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b章

初晴一个哆嗦,下意识把门又用力关上了。

徐轻容也吓了一跳,缓过来后哭笑不得:“你这是做什么,逃避是没用的,还是先进去解决问题吧。”

初晴惆怅道:“我没有逃避。我只是在思考,抓到拐卖人口会被判多少年。”

说完,她再次打开门,因为自己没有叫起,狭小的玄关跪满了人。

“都起来吧。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趁着这群人齐声谢恩响彻楼道前,徐轻容眼疾手快关好了门。

正中水晶吊灯开着,几个手脚麻利的姑娘把茶几抬开,空出一片地方,不到三十平的客厅里,穿着各式襦裙的宫女们在地毯上有序站好,或抑制不住频频看她,或安分守己垂首不语。

初晴穿着礼裙,端坐在正中沙发上,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画面诡异,只希望有人来打破眼下的尴尬,等到二妃伴坐两旁,秦嬷嬷也垂手站在一边,才反应过来,就像过去每个早上晨会问安一样,她们是在等自己先开口。

她轻叹了一声。

“我瞧着,来了有二十四个,都是我宫里的?”

有人出列,恭顺颔首,“是。”

初晴认出来,这是自己身边的大宫女融春,失笑道:“既然都是自己人,你们这么拘谨做什么。”

听着熟悉的笑音,融春眼前朦胧起来。

不知是谁哽咽着说了句“娘娘,您还活着,太好了”,情绪很快感染开,屋内骤然间便哭成了一片。

二十四个人,每人两张,她们花了初晴六包手帕纸才平复下来。

这个数字还可以被联想类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上,可以在所有需要花钱的地方引发连锁反应。

古代都是一日两餐,按照工地煮白菜水平的十块伙食费算,即使这样,二十四个人每天也能吃掉她将近五百块,一个月就是一万五的伙食费打底。

不论品种各异的化妆品和款式繁多的衣服,单说姨妈巾,女人就比男人多出一笔花销。二十四个姑娘住一块,生理期说不定都会同步,到时候恐怕得成箱往家里搬。

想到这里,初晴眼前一黑。

关于这里是哪,她和徐轻容来的路上,秦嬷嬷已经提前替她简单解释过一通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今晚先给对付过去。

之前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好在现在天气还不算特别冷,如果将就一点,开空调的话,她提前准备的被单还够她们自己在客厅铺个大通铺。

可能是因为结伴过来,身边都是熟悉的人,姑娘们并没有觉得不安,对现代环境适应得相当快,等到排队收拾好一切后,还很兴奋在地铺上聊天嬉闹。

“我要睡在融春姐姐旁边。”

“谁压着我的头发了!”

“以前住的宫殿还是太空旷了,来往百来人完全没有感觉,这次换了个地方,才发现二十个人竟然这么多呢。”

房间不大,在主卧里听得清清楚楚。

初晴正和秦嬷嬷说正事,听到屋外的声音,忍不住笑了笑,“又是迎夏这丫头。”

“您就是太纵着她们了。”

秦嬷嬷叹气,像是宿管阿姨一样杀出去,教训了几句之后强制熄灯,回来才继续道:“您是在担心,之后的人也会被送到这个屋子来?”

初晴点头,“我本来以为,因为我是在两个世界都待过的人,所以大家会被送到我附近。结果今天我不在家,她们也依旧在这个房子里出现了。”

不过幸好是这里,如果在酒会上突然出现这么一群人,对着自己高呼千岁,问题就更大了。

关于其他人的反穿越,之前唯一有规律的是时间,她穿回来的第二天,秦嬷嬷就到了,之后每隔一周来一个熟人,她们的出现位置并不固定,温虞的浴缸可能比客厅和书桌有创意一些,不过地点都在她的附近。

结果这次不仅打破了时间的规律,目的地也证明了她的猜测是错误的。

也就是说,自己还得继续付这边的房租,不过也好,在没有正式的员工宿舍前,她还能多个地方安置这一来就一群的宫女。

临睡前,初晴忧愁摸出手机,询问搜索引擎。

群租房被发现会罚多少钱。

怎样合法一夜暴富。

当晚,初晴梦到自己带着这群宫女在社会版头条出了道。

——“警方捣毁某小区居民楼一*屏蔽的关键字*窝点,现金共计五百零三块五毛,抓获涉案人员二十余人,均被完全洗脑,坚信主犯是皇后,自己是宫女。”

+

“娘娘,该起啦。”

听到迎夏的声音,初晴下意识把手递过去,就有人将她扶起,轻柔小心梳发,一阵衣料窸窣声后,又有温温的毛巾覆过来。

初晴睁眼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在古代。

屋里除了迎夏外,还有位负责掌管她妆奁的宫女站在化妆台边。

迎夏冲她灿烂一笑,“因为位置太小,为免冲撞您,所以大家都候在外面,依次排序进来侍候。”

宫女们可能是想在陌生环境做点熟悉的事情,初晴废了一番功夫才劝她们出去,装作没有听到外头一片“娘娘已经不需要我们了吗”,自己换好衣服,随便化了个淡妆走出房间。

似乎也意识到屋子不太大,自己乱窜会影响到其他人,自己原本职务已经被电灯、水龙头和洗衣机分担,没有事情忙活的姑娘们只能安分坐在客厅地板上,见她出来,齐刷刷盯过来。

一边的电视机里正在放好莱坞大片,一个男人用英语大声疾呼:“我们要推翻统治,为了自由而战!”

