架好手,三个王先生也打不过你好吗?

王振一脚踹开一个挡他路的小太监,和张宁面对面,道:“你敢动我?”

“为什么不敢?”张宁道:“你不过是一个奴才。”真当自己是帝师吗?

朱祁镇道:“都各退一步。先生累了,你们送先生回去。”

王振死死瞪着张宁手里的绣春刀,看他转过刀锋,刀尖直指自己胸口,脸上似笑非笑,似乎在说:“看谁杀谁。”

打架,自己打不过他,他手里没刀也打不过。王振深深吸了口气,对面无血色的小太监们道:“走吧。”

小太监们惊魂未定随他出了东阁。

曹吉祥看张宁如看神人,爬起来跟着走了。

张宁插刀入鞘,道:“王公公刚才下令击毙一个小内侍,不知人可还在?”

朱祁镇不知这事,一问,杖毙的小太监早拖去乱葬岗埋了。

草菅人命!张宁脑中只有这四个字,心里更加迫切想扳倒王振,要不然他会害死更多人。

对朱祁镇来说,死一个小太监,只是死一个奴才,对张宁来说,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何况人是为了不杀他而受刑。

得打听这人姓名,家中还有什么人,给他家里送些钱,好好安葬他。张宁思忖,情绪略有些低落。

“怎么了?”悠悠脱下首饰换上男装,像个粉妆玉琢的少年公子,正觉得新鲜,脚步轻快来到东阁,见矮几倒了,几上的茶水洒了一地,瓜果蜜饯点心到处都是。

这,像打过架。

张宁不想她担心,道:“没什么。”

朱祁镇露出笑容,宠溺道:“悠悠怎么打扮都好看,不知哪个有福气的娶了你。”

我呀。张宁差点举手,一点点不快就此烟消云消了。

悠悠极有神采的眼眸转了转,下巴四十五度望天,纤纤玉手背在背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