阳台上,融春一边晒衣服一边唏嘘道:“洗过的衣服竟然还要穿,想不到娘娘以前原来过得这么苦。”

初晴:“……”

还好这次来的都是她的近侍宫女,至少还会带着主仆滤镜同情怜惜自己,如果是其他宫的宫女婆子,等到现代科技带来的震撼减弱之后,她们很快就会发现,皇后娘娘其实是个比她们还要缺钱的穷鬼。

这个穷鬼现在还有一家过去三年内四次差点破产的公司。

罗美彤像是一位尽职尽责的老臣,大清早又给她打了电话。

“我把你教授的电话号码发给你了。对了,昨天我忘了和你说,这两天六饼把招聘发出去了,她约了人下周面试,你到时候记得到公司,”她又叹了口气,“最好再找几个朋友帮忙充数吧,不然一个公司就两个员工,别人还以为我们是什么不太正经的小工作室呢。”

初晴张口欲言,转头见宫女们姿态一致乖巧跪坐在地板上,脑袋像向阳花一样跟着她的踱步挪动,木着脸道:“没事,我已经找到二十四个人了,到时候再招一个会电脑懂网络的就够了。”

罗美彤吓了一跳。

她从哪一夜之间变出来二十四个员工,招群演都没这么快的吧!

罗美彤皱眉,即使经过这几次,已经知道对方并没有那么不靠谱,还是忍不住道:“你要那么多员工做什么,公司现在艺人都没有两个,我们市的最低工资是两千,到了月底你拿什么开工资?”

初晴实事求是说:“其实她们目前的要求不算高,管吃管住就行了。”

听到这种黑心煤老板的台词,罗美彤眼皮一跳。

初晴又问:“我们公司能安排住下几百人吗?”

罗美彤头皮发麻,惊恐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电话那头诡异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就随口问问,万一以后招到这么多员工了呢。”

先是十几人,然后发展成几百人,不要工资,只管吃喝,她怎么越听越像*屏蔽的关键字*了呢!

罗美彤警惕道:“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哪里认识那么多人,”她又放轻语气,“初晴,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不会做不好的事情,你大胆和姨说,有什么咱们都可以求助警察。”

“你是不是被什么组织控制套牢了?那个老太太是你的上线安排在你跟前监视你的,对不对?”

初晴:“……”

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

最后,初晴继续没什么说服力承诺:“您放心,我真的没干危害社会的事。”

挂断电话,秦嬷嬷早已经买完早餐回来了。

秦嬷嬷来得最早,对一切适应也很快,她是个老人家,路人对她不会投注过多关注,遇到麻烦又很乐意帮助她,所以老太太和社会接触最多,独自出门不是问题。

电视里,一对金发男女正在拥吻,一群宫女都看傻了,秦嬷嬷到底是老人家,把最丰富的那份早餐摘出来递给初晴,含笑说着“你们听不懂也看不懂字,看它有什么意思”,一脸自然换节目解除尴尬,还顺手打开了一部谍战片。

听到片头曲,温虞走过来坐好,指挥道:“昨天看到二十七集了!”

谍战片对宫女们来说显然也不太适合入门,她们还没把现在呆的地方搞清楚,立刻又要面对另一个陌生时代的词汇和概念,一个个看得晕头晕脑,大眼瞪小眼。

迎夏胆子最大,看到如药汤一般黑乎乎的一杯,里面穿洋装的卷发小姐喝得有滋有味,有些馋,小声问初晴,“娘娘,这个咖啡是什么?”

温虞嗤笑了一声,信誓旦旦道:“你这妮子不会自己看?她把咖啡豆子磨成粉,又拿到壶里去煮,那不就是豆浆。”

初晴被豆浆呛住了。

为了能短暂唬住秦嬷嬷三位聪明人,让她们在发现真相前对用电器保有适当的敬畏之心,放下架子去适应社会,初晴很乐意让她们接触一些新兴事物。

于是她说:“等晚上回来,我给你带一杯。”

得知初晴要出门,宫女们都没有特别大的反应。

在那个世界,宫女都属奴籍,女官才是良家子,这些宫女被支配统治惯了,知道终身都没有被放出宫的可能,认命在宫中做活,只觉得现在换了个小一点的笼子,所以暂时还没有出门的念头。

望秋倒是好奇问了一句:“您出宫去做什么?”

去挣钱养你们啊。

初晴心中叹气,可惜李桢那边要从长计议,不然她哪里至于到这种地步。

徐轻容从书房里匆匆出来,“我同你一起走。”

她不爱出门,昨天还是自己请出去的,初晴正奇怪,一边的温虞得意道:“原来徐才女也有怕被问的一天?”

徐轻容脸上一红,“那书上的尽是诡辩之言,如何能算作学问?”

“答不上来就是答不上来,你不信我再考你一个问题!”

“你说。”

就见温虞从一边摸出那本房东女儿留下的《脑筋急转弯》,有板有眼念道:“过年了,家里没买年货,只剩一头猪和一头驴了。为了吃上年夜饭,请问应该是先杀猪呢,还是先杀驴?”

初晴:……我知道怎样瞬间暴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